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

標籤: 暫無標籤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Louis Armstrong,1900年7月4日-1971年7月6日),美國爵士史上偉大的歌唱家之一,也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小號演奏家之一。雖出身紐奧良貧民區,但在感化院學會了吹短號后,為其一生的音樂打下良好的基礎,歌唱才華與極具辨識度的獨特嗓音,在歌壇上亦是無人能仿效,在恩師爵士樂演奏家金·奧里佛的幫助下,阿姆斯特朗逐漸成長為一位優秀的短號演奏家。他是爵士樂史上永恆的靈魂人物,他即興的演奏和歌唱能像月光一樣輕盈,也能低沉如在陰溝里垂死的街頭混混留下的血滴。

1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 -個人簡介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路易斯·阿姆斯特朗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出身紐奧良貧民區,很小他父親就拋棄家庭,不知所終,但困窘的生活並不影響少年阿姆斯特朗對音樂的追求,他在社會最底層長大,還曾經進過少年感化院,所幸他在感化院學會了吹短號(cornet),開始接觸音樂,沒幾年的時間,18歲的阿姆斯特朗,已經是紐奧良知名的演奏者了,成為當時最紅的娃娃歐瑞KidOry樂團的短號手,1922年,加入奧立佛國王JoeKingOliver樂團,在前輩奧立佛的指導調教之下,阿姆斯特朗進步神速,逐漸建立起他作為一位偉大獨奏者的地位。早在20年代,路易斯·阿姆斯特朗就已是一位知名的小號手,不過更引人注意的是他那低沉渾厚的歌聲。

在多個樂隊與錄音室專輯的磨合之後,1927年以他為名的樂隊--路易斯·阿姆斯特朗AndHisStompers誕生,同年並首次以歌手的身份進入暢銷排行榜。隨後,路易斯·阿姆斯特朗還加入了舞台劇、百老匯及電影的音樂工作,在英國、歐洲等地區展開長期的巡迴演唱活動,成功的單曲、專輯也不斷地發表,即使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依然沒有停歇,並不斷地創造出無數銷售成功的單曲與高度評價的專題作品。

綜觀路易斯·阿姆斯特朗一生,作為一位爵士樂手的他,不僅擁有成功的樂隊、受歡迎的唱片,並曾和DukeEllington、EllaFitzgerald等知名樂手及頂尖歌手合作,受到爵士樂界極度地推崇,甚至於其歌唱才華與極具辨識度的獨特嗓音,在歌壇上亦是無人能仿效,因而跨界成為流行音樂的巨星,雖然作品眾多,但一點也未減少他在音樂上的成就與表現,亦不斷地被後世之人所欣賞與鍾愛,並且頻繁地被運用來為廣告、電視及電影,鋪陳營造或浪漫、或輕鬆、或溫馨的氣氛,倍增地平添劇情的吸引力與張力。

長大后的某一天,阿姆斯特朗來到了英國接受音樂雜誌的採訪,見面時記者親切的叫他」Hello,Satchmo!」,Satchmo
這個暱稱,其實是由Satchel「書包」與Mouth「嘴巴」兩個英文單字結合在一起的簡稱。那麼,為何小號手路易斯·阿姆斯特朗會被稱作UncleSatchmo呢?因為阿姆斯特朗從小就有張大嘴,小時候同伴們常用誇張的綽號來取笑他;像是「闊嘴」Gatemouth、「吸盤嘴」Dippermouth,與「書包嘴」Satchelmouth等等。

阿姆斯特朗聽到后覺得這個簡稱很酷,索性就把Satchmo當作是自己的外號;後來,Satchmo更成為他第二本自傳的書名。從此之後,UncleSatchmo就成了路易斯·阿姆斯特朗的正字商標了。

來自紐奧良的路易斯·阿姆斯特朗不僅傳奇一生,至今百年身仍是爵士樂的貢獻最多的藝人。而他所演奏或唱過的經典名曲,也是典型美國南方樂風與搖擺樂黃金時期的精華典範。曾經贏得八座葛萊美獎的曼哈頓轉運站合唱團,這次以純熟的合唱與口技表演特別獻給阿姆斯特朗這位很早就把擬聲演唱(Scat)表現得淋漓盡致的前輩。 "Sugar"一曲中可以聽到紐奧良的悠閑風情,四人混聲的合唱裝點出南方的情趣。而"TheBluesAreBrewin』"則是DeltaBlues的精彩重現,老式演唱方式與演奏者的復古模擬,也相當有趣。

