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足球戰術防守反擊全攻全守

足球戰術就是比賽中為了戰勝對手,根據主客觀的實際所採取的個人和集體配合的手段的綜合表現。比賽實踐證明,熟練而巧妙地運用全隊是奪取勝利的重要因素。

1簡介

足球戰術
足球比賽是攻和守這對矛盾組成的,攻和守不斷地變換組成了比賽的全過程。因此,足球戰術可分為進攻和防守戰術兩大系統,其中又分別包含著個人和集體戰術兩類。比賽的實踐已證明:成功地組織戰術和巧妙地運用戰術是奪取比賽勝利的重要因素。做到揚長避短才能克敵制勝。
對於19世紀的足球運動員來說,足球並不複雜。除了守門員外的10個隊員在球場上象獵殺動物一樣追逐皮球,沒有科學的研究和嚴謹的戰術為指導,大家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將皮球踢入網窩。隨後的球員逐漸發現足球運動的博大精深,足球學術的研究滲透進球場內,許多當時的足球隊員都意識到了足球那無序的滾動和飛馳的速度比人的跑動要快,如果沒有一個有組織和有結構的管理,比賽場上的隊員們就會為此而消耗大量不必要的體力。於是,進攻和防守這一矛盾體出現了。
最初的戰術在看起來很不可思議,當「1-0-10」戰術出現后,當時的許多球員都以為進攻就是最好的防守,球場上的進球非常頻繁。「1-0-10」 打法在初期曾經是19世紀的球員的主流打法,但後來有人通過總結髮現當10個前鋒都在前場的時候, 對手只要一個大腳解圍到本方半場,本方就沒有一個隊員能夠及時回撤,而不得不眼睜睜地看著對手面對空門將皮球踢入網內。這一現象又導致後來有人提議打「1-1-9」戰術,此戰術的最大特點是從原先的前鋒線撤回一個防守隊員,這在一定程度上遏止了對手的單刀球機會,但進球仍然是很頻繁,守門員幾乎形同虛設。
巴西足球戰術

  巴西足球戰術

足球在19世紀中葉在英國興起,但到了20世紀才真正把足球當作學科來看待。作為現代足球的發源地,英國足球在足球運動的早期為現代足球發展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當他們打「1- 0-10」戰術和「1-1-9」戰術的時候,世界各國還對足球一片茫然。隨著經驗的增多,已經有不少人發現了足球比賽除了前場和后場,還有一個中場的承上啟下。於是,新的戰術體系發生了,當時有人將前場的9個前鋒又進行了細入的劃分,就好像國際象棋里的棋子一樣,有的安排在前面,有的安排在後面,這是足球真正意義上的陣型,他和10個隊員一字排開地平行站位然後一起向前沖的莽漢打法不同之處在於足球這一運動里出現了組織、戰術和陣型。

2簡單戰術

圍搶
圍搶是指比賽中在某局部位置上,防守一方利用人數上的相對優勢(通常是兩三個隊員)同時圍堵對方的持球隊員,以求在短暫時間內達到搶斷或破壞對方的目的。
全隊防守
防守戰術可分為兩種基本類型:盯人緊逼防守(人盯人防守),即在規定的範圍內盯人緊逼,不交換看守;區域緊逼防守(盯人和區域相結合),即現今流行的綜合防守,緊逼和保護相結合,在個人的防區內緊逼,作交替看守。盯人防守即各自都有明確的防守對象,如對方左邊鋒大幅度地斜插至右路,則右後衛緊跟盯防,不交替看守。防守最根本的原則是緊逼和保護。只有緊逼才能有效地主動斷搶,壓制對方技術的優勢而獲取主動權;保護是為了更好地緊逼和控制空當。

