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輕重丁 -作品簡介

  《輕重丁》是中國古籍《管子》里記載的一篇文章,見於《管子》第八十三篇。

  《管子》是一部記錄中國春秋時期(公元前770~前476)齊國政治家�思想家管仲及管仲學派的言行事迹的書籍。大約成書於戰國(前475~前221)時代至秦漢時期。劉向編定《管子》時共86篇�今本實存76篇�其餘10篇僅存目錄。

  管仲(公元前723年-約公元前645年) 漢族,名夷吾,字仲,又稱敬仲,春秋時期齊國著名的政治家、軍事家,潁上(今安徽潁上)人。管仲少時喪父,老母在堂,生活貧苦,不得不過早地挑起家庭重擔,為維持生計,與鮑叔牙合夥經商后從軍,到齊國,幾經曲折,經鮑叔牙力薦,為齊國上卿(即丞相),被稱為「春秋第一相」,輔佐齊桓公成為春秋時期的第一霸主,所以又說「管夷吾舉於士」。管仲的言論見於《國語 齊語》,另有《管子》一書傳世。

2 輕重丁 -作品賞析

  桓公曰:「寡人慾西朝天子而賀獻不足,為此有數乎?」管子對曰:「請以令城陰里,使其牆三重而門九襲。因使玉人刻石而為璧,尺者萬泉,八寸者八千,七寸者七千,�中四千,瑗中五百。」璧之數已具,管子西見天子曰:「弊邑之君欲率諸侯而朝先王之廟,觀於周室。請以令使天下諸侯朝先王之廟,觀於周室者,不得不以彤弓石璧。不以彤弓石璧者,不得入朝。」天子許之曰:「諾。」號令於天下。天下諸侯載黃金珠玉五穀文采布泉輸齊以收石璧。石璧流而之天下,天下財物流而之齊。故國八歲而無籍,陰里之謀也。

  右石璧謀

  桓公說:「我想西行朝拜天子而賀獻費用不足,解決這個問題有辦法么?」管仲回答說:「請下令在陰里築城,要求有三層城牆,九道城門。利用此項工程使玉匠雕制石壁,一尺的定價為一萬錢,八寸的定為八干,七寸的定為七干,石�值四千,石瑗值五百。」石瑩如數完成後,管仲就西行朝見天子說:「敝國之君想率領諸侯來朝拜先王宗廟,觀禮於周室,請發布命令,要求天下諸侯凡來朝拜先王宗廟並觀禮於周室的,都必須帶上彤弓和石壁。不帶彤弓石壁者不準入朝。」周天子答應說:「可以這樣做。」便向天下各地發出了號令。天下諸侯都運載著黃金、珠玉、糧食、彩絹和布帛到齊國來購買石壁。齊國的石壁由此流通於天下,天下的財物歸於齊國。所以,齊國八年沒有徵收賦稅,就是這個陰里之謀的作用。

  以上是「石壁謀」

  桓公曰:「天子之養不足,號令賦於天下則不信諸侯,為此有道乎?」管子對曰:「江淮之間有一茅而三脊母至其本,名之曰菁茅。請使天子之吏環封而守之。夫天子則封於太山、禪於梁父。號令天下諸侯曰:『諸從天子封於太山、禪於梁父者,必抱菁茅一束以為禪籍。不如令者不得從。』」天子下諸侯載其黃金。爭秩而走,江淮之菁茅坐長而十倍,其賈一柬而百金。故天子三日即位,天下之金四流而歸周若流水。故周天子七年不求賀獻者,菁茅之謀也。

  右菁茅謀

  【譯文】

  桓公說:「周天子財用不足,凡下令向各國徵收,都不得諸侯響應,解決這個問題有辦法么?」管仲回答說:「長江、淮河之間,出一種三條脊梗直貫到根部的茅草,名叫『青茅』。請使周天子的官吏把菁茅產地的四周封禁並看守起來。天子總是要在泰山祭天,在梁父山祭地的。可以向天下諸侯下令說:『凡隨從天子在泰山祭天、在梁父山祭地的,都必須攜帶一捆菁茅作為祭祀之用的墊席。不按照命令行事的不得隨從前往。'」天下諸侯便都載運著黃金爭先恐後地奔走求購。江淮的菁茅價格上漲十倍,一捆可以賣到百金。所以周天子在朝中僅僅三天,天下的黃金就從四面八方象流水一樣聚來。因此,周天子七年沒有索取諸侯的貢品,就是這個菁茅之謀的作用。

