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路小佳--為古龍小說《邊城浪子》主要人物之一。為荊無命之徒。

1 路小佳 -人物簡介

  古龍小說《邊城浪子》主要人物之一。

路小佳路小佳漫畫形象
荊無命之徒,真正的丁家「丁三少」,出生時被父親送到路家撫養長大,由荊無命教導,學會荊無命絕世劍法,成為一名驕傲的殺手,劍下未曾傷過無辜,愛吃花生,喜歡與丁靈琳逗趣,一直在暗中默默地守護著丁家,並救了代替自己「丁三少」身份的丁靈中反被其所傷,后被荊無命救走。

  l路小佳----「不但不值得嘲諷,更加值得讚賞和尊重」。

  總是出沒於屋頂窗邊,一個人吃著花生,佩戴著無鞘之劍,帶著那難以消解的嘲諷。嘲諷世人世事,更是嘲諷自己。路小佳的性格雖然未免偏激,卻遮蓋不了他的真摯和善良。也許他並沒有發現,甚至連荊無命都沒有了解到,路小佳,不但不值得嘲諷,更加值得讚賞和尊重。身世的飄零並沒有改變他善良的本性。他遇到丁靈琳,打聽丁家人是否安好的方式,雖然奇特,又何嘗不是無奈的?他害怕傅紅雪傷害丁家人,他也相信丁乘風決不會做出暗殺白天羽的事情。他沒有因為丁家的遺棄恨過丁家,反而十分關心他們,也很敬重丁乘風。這本就是十分難得的。

  關於路小佳生死的問題,就好像《武林外史》中的朱八一樣。雖不能說一定就是死了,卻也是凶多吉少。先生的性情並不殘酷,總是希望給讀者以希望。在《武林外史》是借沈浪的口,在《邊城浪子》是借丁乘風的口,留下那一絲希望,希望如此可愛的人可以活得長久。所以,朱八的失蹤並非漏洞,而是先生不忍去寫。在後面兩部作品中,談論到天下高手時為何不提路小佳的名字?《九月鷹飛》中葉開吃著花生,開著花生幫,豈非為了紀念?雖然寫出這段話不免教他人和自己落淚,但我還是想寫出來。畢竟,先生還是留下了希望。若是能看到寫路小佳的同人作品,總也能教人欣慰。

2 路小佳 -出場描寫

  只聽一個人悠然道:「但只要有花生,不吃飯也沒關係的。」

  這人就坐在屋子裡,背對著門,面前的桌子上,擺著一大堆花生。

  他剝開一顆花生,拋起,再用嘴接住,拋得高,接得准。

  葉開笑了,微笑著道:「你從未落空過?」

  這人沒有回頭,道:「絕不會落空的。」

  葉開道:「為什麼?」

  這人道:「我的手很穩,嘴也很穩。」

  葉開道:「所以別人才會找你殺人。」

  殺人的確不但要手穩,也要嘴穩。

  這人淡淡道:「只可惜他們不是要我來殺你。」

  葉開道:「你殺了那個人后,再來殺我好不好?」

  這人道:「好極了。」

  葉開大笑。

  這人忽然也大笑。

  剛走來的陳大倌卻怔住了。

  葉開大笑著走過去,坐正,伸手拿起了一顆花生。

  這人的笑容突然停頓。

  他也是個年輕人,一個奇怪的年輕人,有著雙奇怪的眼睛,就連笑的時候,這雙眼睛都是冷冰的,就像是死人的眼睛,沒有情感,也沒有表情。

  他看著葉開手裡的花生,道:「放下。」

  葉開道:「我不能吃你的花生?」

  這人冷冷道,「不能,你可以叫我殺了你,也可以殺我,但卻不能吃我的花生。」

  葉開道:「為什麼?」

  這人道:「因為路小佳說的。」

  葉開道:「誰是路小佳?」

  這人道:「我就是。」

  眼睛是死灰色的,但卻在閃動著刀鋒般的光芒。

外貌描寫

  他也是個年輕人,一個奇怪的年輕人,有著雙奇怪的眼睛,就連笑的時候,這雙眼睛都是冷冰的,就像是死人的眼睛,沒有情感,也沒有表情。

影視中的路小佳

  1.片名:邊城浪子

路小佳

首播:1991年3月19日

  出品:香港無線電視(TVB)

  李家聲飾路小佳

  2.電影版本《邊城浪子》(又名:仁者無敵)

