標籤:電視劇

由權相宇 明世彬 金靜華 鄭聖煥主演。講述了 海軍上尉江碩民在父母雙亡后與妹妹秀貞相依為命,將她視作自己最寶貴的人。得知秀貞因盲腸炎住院后,碩民匆忙趕往醫院。

1導演:

閔正洙

2主演人員:

權相宇,明世彬,金靜華,鄭盛煥,鄭泰宇

3劇情介紹

秀貞手術后傷口疼痛,過於緊張妹妹的碩民硬是把全海倫醫生拉到病房,並強迫她守候在妹妹身邊,令海倫十分反感,幸虧醫生承赫破門而入才為海倫解圍。
秀貞的主治醫生李承赫深愛著海倫,但海倫卻始終對一年前車禍身亡的未婚夫宇振念念不忘。她還不知道當時奮力搭救宇振並叫來救護車的人就是碩民。
碩民在同海倫的相處中對她漸生好感,當眾強吻海倫並下定決心追求她。他的舉動令承赫感到十分不安,而暗戀承赫的趙護士卻是滿心歡喜。
碩民的誠意漸漸打動海倫,令承赫又氣又急,甚至欲採取強暴的手段佔有海倫。就在海倫決定接受碩民求婚的同時,承赫獲悉當年宇振的車禍與碩民也有關係。他找來目擊者將當時的情形告訴海倫,並斷章取義地將一切責任都歸咎於碩民。其後又慌稱海倫的父親臨終希望海倫嫁給自己,令海倫最終決定與碩民分手。
在趙護士等人的調查之下,發現當年宇振車禍前曾找承赫就診,承赫聽說他要去看望海倫,出於妒意開了安眠藥給他,沒想到卻釀成宇振的車禍。就在海倫與承赫的婚禮前夕,趙護士將真相告訴了海倫,海倫取消了婚禮。承赫也受到良心的譴責,親手撕掉自己的行醫執照,並來到宇振墓前懺悔。
一番變故之後,心緒煩亂的海倫決定出國,在機場突然聽說碩民執行任務時身受重傷的消息。海倫趕到醫院,看到已經停止心跳的碩民傷心欲絕,抱著碩民痛哭不止。
碩民在愛情的呼喚下終於蘇醒,在軍艦上與海倫舉行了隆重的婚禮,一對新人迎著海風走向陽光……

4人物介紹

全相宇飾江碩民:英俊魁梧,心地善良,執著而有責任感。為實現父親的遺願加入海軍,成為一名海軍上尉。父母去世后與妹妹秀貞相依為命,將她視為自己最珍貴的人。在護理生病的秀貞時遇到醫生全海倫,相處中對溫柔美麗的海倫漸生好感,雖然歷經重重困難,但最終以誠意打動海倫。
明世彬飾全海倫:私立醫院的醫生,一年前未婚夫劉宇振車禍身亡后,始終對他念念不忘,因此無論面對承赫或碩民的追求,都採取排斥的態度。就在海倫漸漸被碩民感動,決定接受他的求婚時,承赫獲悉當年宇振的車禍與碩民也有關係,他將此事告訴海倫,並斷章取義地將一切責任都歸咎於碩民。其後承赫又慌稱海倫的父親臨終希望海倫嫁給自己,令海倫決定與碩民分手。最終真相大白后,海倫與碩民終成眷屬。
金靜華飾江秀貞:碩民的妹妹,在醫科大學就讀,畢業後進入海倫所在的醫院實習。因自幼父母雙亡,碩民將她訓練得如男孩個性。一次偶然的機會,秀貞在舞廳遇到碩民的部下金在賢,在賢裝作正人君子的模樣贏得秀貞的好感,並最終改掉風流的毛病與秀貞步入結婚禮堂。
鄭聖煥飾李承赫:與海倫同在一所醫院工作,其父親就是這家醫院的院長,因此自幼家境優越。從大學時代就開始暗戀海倫,卻始終得不到海倫的愛慕,以至於不惜使用卑鄙手段屢次阻撓海倫的愛情。但最終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後悔,並親手撕掉了自己的行醫執照。

5分集劇情

分集查詢收起查詢
  • 1集
  • 2集
  • 3集
  • 4集
  • 5集
  • 6集
  • 7集
  • 8集
  • 9集
  • 10集
