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個人

歷史人物,字無咎,號應齋居士,江西隆興(今江西南昌)人。生卒年不詳,主要活動時間在孝宗朝,嘗登進士第。乾道七年(1171)知常熟縣,后通判平江府。淳熙六年(1179)知鄂州,后罷免;淳熙十六年差知常州。著有《應齋雜著》6卷。楊萬里為之序。

1個人簡介

趙善括能詩文,所作奏議,頗切中時弊。曾與洪邁、章甫、辛棄疾等人詩詞唱和,而和辛棄疾酬唱者尤多,有一部分詞作近於辛詞。如〔沁園春〕《和辛帥》:"虎嘯風生,龍躍雲飛,時不再來。試憑高望遠,長淮清淺,傷今懷古,故國氛埃。壯志求伸,匈奴未滅,早以家為何謂哉?多應是,待著鞭事了,稅駕方回。"及〔水調歌頭〕:"休學楚囚垂淚,須把祖鞭先著,一鼓版圖收。"略具辛詞的氣韻。他多數作品詞風清逸,如"林泉歸去高卧,回首笑塵埃"〔水調歌頭〕《奉餞冠之之行》和"掀髯無語看青山,斷不信,塵埃到得"(〔鵲橋仙〕《留題安福劉氏園》),都較有情致。《□村叢書》收《應齋詞》48首,《全宋詞》收49首。

2詞作

水調歌頭·山險號北固
山險號北固,景勝冠南州。洪濤江上亂雲,山裡簇紅樓。堪笑萍蹤無定,擬泊葉舟何許,無計可依劉。金闕自帷幄,玉壘老貔貅。
問興亡,成底事,幾春秋。六朝人物,五胡妖霧不勝愁。休學楚囚垂淚,須把祖鞭先著,一鼓版圖收。惟有金焦石,不逐水漂流。
水調歌頭·形勝視京兆
形勝視京兆,警蹕駐錢塘。光前詔後彈壓,誰數漢張王。幾百萬家和氣,五十餘年創見,天下一循良。有口皆歌頌,無地不耕桑。
春過半,花錦爛,柳絲長。潭潭門衛森戟,宴寢正凝香。笑把湖山佳色,醉挹西湖晴灩,童艾祝霞觴。四海瞻華袞,千載侍吾皇。
水調歌頭·碧雲初返岫
碧雲初返岫,潦水正鳴灘。蘭舟容與,歌舞偏稱笑中看。燭影烘寒成暖,花色照人如晝,一坐有餘歡。酒灩浮金琖,香縷靄雕盤。
碧簪橫,銀漏永,玉樽乾。喧春鼓吹,翠袖起舞佩珊珊。記得山明水秀,何處朝雲暮雨,常在夢魂間。多少難言事,都付兩眉彎。
水調歌頭·危台枕城堞
危台枕城堞,今昔幾人游。繞城碧水一帶,茂苑與長洲。寂寂彈琴風外,苒苒采香徑畔,橫截古溪頭。極目暮雲合,宋玉正悲秋。
峴山碑,帝子閣,庾公樓。當時風物,如今煙水只供愁。處處山明水秀,歲歲春花秋月,何必美南州。故國未歸去,萍梗嘆漂流。
水調歌頭·雨霽彩虹卧
雨霽彩虹卧,半夜水明樓。太湖極目,四面水儘是天流。幾點鱸鄉荻浦,萬里鯨波雪浪,掀舞小漁舟。金餅掛蟾魄,時景正中秋。
釣綸輕,蘭棹穩,笑王侯。一蓑一笠,得意何必美封留。縱使金章鼎貴,何似玉樽傾倒,一醉可消愁。玉女在何許,喚起與同游。
水調歌頭·佳客志淮海
