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拉姆斯出生於1932年5月20日,德國的威斯巴登。1947年他在威斯巴登的werkkunst學校建築學專業學習。1955年他成為1921年建立的布勞恩公司的一位建築師和室內設計師,1956年開始為他們設計產品。1961年他成為布勞恩公司產品設計和發展部門的領導。

1 迪特·拉姆斯 -人物簡介

Dieter Rams(1932年5月20日生於威斯巴登),是德國頂尖的工業設計師。1943年至1957年期間,就讀於威斯巴登的werkkunst學校建築學專業學習,1953年到1955年,跟從建築師奧托阿佩爾工作,後來再1961年拉姆斯進入了博朗。Dieter Rams的作品非常的多,從計算機、咖啡壺、收音機到視聽設備…應有盡有。許多物件還被收進紐約的現代美術博物館(Museum of Modern Art)收藏。

2 迪特·拉姆斯 -人物經歷

迪特·拉姆斯迪特·拉姆斯

拉姆斯出生於1932年5月20日,德國的威斯巴登。1947年他在威斯巴登的werkkunst學校建築學專業學習。1955年他成為1921年建立的布勞恩公司的一位建築師和室內設計師,1956年開始為他們設計產品。1961年他成為布勞恩公司產品設計和發展部門的領導。

早年在德國威斯巴登的實用藝術學校學習建築設計及室內設計,後作為職業工業設計師從事設計活動。20世紀50年代中期,拉姆斯等一批年輕設計師受聘於當時尚默默無聞的布勞恩公司,組建設計部,並與烏爾姆造型學院建立了合作關係。該院的產品設計系主任古戈洛特發展出一套系統設計的方法,而拉姆斯則成為該理論的積極實踐者。1956年,拉姆斯與古戈洛特共同設計了一種收音機和唱機的組合裝置,該產品有一個全封閉的白色金屬外殼,加上一個有機玻璃的蓋子,被稱為「白色公主之匣」。1959年,他們將系統設計理論應用到實踐中,設計了袖珍型電唱機與收音機組合,與先前的音響組合不同的是,其電唱機和收音機是可分可合的標準部件,使用十分方便,這種積木式的設計是以後高保真音響設備設計的開端,到了70年代,幾乎所有的公司都採用這種積木式的組合體系。

3 迪特·拉姆斯 -人物事迹

迪特·拉姆斯1932年出生於德國威斯巴登。改學建築之前他在這裡學了木匠。1953年畢業之後,拉姆斯在一家叫Otto Apel』s 的建築事務所工作。在這之後的1955年他才受聘於博朗。拉姆斯說他進博朗完全是機緣巧合。但是他確實是在正確的時間去了正確的地方。

對於拉姆斯而言,加入博朗更像是加入一個由幾個志趣相投的年輕人組織的團隊。加入博朗不久,拉姆斯就成為了公司計劃的核心,年輕的老闆Erwin和Artur Braun非常信任他。在先鋒設計師Wilhelm Wagenfeld(包豪斯),Fritz Eichler 和Hans Gugelot(烏爾姆學院)的影響下,他們徹底重組了這個在1921年由父輩創立的公司。

接下來整整一年時間,拉姆斯一直跟Hans Gugelot合作設計一款新型的收錄機。這就是著名的Phonosuper SK4。這台收錄機因為有著透明頂蓋和白色的金屬外殼,而被稱作「雪白的匣子」。SK4具有革命性的創新設計。她跟當時任何家用電器都不一樣——不僅僅因為敦實的比例——而是因為布爾喬亞們鍾愛的家用電器被如此巧妙的安放在一個像傢具一樣的盒子里。這在當時無疑是非常時髦的設計。SK4隻是拉姆斯和博朗40年合作的開始。1961年,29歲的拉姆斯成為博朗設計部門的負責人。他帶領著他的團隊成員承擔了幾乎所有跟設計相關的事務,包括產品設計到平面設計,甚至新技術開發。而各種國際設計獎項也都紛至沓來。