  • 11集
  • 12集
  • 13集
  • 14集
  • 15集
  • 16集
  • 17集
  • 18集
  • 19集
  • 20集
  • 第1集
       海軍上尉江碩民父母雙亡后與妹妹秀貞相依為命,將她視作自己最寶貴的人。碩民接到電話說秀貞因盲腸炎住院,急忙趕往醫院。
      秀貞手術后傷口疼痛,過於緊張妹妹的碩民硬是把全海倫醫生拉到病房,並強迫她守候在妹妹身邊,令海倫十分反感,幸虧醫生承赫破門而入才為海倫解圍。看著承赫如此關心海倫,暗戀他的趙護士很是嫉妒。
      秀貞的主治醫生李承赫深愛著海倫,但海倫卻始終對一年前車禍身亡的未婚夫宇振念念不忘。她還不知道當時奮力搭救宇振並叫來救護車的人就是碩民。
      碩民接到任務,派他的艦艇前往海島運送孕婦到醫院。面對即將臨盆的孕婦,碩民手足無措,只好打電話向海倫求助。孕婦終於送達,在海倫的幫助下順利生產。看著海倫懷抱小孩溫柔的樣子,碩民突然感到她宛如女神一般,情不自禁吻了她,氣憤的海倫狠狠踢了碩民。強吻的情景恰被承赫看見,心裡不是滋味,而一旁的趙護士卻心中暗喜……
  • 第2集
       秀貞康復后與朋友一起去跳舞,碩民的部下——以情場高手自居的金在賢對秀貞一見鍾情。在賢慌稱自己是大公司的高層管理者,之後又裝出一副君子模樣,對醉酒的秀貞秋毫無犯,令秀貞對他很有好感。
      碩民聲稱三個月內要與海倫結婚,海倫聽說后哭笑不得。碩民聽說海倫喜歡法國料理,不惜拿出三分之一的薪水訂了一桌法國大餐,但趕到醫院約海倫時她卻恰好在手術,悶悶不樂的碩民只好獨自在餐廳享用大餐。在賢撞見碩民向他傳授求愛訣竅,之後卻在戰友間散播碩民被女孩爽約的糗事,令碩民十分難堪。
      在賢在艦艇上刷油漆時不慎將油漆桶打翻,恰好砸在碩民頭上,不但弄得滿身油漆還受了傷。出乎在賢意料的是,碩民並沒有處罰他,原來他正在暗暗盤算又可以有借口去見海倫醫生,但是海倫冷淡的態度令碩民非常失望。
      碩民正式向海倫表白愛意,海倫拒絕了他,並且表示自己是結過婚的人。碩民向妹妹徵求意見,秀貞表示堅決不同意哥哥娶有婚史的女人,碩民聽了有些為難……
  • 第3集
       碩民向在賢請教如何討女孩歡心,在賢回答說送花是最好的方法。承赫知道海倫對花粉過敏,尤其是百合花,於是拜託碩民的部下——自己的老同學宋啟哲慫恿碩民送百合給海倫。
      趙護士為碩民通風報信,趁海倫手術期間,碩民將她的辦公室插滿百合,滿心期待會給她驚喜,沒想到海倫進屋后卻因過敏淚流不止。手足無措的碩民向海倫道歉,令海倫想起當初宇振第一次送花給自己時也發生過同樣的情景。
      在賢為約會秀貞,向碩民申請休假,在一番苦苦哀求之下,碩民終於答應了他的申請。在賢別有用心地請秀貞看恐怖片,秀貞看得津津有味,而在賢卻嚇得面如土色。在餐廳用餐時,在賢突然吻了秀貞,正在此時兩人聽見碩民的聲音,嚇得驚慌逃走。
      為免海倫對花粉過敏,碩民想出將鮮花密封在玻璃瓶里的主意。碩民拿著自己親手製作的瓶中玫瑰向海倫求愛,海倫正想拒絕,碩民手下的海軍士兵手拿鮮花排成心形為碩民求情。看著碩民為製作玻璃瓶被燙傷的手,海倫不禁有些感動。正在此時,承赫奪過海倫手中的玻璃瓶摔得粉碎……
  • 第4集
       海倫主動約碩民見面,令碩民欣喜不已。海倫表示自己已是有夫之婦,他們只是暫時分離,但他們的心始終在一起。碩民聽了滿心失落。