  以上是「菁茅謀」

  桓公曰:「寡人多務,令衡籍吾國之富商蓄賈稱貸家,以利吾貧萌、農夫,不失其本事。反此有道乎?」管子對曰:「唯反之以號令為可耳。」桓公說:「行事奈何?」管子對曰:「請使賓胥無馳而南,隰朋馳而北,寧戚馳而東,鮑叔馳而西。四子之行定,夷吾請號令謂四子曰:『子皆為我君視四方稱貸之間,其受息之氓幾何千家,以報吾。』」鮑叔馳而西,反報曰:「西方之氓者,帶濟負河,菹澤之萌也。漁獵取薪蒸而為食。其稱貸之家多者千鍾,少者六、七百鍾。其出之,鍾也一鍾。其受息之萌九百餘家。」賓胥無馳而南。反報曰:「南方之萌者,山居谷處,登降之萌也。上斫輪軸,下采杼栗,田獵而為食。其稱貸之家多者千萬,少者六、七百萬。其出之,中伯伍也。其受息之萌八百餘家。」寧戚馳而東。反報曰:「東方之萌,帶山負海,若處,上斷福,漁獵之萌也。治葛縷而為食。其稱貸之家棗丁、惠、高、國,多者五千鍾,少者三千鍾。其出之,中鍾五釜也。其受息之萌八、九百家。」隰朋馳而北。反報曰:「北方之萌者,衍處負海,煮�水為鹽,梁濟取魚之萌也。薪食。其稱貸之家多者千萬,少者六、七百萬。其出之,中伯二十也。受息之萌九百餘家。」凡稱貸之家出泉三千萬,出粟三數千萬鍾,受子息民三萬家。四子已報,管子曰:「不棄我君之有萌中一國而五君之正也,然欲國之無貧,兵之無弱,安可得哉?」桓公曰:「為此有道乎?」管子曰:「惟反之以號令為可。請以令賀獻者皆以�枝蘭鼓,則必坐長什倍其本矣,君之棧台之職亦坐長什倍。請以令召稱貸之家,君因酌之酒,太宰行觴。桓公舉衣而問曰:『寡人多務,令衡籍吾國。聞子之假貸吾貧萌,使有以終其上令。寡人有�枝蘭鼓,其賈中純萬泉也。願以為吾貧萌決其子息之數,使無券契之責。』稱貸之家皆齊首而稽顙曰:『君之憂萌至於此!請再拜以獻堂下。』桓公曰:『不可。子使吾萌春有以�耜,夏有以決芸。寡人之德子無所寵,若此而不受,寡人不得於心。』故稱貸之家曰皆:『再拜受。』所出棧台之織未能三千純也,而決四方子息之數,使無券契之責。四方之萌聞之,父教其子,兄教其弟曰:『夫墾田發務,上之所急,可以無庶乎?君之憂我至於此!』此之謂反准。」

