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

清乾隆時期蒙古準噶爾部首領。乾隆二十年(1775年),清遣大軍討伐,他兵敗被擒。后遇赦,封親王,使居京師。

1人物簡介

達瓦齊

  達瓦齊

策妄阿拉布坦謀臣大策凌敦多布之孫。葛爾丹策零死後,他得阿睦爾撒納的擁護和支持,自立為首領,后與阿睦爾撒納不和,互相攻伐,阿睦爾撒納乃降清。

2生平詳解

反目成仇
達瓦齊為汗后,為表彰阿睦爾撒納所立汗馬功勞,將塔爾巴哈台牧地賜之。對清朝則採取歸附態度,但達瓦齊為人荒淫無度,不理政事,相比喇嘛達爾扎的無道有過之而無不及,使得準噶爾人人嗟怨,故歸降的納默庫濟爾噶乘機起事,欲取而代之。達瓦齊在阿睦爾撒納的幫助和策劃下,粉碎了奪權活動,殺死了政敵。但阿睦爾撒納覬覦準噶爾汗位已非一日,只是因為他不是準噶爾直系血統,得不到貴族支持,因此以擁立達瓦齊為名,積極培植個人勢力,搶奪地盤,妄圖取而代之。乾隆十八年(1753 年) ,阿睦爾撤納公開向達瓦齊提出要求與他劃分厄魯特諸部,遭拒絕後,開始進行掠奪自立。乾隆十九年(1754 年) ,達瓦齊親率兵馬直至額爾齊斯河進行征伐,阿睦爾撒納不敵,陷於絕境,被迫投向清朝。
兵敗被擒
經過幾代人的努力,當時清朝全國形勢已趨統一,只有西北邊疆地區還在準噶爾貴族的統治之中,時時威脅著清朝的統治和北部蒙古族地區的安寧。清朝政府為徹底解除來自西北邊疆的威脅,一直為統一西北作積極準備。厄魯特三車凌和阿睦爾撒納的內附,使清朝完全掌握了準噶爾內訌和互相殘殺以及達瓦齊眾叛親離的情況。準噶爾的內亂使乾隆下定決心乘勢出兵西域,完成最後統一西北大業。據昭《嘯亭雜錄》卷3《西域用兵始末》載,阿睦爾撒納曾向乾隆建議「塞外秋彌時,我馬肥彼馬亦肥,不如春月乘其未備,且不能遠遁,可一戰擒之,無後患。又准部東境以額爾齊斯河與中國交界,本杜爾伯特原屯地,近接阿爾泰山,可屯田備餉,宜先遣兵萬人據形勢,而大兵二萬整隊繼進」,應該在第二年牧區青草缺乏時進軍。乾隆十九年(1754年),乾隆親自擬定了討伐準噶爾的檄文,闡明了出兵准部的原因和目的。
乾隆二十年(1755 年) 二月,清軍兵分兩路:北路由班第為定北將軍,阿睦爾撒納為定邊左副將軍,由烏里雅蘇台進軍;西路命永常為定西將軍,薩喇爾為定邊右副將軍,由巴里坤向伊犁地區進發。
由於厄魯特和西域各族人民對準噶爾貴族的內江和殘暴統治十分不滿,希望早日實現統一和安定局面,也由於清朝政府制訂和貫徹了對準噶爾比較穩妥的政策,因而清政府統一西北的行動,受到牧民和各族人民的支持和擁護。當清軍往征達瓦齊途中,準噶爾「大者數千戶,小者數百戶,攜酮酪,獻羊馬、絡繹道左,行數千里,無一人抗顏者」。達瓦齊沒有料到清軍會提前行動,部下的不戰而降使其陣腳大亂,僅帶親信七十餘人逃往天山以南投奔烏什,結果為烏什城阿奇木伯克霍集斯擒獲送交清軍。

幸運結局

達瓦齊被押送至北京后,在午門舉行獻俘儀式。乾隆三十九年(公元1774年)農曆4月27日,乾隆帝以冊封副都統內務府總管和爾經額之女喜塔拉氏為皇子嘉親王的福晉為由,大赦天下,釋放達瓦齊,免死加恩封為親王,入旗籍,賜地京師,充分顯示了乾隆皇帝懷柔遠人的用心。
上一篇[《情人知己》]    下一篇 [阿飛與阿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