      回到家裡,秀貞慶祝哥哥第一次約會,並告訴他一個治療花粉過敏的偏方,但碩民心裡卻很難過。碩民按照偏方熬了兩大瓶葯拿給海倫,在海倫住處遇到宇振的妹妹寶娜。寶娜將哥哥去世后,海倫一直無法忘懷宇振的事告訴了碩民,並鼓勵他不要放棄。
      碩民負責的艦艇即將出海執勤,在賢為能聯絡秀貞,纏著母親買手機給他,並偷偷帶上了軍艦。在賢在艦上打電話給秀貞,被碩民發現。碩民要沒收手機,爭搶當中在賢落水,碩民為救在賢沒有及時執行任務,受到上級處分不能出海。
      碩民被處分后心情失落,上岸后也沒有回家,令秀貞十分擔心。海倫聽說碩民不知所蹤也很惦念,開車經過海邊時看到站在岸邊的碩民……
  • 第5集
       碩民帶海倫參觀艦艇,並在父親的照片前訴說海倫就是自己最愛的女人。碩民上船后突然發燒,海倫只好一直陪在他身邊。承赫找不到海倫十分著急,事後得知她與碩民在一起,心中充滿醋意。
      碩民命在賢替自己到秀貞處取東西,令秀貞終於識破在賢的謊言。得知在賢就是經常害哥哥倒霉的水兵后,秀貞更是對在賢恨得咬牙切齒。在賢到大學找秀貞解釋,卻被秀貞痛貶一頓。
      碩民在醫院遇到承赫,主動與承赫握手,並提出公平競爭海倫,但承赫卻對他不屑一顧。承赫知道海倫對父親的話言聽計從,開始竭力討好海倫的父親,並初步取得海倫父親的支持。
      從同事的交談中,趙護士得知當初承赫為分隔海倫和宇振,有意調海倫去外地工作,才致使宇振在看望海倫的途中車禍身亡,感到十分驚訝。
      碩民與海倫一起去祭奠宇振,回去的路上聽碩民說起傷心的往事,海倫同他打起雪仗逗他開心,兩人玩得十分愉快……
  • 第6集
       碩民要請海倫吃法國大餐,但海倫卻選擇了路邊的大排擋。正當兩人邊吃邊聊時,承赫路過看見他們共處的樣子,找借口叫走了海倫。
      碩民遭處分后被安排到辦公室工作,又與在賢分配到同一部門。在賢整日想著秀貞,做事心不在焉,令碩民十分頭痛。
      海倫、寶娜與碩民一起去孤兒院參加公益活動,一向並不熱心於此的承赫也來參加。看著海倫與碩民開心的樣子,承赫滿心醋意。
      秀貞邀請海倫參加哥哥的生日派對,承赫得知后打電話給海倫的父親,求他幫忙慌稱生病,將海倫騙回家。碩民等不到海倫打電話詢問,承赫趁海倫不在接聽了手機,慌稱海倫在同自己旅行,碩民聽了十分難過。
      在賢為接近秀貞,也來參加碩民的生日派對。在他的死纏爛打之下,秀貞最終原諒了他,但兩人還是沒敢向碩民公開戀情。
      在從海倫父親住處回漢城的路上,承赫裝作車子壞掉,又串通旅館的服務員慌稱只有一個房間,藉機與海倫同處一室,並欲非禮海倫……
  • 第7集
       承赫欲非禮海倫,海倫表示如果他想要的只是自己的肉體現在就可以給他,承赫聞言難過地放開了手。海倫離開旅館后,承赫拾到她遺落的項鏈,不禁想起當年往事:宇振車禍前曾找承赫就診,聽說宇振要去看望海倫,承赫出於妒意開了有安眠作用的藥物給他,沒想到卻令宇振車禍身亡。
      在賢為表明誠意,與秀貞訂下三大原則,決心痛改前非。秀貞與在賢感情日益融洽,兩人一直瞞著碩民秘密約會。
      碩民聽到海倫與寶娜的對話,得知承赫欲非禮海倫的事情氣憤不已,找到承赫與他大打出手。承赫慌稱已與海倫發生關係,令碩民心裡不是滋味。此時的海倫在腦海中對比著碩民與承赫,愈加感覺到碩民的真誠。