  上映日期:香港Hong Kong 1993年10月28日

  張智霖飾路小佳
解讀路小佳

  (一)花生殼和花生

  路小佳的花生殼第一次是從屋脊后拋出來的,和花生殼一起拋出來的還有桂圓殼,桂圓殼當然是配角,而在邊城浪子里路小佳也不過是一個配角。

  但就是這樣一個不過佔了千餘字的配角,卻擁有了只屬於他的東西——花生,好比傅紅雪有刀,葉開有微笑一樣。

  「我喜歡殺人,也喜歡銀子,因為不殺人就沒有銀子,沒有銀子就買不到花生。」路小佳的邏輯簡單得有些天真,就像一個孩子說,「我要好好學習,長大后就可以買很多糖吃。」

  所以在邊城浪子里,傅紅雪一直在找他的仇人,葉開一直在查他的身世,路小佳就一直在吃他的花生。

  路小佳的花生頗有些出世的意味,在大家都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他卻總是坐在屋頂上一粒一粒地剝他的花生,拋起,再有些寂寞有些無力地看它落下,花生落下,落在他的嘴裡,這是他可以掌握的,但別的事呢?別的事雖然也像是花生,一旦拋起就一定會落下,但究竟會落在哪裡?他不知道。

  有人說葉開不是路小佳的朋友,我不知道該不該贊成,在這個故事中,其實每個人都是孤獨的,葉開,傅紅雪,路小佳。但他們的聯繫卻是從一出生就註定了。無論是知情的葉開、路小佳,還是不知情的傅紅雪。所以從某種程度上說他們又是朋友,同命相憐的朋友。

  都說高手是寂寞的,他們三個都可以說是絕世高手的後代,也都有一身絕世的武功,英雄雖然惜英雄,但英雄總想知道,自己是不是最強的,所以葉開和傅紅雪在某種程度上一直有種針鋒相對的意味。只有路小佳無心地、也可能是故意地,避開那些爭端,悠然坐在一個局外人的位置上,繼續剝他的花生。

  古龍一開始就把路小佳塑造成一個賞金殺人,通過別人的嘴來告訴讀者他有多麼多麼無情,多麼多麼冷酷。然後路小佳出場了,那真是個頗具戲劇性的出場——幾顆花生殼和桂圓殼一起從屋脊上拋出來,然後是路小佳慢條斯理地問話:「殺人不眨眼的路小佳幾時受過別人的氣?」

  「你不是路小佳,那誰是路小佳。」

  「你。」

  路小佳對他的冒名者有一種出乎意料的寬容和懶散,這讓想看一個又酷又冷的殺手的我們不禁有點失望。

  路小佳再一次出場是背門而坐的,他高聲大笑:「只要有花生,沒有飯也行。」這句話是對葉開說的,卻讓我們看見一個愛笑的殺手,葉開被他的笑感染了,也順手從桌上拿起一顆路小佳的花生,這一次,路小佳終於像個殺手般冷冷地說:「放下。」

  他可以不在乎別人冒名頂替,也可以不在乎別人在暗中暗算他,但對於他的花生,他卻絕不允許有人跟他分享,花生是他的,也只有花生是他的。

  如果說路小佳和傅紅雪都有些病態的話,路小佳的病態就是逃避,他其實知道和葉開傅紅雪之間一定會有一場較量,但他只想要他的花生,而和他們的較量絕不會給他帶來花生,也許在那場較量后,他再也沒有機會吃到花生。

  (二)眼睛、師傅和笑

  為什麼路小佳這麼著重他的花生,寧可扔掉也不願和人分享。當我們知道他的師傅就是昔年那個冷酷無情的左手劍客荊無命時,我們終於有些理解路小佳對他的花生的情感。

  古龍對路小佳的描寫是紫衣笠帽的少年,他更著重描寫的是他的眼睛,一雙冰冷的沒有情感的彷彿死人般的眼睛。即使在他笑的時候,這雙眼睛也是死的。

  一個少年怎麼會有這樣的眼睛?

  這雙眼睛又是那樣的似曾相識——荊無命。

  路小佳是荊無命唯一的弟子,他繼承了他縱橫天下的劍法,卻也繼承了他的眼睛。

  傅紅雪的刀法是用每天一萬兩千次的血汗苦練出來的,路小佳有著和傅紅雪媲美的快劍,那麼他的劍法又是怎樣練出來的?

  可以想象,荊無命絕不是像小李飛刀那樣仁慈的師傅,他對路小佳的訓練一定是殘酷的,甚至會比傅紅雪所受的訓練更殘酷——傅紅雪至少還有恨做為支撐,而路小佳呢,路小佳有什麼?