佳客志淮海,賤子設樽罍。楚江昨夜清漲,短棹已安排。休問南樓風月,且念陽台雲雨,幾日卻重來。銀燭正凝淚,畫鼓且休催。
彩雲飛,黃鶴舉,兩徘徊。林泉歸去高卧,回首笑塵埃。我唱更憑君和,君起誰同我舞,莫惜玉山頹。他日揚州路,散策願相陪。
水調歌頭·浩嘆對青史
浩嘆對青史,循吏久無聞。二年江右,賴公華節布陽春。才自搴帷問俗,無復埋輪當道,一路盡澄清。多少攀轅意,不待及瓜人。
駐膏車,遲祖帳,倒離尊。滿庭桃李綠陰,何處不深恩。此去玉音應問,底事金圍微減。憂國更憂民。造膝一言語,四海入洪鈞。
好事近·月色透窗寒
月色透窗寒,一夜素衾霜濕。無寐起來搔首,正參橫人寂。
此心重省已迴腸,何況是行役。欲棄利名歸去,奈楚天雲隔。
好事近·風雨做春愁
風雨做春愁,桃杏一時零落。是處綠肥紅瘦,怨東君情薄。行藏獨倚望江樓,雙燕度簾幕。回首故園應在,誤鞦韆人約。
好事近·新月巧穿山
新月巧穿山,桂樹影高群木。任使雲遮煙鎖,自春輝秋綠。
我來折得最高枝,踏破一輪玉。寶斧修教圓樣,放十分光足。
沁園春·虎嘯風生
虎嘯風生,龍躍雲飛,時不再來。試憑高望遠,長淮清淺,傷今懷古,故國氛埃。壯志求伸,匈奴未滅,早以家為何謂哉。多應是,待著鞭事了,稅駕方回。
稼軒聊爾名齋。笑學請樊遲心未開。南陽高卧,莘郊自樂,磻溪韜略,傅野鹽梅。植杖亭前,集山樓下,五桂三槐次第栽。功名遂,向急流勇退,肯恁徘徊。
沁園春·問舍東湖
問舍東湖,招隱西山,惠然肯來。有閟香蘭桂,無窮幽趣,隔溪車馬,何處輕埃。微利虛名,朝榮暮辱,笑爾焉能浼我哉。閑攲枕,被幽禽喚覺,午夢驚回。
無言獨坐南齋。好喚取芳尊相對開。待醒時重醉,疏簾透月,醉時還醒,畫角吹梅。無用千金,休懸六印,荊棘誰能滿地栽。人間世,任游◇獨運,斥鷃低徊。
沁園春·千里風湍
千里風湍,萬疊雲峰,自相送迎。嘆扁舟如葉,漂流如梗,片帆如箭,聚散如萍。家在東湖,身來西浙,非為區區利與名。堪憐處,為雛飢犢暮,狗苟蠅營。
平生。何辱何榮。且一任三才和五行。有鷃飛鵬奮,鶴長鳧短,朱顏富貴,白髮公卿。印漫累累,綬何若若,休羨行歌朱買臣。歸來好,向嚴灘垂釣,谷口躬耕。
念奴嬌·揚輝璧月
揚輝璧月,照層台縹緲,蓬萊雲氣。玉宇清明仙語近,多少怨紅愁翠。問我殷勤,幾年塵土,依舊高標緻。廣寒別後,與誰曾共幽會。
一日失腳人間,十常八九,底事如人意。狗苟蠅營真可笑,何乃比余於是。風月佳時,江山好處,無復懷愁悴。倚欄舒嘯,六經時自心醉。
念奴嬌·曉來膏雨
曉來膏雨,報一◇豐信,幾枝嬌色。岸草河沙明似鏡,不到塵埃花陌。急管繁弦,香車寶勒,正阻尋春客。東風特起,半空微露晴碧。
何況主意深勤,冰清才藻,玉潤真珪璧。翠麓華堂橫枕水,波底斜陽紅濕。蓮社風流,桃溪標緻,便覺凡心息。玉尊傾盡,笑中歸步鉤月。
念奴嬌·江南到處
