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這一首承前交待迷酒原因:「此日長昏飲,非關養性靈。」這些日子長飲不止,常酒醉不醒,但這與內在「性靈」追求是毫無關涉的。

1 過酒家 -原文


過酒家 作者:王績

  

  此日長昏飲,

  非關養性靈。

  眼看人盡醉,

  何忍獨為醒!

2 過酒家 -分析



  王績嗜酒,聲稱求官是「良醞可戀」。有「斗酒學士」、「酒家南、董」的雅稱。自撰《五斗先生傳》、《醉鄉記》以示其好,崇尚劉伶、阮籍、陶淵明風範。其人醉夢度一生,因酒被罷免,也因酒聞名。《過酒家》又作《題酒店壁》,共五首,此為其二。

  第一首感於京都無人引薦,只能一頭鑽進酒肆。

  這一首承前交待迷酒原因:「此日長昏飲,非關養性靈。」這些日子長飲不止,常酒醉不醒,但這與內在「性靈」追求是毫無關涉的。

  「眼看人盡醉,何忍獨為醒!」這兩句是上兩句的補充,說明不「養性靈」而「長昏飲」的原因,表面上似乎說自己昏醉不醒是隨波逐流,但實際意義卻正相反。「眼看」「何忍」見出其中的痛切與無奈。從人醉己也醉的酒語中,強意識迸發出「舉世沉濁,不可與莊語」的憤悶和不滿。從字面上反用屈原「舉世皆濁我獨清,舉世皆醉我獨醒。」(《楚辭·漁父》)又前置「何忍」加強語氣的強度,折射出一種「高情勝氣,獨步當時」(辛元房《唐才子傳·王績》)的清醒感。王績身處隋末衰亂之際,在隋煬帝大業年間,「不樂在朝」為秘書省正字,求為六合丞,目睹「豺狼塞衢路」的現實,即以俸錢,積於縣門,棄官還鄉,臨去嘆曰:「網羅在天,吾且安之!」這種「我為涸轍魚」的危懼,正是從在人盡醉世事昏亂國將敗之預感中產生的切膚之痛。因此不忍獨醒蘊含求醉的矛盾苦衷,是遁世語,亦是憤世語。

  這首詩很符合一個「長昏飲」之人的口吻,脫口而出,不假思忖,看似胸襟全敞,而一片苦悶心思,藉助五絕短句促調,更顯真切。既與濫行於隋末輕側浮艷的宮體詩不同,也與初唐風靡艷麗的六朝余習有別,質樸不群的風格迥異時流,「如鸞鳳群飛,忽逢野鹿,正是不可多得也。」(翁方綱《石洲詩話》)

上一篇[陽光社區]    下一篇 [磁碟整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