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對影喃喃,書空咄咄,非關病酒與傷別(1)。愁城一座築心頭,此情沒個人堪說(2)。志量徒雄,生機太窄,襟懷枉自多豪俠(3)。擬將厄運問天公,蛾眉遭忌同詞客(4)!  [說明]秋瑾性格豪邁,為人正直,有救國救民的宏圖大志。自她嫁給王廷鈞后,由於志趣不同,非但遭到王廷鈞的冷落、辱罵,而且時常遭到毒打。秋瑾對「無信義、無情誼、嫖賭、虛言、損人利已、凌侮親戚、夜郎自大、銅臭紈袴之惡習」的丈夫深惡痛絕。在1904年初,她便下定決心離開王家這個封建家庭去日本,於是托同鄉陶大鈞的日籍夫人荻子變賣自己的首飾,籌得了旅資。秋瑾認為「子芳(王廷鈞)之人,行為禽獸之不若,人之無良,莫此為甚。」並且說王廷鈞對她「直奴僕不如」。秋瑾認為「天下最苦最痛之無可告語者」只有她自己。這首詞是秋瑾在離京赴日前不久寫的。  [註釋](1)喃喃——不住地小聲說。書空,用手指在空間划字。《世說新語》:「殷中軍被廢,終日恆書空作字,竊視,惟作『咄咄怪事』四字而已。」非關病酒與傷別,宋李清照詞有「非關病酒,不是悲秋」句。非關,不關聯。病酒,指因飲酒過度而病。傷別,因離別而傷情。(2)愁城——指愁苦極大,如城池堅不可摧。堪,可以,能夠。這兩行說:我獨自或對影嘮嘮叨叨,或對天划著「咄咄怪事」,並非因為飲酒過度和離別。愁苦在我胸中如座城池堅不可摧。這種苦楚,我可以對誰去講呢?(3)志量——志氣,抱負。徒雄,徒然雄偉。生機,活動的能力和範圍。窄,小。(4)厄運——壞運氣,指作者自己悲苦的身世。蛾眉,美人,指作者自己。忌,忌恨。詞客,指戰國時的屈原。因為屈原在自己的詩中以「芳草」、「美人」自比,而且屈原在遭到佞臣的忌恨、陷害時寫下了《天問》,質問天公。秋瑾德高志潔堪稱「美人」,而且又遭到王廷鈞的冷遇、打擊,故「擬將厄運問天公」,為什麼自己的遭遇同於屈原。這兩行說:我空有遠大的抱負,都只是因為伸展的餘地太小,故而辜負了我豪俠的心胸。我打算質問天公:「為什麼我的遭遇同於屈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