江南到處,被波光雲影,留人行色。昔我來時春正好,舞絮□飛南陌。今日登臨,讀書齋上,重作憑欄客。清溪縠細,夜來微漲新碧。
兩岸蘸水濃陰,斷虹橫障,一帶連環璧。林外青山千萬疊,雨歇半空猶濕。已倩雙鱗,更須靈鵲,先報歸消息。歸來征袖,盡攜千里風月。
柳梢青·愁別欣逢
愁別欣逢。人間離合,自古難同。寫就茶經,注成花譜,何事西東。
一尊良夜匆匆。怎忍見、輕帆短篷。漢水無情,楚雲有意,目斷飛鴻。
清平樂·斷雲漏雨
斷雲漏雨。依約西山暮。風定橋高須小住。不忍帶將春去。
此行抑有求歟。青衣擬問平都。萬里一鉤新月,相忘常在江湖。
朝中措·東君著意在枝頭
東君著意在枝頭。紅紫自風流。貪引游蜂舞蝶,幾多春事都休。
三分好處,不隨流水,即是閑愁。惟我惜花心在,更看紅葉沈浮。
菩薩蠻·煙波江上西亭小
煙波江上西亭小。曉來雨過驚秋早。飛棟倚晴空。涼生面面風。
痴兒官事了。獨自憑欄笑。何處有塵埃。扁舟歸去來。
菩薩蠻·鵲橋巧霧隨風遠
鵲橋巧霧隨風遠。蟾宮皓影凝空滿。一點壽星明。祥光徹太清。
周公天子傅。禮樂新封魯。功業煥旗常。鈞天侍玉皇。
賀新郎·絳雪堆雲綠
絳雪堆雲綠。倚朱欄、鸞飛鳳舞,亂紅如簇。宮錦海沈肌理秀,極目明霞孤鶩。對翠袖、天寒修竹。輕露有情添淚眼,粲精神、嬌醉薰華屋。然寶篆,散清馥。
江南到處多蘭菊。更海棠、貪睡未醒,漫山粗俗。欲品此花為第一,真色生香俱足。又只怕、驚人凡目。把酒對花頻管領,怕狂風驟雨難拘束。拾碎玉,泛醽醁。
瑞鶴仙·月華凝露掌
月華凝露掌。正極目鸞霄,望風鯨壤。深宮注遐想。聽點點花漏,盈盈仙仗。笙簫迎響。降瓊輪、玄雲步障。洞□扉、笑別蓬瀛,下應太平無象。
俱仰。姆儀春煦,婦節冰清,道風夷曠,三遷教養。金闕里,玉音賞。況傳家清白,滿堂朱紫,相對蘭蓀競長。待齊秦、湯沐疏封,賜靈壽杖。
虞美人·長空一夜霜風吼
長空一夜霜風吼。寒色消殘酒。問伊今夜在誰行。遺恨落花流水、誤劉郎。尤雲殢雨多情話。分付阿誰也。儂家有分受凄惶。只怕嬌痴不睡、也思量。
摸魚兒·喜連宵
喜連宵、四郊春雨。紛紛一陣紅去。東君不愛閑桃李,春色尚余分數。雲影住。任綉勒香輪,且阻尋芳路。農家相語。漸南畝浮青,西江漲綠,芳沼點萍絮。
西成事,端的今年不誤。從他蝶恨蜂妒。鶯啼也怨春多雨,不解與春分訴。新燕舞。猶記得、雕梁舊日空巢土。天涯勞苦。望故國江山,東風吹淚,渺渺在何處。
摸魚兒·被楊花
被楊花、帶將春去,飄揚一路無定。滿庭綠蔭絲千尺,枝上舊香吹盡。幽夢醒。對晚色、鞦韆院落人初靜。柔條弄影。奈翦翦輕風,冥冥細雨,若起萬千恨。
雲山路,休躡高樓獨憑。楚天一抹煙暝。嬌鶯百囀飛鳩去,何處可尋芳信。心自省。念咫尺、青樓應怪人薄倖。歸期將近。料喜鵲先知,飛來報了,日日倚門等。
滿江紅·一雨連春
