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南朝宋皇太后

路惠男(412年-466年),南朝宋文帝劉義隆的妃嬪,孝武帝劉駿之母。生於丹陽建康,少女時以美色選入後宮,生劉駿以後被封為淑媛。後來年紀漸長而失寵,便請求前往其子的藩國。等到劉駿即位時,便尊母親路淑媛為皇太后,尊號崇憲。

1人物簡介

路惠男(412年-466年),南朝宋文帝劉義隆的妃嬪,孝武帝劉駿之母。生於丹陽建康,少女時以美色選入後宮,生劉駿以後被封為淑媛。後來年紀漸長而失寵,便請求前往其子的藩國。等到劉駿即位時,便尊母親路淑媛為皇太后,尊號崇憲。

2生平經歷

劉駿平日里行為放蕩,前往太后所住的顯陽殿時,有看上的宮女,就在那裡臨幸了。平日在太後房里也待得很久,於是民間有流言蜚語傳出來,說劉駿與母親路惠男有不倫的醜事。史書對此事有所記載,但也不敢十分肯定。劉駿死後,其子劉子業即位,尊路惠男為太皇太后。劉子業的正妻何令婉早死,於是另立路惠男之弟路道慶之女為皇后。然而劉子業作惡多端,即位才一年多,就被劉彧殺死,劉彧並且即位為明帝。
有司單位認為路惠男與劉彧沒有血緣關係,所以應該恢復她原本淑媛的稱號。但是由於劉彧的母親沈容姬早死,是由路惠男撫養他長大的,有母子的情份,所以仍舊稱她為皇太后。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是他們的母子感情也算是相當不錯。後來路惠男過世,劉彧為她服三月之喪。
但是在南史里也有著一段記載,說是劉子勛當時被另立為帝的事情發生后,路惠男相當高興,於是準備毒酒要給劉彧喝,想毒殺劉彧以讓自己的親孫子成為正式的皇帝。劉彧身邊的侍從拉了拉他的衣服,使他警覺到事情有異,於是拿這杯毒酒先請路惠男喝,路惠男遂被自己下的毒給毒死。
路惠男享年五十五歲,謚為文昭皇太后,葬在劉駿之墓的東南方,稱為修寧陵。

3相關軼事

路惠男亂倫的記載:
《宋書-后妃列傳》說:「上於閨房之內,禮敬甚寡,有所御幸,或留止太後房內,故民間喧然,咸有醜聲。宮掖事秘,莫能辨也。」似乎劉駿與自己的母親路太後有染,所謂「民間喧然」的不是皇帝臨幸什麼妃子,而是有時在太后的房內做那種事。至於到底實情如何?《宋史》語言模糊。但是《魏書》上提供了十分明確的評論:「駿淫亂無度,蒸其母路氏,穢污之聲,佈於歐越。」以及「四年,獵於烏江之傍口,又游湖縣之滿山,並與母同行,宣淫肆意。」