3戰術發展

全攻全守
全攻全守巴西隊在1962年奪取世界盃后,沿用了4-3-3打法一直到70年代,並且通過奪取當年的冠軍證明了4-3-3打法的多變和快速。歐洲人普遍尊重防守理論,雖然4-3-3已經完善了防守,但4-4-2又導致歐洲的更多俱樂部相信防守中的反擊才能創造勝利。在當時的歐洲,荷蘭人是唯一一個沒有按照歐洲大陸思維的球隊,他們堅信進攻是最好的防守這一道理,在4-3-3中看到了真諦。當時阿賈克斯隊的教練科瓦克斯以阿賈克斯隊的年輕為優勢,利用他們充沛的體能為基礎,根據4-3-3的模式打出了全攻全守的足球。這個戰術到了米切爾斯后更為明顯。米切爾斯堅持自己的論點,那就是球場上沒有固定的職位,每個球員沒有真正形式上的分工,他要求隊員從跑動中創造機會,並且要求後衛也敢於進球和插上。他們表演了積極進攻的總體打法,轟動了國際足壇。這個打法後來被看成了進攻則全隊集體向前壓,防守則集體後撤,從前場就開展攔截的全攻全守。沒有位置的約束,除了守門員,每個隊員都有三個職責:防守、組織和進攻。這個基本的理論必須建立在要擁有11個全能隊員的強大體能和技術素質為基礎,而米切爾斯就是如此在鍛煉當時的荷蘭國家隊的。全攻全守足球確實掀起波瀾,克魯伊夫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們流暢的傳接穿插常常讓對方不知所措,荷蘭隊的隊員不僅僅擅長閱讀球賽,更是多才多藝。
全攻全守的足球和足球開始階段的「1-0-10」雖然都強調的是「全」,但後者則是沒有規則和沒有概念的一窩蜂。而前者則恰恰相反,講究的是步步為營和套路的多變。同樣是十個人在進攻,全攻全守中的十個人會遍及球場的每個角落,他們的進攻是意識上的進攻,即在後衛的位置上通過意識傳威脅球來創造進攻。而「1- 0-10」的戰術則是10個隊員圍著球跑,而真正拿球的不過就只有一個人而已,其他隊員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因此有人說足球走完了大半個世紀又轉了一個圈回到了過去的論點是非常荒謬的。1973年,阿賈克斯隊在科瓦克斯的調教下憑藉全攻全守戰術連續第三次奪取了歐洲冠軍杯的冠軍,當時的隊員包括前場的雷普、克魯伊夫和凱瑟,中場的哈恩、穆倫和內斯肯斯,後防的蘇比爾、胡索夫、布蘭克博格以及克羅。全攻全守的4-3-3戰術徹底打破了人們過去對戰術一味強調分工的概念,更看中隊員的能力和素質,這也是世界足球第三次戰術革命的標誌,從次,足球的戰術基本都圍繞著這個基礎而開展,此後,後衛和前鋒都具備優秀射門的能力, 前鋒的防守同樣是非常霸道,這成了真正的職業足球的象徵。
4321
隨著90年代的到來,足球的戰術研究到了極限,許多的戰術微小改動都被認為是一次成功,薩基打的攻勢足球,利用了明星戰術和荷蘭全攻全守戰術以及義大利本土混凝土戰術以及自由人戰術,多種組合才造就了AC米蘭奪取了當時的冠軍。薩基沒有什麼真正的創造,但他總結的經驗說明了足球的戰術已經不可能是一招鮮吃遍天了,要想取得勝利,必須兼備各種戰術於一體。所以當時的AC米蘭隊能夠看到60年代的4-3-3打法、1-3-3 -3打法、4-4-2打法和70年代的全攻全守。而真正帶來新思維的則是卡佩羅。卡佩羅在接手AC米蘭隊后已經發現了當時俱樂部的強悍基礎,不費吹灰之力地率領俱樂部稱霸當時的歐洲。