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十六大國

迦屍,梵名Ka^s/I ,英文Kashi。中印度古國名,乃佛世時印度十六大國之一。迦屍本為西域之竹名,以此國出此竹,故稱之。又作伽屍國、伽翅國、迦夷國、迦赦國、伽奢國。意譯為光有體國、蘆葦國。位於憍薩羅國之北。其都城婆羅斯(梵Ba^ra^n!asi^ )即今之瓦拉那西市(Varanasi),系佛教與婆羅門教之聖地。在大唐西域記中,稱此國為婆羅斯國。傳迦葉佛之世,為汲毗王(梵Kiri )所治。佛陀時代屬於憍薩羅國之統治下。此國正值佛陀往返於憍薩羅國與摩揭陀國之途,以佛陀化度五比丘之鹿野苑為著名。

1基本信息

印度有一個國家以盛產竹子而聞名。其中有一種叫做「迦屍」的竹子,十分珍貴,世間少有,所以,這個國家就以此做為國名,叫做『迦屍國』。
玄奘在《大唐西域記》里描述說:婆羅斯國,方圓四千餘里。人民溫淳有禮,習俗重視學藝,多數人信奉外道,少數人敬信佛法。有寺院三十餘所,僧徒三千餘人,都學習小乘正量部法。外道神廟有百餘所,信徒有萬餘人。
瓦臘納西在當時稱作迦屍,又被稱作波羅奈(Baranasi),這兩個名字既是國名又是城名,在佛經中大多以迦屍國、波羅奈城來稱呼。公元前六、七世紀,在釋迦牟尼出生之前,北印度的恆河平原上小國聚落林立,當時有十六個初具規模的國家,統稱「十六大國」,包括恆河右方的摩揭陀國、鴦伽國和北方的憍薩羅國、跋祗國等,而迦屍國就在恆河的左岸,毗鄰摩揭陀國,北方則與憍薩羅國相接。

2詳細介紹

在大唐西域記中,稱此國為婆羅斯國。婆羅斯國。周四千餘里。國大都城西臨殑伽河。長十八九里。廣五六里。閭閻櫛比居人殷盛。家積巨萬室盈奇貨。人性溫恭俗重強學。多信外道少敬佛法。氣序和谷稼盛。果木扶疏茂草靃靡。伽藍三十餘所。僧徒三千餘人。並學小乘正量部法。天祠百餘所。外道萬餘人。並多宗事大自在天。或斷髮。或椎髻。露形無服塗身以灰。精勤苦行求出生死。
迦屍國