2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 -音樂歷程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出生在美國南部路易斯安那州新奧爾良的貧困黑人街區中,他從小就喜歡唱歌,但由於貧困而沒有機會學習正規的聲樂。1912年,阿姆斯特朗陰差陽錯被扭送進「流浪者之家」(就是少管所)收容。沒想到,他卻在這裡學會了演奏短號。阿姆斯特朗成了少管所新小號手,天才的藝術家阿姆斯特朗無師自通,從這支小號開始了他燦爛的音樂生涯。兩年後,阿姆斯特朗從「流浪者之家音樂學院」畢業,開始混跡於新奧爾良各種爵士樂隊,他非凡的才華引來了一個重要貴人的注意,此人是著名的爵士樂演奏家金·奧里佛。在恩師奧里佛的幫助下,阿姆斯特朗逐漸成長為一位優秀的短號演奏家。兩位大師在一起錄製了40多首樂曲。1927年,阿姆斯特朗從短號轉向小號,他偶爾也會一展他那獨一無二的豆沙歌喉,但只是求其新奇而已,真正發腔開唱要等到1929年後。1928年,他組建了「熱力五人組」(The Hot Five)樂隊。這支樂隊以小號和鋼琴交相演奏而推動了爵士樂的又一創新。阿姆斯特朗熱情洋溢、詼諧機智的表演也使他的演出別具風采。1940年代末,阿姆斯特朗組建了著名的「全明星樂隊」。他的音樂在以後的日子裡贏得了越來越多的聽眾。

之後阿姆斯特朗積極投身於電影事業,他的表演才華在銀屏上得以展現。1956年的《上流社會》由大明星葛麗絲·凱莉、平·克勞斯貝、法蘭克·辛納特拉聯合主演。阿姆斯特朗在這部描述上流社會的愛情遊戲的電影中客串演出,全片歌唱高潮就在阿姆斯特朗與克勞斯貝重唱波特的《現在你有了爵士》(Now You Has Jazz),此曲名稱也正是此一系列標題的由來。1965年《當男孩遇到女孩》(When The Boys Meet The Girls)是重拍1930年代音樂喜劇《瘋狂女孩》的電影,由康妮·法蘭西絲主演,阿姆斯特朗也出現片中。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最重要的創造在於他的即興表演。每一首曲子中都活靈活現著他不安分的活潑與嬉皮,這種個人主義的風頭打破了之前爵士樂團集體演奏不強出頭的清規戒律。即興不是一個新的音樂名詞,許多音樂家如巴赫,莫扎特以及貝多芬都沉湎於即興的鍵盤演奏。但運用即興表演在節奏樂器和伴舞樂隊上是很少見的,在這方面阿姆斯特朗絕對應被認為是先驅者。他即興的創作能力,完全源自自然的天性,他很多素材是直接從日常生活中信手拈來。他的傳記作者傳神地說,有次阿姆斯特朗在巴黎演出結束后,走在大街上,有輛馬車「口得口得口得」經過,聲音在午夜特別地響亮。阿姆斯特朗轉身就用同樣節奏唱了一首新歌,神速得快趕上七步詩人了。他的即興不僅僅是演奏,還有演唱。他在演唱中常常會有即興的喊叫,這種方式被後世眾多歌手效仿,包括搖滾歌手。