      海倫為讓承赫徹底死心,向醫院提出辭職。醫院院長——承赫的父親勸說承赫放棄海倫,但承赫依然不肯死心。碩民到醫院來找海倫,承赫故意當著他的面與海倫親近,碩民見此情景憤然離去……
  • 第8集
       碩民質問海倫,是否因為發生過兩性關係就愛上承赫,海倫氣憤地給了碩民一記耳光,承赫見了心中暗喜。當聽海倫說與承赫的關係只是友誼,碩民又轉憂為喜,兩人一起吃了開心的一餐。
      海倫補送生日禮物給碩民,碩民聽從在賢的主意,趁機約海倫一起去看電影。碩民找在賢商量如何安排約會時,被啟哲聽到告訴了承赫,承赫感到情況不妙。
      約會時碩民臨時改變主意,帶海倫出海遊玩,兩個人玩得十分開心。碩民說起著自己的身世,令海倫對他更添了解,同時也對他十分欽佩。
      承赫眼見海倫與碩民關係日益融洽,打算還是從海倫父親入手。承赫請求海倫的父親勸說海倫與自己一起出國留學,父親答應了他。
      碩民因為部隊臨時開會,無法按時赴約,令海倫十分著急。偏偏這時公路上又發生了車禍,海倫更加擔心碩民……
  • 第9集
       碩民惦念海倫,冒險開車赴約,卻被啟哲攔住。啟哲責備他做事太過冒失,當年的車禍也與他的冒失不無關係。
      寶娜為讓海倫徹底忘掉宇振,投入新的戀情,偷偷燒掉了海倫紀念宇振的畫。海倫因此責備寶娜,寶娜勸說她感受自己的心。
      碩民因緊急任務出海,海倫十分擔心。突然接到他的電話,海倫非常高興。看著她興奮的樣子,承赫心裡不是滋味。這時承赫接到電話說海倫的父親突然暈倒。
      在賢的母親生病,在賢因在部隊無法脫身,拜託秀貞前去看望。秀貞熱情地幫助在賢的母親做康復運動,令母親對秀貞的印象大為改觀。在賢母親為答謝秀貞,與在賢一起宴請秀貞,卻被碩民撞見。在賢與秀貞的戀情終於曝光,碩民表示堅決反對他們交往。
      趙護士將海倫與碩民的事告訴了海倫的父親,海倫父親決定考驗一下碩民與承赫,兩人在父親面前使出渾身解數,令人忍俊不禁。
      海倫的父親回到牧場,發現這裡井井有條,原來是碩民利用休假到這裡幫忙。海倫的父親表示很欣賞碩民,但希望未來的女婿能夠帶給女兒足夠的安全感,而碩民的條件並不合適……
  • 第10集
       碩民從海倫父親的住處走出遇到海倫,海倫鼓勵碩民不要放棄,碩民興奮地擁吻海倫。不遠處海倫的父親見此情景憂心忡忡。
      碩民堅決反對在賢與秀貞交往,除非在賢做一千個俯卧撐以表示誠意,在賢累得受不了只好放棄。秀貞得知哥哥如此折磨在賢非常生氣,聲言也要反對碩民與海倫的戀愛。
      心情煩悶的在賢去舞廳散心,恰好被碩民撞見他從舞廳出來后扶著一個女孩上計程車。碩民將此事告訴秀貞,氣憤的秀貞大罵在賢,在賢回答自己是在試圖尋找忘記她的方法,但卻無論如何無法忘懷,秀貞聽了深受感到。次日,在賢主動提出跑一千圈樓梯以向碩民表示誠意,碩民終於同意了他同妹妹的戀愛。
      碩民帶海倫一起參加海軍的家屬舞會,在舞會上碩民向海倫求婚,海倫欣然接受了他的結婚戒指,大家都高興地為他們歡呼。而與此同時,承赫從啟哲的口中得知碩民曾因一時魯莽導致車禍,他猜到正是由於那次車禍致使宇振身亡……
  • 第11集
       碩民繼續幫海倫的父親打理牧場,雖然海倫的父親依然反對他與女兒的戀愛,但碩民與海倫都已下定決心在一起。