  【譯文】

  桓公說:「我需要辦理的事情很多,只好派官向富商蓄賈和高利貸者徵收賦稅,來幫助貧民和農夫維持農事。但若改變這種辦法,還有別的出路么?」管仲回答說:「只有運用號令來改變這種辦法才行。」桓公說:「具體做法如何?」管仲回答說:「請把賓須無派到南方,隰朋派到北方,寧戚到東方,鮑叔到西方。四人的派遣一定下來,我就對他們宣布號令說:『你們都去為國君調查四方各放貸地區的情況,調查那裡負債的人有多少於家,回來向我報告。」』鮑叔馳到了西方,回來報告說:「西部的百姓,是住在濟水周圍、大海附近、草澤之地的百姓。他們以漁獵打柴為生。那裡的高利貸者多的放債有干鍾糧食,少的有六、七百鍾。他們放債,,―借出一鍾糧食收利一鍾。那裡借債的貧民有九百多家。」賓須無馳車去了南方,回來報告說:「南方的百姓,是住在山上谷中、登山下谷的百姓。他們以砍伐木材,採摘橡栗,並從事獰獵為生。那裡的高利貸者多的放債有一千萬,少的有六、七百萬。他們放債,利息柑當百分之五十。那裡借債的貧民有八百多家。」寧戚馳車去了東方,回來報告說;「東方的百姓,是居山靠海,地處山谷,上山伐木,並從事漁獵的百姓。他們以紡織葛藤粗線為生。那裡的高利貸者有丁、惠、高、國四家,多的放債有五干鍾糧食,少的有三干鍾。他們放債,是借出一鍾糧食,收到五釜。那裡借債的貧民有八、九百家。」隱朋馳車到了北方,回來報告說:「北方的百姓,是住在水澤一帶和大海附近,從事煮鹽或在濟水捕魚的百姓。他們也依靠打柴為生。那裡的高利貸者,多的放債有一千萬,少的有六、七百萬。他們放債,利息相當百分之二十。那裡借債的貧民有九百多家。」上述所有高利貸者,共放債三千萬錢,三千萬鐘左右的糧食。借債貧民三千多家。四位大臣報告完畢,管仲說:「不料中國的百姓等於一國而有五個國君的征斂,這樣還想國家不窮,軍隊不弱,怎麼可能呢?」桓公說:「有辦法解決么?」管仲說:「只有運用號令來改變這種情況才行。請命令前來朝拜賀獻的,都須獻來織有『 枝蘭鼓』花紋的美錦,美錦的價格就一定上漲十倍。君上在『棧台』所藏的同類美錦,也會漲價十倍。再請下令召見高利貸者,由君上設宴招待。太宰敬酒後,桓公便提衣起立而問大家:『我需要辦理的事情很多,只好派官在國內收稅。聽說諸位曾把錢、糧借給貧民,使他們得以完成納稅任務。我藏有「 枝蘭鼓』花紋的美錦,每正價值萬錢,我想用它來為貧民們償還本息,使他們免除債務負擔。』高利貸者都將俯首下拜說:『君上如此關懷百姓,請允許我們把債券捐獻於堂下就是了。』桓公再說:『那可不行。諸位使中國貧民春得以耕,夏得以耘,我感謝你們,無所獎勵,這點東西都不肯收,我心不安。』這樣,高利貸者們都會說:『我們再拜接受了。』國家拿出棧台的織錦還不到三千純,便清償了四方貧民的本息,免除了他們的債務。四方貧民聽到后,一定會父告其子,兄告其弟說:『種田除草,是君主的迫切要求,我們還可以不用心么?」國君對我們的關懷一至於此!』這套辦法就叫作『反准』的措施。」

  管子曰:「昔者癸度居人之國,必四面望於天下,天下高亦高。天下高我獨下,必失其國於天下。」桓公曰:「此若言曷謂也?」管子對曰:「昔萊人善染。練茈之於萊純錙,�綬之於萊亦純錙也。其周中十金。萊人知之,聞纂茈空。周且斂馬作見於萊人操之,萊有推馬。是自萊失纂茈而反准於馬也。故可因者因之,乘者乘之,此因天下以制天下。此之謂國准。」

  【譯文】

  管仲說:「從前癸度到一個國家,一定要從四面八方調查外國情況,天下各國物價高,本國也應高。如果各國物價高而本國獨低,必然被天下各國把本國吞掉。」桓公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呢?」管仲回答說:「從前萊國擅長染色工藝,紫色的絹在萊國的價錢一純只值一銷金子,紫青色的絲絛也是一純值一錙金子。而在周地則價值十斤黃金。萊國商人知道后,很快把紫絹收購一空。周國卻拿出票據作為抵押,從萊國商人手裡把紫絹收購起來,萊國商人只握有等於貨幣的票據。這是萊國自己失掉了收集起來的紫絹,而只好用票據收回錢幣了。因此,可以利用就要利用,可以掌握就要掌握,這就是周人利用外國來控制外國的情況。這也叫作國家的平準措施。」