3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 -人生經歷

完全在美國上生土長的爵士樂和路易斯·阿姆斯特朗一起在新奧爾良萌芽成長。阿姆斯特朗是在陰暗的貧民窟、拉皮條客和妓女充斥的社會角落裡學會演奏爵士樂的。

他及時成熟,吹起他的小號,後來以「美國友誼大使」的身份,被邀請到歐洲的王公貴族面前演奏演唱。即便對他的表演手法抱批評態度的人常常一致同意,把新奧爾良這個地方送葬時吹奏的曲調或低級酒吧里演唱的粗獷的黑人民歌發展成為具有鄉土特色的爵士樂的不是別人,正是阿姆斯特朗。多年中,他的生活和演奏活動有過急劇的變化。他50年代早期離開新奧爾良去芝加哥。1930年前,他和他的5人或7人爵士樂隊灌制了一些令人難忘的唱片,他連續進行巡迴演出,暫露頭角,開始贏得名聲。他經常處於排練節目的壓力之下,而且節目要近合聽眾的胃口,讓他們歡騰叫好,呼喊「再來一個」。他的啞劇、俏皮話、特別是拿手節目使他不斷贏得喝彩。在獲得盛譽的同時,當然難免同行的非議。

認為他沒有更多的即興節目、演技缺乏新意的流言沒有使阿姆斯特朗泄氣,由於他掌握聽眾的愛好動向,緊跟流行音樂的潮流,有人說他是「商業化了」的演員,他也不在意。他放意把聽眾欣賞的「梅克力」和「多莉,你好」等流行歌曲安排到他演齣節目之中。隨著年齡的增長,他吹英國管的絕技有所減退,就用他的歌聲和小號彌補這個缺陷。

阿姆斯特朗的演出總使聽眾感到無盡的興奮,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歡樂具有一種特殊的感染力。在舞台上演奏時,他結實的身軀向後傾倒。他號口朝天,歡快地吹出高C調。當他引吭高歌時。悅耳的歌聲像潺潺流水。當他由於奮力奏唱,汗珠直冒時,他露吐光輝的微笑,照亮整個劇場。

1969,阿姆斯特朗說:「我從來不想當什麼大明星。我夠辛苦的,奔走四方。數不清的時間消磨在飛機和火車上,使勁吹奏時好像自己的牙床都要吹脫。我喜歡熱烈的掌聲,但當我情緒低沉時我就想到,早先躲在新奧爾良家裡不出門是否會更舒適。」

早年在新奧爾良度過的阿姆斯特朗原來生活極其貧困。他回想起那段凄涼的身世時並不自憐,而是泰然置之。他說:「1900年我出生在美國南方。我的母親瑪麗·安住在新奧爾良黑人區的二室木屋裡。我們住的地段名聲不好,地段居民都是些妓女和為她們拉皮條的,還有身帶匕首的醉漢賭徒。」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路易斯·阿姆斯特朗
阿姆斯特朗的父親威利是個松脂廠的爐工。他在路易斯還是嬰兒時就把孩子交給奶奶撫養,自己離家出走。被遺棄了的母親只得自謀生計。阿姆斯特朗說:「我母親有沒有賣過身,我說不上。如果她幹這種事,那是出於無奈。」路易斯6歲時回到了生母身邊。其後幾年,家裡總有一個「繼父」。在母親1915年「開始奉守教規、節制和男人交往之前,我有過多少繼父,數不清楚了,估計一打左右吧!因為似乎一轉眼,就有一個新的父親出現。」

其中有些以毆打小路易斯為樂。儘管如此,阿姆斯特朗對自己的母親總是情意綿綿,他一直照顧到她40年代初期去世為止。幼時被人稱為「闊嘴」的路易斯和他的一夥小朋友經常在街上賣唱討錢。為了幫助養活母親和妹妹巴巴拉,路易斯給妓院送煤,從大旅館的垃圾桶里撈出點食品出賣。

1913年12月31日夜晚,路易斯在街頭放槍迎接新年的到來。那支38口徑的手槍是他「繼父」的,他因此被捕,進了黑人流浪男童教養院。阿姆斯特朗說:「流行音樂是來到我身邊的最好的東西,就在教養院,我和音樂開始溶為一體。」教養院的一個教員彼得·戴維斯教路易斯吹號。

孩子很快成為教養員銅管樂隊的一員。這個樂隊廉價為交誼舞、野餐和喪葬演奏。他在教養院呆了18個月之後被釋放時正上小學三年級。此後,他再沒有進過學校大門。出院后,這個年輕人靠買賣舊貨、出售煤炭為生,同時抓緊一切機會在低級酒吧樂隊吹奏短號。爵士樂傑出的短號手喬·奧利弗扶助了他,送了他一把短號,還教他吹奏。