荷蘭三劍客離開俱樂部后,他研究出了新的戰術4-5 -1,因為前衛中的兩個突前前衛有著影子前鋒的作用,所以又有人根據其形狀象「聖誕樹」的原因叫4-3-2-1戰術,也有聖誕樹陣型一說。這個陣型的特色在於在後防線有巴雷西率領后,必須有一個優秀的拖后組織者為中樞神經,既能夠和巴雷西協助防守,還能夠參與全隊的進攻。卡佩羅是防守方面的專家,他挖掘出了里傑卡爾德、德塞利和阿爾貝蒂尼這樣的中場大師。而在前場,更有巴喬和薩維切維奇的組合以及維阿在前鋒線的鶴立雞群。這個陣型保證了AC米蘭隊當時的後防線雖然整體年齡結構偏老,仍然取得了冠軍。到卡佩羅去了皇家馬德里后,他又讓4-3-2-1戰術幫助馬德里人戰勝了壟斷西班牙足壇的巴塞羅納隊。其特點也是以耶羅、雷東多為主心骨,卡佩羅同時也奠定了「1:0」哲學的使用主義,在充滿商業色彩的歐洲職業聯賽里,確實是非常實際的指導方針。
足球的戰術改革仍然在繼續,進入21世紀,真正意義上的大變動已經不再有可能出現了。場上能夠自由調動的只有10個球員,而這10個球員的布局無非就是為了取得最後的勝利,所以將來的足球發展會朝著更加實用的戰術前進。屆時的足球將會拼搶更激烈,攻防轉換更快速多變,從足球戰術的發展可以到,真正取得勝利的戰術一定要把握防守的重點,由此可見,將來的足球會比我們所期待的娛樂性和藝術性並重的烏托邦足球越來越遠。
進攻戰術
概述
全隊進攻戰術是指比賽中一方獲得球后,通過隊員之間的傳遞配合達到射門的目的而採用的配合方法。與局部進攻戰術相比較,全隊進攻戰術的進攻面比較廣,參加進攻和快速反擊等。
邊路進攻
利用球場兩側地區發起進攻的方法叫邊路進攻。邊路進攻是全隊進攻戰術的主要形式之一,其主要特點是有利於發揮進攻速度,打破對方防線製造缺口。常用的戰術有兩翼齊飛、聲東擊西。
中路進攻
中路進攻是利用球場中間區域組織的進攻,這種進攻雖能直接射門,但難度最大,因中路防守最為嚴密,攻擊手必須是反應極其敏銳、意識強、技術高、敢於冒險、速度快和善於路位策應的隊員。常用戰術有不斷為站樁前鋒喂球的強力中鋒戰術。
快速反擊
比賽中當攻方進攻時,後衛線往往壓至中場附近,防守人數也由於插上進攻和助攻而相對減少,此時如能抓住對方防區空隙較大和回防較慢的機會,乘其失球發動快速反擊,往往能取得良好的效果。
快速反擊是最有威脅的進攻手段,有效地進攻在於突然快速地反擊,但其難度較大,既要冒險,又要有準確、快速的傳切配合技能。快速反擊要有組織,配合得要極為默契,必須進行專門性的訓練,否則很難在比賽中實施。常用戰術有後衛長傳等。
陣型演變
為了適應攻守戰術的需要,全隊隊員在場上的位置排列和職責分工,稱為比賽陣型。各陣型的名稱是按隊員排列的形狀而定。自19世紀中期世界上有了第一個足球比賽陣型至今日的「四三三」、「三五二」、「四二四」等,以及某些國家所採用的「水泥式」、「鎖鏈式」等,都是沿著這一個客觀規律演變和發展的。
英國
「WM"
初始與原因
在英國,已經有人針對「2-3-5」的凌厲的進攻作出了一些研究,胡德斯費爾德隊的查普曼有著創新頭腦,他後來又到了阿森納隊當教練。他在1927年開始尋找「2-3-5」的漏洞,利用對越位的認識領先他人一步。此後,他對「2-3-5」進行改良,把中後衛放到兩個中衛之間,兩員內鋒向中路靠攏,將這些位置用線連起來,就象英文字母W和M,阿森納驕人的戰績讓查普曼成為足壇的傳奇人物。並讓阿森納隊在30年代稱霸英倫。