  桓公曰:「齊西水潦而民飢,齊東豐庸而粟賤,欲以東之賤被西之貴,為之有道乎?」管子對曰:「今齊西之粟釜百泉,則�二十也。齊東之粟釜十泉,則�二錢也。請以令籍人三十泉,得以五穀菽粟決其籍。若此,則齊西出三斗而決其籍,齊東出三釜而決其籍。然則釜十之粟皆實子倉廩,西之民飢者得食,寒者得衣;無本者予之陳,無種者予之新。若此,則東西之相被,遠近之准平矣。」

  【譯文】

  桓公說:「齊國西部發生水災而人民飢荒,齊國東部五穀豐足而糧價低廉。想用東部的糧價低廉來補助西部的糧價昂貴,有辦法么?」管仲回答說:「現在西部的糧價每釜百錢,每樞就是二十錢。東部的糧食每釜十錢,每釒區只是二錢。請下令向每一口人徵稅三十錢,並要用糧食來繳納。這樣,齊國西部每人出糧三斗就可以完成,齊國東部則要拿出三釜。那麼,一釜僅賣十錢的齊東糧食就全都進入國家糧倉了。西部的百姓也就可以飢者得食,寒者得衣,無本者國家貸予陳糧,無種者國家貸予新糧了。這樣,東西兩地得以相互補助,遠近各方也就得到調節了。」

  桓公曰,「衡數吾已得聞之矣,請問國准。」管子對曰:「孟春且至,溝瀆阮而不遂,溪谷報上之水不安於藏,內毀室屋,壞牆垣,外傷田野,殘禾稼。故君謹守泉金之謝物,且為之舉。大夏,帷蓋衣幕之奉不給,謹守泉布之謝物,且為之舉。大秋,甲兵求繕,弓弩求弦,謹守絲麻之謝物,且為之舉。大冬,任甲兵,糧食不給,黃金之賞不足,謹守五穀黃金之謝物,且為之舉。已守其謝,富商蓄賈不得如故。此之謂國准。」

  【譯文】

  桓公說:「平衡供求的理財方法我已經知道了,請問關於國家的平準措施。」管仲回答說:「初春一到,溝渠堵塞不通,溪谷堤壩里的水泛濫成災,內則毀壞房屋、牆垣,外則損害囚地、莊稼。因此,國家應注意百姓為上交水利費用而拋賣的物資,並把它收購起來。夏季,兵車的帷蓋衣幕供應不足。國家應注意百姓為上交布帛而拋賣的物資,並把它收購起來。秋季,盔甲兵器要修繕,弓弩要上弦。國家要注意百姓為上交絲麻而拋賣的物資,並把它收購起來。冬季,僱人做盔甲兵器,糧食供應不足,黃金賞賜不足,國家應注意百姓為上交糧食、黃金而拋賣的物資,並把它收購起來。國家把這些物資掌握起來以後,富商蓄賈就無法施其故技了。這就是國家的平準措施。」

  龍斗於馬謂之陽,牛山之陰。管子入復於桓公曰:「天使使者臨君之郊,請使大夫初飭、左右玄服天之使者乎!」天下聞之曰:「神哉齊桓公,天使使者臨其郊。」不待舉兵,而朝者八諸侯。此乘天威而動天下之道也。故智者役使鬼神而愚者信之。

  【譯文】

  龍在馬瀆南面、牛山北面博斗。管仲向桓公報告說:「上天派使者來到城郊,請讓大夫穿上黑服,左右隨員也穿上黑服,去迎接天使好了!」天下各國聽到以後說:「神哉,齊桓公,上天都派使者來到他的城郊!」還沒有等到齊國動兵,來朝者就有八國諸侯。這就是利用天威來震動天下各國的辦法。可見,智者可以役使鬼神而愚者信之。