1969年,阿姆斯特朗回憶說:「當時我和一些壞蛋廝混在一起,人家給了我一點錢,我就直奔賭場,兩個小時以後,輸得精光。身無分文時,我就想通過拉皮條掙一點錢。我的第一個女顧主對我別有心意,和我爭吵起來,她在我肩上刺了一刀。」

1918年,阿姆斯特朗娶了一個21歲的妓女名叫戴西·帕克。由於戴西「不甘心放棄舊業」,婚姻生活是不平靜而短暫的。

阿姆斯特朗結婚那年加入臭瑞樂隊,並且接管了喬·奧利弗的位置,喬去了芝加哥,其後3年,他進入塞萊斯的丁銅管樂隊,還在內河輪船「西德尼」號上的費特·馬拉白爾樂隊吹奏,這個樂隊的號手戴夫·瓊斯成了他樂譜的啟蒙老師。到那時,阿姆斯特朗的名聲在新奧爾良的樂師中間傳開了。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路易斯·阿姆斯特朗作品
他們中許多人正向芝加哥遷移。1922年,他的恩人喬·奧利弗也邀請他去芝加哥,他就成為當時出名的奧利弗黑人樂隊里的第二短號手。二人短號小組奏出爵士樂中最響亮的音符。阿姆斯特朗的第一批唱片就是在奧利弗樂隊灌制的。阿姆斯特朗1924年和這個樂隊的鋼琴師莉蓮·哈丁結了婚。哈丁小姐有過古典音樂的訓練。她給了丈夫一些正規的音樂教育。夫人認為,只要丈夫留在奧利弗樂隊,他的地位就始終只能屈居他富有名聲的恩主之下。因此,她勸他離開,到「夢境餐廳」樂隊當第一短號手。同年,又加入了弗萊徹·享德森的管弦樂隊,在紐約的「玫瑰舞廳」演奏。這個樂隊的成員和他早年在新奧爾良以及後來在芝加哥的同行相比,屬於高得多的層次。後者像他一樣,是從貧困中拼搏出來的,多數沒有接受過正規音樂訓練,而前者多數是音樂學院的畢業生,他從他們那裡學到不少音樂知識。

1925年,他回到芝加哥的「夢境餐廳」,加入了旺多姆戲院的厄斯金·塔特「交響爵士管弦樂隊」。就在那時,他放下了短號,改吹小號。阿姆斯特朗回憶說,「他們雇我在開幕時吹出快節奏曲調。他們把聚光燈照向我,加強氣氛,我經常把號吹到尖厲得簡直叫人發狂的程度。」

阿姆斯特朗回到芝加哥后還在卡羅爾·迪克林的「夕陽餐廳」管弦樂隊吹奏。貼出的廣告是「世界上最傑出的小號手」。「夕陽」的老闆是喬·格拉譯,到1969年6月6日去世前他一直是阿姆斯特朗的經紀人。在這一段時期,阿姆斯特朗開始以他個人的名義灌制唱片。第一張是1925年11月12日完成的「我的心」。他在3年中灌制了一系列為他贏得世界聲譽的正統爵士樂唱片,到1929年回到紐約時已成為爵士樂界的崇拜偶像了。

多年間,阿姆斯特朗在別人專為他組織的大樂隊領銜演出。到1932年他和莉蓮·哈丁離婚時,他通過自己灌制的唱片在歐洲獲得了巨大的名聲,最後同意去那裡作巡迴演出。

第二次大戰前,阿姆斯特朗在歐洲的一次演出延續達18個月之久。年復一年,他的足跡遍及中東和遠東、非洲和南美。在迦納首都阿克拉,當他吹起法國號時,10萬名聽眾進入狂歡狀態。在利奧波德維爾(扎伊爾金沙薩的舊稱),部落成員身塗黃褐色和紫色,用帆布做的座椅把他抬到演出場地。

1960年,他的非洲之行被莫斯科電台斥責為「資本主義的離心計」,他一笑置之。在演出間隙,他說,「我在非洲就像回到了家。我的外祖母和爺爺都是黑人,我基本上是非洲人的後裔。」