      在賢與秀貞在寶娜處看到為海倫準備的婚紗,寶娜慫恿他們兩個也一起試試。穿上禮服后一對戀人滿心甜蜜,也動了結婚的念頭,可是碩民對此堅決反對,認為他們還沒到結婚的時候。
      承赫向海倫提起當年宇振車禍的事情,建議她重新調查,但海倫表示不願舊事重提,承赫嘲諷她有了新歡就忘記舊愛,令海倫心裡很不好受。
      趙護士的朋友愛玲來醫院看望她,恰好碰見承赫,趙護士告訴愛玲自己喜歡承赫,但愛玲卻勸她最好與承赫保持距離。承赫事後想起愛玲以前也是這家醫院的護士,她曾經詢問過自己開安眠藥給宇振的事情,心裡突然十分不安。
      承赫再次請求海倫同自己一起出國留學,海倫拒絕了他,表示自己已經答應碩民的求婚。承赫打算使用最後一招:以宇振當年車禍之事要挾碩民……
  • 第12集
       承赫約碩民見面,告訴碩民當年他遇到的車禍死者就是宇振,而那場車禍他也應當負有責任,並勸碩民主動離開海倫,以免令海倫傷心。碩民聽后心情複雜,面對海倫打來的電話,遲疑著不肯接聽。
      碩民打電話給秀貞,告訴她今晚自己不能回家,在秀貞身旁的在賢聽到心中大喜,極力慫恿秀貞與自己共度纏綿一夜。兩人剛剛纏綿過後,突然聽見碩民回家的聲音,在賢只得赤身裸體蹲在窗外躲避,被凍得打顫。
      承赫請趙護士共進晚餐,向她打聽愛玲的情況。聽說愛玲即將赴日本定居,承赫心中暗喜,自己當年開安眠藥給宇振的事將再無人知。
      海倫始終聯絡不到碩民,令她十分擔心,秀貞勸說她主動前去看望。承赫在門外看著海倫為見碩民如此精心打扮,心裡充滿妒意。
      碩民與啟哲說起當年車禍的事,兩人的對話被門外的在賢看到,不禁大吃一驚。在賢勸碩民主動將一切告訴海倫,可碩民見到海倫后卻難以開口。而此時承赫正打算將此事告知海倫……
  • 第13集
       承赫約海倫見面,他告訴海倫當年宇振的車禍是碩民一手造成的,並表示自己有目擊證人。但海倫不願相信他的話,也不願去見他所說的目擊證人。碩民將當年車禍的情景告訴了寶娜,寶娜勸他暫時不要將此事告訴海倫。
      與承赫見面后,海倫一直心緒不寧,努力讓自己相信那是承赫的謊言。寶娜勸她離開醫院,以免總是被承赫騷擾,而且在得知她要結婚後,承赫更可能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海倫聽了更加確定那些是承赫的謊言。
      承赫一再堅持要海倫見見目擊者,以證實自己的話,海倫終於點頭,可承赫卻聯絡不到啟哲。海倫以嘲諷的語氣詢問目擊者是否存在,弄得承赫十分尷尬。
      啟哲執行海上任務上岸后,聽到承赫的電話留言。承赫請求他把當年車禍的情景當面告訴海倫,令啟哲感到為難,他聯絡碩民一同回憶車禍的情形。碩民正打算將此事告訴海倫,聽說承赫已經先發制人,不禁心情沉重……
  • 第14集
       碩民驅車急馳打算搶先將一切告訴海倫,但最終還是晚了一步。海倫聽啟哲訴說當年由於碩民的緣故才導致宇振發生車禍,深感震驚幾乎暈倒。
      海倫得知當年車禍的事情后,不肯接聽碩民的電話。碩民到海倫住處一再向她解釋,但海倫還是難以接受,她請求碩民給她一些時間冷靜一下。
      寶娜等人聽碩民說起當年宇振在開車時打瞌睡,才最終導致車禍,於是懷疑是宇振服用感冒藥所致,寶娜翻箱倒櫃尋找宇振的病歷卡,可上面卻沒有就醫記錄。