  桓公終神,管子入復桓公曰:「地重,投之哉兆,國有慟。風重,投之哉兆。國有槍星,其君必辱;國有彗星,必有流血。浮丘之戰,彗之所出,必服天下之仇。今彗星見於齊之分,請以令朝功臣世家,號令於國中曰:『彗星出,寡人恐服天下之仇。請有五穀菽粟布帛文采者,皆勿敢左右。國且有大事,請以平賈取之。』功臣之家、人民百姓皆獻其谷菽粟泉金,歸其財物,以佐君之大事。此謂乘天災而求民鄰財之道也。」

  【譯文】

  桓公祭神完畢,管仲向桓公報告說:「地震是瘟疫的先兆。國家會發生不幸。發生風暴,也是瘟疫的先兆。國家若出現槍星,其國君必將受辱;若出現慧星,必然有流血之事。浮丘戰役,慧星就曾出現,因而必須對付天下的敵人。現在慧星又出現在齊國地界,請下令召集功臣世家,並向全國發布號令說:『現在慧星出現,我恐怕又要出兵對付天下的仇敵,存有五穀寂米、布帛彩絹的人家,都不得私自處理。國家將有戰事,要按照平價由國家收購。』功臣之家和居民百姓都把他們的糧食、錢幣與黃金呈獻出來,無償提供他們的財物來支援國家大事。這乃是利用天的災異求取民財的辦法。」

  桓公曰:「大夫多並其財而不出,腐朽五穀而不散。」管子對曰:「請以令召城陽大夫而請之。」桓公曰:「何哉?」管子對曰:「『城陽大夫,嬖寵被�?,鵝騖含余?,齊鐘鼓之聲,吹笙篪,同姓不入,伯叔父母遠近兄弟皆寒而不得衣,飢而不得食。子欲盡忠於寡人,能乎?故子毋復見寡人。』滅其位,杜其門而不出。」功臣之家皆爭發其積藏,出其資財,以予其遠近兄弟。以為未足,又收國中之貧病孤獨老不能自食之萌,皆與得焉。故桓公推仁立義、功臣之家兄弟相戚,骨肉相親,國無饑民。此之謂繆數。

  【譯文】

  桓公說:「許多大夫都隱藏他們的財物而不肯提供出來,糧食爛了也不肯散給貧民。」管仲回答說:「請下令召見城陽大夫並對他進行譴責。」桓公說:「怎樣對他譴責呢?」管仲回答說:「這樣講:『城陽大夫,你姬妾穿著高貴的衣服,鵝鴨有吃不完的剩食,鳴鐘擊鼓,吹笙奏篪,同姓進不了你的家門,伯叔父母遠近兄弟也都寒不得衣,飢不得食。你這樣還能盡忠於我么?你再也不要來見我了。』然後免掉他的爵位,封禁門戶不許他外出。」這樣一來,功臣之家都爭著動用積蓄,拿出財物來救濟遠近兄弟。這還感到不夠,又收養國內的貧、病、』孤、獨、老年等不能自給的人,使之得有生計。所以,桓公推仁行義,功臣世家也就兄弟關心,骨肉親愛,國內沒有飢餓的人民了。這就叫作「繆術」。

  桓公曰:「崢丘之戰,民多稱貸負子息,以給上之急,度上之求。寡人慾復業產、此何以洽?」管子對曰:「惟繆數為可耳。」桓公曰:「諾。」令左右州曰,「表稱貸之家,皆堊白其門而高其閭。」州通之師執折�曰:「君且使使者。」桓公使八使者式璧而聘之,以給鹽菜之用。稱貸之家皆齊首稽顙而問曰:「何以得此也?」使者曰:「君令曰:『寡人聞之《》曰:愷悌君子,民之父母也。寡人有崢丘之戰,吾聞子假貸吾貧萌,使有以給寡人之急,度寡人之求,使吾萌春有以�耜,夏有以決芸,而給上事,子之力也。是以式璧而聘子,以給鹽菜之用。故子中民之父母也。』」稱貸之家皆折其券而削其書,發其積藏,出其財物,以賑貧病,分其故貲,故國中大給,崢丘之謀也。此之謂繆數。