二次大戰前,阿姆斯特朗在幾個大樂隊演奏過,其中包括蓋伊·隆巴多管弦樂隊,集中演奏新奧爾良地區的保留節目,如《摩斯慢步曲》、《聖徒進場的時刻》以及時髦節目如《惡棍魂去解我恨》。他和埃拉·菲茨傑拉德演過二重奏,也為貝西·史密斯伴奏過。1947年後,他經常作為六重奏的指揮和有名的樂師如傑克·蒂加登、厄爾·海因斯、喬·布希金和科齊·科爾等一起演奏。他是美國內外所有爵士音樂會的明星演員。

儘管阿姆斯特朗生活勞累,多數時間遠行外出,睡眠不足,飢一頓,飽一頓,到60歲出頭,體魄依然健壯。他的胸部寬闊硬朗,身高5尺8寸,體重保持在170到230磅之間。他十分注意清潔衛生,經常笑著說:「我是有疑心病的人。」他總用手帕包起小號吹口,塞進上裝的裡面口袋。他喜歡長談他常用的草藥。同時他不悔恨自己在飲食方面缺乏自制的能力:當新奧爾良風味的紅豆大米飯擺到他面前時,他會狼吞虎咽,好像總吃不夠。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路易斯·阿姆斯特朗作品
雖然晚年患有腎病,阿姆斯特朗最大的煩惱是由於長年吹奏小號唇部生起的硬疤。他得敷用特殊油膏,緩解病痛。他說,「小號超過一切,甚至超過我的妻子。我愛露西爾,她也理解我和我的小號。」有些激進的黑人批評阿姆斯特朗說話俗氣,演出時習慣轉動眼球,微笑時露出潔白的牙齒,體現黑人聽天由命缺乏鬥爭性的特徵,並且以《湯姆叔叔的小屋》里的角色自居,逆來順受。阿姆斯特朗對這些指責,不加理睬。

然而當他1965年知道亞拉巴馬州塞爾馬市的警察用暴力鎮壓那個城市要求自由的黑人遊行隊伍時,他情不自禁地訴說,「如果耶穌參加遊行,他們也會向他揮舞棍棒的。也許我沒有參加鬥爭的第一線,但我要為他們提供捐款以表示我對他們的支持。音樂是我的職業,如果他們打傷我的嘴巴,我就無法吹號唱歌,無法保障對他們繼續提供支持。」

由於家鄉新奧爾良種族隔離的傳統,阿姆斯特朗拒絕去那裡演出,到1965年《公民權利法案》通過後才重返故里。他懷著勝利的激情在市爵士音樂廳黑白種族混合的樂隊里和聽眾見面。

回想50多年的音樂生涯,阿姆斯特朗深有感慨地說:「再不會有人像我那樣在爵士音樂界泡那麼長時間了。」無疑,他是傑出的爵士樂師中名聲持續最久的人,受到千百萬聽眾和音樂界人士的熱愛和崇敬,其中許多人在技巧上得到他的指導和教益。當代爵士樂明星邁爾斯·戴維斯認為,「小號這玩藝兒,任何人都奏不過阿姆斯特朗。」1933年,和他一起演奏的鋼琴師特迪·威爾遜說,他是「歷史上最偉大的爵士樂師」。爵士樂評論家和《爵士樂百科全書》作者倫納德·費瑟寫到阿姆斯特朗時說:「要正確全面估計他的貢獻是困難的。他是第一個重要的獨奏家,後來成為具有世界影響的小號吹奏家、歌唱家、演員、文藝界活躍的明星以及推廣爵士樂的中堅動力。」

「他早期灌制的唱片,曲調簡單,給人以空前柔美的感覺。他的歌喉雖然缺乏傳統音樂要求的素質,卻具有強烈的節奏和迷人的嗓音,成為戍千上萬聲樂家模仿的對象,就像無數號手的吹奏反映他的風格那樣。」「到1960年,阿姆斯特朗在演出方面已有成規,比較起來,即興的節目變少了,但早年吹奏和演唱方面取得成功的許多素質還是保留了下來。他所考慮的是娛樂價值,而不是少數樂師和專家的評頭評足,說三道四。」他說:「我接觸過三代聽眾,不論哪一代人,他們都走近向我注意說,『老闊嘴,您好!』我熱愛觀眾,觀眾也熱愛我,只要我一登台,大家就歡騰活躍起來。」