拉姆斯的職業生涯中很少設計除博朗以外的產品。但是,跟Niels Vitsae的合作是個例外。這家德國傢具品牌從而開發出了「拉姆斯式」的產品——遠離時尚;設計精良;品質優秀;堪稱經典。

1960年,拉姆斯為Vitsae設計了模塊化的606傢具系統。這套系統延續了一系列模塊化傢具的設計理念。作為一套傢具系統,拉姆斯幾乎盡他所能將其做到了完美。這套系統從發布開始一直生產銷售至今。上世紀60年代購買這套系統的客戶到現在仍然可以添加或者更換其中的組件,像書桌,茶几,書櫃都可以完美搭配。

Naoto Fukasawa 和 Jasper Morrison 這兩位當紅的設計大師可以說都深受拉姆斯的影響。另外還有蘋果的設計總監Jonathan Ive打造的iPod iBook也折射出了拉姆斯的設計哲學——「更少但是更好的設計」。為了向大師致敬,Jonathan 甚至把iPhone的計算器界面直接設計成了拉姆斯1987年設計的ET44攜帶型計算器的模樣。2006年東京的「Super Normal」設計展上,Fucasawa 和 Morrison從推廣優良設計的角度出發,展出和介紹了拉姆斯的606傢具系統。拉姆斯的許多設計,比如LE1揚聲器,T2檯燈和T3便攜收音機都被紐約MoMA博物館永久收藏。

道德的設計,耐久的設計

「耐久設計」這個概念數年前就出現了。拉姆斯自始至終都堅持把這一概念貫穿到他所有的設計中去。他提倡設計要去除日益增長的所謂「視覺污染」和「膚淺的垃圾文化」。Vitsoe的總監Mark Adams也支持拉姆斯「耐久設計」的設計哲學。他也堅決反對不合理的低劣設計所帶來的污染和浪費:「半個世紀以來,我們越來越認識到:我們必須認識到用少而耐久的物品可以過更理想的生活 。」

優秀的設計一定是道德的設計,優秀的設計也一定是耐久的設計,然而優秀的設計也需要好的策略來支持。拉姆斯認為:只有具備以下條件才能通過設計創造出品質優秀的產品——跟製造商和用戶保持良好的溝通與合作;設計能被大多數的民眾所接受和理解。「產品文化的危機迫使我們不得不接受新的設計價值觀:設計的價值必須由其在市場的表現來評價。」

建立起20世紀工業設計標準的拉姆斯本該急流勇退安享晚年,但是他現在仍然在為他的理想而忙碌。拉姆斯在Kronberg的家裡幾乎所有的東西都是自己親自設計的。他解釋道:「我只能跟我自己設計的東西一起生活。」現在拉姆斯很少在家裡工作,而是一直奔波於世界各地辦展覽,向公眾展示他的設計和理念。最近在莫斯科的Kuskovo Palace博物館就有他的個人作品展。拉姆斯非常喜歡日本傳統美學。其中Wabi-Sabi跟他自己的理想——「詩意的簡約」非常接近。他自己的花園採用日本式的線條;而且他稱2005年在日本Kyoto的Kenninji Zen 個展是他「個人職業生涯的閃光點」。

4 迪特·拉姆斯 -人物風格

拉姆斯將系統設計方法在實踐中逐漸完善,並推廣到傢具乃至建築設計,使整個空間有條不紊,嚴格單純,成為德國的設計特徵之一。

系統設計形成的完全沒有裝飾的形式特徵,被稱為「減約風格」,色彩上主張採取中性色彩:黑,白,灰。拉姆斯認為單純的風格只不過是解決系統問題的結果,提供最大的效率並「清除社會的混亂」,他說:最好的設計是最少的設計。因此被設計理論界成為「新功能主義者」。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