  【譯文】

  桓公說:「睜丘那次戰役,許多百姓都借債負息,以此來滿足國家的急需,交上國家的攤派。我想恢復他們的生產,這應當如何解決?」管仲回答說:「只有實行『繆術』才可以。」桓公說:「好。」便命令左右各州說:「要表彰那些放債的人家,把他們的大門一律粉刷,把他們的里門一律加高,」州長又報告鄉師並拿著放債人的名冊說:「國君將派遣使者下來拜問。」桓公果然派八名使者送來玉壁來聘問,謙說給一點微薄的零用。放債者俯首叩頭而詢問說:「我們為什麼得此厚禮呢?」使者說:「君令這樣講:『寡人聽到《詩經》說:和易近人的君子,是人民的父母。寡人曾遇到崢丘的戰役。聽說你們借債給貧民,讓他滿足了我的急用,交上了我的攤派。使我的貧民春能種,夏能耘,而供給國家需要,這是你們的功績。所以帶著各種玉壁來送給你們,作為微薄的零用。你們真是等於百姓的父母了。」』放債的人家都就此毀掉了債券和借債文書,獻出他們的積蓄,拿出他們的財物,販濟貧病百姓。既然分散了他們積累的資財,故全國大大豐足起來,這都是崢丘之謀的作用。這個也叫作「繆數」。

  桓公曰:「四郊之民貧,商賈之民富,寡人慾殺商賈之民以益四郊之民,為之奈何?」管子對曰:「請以令決?洛之水,通之杭庄之間。」桓公曰:「諾。」行令未能一歲,而郊之民殷然益富,商貿之民廓然益貧。桓公召管子而問曰:「此其故何也?」管子對曰:「?洛之水通之杭庄之間,則屠酤之汁肥流水,則蚊虻巨雄、翡燕小鳥皆歸之,宜昏飲,此水上之樂也。賈人蓄物而賣為讎,買為取,市未央畢,而委舍其守列,投蚊�巨雄;新冠五尺請挾彈懷丸游水上,彈翡燕小鳥,被於暮。故賤賣而貴買,四郊之民賣賤,何為不富哉?商賈之人,何為不貧乎?」桓公曰:「善。」

  【譯文】

  桓公說:「農民窮,商人富,我想要削減商人財利以增補農民,應該怎麼辦?」管仲回答說:「請下令疏通窪地積水,使它流進兩條平行大街的中間地區。」桓公說:「可以。」行令不到一年,農民果然逐步富裕起來,商人果然逐步貧窮了。桓公召見管仲詢問說:「這是什麼原因呢?」管仲回答說:「疏通窪地的積水,使它流進兩條大街中間,屠戶和酒館的油水就都流到水裡來,蚊母鳥那樣的大鳥和弱燕那樣的小鳥全都飛集此處,宜於黃昏飲酒,這簡直是一種水上的行樂。商人帶著貨物,銷售則急於脫手,收購則急於買進,買賣未完而提早結束,離開貨攤,捕捉蚊母之類的大鳥去了。剛成年的青年,也都爭先恐後地挾彈懷丸往來於水上,彈打翡翠、燕子一類小鳥,直到夜暮方休。因此就出現商人賤賣貴買的局面。農民則相應賣貴而買賤,怎能不富呢?商人又怎能不窮呢?」桓公說:「好。」

  桓公曰:「五衢之民,衰然多衣弊而屨穿,寡人慾使帛、布、絲、纊之賈賤,為之有道乎?」管子曰:「請以令沐途旁之樹枝,使無尺寸之陰。」桓公曰:「諾。」行令未能一歲,五衢之民皆多衣帛完屨。桓公召管子而問曰:「此其何故也?」管子對曰:「途旁之樹未沐之時,五衢之民,男女相好往來之市者,罷市相睹樹下,談語終日不歸。男女當壯,扶輦推輿,相睹樹下,戲笑超距,終日不歸。父兄相睹樹下,論議玄語,終日不歸。是以田不發,五穀不播,桑麻不種,繭縷不治。內嚴一家而三不歸,則帛、布、絲、纊之賈安得不貴?」桓公曰:「善。」