成果
1936 年的足總杯決賽可以看作是「WM」戰術的成功之作,也正是因為在這一比賽中阿森納隊把「WM」演練的出神入化,才引起了歐洲大陸的注意。當時的阿森納隊仍然安排三個主前鋒胡爾莫、德拉克和巴斯丁在對方的禁區游弋,讓博登和傑姆斯打內鋒,形成「M」。然後讓克萊斯頓和科賓打中場,由梅爾、羅博茲和哈普古德打後衛,形成「W」,前場的套路依然和過去一樣,而後場則讓羅博茲當起了領袖式的人物,他以中衛角色進入了這一體系后,剋制了對手的5個前鋒的打法,並且由他在中后場的關鍵位置帶動隊友製造越位也成了查普曼的一大「散招」。不過很諷刺的是,1936年的足總杯雖然是阿森納隊奪取了冠軍,但當時執行「WM」戰術給歐洲帶來轟動的教練卻是喬治.阿里森。 1938年,義大利的教練波佐帶隊到法國衛冕,他並用了舊式的拖后中鋒,在防守上加多一名狙擊手,這種義大利式的WM戰術,讓「WM」中的中衛更具有侵略性,波佐成了這「WM」的真正受益人,他在1934年學習英國的2-3-5打法,讓義大利取得冠軍,1938年,又立即吸取了「WM」打法的精髓,再次問鼎冠軍。
發展
以後的20年裡,「WM」成了主流戰術,其間許多的變化都是在這個方面進行局部改革。瑞士和奧地利隊的教練拉帕恩進一步發展了這個戰術,他要求兩名內鋒向中路收縮,兩名中衛的分工更明確,一名盯住對方的中鋒,另一名則在對方中鋒向兩側分球時堵住對方的內鋒突擊。中場方面則撤回一名隊員,與拖后中鋒組成球隊進攻的核心,四名前鋒則專職負責進攻。後來的奧地利隊甚至把「WM」看成了制勝法寶,他們運用這一戰術一直持續到1954年。
三三四
40年代,因為英國拒絕參加世界盃的原因,他們實際上已經和歐洲大陸的戰術理念出現了距離。義大利是當時歐洲先進戰術的代表球隊,他們的國家隊教練波佐在30年代兩次奪取了世界盃后,培養了很多的戰術理論家和實踐者。有人甚至說波佐在1934年世界盃使用了「2-3-5」可以稱為「戰術」,到了1938年用「WM」取得冠軍則可以稱為「戰術體系」,足球在這個國家得到發展。當時的義大利聯賽因為米蘭雙雄,尤文圖斯和羅馬大量引進南美和瑞典前鋒,對義大利許多小型俱樂部造成巨大衝擊。小俱樂部發現即使是已經很講究防守布局的「WM」仍然不足以抵擋南美前鋒,對方很輕鬆的就可以在中場飛奔到禁區把本隊的最後一個中衛給晃過,然後所面對的就是直接打空門的局勢。當時的帕多瓦隊為了對付這樣的情形,將前鋒再抽走一個增加到中場上,以減輕後防線的壓力。這一變招非常管用,許多俱樂部的中路突破出現了問題,即使是美洲的前鋒,他們當輕鬆晃過了中場的隊員攔截后也已經很難再繼續突破後防線的防守,於是,「3-3 -4」在當時的義大利蔚然成風。當時帕多瓦隊的教練羅科是第一位想到用嚴密的防守來防範明星外援的教練,他把奧地利人拉帕恩稱為「瑞士鏈條」的防守戰術發揚光大,帕多瓦隊把得分的希望更多倚靠他們迅雷不及掩耳的反擊上。烏迪內斯學習這種陣式后也獲益良多。由於3-3-4在實戰中的成功,連大俱樂部也開始採納,國際米蘭教練費尼以防守為本的踢法讓球隊五十年代兩度稱雄意甲。1953年,費尼憑藉這一戰術的成功運用奪取了義大利甲級聯賽的冠軍,他的陣容很簡單,羅倫茲和內爾斯打主前鋒,馬薩和斯科羅德打內鋒。中場安排的非常雄厚,幾乎是牢不可破,由阿曼德、內里和內斯蒂把守。後防線則有布拉松、喬瓦尼和加亞科馬濟。教練費尼把內里看做是全隊的核心,他起著進攻領導全局,防守擔當領袖的任務。