一雨連春,東湖漲、蒲萄新綠。湖上路,柳濃花艷,綠圍紅簇。塵世難逢開口笑,人生待足何時足。況南州高士是西鄰,人如玉。
行路唱,誰家曲。愁易感,歡難續。問軒裳於我,有何榮辱。眾醉豈容君獨醒,出林休恨風摧木。嘆驚弦、飛鳥尚知還,安巢宿。
滿江紅·傳語風光
傳語風光,須少駐、共君流轉。誰忍見、綠肥紅瘦,鮮歡多感。澤國千絲煙雨暗,江城一帶雲山遠。看新荷、泛水學人愁,心常卷。
羞鬢雪,憑花染。攜酒陣,嫌杯淺。嘆人生豈為,青衫槐板。記舞可憐宮柳細,寫情但覺香牋短。上層樓、獨倚有誰知,欄乾暖。
滿江紅·海岳儲祥
海岳儲祥,符昌運、挺生前哲。天賦與、飄然才氣,凜然忠節。穎脫難藏沖斗劍,誓清行擊中流楫。二十年、麾節遍江湖,恩威浹。
香穗直,雲峰列。觴羽急,鯨川竭。共介公眉壽,贊公賢業。出處已能齊二老,功名豈止超三傑。侍吾皇、千載帶金重,頭方黑。
滿江紅·雨沐風梳
雨沐風梳,正梅柳、弄香逞色。誰忍聽、送君南浦,陽關三疊。玉節前驅光照路,金杯爭勸愁生席。泛錦檣、西去若登仙,乘槎客。
春有意,寒無力。和風滿,洪波息。笑盧峰湓浦,舊遊陳跡。昔日蜚聲台柏勁,他年坐對堂槐密。想軺車、不待政成時,追鋒急。
滿江紅·三十年前
三十年前,曾向此、舞風歌月。今依舊、江山如畫,鬢須如雪。故友冥鴻隨凈社,舊時秋蚓橫塵壁。賴廬峰、對我眼偏青,曾相識。
開岫幌,攜山屐。泉瀉布,星飛石。為收帆艤棹,小留終日。休問重湖吹碧浪,且同五老浮瓊液。待明朝、鷁首向東飛,清風力。
滿江紅·騰茂飛英
騰茂飛英,分憂願、自然風力。千里靜,江山改觀,羽旄增色。林下風清公事少,筆端雷動奸豪息。聽宴香、深處笑聲長,文章客。
丹詔自,天邊得。宣室對,君心憶。趁良辰高會,履珠簪碧。和氣回春徵醞釀,政聲報最惟清白。看揮毫、萬字掃雲煙,吳牋濕。
滿庭芳·蝶粉蜂黃
蝶粉蜂黃,桃紅李白,春風屢展愁眉。曉來雨過,應漸覺紅稀。滿徑柔茵似染,新晴後、皺綠盈池。休孤負,幕天席地,逸飲酹金彝。
東君,真好事,絳唇歌雪,玉指鳴絲。念長卿多病,非葯能治。試假瑤琴一弄,清音轉、便許心知。從今去,園林好在,休覺峴山碑。
醉落魄·重陽時節
重陽時節。可憐又是天涯客。扁舟小泊花溪側。細雨斜風,不見秦樓月。
白衣望斷無消息。舉觴一笑真難得。歸兮學取陶彭澤。採菊東籬,悠然見山色。
醉落魄·梯橫畫閣
梯橫畫閣。碧欄干外江風惡。笑聲歡意浮杯酌。秋水春山,相對稱行樂。
誰家青鳥穿簾幕。暗傳空有陽台約。天公著意稱停著。寒色人情,都恁兩清薄。
醉落魄·橫梯畫閣
橫梯畫閣。月明江凈煙光薄。碧山迴繞欄干角。一縷行雲,忽向杯中落。
櫻歌柳舞俱柔弱。羅衣不耐江風惡。憑誰喚取雙黃鶴。騎上瑤台,同赴金桃約。
醉蓬萊·正彩鈴墜蓋
正彩鈴墜蓋,玉燕投懷,夢符佳月。五百年間,誕中興人傑。杖策歸來,入關徒步,萬里朝金闕。貫日精忠,凌雲壯氣,妙齡英發。
