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學說

西方社會在十六世紀以前,一直認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其宇宙觀是以絕對空間為背景的,而對應這種宇宙觀的社會學說是宗教。那時的人們關心哪兒是天堂,哪兒是地獄。後來,伽利略,牛頓創建了經典物理學,打破了絕對空間的宇宙觀,建立了了以絕對時間為背景的宇宙觀。而對應這種宇宙觀的社會學說是哲學。這時的人們關心什麼在先,什麼在後。而今天,絕對時間被阿爾伯特·愛因斯坦,霍金打破了。今天的宇宙觀是以絕對光速和不確定原理為背景的,這樣的宇宙存在一個由大爆炸而開始的誕生點,而對應這種宇宙觀的社會學說不應該是哲學,也不會是宗教,應該有一個新名字。老子給它起名叫「道紀」。

2相關

執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謂道紀。
摘自《老子》第十四章
老子給他認識世界的方法取了個名字——道紀。這個方法就是用自古就有的道,來觀察、理解今天的存在,可以理解宇宙及萬物的初始。這正是人性宇宙觀的精妙所在,由於人是「域中四大」之一,於是,人可以在任何時候,用自古就有的道,來觀察周圍的存在、自身的發展,就可以通曉宇宙和萬物的奧妙。
宗教已經在蘋果砸向牛頓時就隨著絕對空間宇宙觀一起退到歷史的背景中去了,現在是絕對時間宇宙觀退到歷史背景中的時刻,而它帶走的是哲學。新的宇宙觀在呼籲新的思想,就像霍金在《時間簡史》最後所呼籲的那樣:
然而,如果我們確實發現了一套完整的理論,它應該在一般的原理上及時讓所有人(而不僅僅是少數科學家)所理解。那時,我們所有人,包括哲學家、科學家以及普普通通的人,都能參加為何我們和宇宙存在的問題的討論。
斯蒂芬·威廉·霍金希望所有人都來參與他所發現的宇宙觀之意義的討論,顯然他不是太信任哲學家。原本霍金認為尋根究底是哲學家的責任,但在這裡他卻號召「所有人,包括哲學家、科學家以及普普通通的人,都能參加為何我們和宇宙存在的問題的討論」。可見霍金已經對哲學家心存疑問了,儘管如此,霍金還是將哲學家放在了第一位,對他們寄予厚望,可是他忽略了哲學家的宇宙觀。絕對的、無休無至的時間背景使得哲學家根本不相信霍金所發現的這個有始有終的宇宙。在哲學家的心目中,不可能有一套完整的,讓所有人所理解的理論,在絕對的時間背景下,他們認為,任何理論都是暫時的,將來會有新的理論將其替代。但是霍金相信有統一的理論存在,1993年,也就是《時間簡史》發表六年後,他在另一本書《黑洞、嬰兒宇宙及其他》的序言中說:
我們對於宇宙還有大量無知或不解之處。但是我們過去尤其是一百年內所取得的進步,足以使人相信,我們能夠完全理解宇宙。我們不會永遠在黑暗中摸索。我們會在宇宙的完整理論上取得突破。在那種情形下,我們就真正成為宇宙的主宰。

3絕對光速宇宙觀

霍金說對了,我們不會永遠在黑暗中摸索。其實,兩千五百年前,在黑暗中閃亮的人性之光就在我們手中,但遺憾的是這人性之光剛剛照亮不久就被灰塵所覆蓋了。今天,絕對光速宇宙觀的發現除去了覆蓋了兩千多年灰塵,人性之光再次照亮。對孔子、老子思想的重新認識使得絕對光速宇宙觀具備了人的特徵,使得絕對光速宇宙觀成為了人性的宇宙觀。在這個宇宙觀里,宇宙有生有死,永恆不死的是宇宙運行所依據的「道」。描述這樣的宇宙的思想,實際上是描述道的運行規律,它自有其獨特的名字,也就是道紀
絕對光速宇宙觀給了我們全新的認識世界的尺度,以這樣的尺度去要求哲學就如同對牛彈琴一樣沒有基礎。而使用這樣的尺度去檢驗中國古代思想則是切實可行的,中國的古文明走了一條與西方社會完全不同的發展之路。雖然在近幾百年由於閉關鎖國而導致了技術的落後,但這並不意味著先秦的思想就落後了。西方的文藝復興不就是將耶酥之前的亞里士多德重新演繹以適應牛頓的宇宙觀的嗎?如今,絕對光速宇宙觀要求我們發現新的思想以適應新的時代,而從中國古代思想中找出那些適應今天宇宙觀的並重新演繹則是最為快捷的方法。