  迦屍國

大城中天祠二十所。層台祠宇雕石文木。茂林相蔭清流交帶。石天像量減百尺。威嚴肅然懍懍如在。
大城東北婆羅河西有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高百餘尺前建石柱。碧鮮若鏡光潤凝流。其中常現如來影像。
婆羅河東北行十餘里至鹿野伽藍。區界八分連垣周堵。層軒重閣麗窮規矩。僧徒一千五百人。並學小乘正量部法。大垣中有精舍。高二百餘尺。上以黃金隱起作庵沒羅果。石為基階磚作層龕。翕匝四周節級百數。皆有隱起黃金佛像。精舍之中有石佛像。量等如來身。作轉法輪勢。
精舍西南有石窣堵波。無憂王建也。基雖傾陷尚余百尺。前建石柱。高七十餘尺。石含玉潤鑒照映徹。殷懃祈請影見眾像。善惡之相時有見者。是如來成正覺已初轉法輪處也。其側不遠窣堵波。是阿若憍陳如等。見菩薩舍苦行。遂不侍衛。來至於此。而自習定。其傍窣堵波。是五百獨覺同入涅盤處又三窣堵波。過去三佛坐及經行遺迹之所。
三佛經行側有窣堵波。是梅呾麗耶(唐言慈即姓也。舊曰彌勒訛略也)菩薩受成佛記處。昔者如來在王舍城鷲峰山告諸苾芻。當來之世。此贍部洲土地平正。人壽八萬歲。有婆羅門子慈氏者。身真金色光明照朗。當舍家成正覺。廣為眾生三會說法。其濟度者皆我遺法植福眾生也。其於三寶深敬一心。在家出家持戒犯戒。皆蒙化導證果解脫。三會說法之中。度我遺法之徒。然後乃化同緣善友。是時慈氏菩薩聞佛此說。從坐起白佛言。願我作彼慈氏世尊。如來告曰。如汝所言當證此果。如上所說皆汝教化之儀也。
慈氏菩薩受記西有窣堵波。是釋迦菩薩受記之處。賢劫中人壽二萬歲。迦葉波佛出現於世。轉妙法輪。開化含識。授護明菩薩記曰。是菩薩於當來世眾生壽命百歲之時。當得成佛號釋迦牟尼。
釋迦菩薩受記南不遠。有過去四佛經行遺迹。長五十餘步。高可七尺。以青石積成上。作如來經行之像。像形傑異威嚴肅然肉髻之上特出鬚髮。靈相無隱神鑒有徵。於其垣內。聖跡寔多。諸精舍窣堵波數百餘所。略舉二三難用詳述。
伽藍垣西有一清池。周二百餘步。如來嘗中盥浴。次西大池。周一百八十步。如來嘗中滌器。次北有池。周百五十步。如來嘗中浣衣。凡此三池並有龍止。其水既深其味又甘。澄凈皎潔常無增減。有人慢心濯此池者。金毘羅獸多為之害。若深恭敬汲用無懼。浣衣池側大方石上有如來袈裟之跡。其文明徹煥如雕鏤。諸凈信者每來供養。外道凶人輕蹈此石。池中龍王便興風雨。
池側不遠有窣堵波。是如來修菩薩行時為六牙象王。獵人利其牙也。詐服袈裟彎弧伺捕。象王為敬袈裟。遂捩牙而授焉。
捩牙側不遠有窣堵波。是如來修菩薩行時。愍世無禮示為鳥身。與彼獼猴白象於此相問。誰先見是尼拘律樹。各言事迹。遂編長幼。化漸遠近。人知上下。
道俗歸依。其側不遠大林中有窣堵波。是如來昔與提婆達多俱為鹿王斷事之處。昔於此處大林之中有兩群鹿。各五百餘。時此國王畋游原澤。菩薩鹿王前請王曰。大王校獵中原縱燎飛矢。凡我徒屬命盡茲晨。不日腐臭無所充膳。願欲次差日輸一鹿。王有割鮮之膳。我延旦夕之命。王善其言回駕而返兩群之鹿更次輸命。提婆群中有懷孕鹿。次當就死。白其王曰。身雖應死子未次也。鹿王怒曰。誰不寶命。雌鹿嘆曰。吾王不仁死無日矣。乃告急菩薩鹿王。鹿王曰。悲哉慈母之心。恩及未形之子。吾今代汝。遂至王門。道路之人傳聲唱曰。彼大鹿王今來入邑。都人士庶莫不馳觀。王之聞也以為不誠。門者白王王乃信然。曰鹿王何遽來耶。鹿曰。有雌鹿當死。胎子未產。心不能忍。敢以身代。王聞嘆曰。我人身鹿也。爾鹿身人也。於是悉放諸鹿不復輸命。即以其林為諸鹿藪。因而謂之施鹿林焉。鹿野之號自此而興。
伽藍西南二三里有窣堵波高三百餘尺。基趾廣峙瑩飾奇珍。上無層龕便置覆缽。雖建表柱而無輪鐸。其側有小窣堵波。是阿若憍陳如等五人棄制迎佛處也。初薩婆曷刺他悉陀(唐言一切義成。舊曰悉達多訛略也)太子逾城之後。棲山隱谷忘身殉法。凈飯王乃命家族三人舅氏二人曰。我子一切義成舍家修學。孤游山澤獨處林藪。故命爾曹隨知所止。內則叔父伯舅。外則既君且臣。凡厥動靜宜知進止。五人銜命相望營衛。凡即勤求欲期出離。每相謂曰。夫修道者。苦證耶。樂證耶。二人曰。安樂為道。三人曰。勤苦為道。二三交爭未有以明。於是太子思惟至理。為伏苦行外道。節麻米以支身。彼二人者見而言曰。太子所行非真實法。夫道也者樂以證之。今乃勤苦非吾徒也。舍而遠遁思惟果證。太子六年苦行未證菩提。欲驗苦行非真。受乳糜而證果。斯三人者聞而嘆曰。功垂成矣。今其退矣。六年苦行一日捐功。於是相從求訪二人既相見已匡坐高論。更相議曰。昔見太子一切義成。出王宮就荒谷。去珍服披鹿皮。精勤勵志貞節苦心。求深妙法。期無上果。今乃受牧女乳糜敗道虧志。吾知之矣無能為也。彼二人曰。君何見之晚歟。此猖蹶人耳。夫處乎深宮安乎尊勝。不能靜志遠跡山林。棄轉輪王位。為鄙賤人行。何可念哉言增忉怛耳。菩薩浴尼連河。坐菩提樹成等正覺。號天人師寂然宴默。惟察應度曰。彼郁頭藍子者。證非想定堪受妙法。空中諸天。尋聲報曰郁頭藍子命終已來經今七日。如來嘆惜如何不遇。垂聞妙法遽從變化。重更觀察營求世界。有阿藍迦藍得無所有處定可授至理諸天又曰。終已五日。如來再嘆。愍其薄佑。又更諦觀誰應受教。唯施鹿林中有五人者可先誘導。如來爾時起菩提樹趣鹿野園。威儀寂靜神光晃曜。毫含玉彩身真金色。安詳前進。導彼五人。斯五人遙見如來。互相謂曰。一切義成彼來者。是歲月遽淹聖果不證。心期已退故尋吾徒。宜各默然勿起迎禮。如來漸近威神動物。五人忘制拜迎問訊。侍從如儀。如來漸誘示之妙理。兩安居畢方獲果證。
施鹿林東行二三里至窣堵波。傍有涸池。周八十餘步。一名救命。又謂烈士聞諸先志曰。數百年前一隱士。於此池側結廬屏跡。博習伎術究極神理。能使瓦礫為寶人畜易形。但未能馭風雲陪仙駕。閱圖考古更求仙術。其方曰夫神仙者長生之術也。將欲求學先定其志築建壇場周一丈余。命一烈士信勇昭著。執長刀立壇隅。屏息絕言自昏達旦。求仙者中壇而坐手按長刀口誦神咒。收視反聽遲明登仙。所執銛刀變為寶劍。凌虛履空王諸仙侶。執劍指麾所欲皆從。無衰無老不病不死。是人既得仙方行訪烈士。營求曠歲未諧心愿。後於城中遇見一人。悲號逐路。隱士睹其相。心甚慶悅。即而慰問何至怨傷。曰我以貧窶佣力自濟。其主見知特深信用。期滿五歲當酬重賞。於是忍勤苦忘艱辛。五年將周一旦違失。既蒙笞辱又無所得。以此為心悲悼誰恤。隱士命與同游來至草廬。以術力故化具肴饌。已而令入池浴服以新衣。又以五百金錢遺之曰。盡當來求幸無外也。自時厥後數加重賂。潛行陰德感激其心。烈士屢求效命以報知己。隱士曰。我求烈士。彌歷歲時。幸而會遇。奇貌應圖非有他故願。一夕不聲耳。烈士曰。死尚不辭。豈徒屏息。
月亮神石像

