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奉承和依附有權有勢的人。出處 《宋史·李垂傳》:「今已老大,見大臣不公,常欲面折之。焉能趨炎附熱,看人眉睫,以冀推挽乎?」

1詞語解釋

詞 目:趨炎附勢
《成語 趨炎附勢》王建峰 繪

  《成語 趨炎附勢》王建峰 繪

拼 音:qū yán fù shì
注 音:ㄑㄩ ㄧㄢˊ ㄈㄨˋ ㄕㄧˋ
釋 義:趨:奔走;炎:熱,比喻權勢。奉承和依附有權有勢的人。
出 處:元·脫脫《宋史·李垂傳》:「今已老大,見大臣不公,常欲面折之。焉能趨炎附熱,看人眉睫,以冀推挽乎?」
用 法:作謂語、賓語、定語;指人勢利.
英 文
1. to play up to those in power; to be follower of the rich and powerful; to curry favor with influential people; to serve the time
2. time-ser be a follower of the rich and powerful
近義詞:曲意逢迎、如蟻附膻
反義詞:剛直不阿

2 示 例

所有朋誼及那些~的,男男女女,都擁擠望周府來。(清·黃小配《廿載繁華夢》第十五回)

3 例 句

對大官們趨炎附勢的小人往往會因為民憤而以失敗告終一切。

4 典 故

宋真宗時,有個當官的叫李垂。他為人正直,對官場中拍馬屁的行為深惡痛絕。也因為指責宰相丁謂而被貶。直到宋仁宗即位時,將丁謂貶職,李垂才又被召回京城。人們勸他去拜見宰相,他卻說:「我見有些大臣處事不公,常常當面指責,怎麼能去奔赴權門,應和那些有權勢的人呢?」結果他不久再次被貶。

5相關故事

動物寓言
淮北蜂毒,尾能殺人;江南蟹雄,螯堪敵虎。然取蜂兒者不論斗,而捕蟹者未聞血指①也。
蜂窟⑤於土或木石,人蹤跡⑥得其處,則夜炳烈炬臨⑨之⑦,蜂空群赴焰,盡殪,死。然後連房刳取②,蟹處蒲葦間,一燈水滸,莫不郭索③而來,悉可俯拾⑧。惟知趨炎,而不能安其所,其殞④也固宜。
1.血指:傷指。
2.連房刳取:把整個蜂巢割取下來;刳:剖開。
3.郭索:形容蟹急速爬行的樣子。
4.殞:死。
5.窟:做窩
6.蹤跡:跟蹤尋找,動詞
7.之:的
8.悉可俯拾:全可以撿起來。悉,全。
9.臨∶靠近
10 得:得到,獲得
淮河以北有一種毒性很大的蜂,它的尾部能將人蟄死;江南一帶有一種很厲害螃蟹,它的螫可以對付老虎。但是捉蜂的人不一會兒能捉很多,捕捉螃蟹的從不受傷。
蜜蜂的蜂窩一般築在地上或樹木石頭上,人發現了它的所在,就在夜晚拿著烈焰燃燒的火炬靠近它,蜜蜂傾巢而出飛向火焰,全部死亡。然後(人們)連蜂房帶蜂蛹一起挖取下來。螃蟹呆在蒲草或蘆葦之間,在水邊上放一盞燈,螃蟹爭相爬行,全都是俯身撿拾即可。
只知道趨炎附勢,而不能安於居住的地方,它們的死是必然。
道理;趨炎附勢,是沒有好下場的。

6相關考究

日前,查解放前舊《辭海》與《辭源》,均收有「趨炎附熱」(但均不收「趨炎附勢」),所舉的例證都出自成書於元代的《宋史·李垂傳》:「今已老大,見大臣不公,常欲面折之;焉能趨炎附熱,看人眉睫,以冀推挽乎?」而解放后歷次修訂的新版《辭海》均改收「趨炎附勢」為目,究其因,「趨炎附勢」用得頻率多唄。其實,「趨炎附勢」與「趨炎附熱」(新《辭海》似可保留此詞目,便於查閱),這兩個成語中的關鍵詞是「炎勢」、「炎熱」,其詞義相似:都是意指炙手可熱、熱勢燙手,比喻氣焰、權勢灼熱逼人;而有的人對之卻追慕、巴結攀附,趨之若鶩、不遺餘力。唐代大詩聖杜甫在《麗人行》中就告誡過:「炙手可熱勢絕倫,慎莫近前丞相嗔!」
但歷次新版《辭海》對「趨炎附勢」的本源或曰出處的舉證皆非最早的。如1999年版《辭海》「趨炎附勢」:「指奔走權門或依附有勢力的人。馮夢龍《山歌·湯婆子竹夫人相罵》:『悔初心,只為趨炎附勢,如今落得冷清清。』」顯然這不是此成語的本源或曰最早的出處。成語與典故一樣總是有其語源、典處的,故要闡釋某一成語,就應盡量聯繫和引證其準確、密切、最初的本源;否則會誤導讀者。
對於「趨炎附勢」的較早「出處」,筆者過去曾認為系源自《朱子語類·第八十三卷》:「左氏之病,是以成敗論是非,而不本於義理之正,嘗謂左氏是個猾頭熟事,趨炎附勢之人。」不過,在查考過程中,發現陳善《捫虱新語》里有題《趨炎附勢自古而然》一段文字,照錄如下:
熙寧初,王荊公用事,一時字多以甫,押字多以圈。時語云:「表德皆連甫,花書盡帶圈。」當其盛時,誰不畏愛。唐令狐綯當國日,以姓氏少,族人有投名者不吝。由是遠近皆趨,至有姓狐冒令者,溫庭筠戲曰:「自從元老登庸后,天下諸狐盡帶令。」蓋趨炎附勢,自古然矣。自非盛德而居大位者,其不擅權以欺主,則必護短以立威,此亦小人常態,於今何足怪雲。
這裡,對「趨炎附勢」的本源和含義,作了形象生動的描述,可謂鞭辟入裡。舉了兩種事證:一、「熙寧初」,即北宋神宗1068—1077年間,「王荊公」,即王安石,字介甫,因封荊國公,世稱「王荊公」:拜相后,朝野一時「多以甫」為字型大小,「表德」時,「皆連甫」。二、複姓令狐名綯(802—879)系京兆華原(今陝西銅川市耀州區)人,令狐楚之子,唐大和(827—835)時進士,后官至宰相,剎那世間竟有單姓狐者,也假冒為複姓令狐,於是「天下諸狐盡帶令」!這兩個例證豐富了「趨炎附勢」的內涵,並將一批「自而然」的趨炎附勢的「小人常態」勾勒得淋漓盡致。
《捫虱新語》也許是「趨炎附勢」的最早出處、本源所在,因據《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說:陳善是南北宋之間的人,那可比朱熹的《朱子語類》所言要早些吧。筆者還想贅言一句:時至今日,那「自古而然」的「趨炎附勢」的現象尚未根絕,但與其將譏諷、譴責的板子,打在那些「趨炎附勢」的「小人」屁股上,倒不如不留情面地打在一撮「擅權謀私」、揩公肥私、「護短立威」、貪污腐化、製造慫恿「炎熱炎勢」的非法權勢者的頭上。在這一點上,也要找准「源頭」。
上一篇[晉靈公]    下一篇 [望塵而拜]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