住在波旁街上的男青年們在1971年7月11日吹起了響亮的銅管樂器,向路易斯·阿姆斯特朗告別。在新奧爾良,成千上萬的人走出家門,向出生在這塊土地上的小號大師致敬告別。他7月6日去世,享年71歲。奧林匹克銅管樂隊的著名指揮馬修·豪斯頓說:「我們在葬禮上不需要死者的遺體,只需要死者魂歸西天,與主同在。」隨後,他強烈地吹了一聲口哨,走到樂隊的前頭,向市政廳進發。在那裡,牧師、市政官員和爵士樂迷正等在那裡,準備宣讀對阿姆斯特朗的正式頌詞。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路易斯·阿姆斯特朗作品
樂隊早在盆地街和運河街交叉口等待豪斯頓的號令。樂隊在去市政廳參加正式葬禮的路上幾乎被想要插進隊伍的成千上萬人群擠垮。一位曾經是鼓手的樂隊指揮說,「我們一路上本來要一直吹奏凄涼的樂曲,但人群中沒有一個懷有凄涼情緒。」豪斯頓一聲令下,二個小號手(一個黑人,一個白人)吹出嘹亮的聲音。從頭開始,隊伍的行進就是快速的,樂曲也是高昂的。隊伍里的人一面舉傘旋轉,一面跳舞。他們中多數是黑人,也有白人。他們用白色餐巾包起隨身攜帶的飲料,以示對死者的哀悼。

在市政廳,盆地街聚集的隊伍和由前進銅管樂隊帶領沿著洛約拉街走過來的隊伍會合。樂隊的聲音頓如雷鳴,那是些阿姆斯特朗少年時代在這個家鄉城市練習演奏的曲調。就像周圍蠕動的黑人白人群眾那樣,黑人白人二支樂隊完全混合一起。這種混合是本市法律從1955年起到6O年代禁止的行動。這條法律生效期間,阿姆斯特朗就沒有回過這個故鄉城市。

在正式頌辭宣讀過後,從小咖啡館演奏起家的小號手特迪·賴利用阿姆斯特朗個人用過的短號吹奏安息號。從那時起,那把短號就珍藏了起來,不再啟用。那把短號一度吹出過嘹亮而富有生氣的樂曲,成了美國音樂歷史的遺寶。美國人的情趣和才能把粗糙但熠熠生輝的新奧爾良的爵士樂改造成組織得較完美的樂曲。二十年代阿姆斯特朗在芝加哥奧利弗黑人樂隊時的演奏風格逐漸溶入大型樂隊的搖滾樂曲。甚至阿姆斯特朗本人也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進步,使他生前幫助創立的音樂能在群眾中發揚光大。由於他才華橫溢,爵士樂很快成為感情表達的新渠道。
不論怎樣,在他的音樂里,人們不難發現爵士樂初創時期的韻味,一種美國南方特有的格調,這種格調至今依舊可以完整無缺地在爵士樂純正主義者光顧的小酒吧、俱樂部和其他文娛場所聽到。

4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 -個人貢獻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路易斯·阿姆斯特朗

阿姆斯特朗和他的樂隊(「The Hot Five」和「The Hot Seven」)的貢獻使舊日的集體即興發生了質的飛躍。他開始在樂器上翱翔,他的想象力、創造力成為之後20年中爵士小號手的典範,至今仍受到尊崇。他對爵士的主要貢獻有:

(1)他證明了New Orleans集體即興技巧,不是爵士管號演奏的唯一途徑。他的獨奏(他是首先破例發展獨奏的人之一)催人亢奮、獨立於集體。他開創了個人即興,交向幾代爵士手表明這種演奏方法行得通。

(2)阿姆斯特朗是凈化節奏概念、摒棄生硬鋼琴模式的第一人。他開創合理運用切分韻律法。有時將整段位置搖擺。這樣他用音節與鼓點反向拖延而展示出比Ragtime更輕鬆的感覺,並且花樣更多。