  【譯文】

  桓公說:「五方百姓太窮,多是衣敝而鞋破,我想使帛、布、絲、絮的價錢賤下來,有辦法么?」管仲說:「請下令把路旁樹枝剪去,要使它沒有尺寸的樹蔭。」桓公說:「可以。」行令不到一年,所有五方百姓多數是身穿帛衣而鞋子完好。桓公召見管仲詢問說:「這是什麼原因呢?」管仲回答說:「當路旁樹枝未剪時,五方百姓中,男女相好往來趕集的人們,散市后相會於樹蔭之下,閑談而終日不歸。壯年男女推車的,相會於樹蔭之下,遊戲舞蹈而終日不歸。父老兄弟相會於樹蔭之下,議論玄虛而終日不歸。因此造成土地不開發,五穀不播種,桑麻不種植,絲線也無人紡織。從內部看,一個家庭就有此「三個不歸」的情況,帛、布、絲、絮的價錢怎能不貴呢?」桓公說:「講得好。」

  桓公曰:「糶賤,寡人恐五穀之歸於諸侯,寡人慾為百姓萬民藏之,為此有道乎?」管子曰:「今者夷吾過市,有新成�京者二家,君請式璧而聘之。」恆公曰:「諾。」行令半歲,萬民聞之,舍其作業而為�京以藏菽粟五穀者過半。桓公問管於曰:「此其何故也?」管子曰:「成�京者二家,君式璧而聘之,名顯於國中,國中莫不聞。是民上則無功顯名於百姓也,功立而名成;下則實其�京,上以給上為君。一舉而名實俱在也,民何為也?」

  【譯文】

  桓公說:「糧價賤,我怕糧食外流到其他諸侯國去,我要使百姓萬民儲備糧食,有辦法么?」管仲說:「今天我路過市區,看到有兩家新建了糧倉,請君上分別送上玉壁禮問之。」桓公說:「可以。」行令半年,萬民聽說以後,有半數以上的人家都放棄了日常事務而建倉存糧。桓公問管仲說;「這是什麼原因呢?」管仲說:「新建糧倉的兩戶人家,君上分別送上玉壁禮問之,名揚國中,國中無人不知。這兩家對國君並無功勞而揚名全國,一下子功立名成;對個人又存了糧食,也可以交納國家。一舉而名實兼得,人們何樂而不為呢?」

  桓公問管子曰:「請問王數之守終始,可得聞乎?」管子曰:「正月之朝,谷始也;日至百日,黍秫之始也;九月斂實,平麥之始也。」

  【譯文】

  桓公問管仲說:「請問王者的理財政策都應、控制哪些最早的時機,這一點可以告訴我么?」管仲說:「一是正月上旬,種穀的開始時期;二是冬至后百日,種黍稷的開始時期;三是九月收秋,種大麥的開始時期。」

  管子問於桓公:「敢問齊方於幾何里?」桓公曰:「方五百里。」管子曰:「陰雍長城之地,其於齊國三分之一,非谷之所生也。海庄、龍夏,其於齊國四分之一也;朝夕外之,所�齊地者五分之一,非谷之所生也。然則吾非托食之主耶?」桓公遽然起曰:「然則為之奈何?」管子對曰:「動之以言,潰之以辭,可以為國基。且君幣籍而務,則賈人獨操國趣;君谷籍而務,則農人獨操國固。君動言操辭,左右之流君獨因之,物之始吾已見之矣,物之終吾已見之矣,物之賈吾已見之矣。」管子曰:「長城之陽,魯也;長城之陰,齊也。三敗殺君二重臣定社稷者,吾此皆以孤突之地封者也。故山地者山也,水地者澤也,薪芻之所生者斥也。」公曰:「托食之主及吾地亦有道乎?」管子對曰:「守其三原。」公曰:「何謂三原?」管子對曰:「君守布則籍於麻,十倍其賈,布五十倍其賈。此數也。君以織籍,籍於系。未為系籍,系撫織,再十倍其價。如此,則雲五穀之籍。是故籍於布則撫之系,籍於谷則撫之山,籍於六畜則撫之術。籍於物之終始而善御以言。」公曰:「善。」