名鎮重湖,屢憑熊軾,恩滿西江,載分龍節。有志澄清,誓擊中流楫。談笑封侯,雍容謀國,看掀天功業。待與斯民,慶公華袞,祝公黃髮。
醉蓬萊·正百花堂下
正百花堂下,山雨樓前,粲然梅柳。和氣回春,灩一尊芳酒。桂子蘭孫,鳳歌鸞舞,介我公眉壽。天上遐齡,人間獨樂,古來稀有。
壯日題橋,兒時擊瓮,名遂功成,自然長久。琳館偷閑,約赤城為友。紫詔重頒,黃扉穩步,好試調羹手。九世雞窠千秋麟閣,玉顏依舊。
醉蓬萊·正槐堂日永
正槐堂日永,梅雨消塵,麥風搖翠。天佑昌辰,誕中興嘉瑞。秀偉標姿,從容謀斷,笑吐平戎計。漢節歸來,邊塵掃凈,鼎司榮貴。
間世良臣,威嚴輔政,嫵媚承君,道襟沖粹。玉券金丹,稱功名成遂。茂苑煙霞,太湖風月,聊伴凝香醉。補袞工夫,調羹手段,如今重試。
霜天曉角·楚天風色
楚天風色。一夜波翻雪。艤岸錦帆不度,天有意、且留客。
鼓聲吹取急。離觴須舉白。看去芳菲時候,日邊聽、好消息。
鵲橋仙·星橋未就
星橋未就,月鉤初掛,翠葉暗驚秋早。蕊珠宮裡厭清閑,試回首、塵寰一笑。
仙風道骨,姆儀家范,須信人間最少。一枝丹桂四蘭蓀,況千歲、靈椿未老。
鵲橋仙·花腮百媚
花腮百媚,柳絲千尺,密影金鋪碎日。過雲微雨報清明,半天外、煙嬌霧濕。
當歌有恨,問春無語,笑我如何久客。小園歸去又殘紅,便□地、飛觴尚得。
鵲橋仙·東風喚我
東風喚我,西園閑坐,大醉高歌竟日。行藏獨倚畫欄干,便忘了、征衫淚濕。
亭高煙遠,天低雲近,相對逃名隱客。掀髯無語看青山,斷不信、塵埃到得。
鷓鴣天·憶昔南樓舊使君
憶昔南樓舊使君。與君攜手躡浮雲。如今更到經行處,妙墨新詩得屢聞。
淮南路,楚江分。離尊相屬更論文。明朝一棹人千里,多少紅愁與翠顰。
鷓鴣天·畫鷁翩翩去似飛
畫鷁翩翩去似飛。季鷹何事忽思歸。風湍自送征帆穩,雲巘須將彩筆揮。
江作酒,海為卮。為君滿酌不須辭。酒酣渴思回春夢,自笑何時是足時。
鷓鴣天·枉道黌堂是冷官
枉道黌堂是冷官。深深青瑣鎖青鸞。新詩自得清歌舉,和氣都消永夜寒。
花態凈,酒杯寬。燕嬌鶯巧有餘歡。不因客里東陽瘦,好把西江一吸乾。
鷓鴣天·玉殿分榮兩桂華
玉殿分榮兩桂華。靈根移植在長沙。風姨先綻無雙蕊,月姊重開第一花。
金榜爛,玉音加。從今穩步上天霞。休誇水擊三千里,且歌笙歌十萬家。
鷓鴣天·我是行人更送行
我是行人更送行。瀟瀟風雨倍傷情。征帆西去何須急,飛詔東來分外榮。
紅袖濕,玉尊傾。不堪回首暮雲平。小舟準擬隨君去,要聽霜天曉角聲。
鷓鴣天·雨沐芙蓉秋意清
雨沐芙蓉秋意清。可人風月滿江城。憐風愛月方留戀,對月臨風又送行。
人漸遠,酒須傾。只憑一醉遣多情。重來休厭劉郎老,明月清風有素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