  所以路小佳在缺乏愛,缺乏理解,缺乏人類最基本情感的殘酷中,不自覺地養成了最原始的心智——依戀,他依戀他的花生,就像嬰孩依戀母親——這種依戀源生於恐懼。

  但可以慶幸的是路小佳並沒有成為另一個荊無命,雖然是殺手,在小說中他的劍卻有和葉開飛刀一樣的功用——救人。

  第一次,救傅紅雪。

  第二次,救丁靈中。

  路小佳的情感是健全的,他分得清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他甚至很善良。

  在和薛果的那一段對話中,路小佳的善良躍然紙上。

  薛大漢厲聲道:「你是我的朋友?我交給你的八十萬兩銀子呢?」

  路小佳淡淡道:「我花了。」

  薛大漢大叫道:「什麼?你花了?」

  路小佳道:「我們既然是朋友,朋友本就有通財之義,你的銀子我為什麼不可以花?」

  薛大漢怔了怔道:「你……你怎麼花的?」

  路小佳道:「全送了人。」

  薛大漢道:「送給了誰?」

  路小佳道:「一大半送給了黃河的災民,一小半送給了那些老公被你殺死了的孤兒寡婦。」

  路小佳是殺手,他可以殺人如棄草芥。

  但他也是人,他尊重生命,甚至尊重最平凡、最底層的勞動人民的生命,這一點,在通常的殺手身上是不多見的。

  古龍描寫路小佳的笑,更為奇特,「他的笑中有種說不出的譏誚之意,即使在他笑的時候,他的眼睛也是死的。」

  為什麼路小佳的笑會有一種說不出的譏誚之意?在知道他的身世之前,我們以為那是他高高在上,不把別人放在眼裡的怪脾氣,然而,在知道了他的身世之後,我們終於明白他的「譏誚」是在譏誚誰了,正如傅紅雪最看不起的人是自己一樣,路小佳譏誚得最厲害的人,也是他自己。

  ——他譏誚自己有家不能回,有兄妹不能相認,有高堂不能盡孝,哪怕一劍單騎,走馬江湖,負盡狂名,卻落拓天涯,不知今夕何夕。

  在邊城浪子中,路小佳總會有意無意地找丁靈玲說話,雖然無非是瑣碎的鬥嘴,但在這瑣碎之中,卻是哥哥想多了解妹妹,想從妹妹那裡了解那個原本屬於自己的家庭。

  他總是問:「你的三哥好么?」

  「 你的二哥好么 」

  「你的大哥好么?」

  他最想問的其實是:「我們的爹娘還好么?」

  「我們的哥哥還好么?」

  「我們的姐姐還好么?」

  「七妹,你還好么?」

  可惜丁靈玲不能明白,她以為那是路小佳對丁家的挑釁,所以她總是昂著頭說「要是我大哥二哥三哥在,一定會殺了你。」

  路小佳只好又笑,譏誚地笑,笑聲中他又剝了一顆花生,拋起,等待它落下。

  他的生命中好像大多數時候都在等待,等待殺人,等待花生,等待……和親人相認的那一天。

  (三)路小佳的缺陷

  路小佳的缺陷有兩種,生理上的,心理上的。

  這一點和傅紅雪極為相似,

  但傅紅雪在得知真相前起碼是驕傲的,他驕傲他有一個頂天立地的父親,也驕傲他的身世血統。

  路小佳卻不能,他不能,是因為他的位置已經有人替代,在那個其樂融融的丁家莊里,他其實是多餘的,他的出現,只會擾亂家人原本平靜的生活。

  所以路小佳有了種嬰兒般的依戀,他逃,他躲,他看,他中庸,他恐懼,他無為。

  路小佳的位置總是在窗檯和屋頂,看似高人一等的處所,實質上卻昭示了一種無力,在傅紅雪和葉開的追查中,他始終是一個旁觀者,他的出現好像都是無用的。但其實他卻是在默默守護著丁家的平安——如果丁家不幸捲入了這場復仇案,那麼他的劍就不得不迎上傅紅雪的刀了。