  月亮神石像

於是設壇場受仙法。依方行事坐持日曛曛。暮之後各司其務。隱士誦神咒烈士按銛刀。殆將曉矣忽發聲叫。是時空中火下煙焰雲蒸。隱士疾引此人入池避難。已而問曰。誡子無聲何以驚叫。烈士曰。受命后至夜分。惛然苦夢變異更起。見昔事主躬來慰謝。感荷厚恩忍不報語。彼人震怒遂見殺害。受中陰身顧屍嘆惜。猶願歷世不言以報厚德。遂見托生南印度大婆羅門家。乃至受胎出胎。備經苦厄。荷恩荷德。嘗不出聲。洎乎受業冠婚喪親生子。每念前恩忍而不語。宗親戚屬咸見怪異。年過六十有五。我妻謂曰。汝可言矣。若不語者當殺汝子。我時惟念已隔生世自顧衰老。唯此稚子。因止其妻令無殺害。遂發此聲耳。隱士曰。我之過也。此魔嬈耳。烈士感恩。悲事不成憤恚而死。免火災難。故曰救命感恩而死。又謂烈士池。
烈士池西有三獸窣堵波。是如來修菩薩行時燒身之處。劫初時於此林野有狐兔猿異類相悅。時天帝釋欲驗修菩薩行者。降靈應化為一老夫。謂三獸曰。二三子善安隱乎。無驚懼耶。曰涉豐草游茂林。異類同歡既安且樂。老夫曰。聞二三子情厚意密。忘其老弊故此遠尋。今正飢乏何以饋食。曰幸少留此我躬馳訪。於是同心虛己分路營求。狐沿水濱銜一鮮鯉。猿於林樹采異華果。俱來至止同進老夫。唯免空還游躍左右。老夫謂曰。以吾觀之爾曹未和。猿狐同志各能役心。唯兔空返獨無相饋。以此言之誠可知也。兔聞譏議謂狐猿曰。多聚樵蘇方有所作。狐猿競馳銜草。曳木。既已蘊崇猛焰將熾。兔曰。仁者。我身卑劣所求難遂。敢以微躬充此一餮。辭畢入火尋即致死。是時老夫復帝釋身。除燼收骸傷嘆良久。謂狐猿曰。一何至此。吾感其心不泯其跡。寄之月輪傳乎後世。故彼咸言。月中之兔自斯而有。後人於此建窣堵波。從此順殑伽河流。東行三百餘里至戰主國(中印度境)。