巴西
「4-2-4」
這個時候的足壇已經出現了結合自身特點而運用自己的戰術的時代了,許多國家發現,一種戰術也許在這個國家有用,但在另外一個國家則是垃圾。對於巴西隊而言,他們就很瞧不起義大利的防守戰術,當他們推出了4- 2-4戰術的時候,同樣給足壇帶來了震動。歐洲的戰術對南美人不適用。早在1927年, 巴西人就開始創造適合自己的戰術打法。當時的教練卡爾多佐發明了自己的V形打法和對角線式進攻。「V」形進攻是「WM」的另外一個變體,后場保持 「W」,前場則呈「V」形狀,中鋒完全後撤,和兩側的邊鋒組合成V形狀,這就是將W中間的頂點下拉組成一個「V」字,中鋒後撤將對方最優秀的防守隊員引出, 由兩個內鋒突然插上。改陣式使全隊在進攻時擁有7名隊員,他們互相配合、穿插、尋找和製造空擋。30-40年代,巴西繼續使用這個又同時被人稱為「塔形」的戰術,並將其演變為「4-2-4」這個世界足球歷史上戰術第二次大革命。這是將義大利的鎖鏈式防守和奧地利的地毯式進攻進行了融合。盯人防守和區域防守結合。根據對手情況,力圖獲得場上的防守優勢或進攻優勢。防守的時候,巴西以兩個中衛的優勢抵擋對手的進攻,進攻則利用內鋒的優勢突出隱蔽性和突然性。此外,巴西人還在進攻上發明了對角線進攻,將「WM」的M進行了變體,成了梯式排列,讓左邊鋒和左內鋒後撤,形成梯形站位。這樣,右路打左路,左路進攻,讓右路迂迴,然後再給右路,左路包抄。其間用中路的中鋒做過渡,這種聲東擊西的打法,中鋒在隊中的作用是起虛晃作用,但對方中衛即使識破了這一計策直接去撲邊路,中鋒則可以自己突破。1950年,巴西就是利用這個方法在本土舉行的世界盃大放異彩。到了1958年,在教練費奧拉的帶領下,創造了奇迹。當時由貝利、瓦瓦、扎加洛和加林查組合的四前鋒配合嫻熟,中場的濟托和迪迪有戰術家的風範,領導大局頗有造詣,後防線的大小桑托斯、貝利尼、奧蘭多也扮演舉足輕重的作用,作為第一個使用四後衛的國家,巴西隊在當時的世界盃讓對手的前鋒首次感到射門犯難,奪取世界盃冠軍不可避免。第二次足球戰術革命和匈牙利掀起的第一次戰術革命只有四年時間,而這四年內,巴西隊卻讓世界各國首次發現了四後衛的優勢,從此,四後衛打法成了即使是也得到行家默許為本世紀的標準防守模式。
「4-3-3」
到了60年代,足球陣型說可謂各有自己的特點,但真正能夠把理論結合成實際的仍然是巴西人。巴西隊當時的教練莫雷拉覺得四前鋒的打法很難給防守日趨嚴謹的足壇帶來推進,與其這樣,到不如增強中場的實力,來防範對手的反擊。莫雷拉的戰術結合了義大利俱樂部的一套風格,相信中場的雄厚可以既避免防線的危機,也可以在對手疲勞的時候讓自己的前鋒製造機會,這實際上是4-2-4的一個演變,其方法無非就是把過去的一個前鋒後撤回中場,新的陣型發揮了效應,4-3-3打法在世界足壇開始有了影響。巴西隊的貝利當時因為受傷沒有參加世界盃後面的比賽, 奪取冠軍的1 962年的巴西隊是通過大小桑托斯、毛羅和佐濟莫的後防線、濟托、迪迪和扎加洛的中場以及加林查、瓦瓦和阿馬多而形成的。實際上,這也是一個不得已而為之的招數。教練莫雷拉因為沒有貝利這張勝利王牌,自然打起了稍微保守的足球,但利用前場加林查的反擊速度,居然取得了同樣的效果:冠軍!於是,4-3-3陣型當時在歐洲反而得到更好的評價,因為素來穩重的歐洲人相信只有攻守平衡才能奪取勝利!