節拍因素綜合產生最早風格之一,在觀眾中引發出現稱「爵士搖擺感覺」。
爵士更輕鬆,不受先前嚴格四拍限制。同時,鼓手也開始試用切分等技巧,改棍為刷,增加了鈸、鈴、木模及其它成套設備。

(3)阿姆斯特朗在樂器上比先前的爵士號手都偉大,他激勵年輕號手成樂器大師,爵士號演奏「職業化」,重視樂器提高音樂「質量」,成了爵士樂器演奏印證。

(4)他旋律想象豐富,為爵士增添寶貴片段及即興的革新法。他擴展了小號在爵士樂中獨奏的表達。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1900—1971),生於紐奧爾良。24年進入 Fletcher Henderson 樂團,

25年在芝加哥錄了第一張主奏的作品。從此以後20年代他的樂團所錄的演奏音樂,真的可以說已成為今日一切爵士樂原型的決定性演奏。綽號叫Satchmo。他不僅是一位偉大的小喇叭演奏者,同時也是爵士樂史上最初的天才音樂家,包括他的歌聲對爵士樂的影響都無法估計。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是爵士樂史上永恆的靈魂人物,他即興的演奏和歌唱能像月光一樣輕盈,也能低沉如在陰溝里垂死的街頭混混留下的血滴。此專輯收錄他由最早期的1923年一路至1967年共34首曲目,年代涵蓋相當廣泛,被世人稱為「爵士聖經」。

5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 -作品簡介

作品名稱:路易斯·阿姆斯特朗(CD)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作品名稱:路易斯·阿姆斯特朗(CD)
介質:CD
碟數:1
出版社:國際文化交流音像出版社
簡介:路易斯·阿姆斯特朗(片號:ML—J6020)對所有樂迷來講,恐怕無人不知。正是憑著無與倫比的演奏功力和獨一無二的爵士嗓音,阿姆斯特朗才成為世界最著名和最受歡迎的爵士音樂家。他的演出和錄音經久不衰,35部電影里有他的鏡頭,幾百本書曾介紹他和他的音樂!這款專輯收錄的16首樂曲,正是從這位大師眾多錄音中遴選出來的精品。僅拿碟中第11首「你好,朵麗!」為例,便是20世紀60年代發行的流行曲目中炙手可熱的曲子,現在聽來,阿姆斯特朗的嗓音如同他的小號一樣富有魔力。何況1971年逝世的他,有幸留下不少立體聲錄音。本碟中除前面提到的第11首,還有第4首「聖人走近」、第5首「街的向陽面」、第6首「並非行為不當」等都是單聲道錄音,但開始的「巴拿馬」、第2首「聖吉姆斯醫院」、第3首「新奧爾良爵士舞」、第8首「遊盪的麝香鼠」,以及第9、第10、第12等錄音均是立體聲。從這些錄音精品中,盡可聆賞這位「爵士樂之王」的風采,明白他何以能達到這樣令人難以置信的爵士音樂演藝高峰。

