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作品簡介

《迎敵祠》是中國古籍《墨子》里記載的一篇文章,見於《墨子》第六十八篇。  
《墨子》是古代勞力者之哲學 ,現在一般認為是墨子的弟子及再傳弟子關於墨子言行的記錄。《漢書·藝文志》著錄"《墨子》七十一篇",班固注曰墨子:"名翟,為宋大夫,在孔子后。"《隋書·經籍志》著錄"《墨子》十五卷,目一卷,宋大夫墨翟撰"。《舊唐書·經籍志》、《新唐書·藝文志》、《宋史·藝文志》都著錄"《墨子》十五卷,墨翟撰"。現在通行本《墨子》只有53篇,佚失了18篇,其中8篇只有篇目而無原文。關於《墨子》的佚失情況,一種說法是從漢代開始的,另一種說法是南宋時佚失10篇,其餘8篇是南宋以後佚失的。  
墨子(前468 -前376),名翟(dí),春秋末戰國初期宋國(今河南商丘)人,一說魯國(今山東滕州)人,是戰國時期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科學家、軍事家、社會活動家,墨家學派的創始人,墨子創立墨家學說,並有《墨子》一書傳世。

2原文欣賞

敵以東方來,迎之東壇,壇高八尺,堂密八;年八十者八人,主祭;青旗、青神長八尺者八,弩八,八發而止;將服必青,其牲以雞。敵以南方來,迎之南壇,壇高七尺,堂密七;年七十者七人,主祭;赤旗、赤神長七尺者七,弩七,七發而止;將服必赤,其牲以狗。敵以西方來,迎之西壇,壇高九尺,堂密九;年九十者九人,主祭;白旗、素神長九尺者九,弩九,九發而止;將服必白,其牲以羊。敵以北方來,迎之北壇,壇高六尺,堂密六;年六十者六人,主祭;墨旗、黑神長六尺者六,弩六,六發而止;將服必黑,其牲以彘。從外宅諸名大祠,靈巫或禱焉,給禱牲。  
凡望氣,有大將氣,有小將氣,有往氣,有來氣,有敗氣,能得明此者可知成敗、吉凶。舉巫、醫、卜有所長,具葯,宮之(2),善為舍。巫必近公社,必敬神之。巫、卜以請守(3),守獨智巫、卜望氣之請而已。其出入為流言,驚駭恐吏民,謹微察之,斷罪不赦。  
牧賢大夫及有方技者若工(4),弟之。舉屠、酤者置廚給事,弟之。  
凡守城之法,縣師受事,出葆,循溝防,築薦通塗,修城,百官共財,百工即事,司馬視城修卒伍。設守門,二人掌右閹,二人掌左閹,四人掌閉,百甲坐之。  
城上步一甲、一戟,其贊三人。五步有五長,十步有什長,百步有百長,旁有大率,中有大將,皆有司吏卒長。城上當階,有司守之。移中中處,澤急而奏之。士皆有職。  
城之外,矢之所遝,壞其牆,無以為客菌。三十里之內,薪蒸、水皆入內(5)。狗、彘、豚、雞食其肉,斂其骸以為醢,腹病者以起。  
城之內,薪蒸廬室,矢之所遝,皆為之塗菌。令命昏緯狗纂馬,■緯。靜夜聞鼓聲而噪,所以閹客之氣也,所以固民之意也,故時噪則民不疾矣。  
祝、史乃告於四望、山川、社稷,先於戎,乃退。公素服誓於太廟,曰:「其人為不道,不修義詳,唯乃是王(6),曰:『予必懷亡爾社稷,滅爾百姓。』二參子尚夜自廈(7),以勤寡人,和心比力兼左右,各死而守。」既誓,公乃退食。舍於中太廟之右,祝、史舍於社。百官具御,乃斗(8),鼓於門,右置旗,左置旌於隅練名。射參發,告勝,五兵咸備,乃下,出挨(9),升望我郊。乃命鼓,俄升,役司馬射自門右,蓬矢射之,茅參發(10),弓弩繼之;校自門左,先以揮,木石繼之。祝、史、宗人告社,覆之以甑。 

3註釋

(1)《迎敵祠》是墨子探討城池防守方法的篇章之一。主要講述迎敵前的各種祭祀規則,對巫師卜師的態度,誓師形式以及各級官吏、將士的職守和有關布防問題。(2)「宮」字后疑掉一「養」字。(3)「請」字后疑漏一「報」字。(4)「牧」應作「收」。(5)「水」應作「木」,前疑有一「材」字。(6)「乃」應作「力」;「王」應作「上」。(7)「廈」應作「厲」。(8)「斗」應作「升」。(9)「挨」應作「俟」。(10)「茅」應作「矛」。