      承赫趁機勸說海倫隨自己出國留學,寶娜怒斥他趁火打劫,並詢問他車禍前是否曾為宇振看病,承赫雖極力否認,但卻感到十分心虛。聽寶娜說打算報警,更令承赫坐卧不安,他特意叮囑啟哲千萬不要說出當時宇振在打瞌睡的事情。
      海倫約碩民見面,碩民以為海倫對車禍之事已經釋然,興高采烈地前去赴約,卻聽到海倫說要分手……
  • 第15集
       海倫表示自從知道車禍的事情與碩民有關后,每當看到他就會想起宇振,令自己無法釋懷。海倫突然作出分手的決定令碩民萬分難過。
      碩民因在軍事演習中的良好表現,被派往海軍學校擔任教官,但是碩民卻高興不起來,因為這樣一來就難以再見到海倫。而此時又聽說海倫要與承赫一同出國留學的消息,令碩民心裡更加不是滋味。
      碩民聽說秀貞曾與在賢一起過夜,對秀貞大發脾氣,同時告訴在賢難以相信他的人品,反對他與秀貞繼續來往。即將退伍的在賢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他對秀貞的執著最終打動碩民,在大家的勸說下,碩民終於同意了他與妹妹的婚禮。
      啟哲因為上次沒有把車禍的情況說清楚,心中一直耿耿於懷。他主動找到海倫把當時的情形又詳細訴說一遍,他告訴海倫如果不是碩民奮不顧身,當時很可能會造成更大的傷亡,而宇振也可能屍骨無存。
      碩民到辦公室找海倫,看到桌上宇振的書,以為海倫依然無法忘懷宇振,表示會尊重海倫分手的決定……
  • 第16集
       碩民參加完妹妹與在賢的婚禮後路過海倫的醫院,站在醫院外想著海倫,心中不是滋味。
      秀貞看著哥哥傷心的樣子心中難過,她闖進承赫的辦公室指責承赫借車禍一事陷害碩民。趙護士在門外聽到他們的對話感到蹊蹺。
      碩民聽說海倫的父親生病住院前去看望,海倫的父親批評碩民不該輕易放棄,但碩民表示他並不想放棄海倫,只是不希望再看到海倫難過。走出病房后,寶娜替海倫將結婚戒指還給了他,令碩民倍感失落。
      海倫的父親知道自己已時日不多,在給碩民留下一盤錄音帶后與世長辭。海倫的父親臨終前囑託承赫成全海倫與碩民,但承赫卻在其去世后慌稱父親希望海倫與自己結婚。
      海倫父親的好友在整理遺物時發現他留給碩民的錄音帶,將它交給了前來拜祭的碩民。聽到錄音帶裏海倫的父親鼓勵他繼續追求海倫,這與承赫所說的遺言恰恰相反,碩民感到疑惑……
  • 第17集
       海倫聽從父親的遺言,即將與承赫結婚。秀貞擔心碩民難過,介紹女孩與哥哥相親,但碩民心中裝著海倫,無法再接受其他人。
      碩民將錄音帶拿給在賢聽,在賢勸他將此事告訴海倫,以阻止她與承赫的婚禮。但碩民希望海倫因為愛他才回到他的身邊,而不是因為這盤錄音帶的遺囑。碩民想去看望海倫,卻看到承赫從海倫的住處走出來,碩民滿懷傷心地離去。
      愛玲從日本回國,與趙護士見面時提到承赫與宇振的死有關,但趙護士繼續追問之下,愛玲卻不願再說下去。
      寶娜到醫院查詢哥哥宇振當年的就診記錄,卻一無所獲。愛玲碰巧聽到有人在打聽宇振的死,心中感到不安,將一切告訴了趙護士。原來當初宇振曾找承赫就診,承赫因嫉妒他與海倫約會,故意開了安眠藥給他,宇振出事後又偷偷從他身上翻出藥物藏了起來,這一切恰好被當時的護士愛玲看到。
      趙護士聽了愛玲的話,決定趁承赫手術時到他的辦公室尋找蛛絲馬跡……