英國

「4-4-2」
到了六十年代中期,國際米蘭迎來了多才多藝的教練赫雷拉,他生於摩洛哥,在阿根廷接受教育,在法國和西班牙的足球圈得到薰陶,他將足球天才和人盯人的戰術整體結合在一起,結果他們一舉奪得歐洲冠軍杯和世界俱樂部杯冠軍,這就是義大利人名聞於世的混凝土防守戰術。
在1964年的歐洲冠軍杯比賽中,赫雷拉的理論得到了肯定,他率領俱樂部以一種4-3-3的變體在歐洲和世界得到尊重。當時還沒有人將這個方法作定義,但在70年代的西德隊通過使用了貝肯鮑爾後,人們才發現,實際上早在1964年,義大利人就已經率先使用了「自由人」。赫雷拉把四個後衛中的一個進行了加工處理,他讓這個後衛脫離與其他三個後衛的平行站位, 單獨站在本方的最後面,負責總的指揮和策劃。當時的國際米蘭隊在前場保持著巴西戰術的風格,使用賈爾、馬佐拉和米拉尼為前鋒,塔格尼、蘇亞雷斯和科索為前衛,而在後場,讓布尼奇、古拉內里和法切蒂按照過去的方法防守,但卻讓隊長皮濟打起了清道夫。清道夫的運用當時仍然不算特別成功,因為缺乏這方面的經驗,一旦清道夫在製造越位方面和總指揮出錯,那球隊就會弄巧成拙。可在理論上講,這次的改革讓行家肯定了一點,那就是在平行站位出現漏洞后,如果有個清道夫仍然沒有突破,則預示著防守仍然未被打破。
這個時候,英格蘭隊發展出了更為殘酷的防守說,當時的英格蘭隊教練拉姆齊在全國的壓力聲下,毅然成為世界上第一個使用兩前鋒打法的帶頭人。拉姆齊的這一發明對足球的發展有著里程碑的意義,它幾乎成為所有職業球隊在本世紀內採用的陣式。首先,它確保防守有足夠的人數,其次,中場有更多的主動權,為兩名前鋒提供充足的支持,而且對兩名前鋒的個人能力要求更高。造成拉姆齊使用2個前鋒的原因是因為他總結了匈牙利人當年蹂躪英格蘭隊的那一幕,讓他相信,如果當時的英格蘭隊堅持防守,將隊員後撤,其很多失球都是不會出現的。這一想法導致了4-4-2的出現,在19 66年的世界盃上,英格蘭隊憑藉很好的防守體系,依託班克斯、大查爾頓和摩爾的核心防線,再輔以科亨和維爾森的搭配,構築了一條豪華的後防線。前場也被拉姆齊作了精心搭配。赫特和赫斯特作為前鋒,給他們以支持的是小查爾頓,波爾、皮特斯和斯蒂里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