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趙寧夏(朝鮮語:조영하,1845年—1884年),朝鮮王朝後期大臣,豐壤趙氏外戚的後期代表人物。字箕三,號惠人,本貫豐壤,出生於朝鮮首都漢城(今韓國首爾)。他是趙秉錫的兒子,後來被過繼給趙秉夔為養子。他還是神貞王后趙氏的侄子。趙寧夏早年聯合閔妃打倒興宣大院君,隨後又被閔妃集團所排擠。壬午兵變時引來清朝軍隊捉拿大院君,並成為事大黨的骨幹人物。甲申政變時被開化黨刺客暗殺,謚號「忠文」。

1生平

壬午兵變
光緒八年(1882年,高宗十九年)六月九日,朝鮮發生了反對閔妃集團的「壬午兵變」,閔妃集團大臣李最應、閔謙鎬等人被起義軍民所殺,閔妃逃出宮廷四處躲避,而興宣大院君也藉此機會再度執政。趙寧夏由於在任訓練大將期間善待士兵,所以沒有遭到殺戮。但他也被興宣大院君降職,又任臨時兵曹判書。趙寧夏不甘心大院
1882年趙寧夏出使中國時給金允植的信

  1882年趙寧夏出使中國時給金允植的信

君的掌權,秘密聯絡清朝,請清廷出兵朝鮮,而他也準備借清兵之力驅逐大院君。當時清軍在吳長慶的帶領下登陸朝鮮南陽灣,由於趙寧夏懂漢語,所以大院君任命他為館伴接待清朝官員。然而趙寧夏不滿大院君已經很久了,他不斷在清朝官員馬建忠、吳長慶等人面前詆毀大院君,甚至積极參与馬建忠等人的大院君逮捕計劃的謀議。七月十三日,馬建忠實施捉拿大院君的計劃時,趙寧夏被安排到昌德宮侍候高宗,以防萬一。大院君被抓到中國軍艦並載回中國天津時,趙寧夏還代表高宗對馬建忠等人表示謝意。清軍平定壬午兵變以後,趙寧夏對清朝充滿感激,成為了事大黨的代表人物。
壬午兵變平定以後,趙寧夏被任命為謝恩使兼陳奏使,率副使金弘集、從事官李祖淵等人前往中國「謝恩」。他在中國參觀了洋務運動時期的工廠,購買了許多機器及新式武器。同時,又同清政府簽訂了《中朝商民水陸貿易章程》,擴大了清朝在朝鮮的權利。同年九月回國以後,還帶來了清朝推薦的馬建常(馬相伯)、穆麟德(德國人)等人到朝鮮政府機構中擔任官職。

甲申政變

此後,趙寧夏成為了當時朝鮮的實權人物,與閔台鎬等人以清朝為後援一起把持朝政,歷任督辦交涉通商事務(外衙門督辦)、督辦軍國事務(內衙門督辦)、工曹判書等職務。他被當時以金玉均為首的親日開化黨視為政敵。開化黨準備發動政變、奪取政權時,時任知中樞府事的趙寧夏被列入了暗殺名單,由開化黨人申福模率領40名士官生徒負責在金虎門狙殺趙寧夏、閔台鎬、閔泳穆3名事大黨。
光緒十年(1884年,高宗二十一年)十月十七日夜晚,金玉均、朴泳孝等開化黨人發動「甲申政變」,挾持高宗及王室入景祐宮,並假託王命召趙寧夏等3人入宮問安。閔泳穆先入宮,遇刺身亡。而趙寧夏和閔台鎬在入宮途中相遇,趙寧夏對此表示非常懷疑,認為由沒有一官半職的士官生徒來宣旨,根本不知真假,主張先請清軍駐朝將領袁世凱出兵,在清兵的護衛下入宮。可是閔台鎬卻說國王殿下現在生死未卜,急忙派人宣旨,就算死也要奉旨入宮,於是徑自走了。趙寧夏就倉猝跟從閔台鎬入宮。兩人進宮后,很快就被埋伏的開化黨刺客伏擊,閔台鎬當場死亡。趙寧夏被砍以後沒有立刻死亡,朝著宮殿大喊道:「朝鮮之法,誰禁文臣帶刀者?手中一刀,恨不斬汝曹萬段!」結果開化黨的士官生徒立刻眾劍齊下,殺死了趙寧夏。與趙寧夏、閔台鎬、閔泳穆同時被殺的,還有李祖淵、韓圭稷、尹泰駿和宦官柳在賢。他們都死得很慘,屍體被剁成許多塊。[8-9]
2天後,甲申政變被清軍鎮壓,開化黨死的死、逃的逃,趙寧夏等人被視為殉節忠臣而獲得隆重待遇,追贈領議政,謚號「忠文」。

2評價

趙寧夏死後,朝鮮高宗下旨稱讚趙寧夏道:「禍變之慘,一至此哉!此重臣以通練之才猷,贍敏之文華,居肺腑之親,受心膂之託,衛國之誠,久為朝野之所誦。由是之故,凶黨仇視,毒鋒竟及,予心驚衋,曷以為諭?」同時,趙寧夏也受到了高宗派官吏前往祭奠的禮遇。
當時的學者黃玹這樣評價趙寧夏:「寧夏長身而瘦,相者謂之鶴形。善馳馬,有俠氣,而拊下有恩。壬午以來,憂勤王事。及死,人惜之。」
由於趙寧夏是被開化黨所殺的,而開化黨又被現在朝鮮和中國的史學界認為是進步勢力,因此趙寧夏在朝鮮和中國的相關著作中稱為「守舊派」。

3相關詩詞

往事茫茫(其三)
中州稗史誣先朝,玉趾親勞送史軺。一洗傳訛由聖孝,降監皇祖慰於昭。
這是趙寧夏任待教時所作的一首應制詩,被收錄在《館選》一書中。說的是朝鮮哲宗年間,發現清康熙年間鄭元慶所著野史《二十一史約編》,稱朝鮮太祖得國是「篡國」,朝鮮仁祖反正是「篡位」。朝鮮對此非常憤怒,派出「辯誣使」到中國「辯誣」,清禮部奏:「《約編》一書,在中國久已不行,亦無所用其改削。著各省學政通行各學,查明曉諭:凡該國事實,應以欽定《明史》為正。」此事才得以解決。而最後一句的「昭」字指的是宗法制度中始祖居於「昭」位(左昭右穆),因此用來代指朝鮮太祖。
赴燕后韻
一別三千里,新年隔數旬。遙知鴨江上,楊柳暗催春。
這首詩是趙寧夏在同治八年到九年(1869年—1870年)擔任冬至副使出使中國時所作的,被收錄在高宗文集《珠淵集》中。表達了他久處異國他鄉期間的思鄉之情。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