  在這之前他一直是在儘力躲避那一場較量,誰也想不到,他的揮出他一直不願揮的一劍卻是為了救那個在丁家人心中替代了他的位置的人——丁靈中。

  「那本是我的名字,我本該叫丁靈中。」

  他不恨他么,他奪取了原本屬於他的一切,在他救了他之後,他竟然以怨抱德,一刀刺進了路小佳的胸口。

  路小佳還是沒有恨他,他只是又拋起了他的花生,只是這一次,花生還沒有落下時,他的人已倒了下去。

  他倒下去時嘴角還帶著微笑。

  他的劍不比傅紅雪遜色,他的人格也不比葉開遜色。

  讀過邊城浪子的人往往會認為傅紅雪是最值得同情的一個,他的確值得人同情,他的殘疾是看得到的屈辱,他的仇恨是牛羊身上的烙印,永遠鮮明而熾熱。他值得讓人同情的其實是他的作繭自縛——當然,這並不能怪他。

  路小佳不同於傅紅雪的不是他的生存環境——他們的生存環境同樣的惡劣,也不是要面對的孤獨——他們的孤獨同樣深邃而悠遠。他們不同的,只是他們的態度。

  傅紅雪的態度一直是激越的、固執的、消極的,甚至是自暴自棄的。

  路小佳的態度卻總是超然的、調侃的、戲謔的,也是知錯能改的。

  當阿飛挑斷了他那把殺人過多的無鞘之劍時,他只是默默低頭,他知錯,他悔改。

  他曾威脅過葉開不許碰他的花生,卻在葉開搶到他的花生時不再和他計較。

  他總是出現在與丁家有關的場所,他一心想要守護丁家,卻被本該是大哥的丁雲鶴看不起,甚至教訓妹妹丁靈玲「怎麼會和這種人來往。」在面對丁家人的挑釁時,他寧願被人認為是懦弱,也不願應戰。

  讀過邊城浪子的人一定會記得路小佳最精彩的那次出場,他是當街坐在澡盆里的,面前有一大堆花生,還有一把沒有鞘的劍。

  他在等,等傅紅雪。

  傅紅雪來了,他本該殺他復命,他也一定殺得了他——除了他那凜如閃電,意若飛鴻的無鞘之劍,澡盆里的暗器高手也為他提供了最大的協助。

  所以路小佳終於揮劍了,劍氣如虹。劍氣貫空。

  這一劍像是從地獄出逃的毒蛇,像是五湖波瀾中翩然而起的游龍。連葉開也不得不承認,一把凡鐵打造的劍到了路小佳手裡竟已成了有生命的個體,連丁靈玲也不得不承認,這個人也許不是個好人,卻絕對是個會用劍的人。

  可是劍出了,該死的人卻未死,死的是誰?

  是澡盆里的暗器高手,是要暗算傅紅雪的人。

  路小佳說:「我喜歡殺人,但討厭被人利用。」

  這一刻,連傅紅雪也是欣慰的,站在他面前的這個人,雖然很滑稽的穿著條濕淋淋的褲子,卻也是個頂天立地的人,真正的男兒。

  可是即便是如此,即便他再洒脫、再戲謔,他也不能擺脫他的懦弱和逃避,他的情很全,卻都很短,他在情感上的殘廢使他一直尷尬地夾在葉開和傅紅雪中間,他既不能對葉開說一句「我們是朋友。」也不敢對傅紅雪說一句「同是天涯淪落人。」

  他的本質其實和傅紅雪是相通的,甚至,他的痛苦比傅紅雪更深——傅紅雪的殘疾可以得到大家的同情,他的殘疾卻只會讓人恥笑。

  在路小佳的殘疾上,古龍近乎是在惡搞(我懷疑他是在惡搞)雖然他寫得很隱晦,但從翠濃的話中可以看出,路小佳應該是天閹。這也是路小佳為什麼一直沒有女人相伴的原因。

  可幸或者可悲的是,路小佳仍然在笑,他是用笑來化解,也是用笑來譏誚,枯榮不等嗔天公,他沒有像葉開一樣悵然問天,也沒有像傅紅雪一樣沉鬱孤僻,但他那雙灰色的眼睛里,似乎總有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他的眼睛是一雙嬰兒的眼睛,總會有意無意的泄露了他的真性情。那裡面有一個孩子灰色的天空,空空的天空,空空的等待,等待被遺棄,等待被拾輟,等待被命名,等待……被遺忘……

  尾聲

  故事的最後,路小佳被荊無命救走,從此下落不明,所以我竊喜著想,他一定不會死,既然不會死,那麼,屬於路小佳的故事就不會結束,既然不會結束,就讓我來繼續,繼續窗台上遺落的花生殼,繼續紫衣少年壓得低低的笠帽,繼續少年唇邊那一縷似有似無,充滿譏誚的笑。

上一篇[野·良犬]    下一篇 [重鈾酸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