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踏莎行·雨中觀海棠

標籤: 暫無標籤

《踏莎行·雨中觀海棠》為南宋著名愛國詩人劉辰翁的詞作。

1 踏莎行·雨中觀海棠 -詩詞原文

踏莎行·雨中觀海棠踏莎行·雨中觀海棠
 
                 劉辰翁
 
  命薄佳人,情鍾我輩。
 
  海棠開后心如碎。
 
  斜風細雨不曾晴,倚闌滴盡胭脂淚。
 
  恨不能開,開時又背。
 
  春寒只了房櫳閉。
 
  待他晴后得君來,無言掩帳羞憔悴。
 

2 踏莎行·雨中觀海棠 -詞作鑒賞

 
  劉辰翁的這闋詞是詠物詞,描寫物象貼切、筆真,不只局限於詠物,而且以借物以抒情,因此這闋詞是一佳作。
 
  「命薄佳人,情鍾我輩。」沒有直接描寫海棠的形態、色澤,卻獨闢蹊徑從詞人的觀感下筆。這二句和盤托出作者在雨中觀海棠的情況,落筆伊始便見出所詠題意,起到了籠罩全詞的藝術效果。自古佳人多薄命。「情鍾」句,語出《世說新語。傷逝》,這兩個成語、典故,都本來與海棠花無關,本詞僅取其字面意義,以薄命佳人比喻風吹雨淋下的海棠花,表達詞人此時的惋惜傷感之情。「海棠開后心如碎」句,起承上啟下的作用緊扣題面,引出以下詞句:「斜風細雨不曾晴,倚闌滴盡胭脂淚」。春雨綿綿不絕,灑落在倚欄的海棠花上,紅似胭脂的海棠花上雨滴輕輕落下,好像流下不盡的傷春淚水。此情此景,叫人心醉,這幾句摹寫雨中海棠,自然、貼切,不僅烘托出海棠花開時「斜風細雨」的氛圍,又深得雨中海棠的神致,且同時又十分強烈地渲染出全詞的感傷情調。
 
  接下來,詞人沒有繼寫海棠風貌,而是發起別意。
 
  「恨不能開」一語,表明詞人愛看絢麗的海棠花,希望她早日開放,卻碰上陰雨天,所以又說「開時又背」。陰霾連日,春寒料峭,房櫳緊閉,賞花人絕跡,海棠花徒然盛開,令人遺憾。「春寒只了房櫳閉」與上片「海棠開后心如碎」遙相呼應,寫出海棠不幸遭雨,流露出詞人傷惋的心情。至此,詞人陡然轉筆,寫出「待他晴后得君來」句。等到日風和日麗,賞花人再來之時,海棠卻已飽受風雨的摧殘,失去了昔日的風采,殘葉低垂,花容失色,「憔悴」不堪。結句「無言掩帳羞憔悴」,用擬人化的手法,寫出海棠花無窮的惆悵與哀傷,在羞澀無言的神態之中,意味正濃意猶未盡。它和上片的結句,互為因果,「羞憔悴」,它們又和起句密合,「命薄佳人」是總領,上下片的結句是分承,著意描寫「命薄」的具體內容。可見,須溪寫詠物詞,十分講究「收縱聯密」筆法的巧妙運用,使全詞詞意渾然一體,又瞭然於目。
 
  這詞意蘊深遠,能引發起讀者的無限遐思。詞人借著「海棠」,特別是「雨中」的「海棠」,又能引發起讀者怎樣的聯想呢?沈祥龍說:「詠物之作,在借物以寓性情,凡身世之感,君國之憂,隱然蘊於其內。斯寄託遙深,非沾沾焉詠一物矣。」須溪處宋季,南宋小朝廷長期受到蒙元侵擾,國勢衰頹,岌岌可危。詞人在「觀海棠」的過程中,愛花、惜花的情感之中交織著家國之憂,憑藉雨中海棠花容藝術意境,表達出自己對美好事物備受摧殘的感嘆之情,描摹出自己的期待、失望、嘆惋、感傷的複雜心境的內心感受。詞人並未說破托息,而是留給讀者想象的空間,通過曲折深邃的意境,與詞人產生共鳴,共同去感受憂傷與期盼之情。這闋詞在詞風方面也與作者的輕靈婉麗之作不同,而是別具一格。
 
上一篇[資本化]    下一篇 [《青春電幻物語》]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