4原文翻譯

敵人從東方來,就在東方的祭壇上迎祭神靈,壇高八尺,寬深也各八尺;由八個年齡八十歲的人主持祭青旗的儀式,安排八尺高的八位東方神,八個弓箭手,每個弓箭手射出八支箭;將領的服裝必是青色,用雞作祭品。敵人從南方來,就在南方的祭壇上迎祀神靈,壇高七尺,寬深也各六尺;安排七
個年齡七十的人主持祭赤旗的儀式;準備七尺高的南方赤神七尊,弓箭手七個,每人發射七支箭;將領的軍服一定要赤色,用狗作祭品。敵人從西方來,就在西邊的祭壇迎祭神壇高九尺,寬深也各為九尺;九個年齡九十歲的人主持祭白旗的儀式;九尺高的西方白神九尊,九個弓箭手每人發射九支箭;將領的軍服一定要白色的,用羊作祭品。敵人從北方來,就在北方的祭壇上迎祭神靈,祭壇高六尺,寬深各為六尺;由六位年齡六十歲的人主持祭黑旗的儀式;高六尺的北方黑神六尊,六個弓箭手每人各發六支箭;將領的軍服一律黑色,用豬作祭品。從外面所有有名的大祠堂起,靈驗的巫師有的在那裡祈禱神靈,要供給他們祭品。
凡占望氣,有大將氣,有小將氣,有往氣,來氣、敗氣等種類區別,能懂得這些「氣」別內容的人可預知成功、失敗,吉利和兇險。找出所有有專長的巫師、醫師和占卜的人,根據他們的特長,配備有關藥物,供給住房,妥善安排宿住。巫師住的地方一定要靠近祭土地神的地方,一定要將其作為神靈來敬重。巫師和卜師將實情報告給守將,只能讓守城主將知道其占望的結果,不要讓其他人知道;如果巫師卜師出入製造傳播流言,弄得官民驚恐不安,要謹慎地暗中偵察,處罰這些傳言的巫師卜師,罪不容赦。
將賢大夫和有專長的種種技師集中起來,給予相應的第等。挑選屠夫,釀酒人安排到廚房供職,也要給予職務等級。
一般守城的法規,縣師負責視察堡壘,巡視河溝城防,阻塞敵人的道路,修繕城牆。所有大小官吏要供應戰爭所需的糧餉錢款,一切有手藝的人都要各施所長。司馬根據城防情況布派兵士守門,二人掌管城門右邊門扇,二人掌左邊門扇,四人共同掌管開關城門的職責,百名兵士帶甲坐守城門。
城牆上每一步派一個帶甲的兵士,一個握戟的兵士,另加三個幫手。每五步派備一個伍長,每十步安排一名什長,百步委任一名佰長。在城的四面,分別派有一個大帥;城的中央有大將指揮。這樣逐級都有首領和各自的職責。在上城牆的階梯處,派專職官兵把守。將文書簿籍轉移到合適的地方,選取緊急重要的部分上報。軍士也都有各自的職守。
在城外箭能射到的地方,要把牆統統推倒,以免被敵人利用來作為防禦工事。三十里以內,所有柴草樹木一律運進城內。狗,豬,雞,吃掉肉,將其骨頭收集起來製成醬,腸胃有病的可以用它治病。在城內,凡是城外箭能射到的地方,一切柴草堆和房屋都要抹上一層泥。黃昏之後,命令城內人拴住狗,套住馬,務必拴套牢實。夜深人靜之時一聽到鼓聲就一齊吶喊,用來壓制敵人的氣焰,同時也可以穩定自己的民心,不致使老百姓驚擾不安了。
太祝和太史官在戰前要祭告四周的山川和宗廟,然後才退出。諸侯穿著白祭服在太廟誓師。誓詞說:「某人干不合道義的事情,不修仁義,唯力是尚,還聲言『我一定要滅掉你的國家,消滅你的百姓萬民』。我的幾位大臣尚自我勉勵,勤力輔助我,率領左右部下齊心協力,誓死保守國土。」誓師結束,諸侯才退下用餐。他臨時要住在中太廟的右邊房舍中,太祝和太史臨時住在社廟。其它百官各奉其職,於是上廟,在廟門擊鼓,門的右邊插上旗,左邊插上旌,門的左右角布置銘識,兵士們發射三箭,祈禱勝利,各軍兵都一應齊備。儀式結束後下太廟,出外等候登上城門台觀望城郊情景。接著命令擊鼓,一會兒登上門台,役司馬從門的右邊向天地四方發射用蓬蒿製成的箭,拿矛的兵士則用矛向空中刺三下,接著弓箭手向空發射;軍校從門的左邊先進行一種叫「揮」的制勝巫術,然後木頭擂石齊下。太祝、太史,禮官
向社廟祭告,然後把祭品用作飯的陶器甑蓋起來。
上一篇[號令]    下一篇 [雜守]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