  • 第18集
       趙護士翻遍承赫的辦公室,但是抽屜被鎖住無法打開。正在此時承赫返回,幸好趙護士馬上藏了起來,才沒有被發現。
      碩民看到承赫發給啟哲的結婚請帖,心裡很不是滋味。他打電話給海倫,兩人訴說著問候的話語,竭力壓抑著心中的情感。
      趙護士再次潛入承赫的辦公室,終於拿到鑰匙打開抽屜,在裡面發現當年承赫開給宇振的安眠藥。趙護士以此威脅承赫,但承赫卻反唇相譏並搶走了藥物。次日,承赫開除了趙護士。
      承赫擔心夜長夢多,一再催促海倫隨自己出國留學,但海倫卻堅持為父親守孝后再作考慮。
      碩民再次去拜祭海倫的父親,在墓地遇到海倫。海倫為遵從父親的遺言已決定與承赫結婚,請求碩民原諒自己。碩民強忍心痛儘力安慰她,令海倫稍感寬慰。
      愛玲即將返回日本,臨行前將承赫當年開給宇振的處方簽交給了趙護士,趙護士打算將這一切告訴碩民……
  • 第19集
       趙護士將處方簽交給碩民,並把承赫的所作所為統統告訴了他,得知真相后碩民打電話約承赫見面。碩民拿出處方簽威脅承赫取消婚禮,但承赫卻勸碩民如果不想讓海倫傷心欲絕,最好守口如瓶。
      承赫擔心最終真相大白,海倫離他而去。他跪在海倫面前,懇求無論將來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離開他。看著承赫的樣子,海倫心裡不是滋味,只得點頭答應。
      秀貞看到在賢的信用卡帳單開銷巨大,對在賢大發脾氣,甚至拳腳相加。這對新婚的小夫妻開始相互抱怨,處於冷戰之中,碩民只好分別解勸。
      海倫父親留下的錄音帶有很多雜音部分聽不清楚,他拜託在賢將錄音帶修好。聽到錄音帶裏海倫的父親以未來岳父的身份命令他好好照顧海倫,一輩子不要離開海倫的身邊,碩民決定將真相告訴海倫。可當面對海倫時,碩民卻擔心她會傷心難以開口,兩人最終灑淚分別。
      趙護士聽說承赫與海倫的婚禮還是照常舉行,感到十分驚訝,決定親自去找海倫說出真相……
  • 第20集
       趙護士猜到碩民擔心海倫遭受打擊,不忍將真相告訴她。她在婚禮前夕將一切告訴了海倫,得知真相后傷心的海倫取消了婚禮。
      承赫坦白了當初的所作所為,乞求海倫的原諒,但海倫已無法原諒他。心緒煩亂的海倫決定暫時出國冷靜一下。秀貞和在賢聽說海倫的婚禮已經取消的消息,打算此事告訴碩民,但因碩民在執行任務無法聯絡到他。
      承赫終於感到良心的譴責,親手撕掉自己的醫生資格證書,併到宇振的墓前向他懺悔。
      海倫臨行前,寶娜勸說她打電話給碩民,但卻始終無法撥通,原來碩民在執行任務時受傷正被送往醫院。在賢聽說碩民受傷的消息急忙通知海倫,但正趕往機場的海倫卻沒有帶手機。
      寶娜在機場的電視中看到碩民受傷的消息,急忙通知海倫趕往醫院。在醫院裡,海倫看著已經停止心跳的碩民傷心欲絕,抱著碩民痛哭不止。在賢拿出海倫的父親留給碩民的錄音帶,海倫才知道父親臨終前的真實心愿。
      碩民在愛情的呼喚下終於蘇醒,在軍艦上與海倫舉行了隆重的婚禮,一對新人迎著海風走向陽光……
      
1-10集11-20集查看全部劇情
下一篇[崔錫恩]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