  【譯文】

  管仲問桓公說:「齊國的國土有多少里?」桓公:「方五百里。」管仲說:「平陰堤防及長城佔地,有齊地三分之一,不是產糧的地方。海庄、龍夏一帶的山地,有四分之一;海潮圍繞、海水淹滯的土地,有五分之一,也不是產糧的地方。那麼,我們還不是一個寄食於別國的君主么?」桓公惶恐地站起來說:「那麼該怎麼辦?」管仲回答說:「掌握調節經濟的號令,也可以作為國家的基礎。君上若專務徵收貨幣,富商就會操縱金融;若專務徵收糧食,地主就會操縱糧食。但君上依靠號令,使左有四方的商品流通由政府掌握,那麼,商品的生產我們就早已了解,,商品的消費我們也早已了解,從而商品的價格我們也就早已了如指掌了。」管仲又接著說:「長城以南是魯國,長城以北是齊國。在過去兩國的不斷衝突中,還要把交界上孤立突出的地盤讓給魯國。所以齊國山地還依舊是山,水地還依舊是水,滿是生長著柴草的土地而已。」桓公說:「一個是解決『寄食之主』的問題,一個是土地被削問題,對此還有什麼辦法么?」管仲回答說:「要掌握三個來源。」桓公說:「何謂三個來源?」管仲回答說:「掌握成品布先在原料麻上取收入,麻價十倍,布價就可能五十倍,這是理財之法。在絲織品上取收入,就要先在細絲上著手。甚至在細絲未成之前就謀取,再去抓絲織成品,就可以得到原價二十倍的收入。這樣,就不必徵收糧食稅了。因此,在布上取收入就著手於原料麻,在糧食上取收入就著手於養桑蠶的山,在六畜上取收入就著手養殖六畜的郊野。取得收入於財物生產的最開始階段,再加上善於運用號令就行了。」桓公說:「好。」

  管子曰:「以國一籍臣右守布萬兩而右麻籍四十倍其賈術。布五十倍其賈。公以重布決諸侯賈,如此而有二十齊之故。是故輕軼於賈谷制畜者則物軼於四時之輔。善為國者守其國之財,湯之以高下,注之以徐疾,一可以為百。未嘗籍求於民,而使用若河海,終則有始。此謂守物而御天下也。」公曰:「然則無可以為有乎?貧可以為富乎?」管子對曰:「物之生未有刑,而王霸立其功焉。是故以人求人,則人重矣;以數求物,則物重矣。」公曰:「此若言何謂也?」管子對曰:「舉國而一則無貲,舉國而十則有百。然則吾將以徐疾御之,若左之授右,若右之授左,是以外內不�,終身無咎。王霸之不求於人而求之終始,四時之高下,令之徐疾而已矣。源泉有竭,鬼神有歇,守物之終始,身不竭。此謂源究。」

  【譯文】

  管子說:「如果在布價上取得的收入達到五十倍,公以貴价之布出口,減去同外國交換的商品價格,這樣,還比從前齊國的收入增加二十倍。善治國者,掌握本國的財物,用物價高低來刺激,用號令緩急來參與調節,就是可以做到以一變百的。他並沒有向人民求索,而用財如取之大河大海,終而復始地供應不絕。這就叫作掌握物資而駕御天下了。」桓公說:「那麼,無有可以變化為有么?貧窮可以變化為富么?」管仲回答說:「在物資尚未生產成形的時候,王霸之君就應當展開工作了。所以,用『以人求人』的方法取得收入,人的抵制就成為重要問題;用『以數求物』的方法取得收入,物的價格便成為重要問題了。」桓公說:「這話應如何解釋?」管子回答說:「舉國的物價若完全一致,則沒有財物可圖;舉國的物價若相差為十,則將有百倍贏利。那樣,我們將運用號令緩急來加以駕御,如左手轉到右手,右手再轉到左手,外內沒有局限,終身沒有賠累。王霸之君,就是不直接求索於人,而求索於物資生產的最開始階段,掌握好四時物價的高低與號令緩急就是了。泉源有枯竭的時候,鬼神有停歇的時候,唯有『守物之終始』的事業,是終身用之不盡的。這叫作追究物資的本源。」

上一篇[作業控制語言]    下一篇 [宜蘭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