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達爾富爾危機

標籤: 暫無標籤

達爾富爾位於蘇丹西部,與查德接壤,那裡混居著黑人與不同信仰的阿拉伯人。2003年2月,達爾富爾地區由黑人居民組成的「蘇丹解放軍」和「正義與公平運動」以政府未能保護他們免遭阿拉伯民兵襲擊為由,發動了反政府的武裝鬥爭。根據聯合國公布的數字,這一地區的戰亂已造成1萬多人死亡,近百萬人流離失所,大批難民逃入鄰國查德避難。即將到來的雨季將使那裡的人道主義形勢進一步惡化。世界衛生組織7月1日在日內瓦警告說,蘇丹西部的達爾富爾地區在7、8兩月可能將有數萬人死於痢疾、瘧疾和霍亂。

1蘇丹達爾富爾地區概況

民生
其中具有阿拉伯血統的人占純非洲血統人的70%,絕大部分達爾富爾人為農民或牧民。達爾富爾地區具有廣闊的平原,海拔約600-1000米,西部有邁拉山山脈,山高為3000米,可種植多種農作物。北部為乾燥的沙漠氣候,南部被稱為沙漠中的綠洲。達爾富爾地區主要生產高梁和玉米,畜牧業主要以飼養駱駝、牛、羊為主。現在,該地區被認為是蘇丹長期缺糧的地區,歷史上曾發生過四次嚴重的旱災和飢荒,第一次是1910年-1914年,第二次是1948年-1950年,第三次是1970年-1974年,第四次是1979年-1984年。在過去數十年中,大批移民穿過漫長且無人看守的邊界,從鄰國甚至更遠的茅利塔尼亞來到達爾富爾。
緣由
蘇丹達爾富爾問題始於2003年2月,該地區以黑人村民組成的"蘇丹人民解放軍(又稱人民解放運動)、正義與公正運動及改革與發展運動"等武裝組織,以蘇丹政府未能保護他們免遭阿拉伯民兵襲擊為由,大肆展開反政府活動,並要求實行該地區自治。另外,該地區阿拉伯人和來自鄰國的武裝分子聯合組成了一個結構鬆散的民兵武裝組織,稱為"金戈威德",與上述反政府武裝形成對抗。雙方矛盾不斷激化,互相多次發生軍事衝突和流血事件,造成1萬多人傷亡,100多萬當地居民流離失所,逃往他國。蘇丹現政府在鎮壓該地區非法武裝力量的過程中,採取借刀殺人政策,向金戈威德民兵組織提供武器和資金。這一做法,被美國抓住了把柄。布希總統稱,制止達爾富爾危機的責任必須由蘇丹政府承擔,並要求蘇丹政府必須解散金戈威德民兵組織並收繳其武器,其他武裝組織也必須遵守停火協議。最近,蘇丹內政部長對外宣布,蘇丹政府斷然否認向金戈威德民兵組織提供武器。但承認,蘇丹政府在該地區招募了一些當地村民並組成稱"民團"的組織,以便協助蘇丹政府維持治安。他強調說,這些民團與金戈威德民兵組織是兩碼事,金戈威德民兵組織同其他民兵組織都是非法組織。
多次談判沒有進展
2004年4月1日,在非洲聯盟調解下,蘇丹政府與蘇丹解放軍及正義與公正運動的代表在查德首都舉行了談判,4月8日雙方達成停火協議。同年7月15日,雙方在亞的斯亞貝巴舉行了第二論談判。反政府武裝提出六點要求,主要是解除達爾富爾阿拉伯民兵組織武裝、對所謂"種族滅絕和種族清洗"進行國際調查、釋放戰俘、把談判地點從衣索比亞轉到中立國等要求,蘇丹政府拒絕接受這些要求。4月17日,此次談判宣告破產。同年12月,在奈及利亞首都阿布賈又舉行了第三論談判,也未取得任何進展。
一年多來,經過中立國查德和非洲聯盟多次協調,阿布賈談判仍在繼續,談談停停,至今仍未解決任何實質問題。為此聯合國安理會於今年上半年曾發布1590和1593號兩項決議,要求蘇丹政府和達爾富爾反政府武裝在非洲聯盟的協調下儘快停止武裝衝突,和平解決爭端。自去年4月8日蘇丹政府與達爾富爾反政府武裝簽署停火協議以來,雙方之間未發生嚴重武裝衝突,但反政府武裝襲擊國際人道主義援助人員和搶奪援助物資的事件仍然不斷發生。
中國與達爾富爾
中國對非洲石油的探險是從蘇丹開始的。1995年,中石油開始進入蘇丹。短短几年時間,蘇丹已成為中國重要石油來源。目前,中石油在蘇丹擁有12家企業,佔有蘇丹最大石油公司大尼羅河股份公司40%、喀土穆煉油廠、石化廠各50%和95%股份,並修建了750公里輸油管和蘇丹港30萬噸油輪輸油終端。蘇丹政府對華出口額一度佔總額的55%,其中大部分為原油。2004年1至4月,從蘇丹港出發的25艘油輪竟有19艘開往中國。
通過中國的投資,蘇丹在1999年成為石油出口國,經濟發展勢頭良好。通過在蘇丹的石油開發,中國開始逐步擺脫對中東石油的依賴。正因如此,中國需要蘇丹政府保持對國家的控制,以確保自己的能源利益;而蘇丹方面也需要中國的扶持,從而能在日益孤立的國際舞台上繼續周旋。
中國的非洲外交
值得指出的是,中國在非洲的外交工作一向以國家利益先行,石油及礦產等天然資源是首要目的,其次就是非洲國家的票源。自2003年至今,胡錦濤先後三次出訪非洲,三次訪問的國家鮮有重複,幾乎48個非洲邦交國都親自探訪過。雖然非洲國家都是窮國小國,但在聯合國或其他國際組織卻擁有實實在在的投票權,中國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在推動利益攸關的議題時,需要其他成員國的支持,而香港前衛生署長陳馮富珍得以當選為世衛總幹事,已證明了非洲票源的實力。
然而中國雖然付出很多,卻沒有收到預想的回報。由於擔心中國的壟斷地位,近年來蘇丹政府通過種種手段打壓中國石油公司。作為最大股東的中石油,卻屢屢在當地各項招標中失敗,或被迫以高價簽標。
西方對蘇丹實行經濟制裁導致在當地控股的中石油麵臨國際困局。中國政府堅持「不干涉」原則,對蘇丹政府使用中國資金、武器支持阿拉伯民兵不聞不問。當地大使館又對中資企業和中國經濟利益保護不力,對中國企業間的協調問題熟視無睹,一味將問題往國內推諉,造成中石化、中石油惡性競爭,結果被蘇丹利用而兩敗俱傷。
中國在蘇丹問題上的困局
由於達爾富爾人道危機愈演愈烈,中國出於構建國際戰略的考量,不可能公然反對聯合國相關決議。另一方面,顧及中國在蘇丹石油利益,又勢難轉而支持國際社會對達爾富爾的干預,真可謂向前失分,向後也失分。蘇丹拿著中國提供的武器在達爾富爾大打出手,給中國造成巨大外交麻煩,同時又毫不客氣地打壓中資石油公司,使其經營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難。
面對這種兩頭不討好的困局,一些中國觀察家認為是「美國力圖打壓中國的企圖」,主張加大對蘇丹政府的支持力度。但有識之士指出,必須檢討中國在蘇丹的外交策略和經營理念,用更理性、更負責的政策來維護中國的國際形象和經濟利益。
上一篇[法蘭克福國民議會]    下一篇 [聖戰者]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