4官職

道紀司的官員。
明 馮夢龍 《雙雄記·賞荷造謀》:「道是陰陽各色官,又不曾隨著僧綱道紀,可在府里點個卯。」《清史稿·食貨志一》:「寺觀僧道,令僧綱、道紀按季冊報。」

5圖書

內容簡介
《時間簡史》僅是《老子》的現代版?宇宙不再是無限的了!時間不再是絕對的了!物理學死了!霍金追問,新宇宙觀下的哲學在哪裡,以尋根究底為己任的哲學家一片啞然,而早在兩千五百年前,老子已經娓娓道來!讓我們以全新的角度讀老孔!
老莊不是一家!孔孟不是一家!老孔反而是一家!老子不再消極,孔子不再功利——還老、孔本來的面目。道是什麼?仁是什麼?我們竟然都理解錯了?!
執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謂道紀。——《老子》第十四章。
從霍金的「時間是從大爆炸開始」到老子的「無,名天地之始」;從老子的「小國寡民」到孔子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一條由道所串連起來的線索分外清晰。順著絕對當速宇宙這條線索,除去兩千多年來覆蓋在上面的塵土,我們發現了適應這個新宇宙觀的人文思想——道紀。
驀然之間,我突然產生一種衝動,注視著「無,名天地之始」,很想翻出《時間簡史》來看一看霍金對宇宙初始的描述。果然,在《時間簡史》的第三章有這樣的描述:「就我們而言,發生於大爆炸之前的事件不能有後果,所以並不構成我們宇宙的科學模型的一部分。因此,我們應將它們從我們模型中割除掉,並宣稱時間是從大爆炸開始的」。在《時間簡史》的第八章有這樣的描述:「愛因斯坦廣義相對論本身預言了:時空在大爆炸奇點處開始」。一下就豁然開朗了,原來,我們的宇宙是從「無」開始的,這個「無」既沒有空間,也沒有時間,是一個真真正正的「無,名天地之始」。似乎就在這一瞬間,我對《老子》,對《時間簡史》都有了全新的理解。
霍金說對了,我們不會永遠在黑暗中摸索。其實,兩千五百年前,在黑暗中閃亮的人性之光就在我們手中,但遺憾的是這人性之光剛剛照亮不久就被灰塵所覆蓋了。今天,絕對光速宇宙觀的發現除去了覆蓋了兩千多年的灰塵,人性之光再次照亮。對孔老思想的重新認識使得絕對光速宇宙觀具備了人的特徵,使得絕對光速宇宙觀成為了人性的宇宙觀。在這個宇宙里,宇宙有生有死,永恆不死的是宇宙運行所依據的「道」。描述這樣的宇宙的思想,實際上是描述道的運行規律,它自有其獨特的名字,老子稱之為「道紀」。
本書復活了一個時代——「道紀」時代;它把哲學送進了考古學家的視域;為中華文明的偉大復興提供了又一個有力的佐證。
李航的國學《道紀》實屬「驚天動地」之作。由老子的「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聯想到霍金的《時間簡史》中對宇宙初始的描述,進而求證2500年前老子的思想與現代物理學所闡述的宇宙之驚人的吻合。初讀如遇晴天霹靂,腦波被強力激蕩;再讀,便覺得迴腸盪氣,激情澎湃;三讀,便五體投地,連呼「萬歲」,崇拜之至。
總之,兩個字「服了」!
霍金覺得宇宙和我們人一樣有生有死,有邊有界,有始有終。原以為四方無極為宇,古往今來為宙,所以宇宙是無邊無際,無始無終的讓人迷惑,原來也不過如此,老子的道不再玄之又玄,不過告訴我們物極必反的極而已,好此北極再無北,南極再無南。
圖書目錄
前言
第一章宇宙觀的演變
第二章《時間簡史》與《老子》
第三章絕對光速宇宙觀
第四章絕對光速宇宙觀的人文含義
第五章孔子思想的宇宙觀
上一篇[侯伯]    下一篇 [王府長史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