4史籍記載

《宋書》卷四十一
文帝路淑媛,諱惠男,丹陽建康人也。以色貌選入後宮,生孝武帝,拜為淑媛。年既長,無寵,常隨世祖出蕃。世祖入討元兇,淑媛留尋陽。上即位,遣建平王宏奉迎。有司奏曰:「臣聞歷集周邦,徽音克嗣,氣淳漢國,沙麓發祥。昔在上代,業隆祚遠,未有不敷陰教以闡洪基,膺淑慶以載聖哲者也。伏惟淑媛柔明內昭,徽儀外范,合靈初迪,則庶姬仰耀;引訓蕃閫,則家邦被德。民應惟和,神屬惟祉,故能誕鍾睿躬,用集大命,固靈根於既殞,融盛烈乎中興。載厚化深,聲詠允緝,宜式諧舊典,恭享極號。謹奉尊號曰皇太后,宮曰崇憲。」太后居顯陽殿。
上於閨房之內,禮敬甚寡,有所御幸,或留止太後房內,故民間喧然,咸有醜聲。宮掖事秘,莫能辨也。孝建二年,追贈太後父興之散騎常侍,興之妻徐氏餘杭縣廣昌鄉君。大明四年,太后弟子撫軍參軍瓊之上表曰:「先臣故懷安令道慶賦命乖辰,自違明世。敢緣衛戍請名之典,特乞雲雨,微垂灑潤。」詔付門下。
有司承旨奏贈給事中。瓊之及弟休之、茂之並超顯職。太后頗豫政事,賜與瓊之等財物,家累千金;居處服器,與帝子相侔。
瓊之宅與太常王僧達並門。嘗盛車服衛從造僧達,僧達不為之禮。瓊之以訴太后,太后大怒,告上曰:「我尚在,而人皆陵我家;死後,乞食矣!」欲罪僧達。上曰:「瓊之年少,自不宜輕造詣。王僧達貴公子,豈可以此事加罪!」
大明五年,太后隨上巡南豫州,妃主以下並從。廢帝即位,號太皇太后。
太宗踐阼,號崇憲太后。初,太宗少失所生,為太后所攝養,太宗盡心祗事,而太后撫愛亦篤。及上即位,供奉禮儀,不異舊日。有司奏曰:「夫德敷於內,典章必遠;化覃於外,徽號宜宣。伏惟皇太后懿聖自天,母儀允著,義明八遠,道變九圍。聖明登御,景胙攸改,皇太后宜即前號,別居外宮。」詔曰:「朕備丁艱罰,蚤嬰孤苦,特蒙崇憲太后聖訓撫育。昔在蕃閫,常奉葯膳,中迫凶威,抱懷莫遂。今泰運初啟,情典獲申,方欲親奉晨昏,盡歡閨禁。不得如所奏。」
尋崩,時年五十五。遷殯東宮,門題曰宗憲宮。上又詔曰:「朕幼集荼蓼,夙憑德訓,龕虣定業,實資仁范,恩著屯夷,有兼常慕。夫禮沿情施,義循事立,可特齊衰三月,以申追仰之心。」謚曰昭皇太后,葬世祖陵東南,號曰修寧陵。
先是,晉安王子勛未平,巫者謂宜開昭太后陵以為厭勝。修復倉卒,不得如禮。上性忌,慮將來致災。泰始四年夏,詔有司曰:「崇憲昭太后修寧陵地,大明之世,久所考卜。前歲遭諸蕃之難,禮從權宜。奉營倉卒,未暇營改。而塋隧之所,山原卑陋。頃年頹壞,日有滋甚,恆費修整,終無永固。且詳考地形,殊乖相勢。朕蚤蒙慈遇,情禮兼常,思使終始之義,載彰幽顯。史官可就岩山左右,更宅吉地。明審龜筮,須選令辰,式遵舊典,以禮創製。今中宇雖寧,邊虜未息,營就之功,務在從簡。舉言尋悲,情如切割。」有司奏:「北疆未緝,戎役是務,禮之詳略,各沿時宜。臣等參議,修寧陵玄宮補治毀壞,權施油殿,暫出梓宮,事畢即窆,於事為允。」詔可。
瓊之為衡陽內史,先後卒。廢帝景和中,以休之為黃門侍郎,茂之左軍將軍,並封開國縣侯,邑千戶。又追贈興之侍中、金紫光祿大夫,謚曰孝侯;道慶散騎常侍、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謚曰敬侯。立道慶女為皇后,以休之為侍中,茂之黃門郎。太宗廢幼主,欲說太后之心,乃下令書曰:「太皇太后蚤垂愛遇,沿情即事,同於天屬。前車騎諮議參軍路休之、前丹陽丞路茂之,崇憲密戚,蚤延榮貫,並懷所勛,宜殊恆飾。休之可黃門侍郎,領步兵校尉;茂之可中書侍郎。」
太宗未即位,故稱令書。茂之又遷司徒從事中郎,休之桂陽王休范鎮北諮議參軍。
太宗殺世祖諸子,因此陷休之等,宥其諸子。
《南史》卷十一
孝武昭路太后,諱惠男,丹陽建康人也。以色貌選入後宮,生孝武帝,拜為淑媛。及年長,無寵,常隨孝武出蕃。孝武即位,有司奏奉尊號曰太后,宮曰崇憲。太后居顯陽殿。上於閨房之內禮敬甚寡,有所御幸,或留止太後房內,故人間咸有醜聲。宮掖事秘,亦莫能辨也。
孝建二年,追贈太後父興之散騎常侍,興之妻餘杭縣廣昌鄉君。大明四年,太后弟子撫軍參軍瓊之上表自陳。有司承旨,奏贈瓊之父道慶給事中,瓊之及弟休之、茂之並居顯職。太后頗豫政事,賜與瓊之等物,家累千金,居處器服與帝子相侔。大明五年,太后隨上巡南豫州,妃主以下並從。廢帝立,號太皇太后。
明帝踐阼,號崇憲太后。
初,明帝少失所生,為太后所攝養,撫愛甚篤。及即位,供奉禮儀,不異舊日。有司奏宜別居外宮,詔欲親奉晨昏,盡歡閨禁,不如所奏。及聞義嘉難作,太后心幸之,延上飲酒,置毒以進。侍者引上衣,上寤,起以其卮上壽。是日太后崩,秘之,喪事如禮。遷殯東宮,題曰崇憲宮。又詔述太后恩慈,特齊衰三月,以申追遠。謚曰昭皇太后,葬孝武陵東南,號曰修寧陵。先是,晉安王子勛未卒,巫者謂宜開昭太后陵,毀去梓宮以厭勝。修復倉卒,不得如禮。上性忌,慮將來致災,泰始四年夏,詔有司曰:「崇憲昭太后修寧陵地,大明之世,久所考卜。前歲遭諸蕃之難,禮從權宜,未暇營改,而塋隧之所,山原卑陋,可式遵舊典,以禮改創。」有司奏請「修寧陵玄宮補葺毀壞,權施油殿,暫出梓宮,事畢即定」。詔可。廢帝景和中,又追贈興之侍中、金紫光祿大夫,謚曰孝侯。道慶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謚曰敬侯。道慶女為皇后,以休之為侍中。
上一篇[心理失衡]    下一篇 [經驗主義]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