3八種粥

佛在迦屍國竹園中。與諸比丘一處安居。爾時諸居士作種種粥。
粥

  粥

持詣竹園。以施佛僧。故有八種之名。(梵語比丘。華言乞士。居士者。清凈自居也。)一酥粥酥粥者。謂以牛馬等酥和於米粟。煮為粥也。二油粥油粥者。謂以荏酥麻等油和於米粟。煮為粥也。三胡麻粥胡麻粥者。謂取胡麻子和於米粟。煮為粥為也。四乳粥乳粥者。謂以牛馬等乳和於米粟。煮為粥也。五小豆粥小豆粥者。謂以綠豆赤喜等和於米粟。煮為粥也。六摩沙豆粥摩沙豆。疑即大豆也。蓋梵語摩訶。華言大。今雲摩沙者。乃梵音遠近不同也。謂以此豆和於米粟。煮為粥也。七麻子粥麻子粥者。謂以黃麻子和於米粟。煮為粥也。八薄粥薄粥者。或用米或用粟。煮為稀粥也。

4都城

古迦屍國的都城貝拿勒斯(又譯:婆羅奈,當年佛祖釋迦牟尼悟道成佛后第一次說法收途的地方。SHARNATH,譯作「鹿野苑」。
貝拿勒斯,又稱為迦屍,意思是「光明之城」,所謂光明,指的是這裡聚集著無數的宗教導師,教導修行的智慧。在印度人眼裡,貝拿勒斯這座古城擁有三重聖性——恆河、濕婆和修行智慧的光明。她因死亡而享有盛名,在這裡,死亡的意義,就是解脫。人們來到這裡,不是求生,而是求死。是一個中世紀城市,現在叫瓦那納西,而在1957年以前,則叫貝拿勒斯。是公元7世紀中國唐朝高僧玄奘歷經千辛萬苦,最終要到達的「西天」。
貝拿勒斯相傳為婆羅門教和印度教主神之一的濕婆神於6000年前所建,因為印度在某種意義上,是個只有神話傳說而沒有歷史記載的國家,所以貝拿勒斯就被印度人視為中國人的「盤古開天地」般的里程碑,並引以為自豪的歷史聖城。
印度教徒人生有四大樂趣:住貝拿勒斯、結交聖人、飲恆河水、敬濕婆神。四大樂事有三件都在瓦那納西能實現,所以虔誠的印度教徒,認為人的一生至少要到貝拿勒斯一次。假如有生之年不能到達,那麼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死也要死在貝拿勒斯。在這裡,人們對待死亡,是一派從容,沒有悲天憐人的怯慟。
瓦那納西人

  瓦那納西人

這座奇幻的城市猶如印度人心靈的燈塔,渴切地希望能死於這座聖城中,並在天堂之河邊火化,搭上解脫的升天馬車,直接奔向極樂天堂。除了對死者的救贖,恆河還能凈化生者的靈魂。人們認為只要一滴恆河水,就能洗凈人性中最深重的罪孽,使人的靈魂潔凈如新。
在二千五百年前,同樣是貝拿勒斯,這裡是佛陀悟道后第一個到的地方,所以在這個城市的城北,有一處清靜地——鹿野苑。
在鹿野苑,除了能短暫的享受綠蔭清涼之外,在這裡也最能看到東亞黃種人的地方,因為來這裡參觀的多是日本、韓國的遊人,此外還有很多雲遊到這裡的西藏喇嘛。即便是在這裡擺地攤的小販,一聽說是中國人,也滔滔不絕。這是貝拿勒斯又一迷人之處,在同一個城市下,能孕育著兩種偉大的宗教,且能雙行並駕,各顯彰華。
上一篇[虎哥]    下一篇 [航空插頭]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