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人物簡介

趙延進(927-999)宋頓丘(今清豐)人,後漢末曾隨父討伐王景崇,常為先鋒。乾祐元年又平睢陽之亂。周世宗征淮南,授右千牛衛將軍、濠州都監。罰蜀,蜀平,專領郡事。漢江水漲,每年壞堤沖毀民田,延進累石為岸同,方絕水害。太平興國初,大軍討幽薊 ,命延進督造戰炮八百,限期半月,延進公用八天而成。遼人擾邊,三戰大捷。以功累遷右金吾衛大將軍。卒,贈右武衛上將軍。

2人物故事

趙延進隨機應變敗遼軍
宋太宗趙光義為了防止將領們擁兵自重,每到用兵之時,才臨時任命官員擔任指揮使、都招討使等職務,帶兵出征。另外,將軍出征之前,皇帝還要親自授予陣圖,要求指揮官必須按著規定的陣圖作戰。不管戰事如何,一律不許更改。就是敗了,也無大罪,不然,嚴懲不怠。這樣一來,儘管宋朝兵多將廣,武器精良,但由於照圖打仗,在和遼國作戰中屢戰屢敗,因此,每次出征,士兵們都又懾又懼,士氣十分低落。
遼國燕王韓匡嗣於公元979年9月又領兵侵犯宋邊境。太宗命雲州觀察使劉廷翰率兵禦敵,命崔翰、趙延進、李繼隆等帶兵參戰。
臨行之時,太宗故技重演,又把陣圖賜給了眾將、命他們按圖作戰,還要"務求必勝"。
朱軍行到滿城之時,遼兵漫山遍野,從東西兩面蜂擁而來,登高望去,只見煙塵滾滾,望不到邊際。
眾將眼看遼兵就要衝上來了,急忙按圖布陣。太宗這次賜給他們的陣圖是把大軍分成八陣,每陣之間相隔百步遠,把兵力分散開。
兵力這樣分散,能擋住遼兵鐵騎的衝擊嗎?大家禁不住驚慌恐懼起來。"皇上派我們來,不就是要把敵人打回去嗎?接著圖上打,非敗不可,情況緊急,只有集中兵力,才能勝利。這樣雖然有不照圖打仗的罪名,但總比喪師辱國好得多!"趙延進大聲說,他決心根據實際情況布陣排兵。
"萬一敗了,那可如何是好?"崔翰憂心忡忡他說。
"如果兵敗,罪名由我承當"趙延進堅定他說,因為他見遼國大軍已迫近,不能再遲疑了。
可崔翰還是猶豫不決,擅改聖旨的罪名實在令他恐懼。
"兵貴適變,怎能預定,這違背聖旨的罪名,我一人承擔了,如再遲疑,可就來不及了!"李繼隆也催促說。
崔翰終於下定決心,把八陣改為二陣,前後呼應。還派人去詐降。遼燕王韓匡嗣深信不疑,不加絲毫防備。
沒過多久,戰鼓齊鳴,殺聲震天,宋軍突然殺出,遼軍措手不及,很快敗退下去;宋軍窮追猛打,許多遼兵墜入坑谷。這一仗,宋兵殺死遼兵萬人,活捉三千,繳獲戰馬千匹,兵器不計其數。
捷報傳到京師,宋太宗沒有追究不按圖作戰的責任,反而封賞了趙延進。但奇怪的是,在以後的對遼作戰中,趙光義還是搞那老一套:戰前賜陣圖,定策略,大將們不得違背,戰爭的勝負情況,也就可想而知了。

3宋史記載

趙延進,澶州頓丘人。父暉,周太子太師。暉為偏將時,趙在禮據鄴。延進頗親學,嘗與軍中少年入民家,競取財賄,延進獨持書數十編以歸,同輩哂之。漢末,暉領鳳翔節度,未赴鎮,王景崇據城反,命暉為都招討使擊之。延進年十八,屢當軍鋒。景崇平,延進奉捷奏以入,授鳳翔牙內指揮使,領貴州刺史。暉徙宋州,亦從為牙職,改領榮州刺史。睢陽有盜數百,各立酋帥,為民患。延進以父命,領牙兵千餘悉禽戮之,詔書褒美。丁外艱,表求持服。既終喪,周世宗征淮南,延進獻萬縑以助軍,仍請對,世宗召見之。時延進有從兄為虎捷都虞候、帳前橫衝指揮使,世宗指延進語之曰:「爾弟拳勇有謀,將授以禁軍大校。」延進自陳好讀書,不願也。翌日,授右千牛衛將軍、濠州兵馬鈐轄,從征瓦橋關,為隨駕金吾街仗使。
宋初,遷右羽林軍將軍、濠州都監。會伐蜀,以襄州當川路津要,命為鈐轄、同知州務。蜀平,專領郡事。漢江水歲壞堤,害民田,常興工修護,延進累石為岸,遂絕其患。入為兩浙、漳泉國信使。開寶二年,授右龍武將軍、知靈州,以母老願留,得權判右金吾街仗使,歷知河中府、梓、相、青三州。
太平興國中,大軍平并州,討幽薊,皆為攻城八作壕砦使。嘗詔督造炮具八百,期以半月,延進八日成。太宗親試之,大悅。又令主城北諸洞子。及班師,命與孟玄哲、葯可瓊留屯定州。遼人擾邊,命延進與崔翰、李繼隆將兵八萬御之,賜陣圖,分為八陣,俾以從事。師次滿城,遼騎坌至,延進乘高望之,東西亘野,不見其際。翰等方按圖布陣,陣去各百步,士眾疑懼,略無鬥志。延進謂翰等曰:「主上委吾等以邊事,蓋期於克敵爾。今敵眾若此,而我師星布,其勢懸絕,彼若持我,將何以濟!不如合而擊之,可以決勝。違令而獲利,不猶愈於辱國乎?」翰等曰:「萬一不捷,則若之何?」延進曰:「倘有喪敗,則延進獨當其責。」
於是改為二陣,前後相副。士眾皆喜,三戰,大破之,獲人馬、牛羊、鎧甲數十萬。以功遷右監門衛大將軍、知鎮州。及代,吏民數千守闕借留,詔許留一年。俄改右領軍衛大將軍,出為高陽關、平戎軍都監兼緣邊巡檢,改鈐轄。知揚州,召入,授右屯衛大將軍,徙知相州。遷右驍衛大將軍,改知鄧州。淳化初,飛蝗不入境,詔褒之。還,判右金吾街仗事。至道二年,拜右金吾衛大將軍。咸平二年卒,年七十三,贈左武衛上將軍。
延進姿狀秀整,涉獵經史,好作詩什,士流以此多之。延進妻即淑德皇后之妹,故在顯德、興國中,頗任以腹心。子昂,太平興國二年登進士第,至戶部郎中、直昭文館。
上一篇[李重誨]    下一篇 [竹川螢]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