6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 -個人影響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路易斯·阿姆斯特朗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的音樂在世界環繞了已近80年,他的音樂至今無人可及。可以說,他是永恆的爵士樂之王。 他即興的演奏和歌唱像月光般輕盈,為爵士音樂的發展帶來一股清風。而20年代他的樂團所錄製的演奏音樂,深深影響著當今一切爵士樂原型的演奏,他的歌聲對爵士樂的影響更是無法估量。他是爵士樂的奠基人,是真正的爵士天才。在對傳統音樂的慣用手法進行了仔細的研究后,阿姆斯特朗大膽創新,開創獨特的藝術風格,他的藝術造詣和人格魅力,都為後世音樂天才們所敬仰。1999年,肯尼吉在新專輯中通過高科技,跨越時空,與阿姆斯特朗合作演奏了經典的的《what a wonderful world》(多美好的世界),在音樂界傳為佳話。在全世界範圍內,他崇高的聲譽更加與卓別林、巴勃羅·魯伊斯·畢加索和莎士比亞旗鼓相當。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擁有令人羨慕的小號演奏技巧和富創新精神的演唱方式,而他首創的擬聲絕技(scat)根本就是他手中那把黃金小號的化身。大家能在這個物質城市的燈紅酒綠觥籌交錯之外,感受到那份遙遠而真實地撫慰著靈魂的浪漫與激情,以及體貼著低微而脆弱的心靈的聲音。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另一個獨創就是他會在他的演唱中安排即興的「喊叫」,這顯然是當小號的即興不再能滿足喧泄的快感后最直接也最過癮的一種方式,這種方式也在後來被Ella Fitzgerald(埃拉·菲茨傑拉德) Al Jarreau(艾樂·傑里)等爵士歌手交仿,當然也包話更後來的眾多搖滾歌手。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是一個橫跨爵士和流行,兼為歌手和樂手的響噹噹的爵士大腕,僅管很多圈內圈外的人對他後期終情於獻媚娛樂圈表示了遺憾,米爾斯?戴維斯也對他在台上面對白人聽眾時齜牙而笑的「表演欲」提出過嚴歷的批評,但他對於爵士樂界的影響和貢獻是毋用置疑的。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路易斯·阿姆斯特朗
聽著路易斯·阿姆斯特朗搞笑的插科打諢,時而演奏、時而演唱、時而嬉皮、時而憂鬱的現場,還有CD轉錄時也轉不掉的嘶嘶沙沙聲,而那正是膠木老唱片特有的魅力所在,在恍惚中真覺得彷彿回到了過去——一種假想的屬於爵士樂的年代。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是爵士樂史上最初的天才音樂家,如何評價他在爵士音樂中的重要性都不為過,相當古典音樂的巴赫、搖滾音樂的普萊斯利,其中最經典曲目「What A Wonderful World(多美好的世界啊)」曾作為電影《早安,越南》的插曲。   

他有著令人眩目的小號演奏技巧和富創新精神的演唱方式, 20年代他的樂團所錄的演奏音樂,真的可以說已成為今日一切爵士樂原型的決定性演奏。他不僅是一位偉大的小喇叭演奏者,同時也是爵士樂史上最初的天才音樂家,包括他的歌聲對爵士樂的影響都無法估計。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是純粹的美國音樂的源泉,他的歌曲具有完美的定調和旋律。他即興的演奏和歌唱能像月光一樣輕盈。就像其他爵士音樂的革新者一樣,他的影響貫穿爵士音樂和美國音樂,他成為美國式情感的指引者。

7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 -個人評價

著名的爵士樂號手兼歌唱家路易斯·阿姆斯特朗1971年7月6日在紐約市昆士區科羅那家中於睡眠中去世。二天前,他還慶祝他的71歲生日。許多知名的樂師,包括杜克·埃林頓、吉恩·克魯帕、本尼·古德曼、阿爾·希爾特、厄爾·海因斯、泰里·格倫和埃迪·康登都向他表示哀悼。埃林頓說:「如果要推舉爵士樂的代表,無疑是路易斯·阿姆斯特朗。他過去是而且今後永遠是爵士樂精萃的體現者,他是我心目中的美國旗幟、美國典型人物。」

康登說:「沒有人能像他那樣吹奏小號,令人出神;當他放下小號,他便唱起比任何人都唱得動聽的歌。」經常以阿姆斯特朗的小號格調為自己樣板的鋼琴師海因斯說:「我和他幾乎就像親兄弟一樣。我為他的去世傷心透了。世界上少了一位音樂楷模。」在華盛頓,國務院考慮到他代表該部門出訪過非洲、中東和拉丁美洲,認為他的名字在國際間進行友好來往的史冊上將千古常存,對他的去世表示深切的哀悼。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作品作為家喻戶曉的「闊嘴」明星演員,阿姆斯特朗有一條簡單的信念。幾年前他加以解釋說:「我從來不想探索證明什麼哲理,只老想怎樣搞好演出。音樂是我的生命,它高於一切。但音樂如果不為大眾服務,它就沒有一點意義。我為廣大的聽眾活著,要到他們中去為他們提供美的享受。」

阿姆斯特朗首先是一位無與倫比的小號演奏家。他在美國音樂發展史上是最有影響的一個人物。也由於他那奔放的沙音和闊嘴,微笑時散發的魅力而舉世聞名。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