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遠宦帖》亦稱《省別帖》,為《十七帖》叢帖第十五通尺牘。草書,6行,53字。王羲之在信中對周撫對家人的問候表示感謝,提及自己的妻子的情況時,對其病重非常擔憂。信中還問及陶侃家人和一些同僚的近況。《中國書法全集》對《遠宦帖》的書法風格評價為「偏鋒側鋒甚明顯,體勢多有章草意味」。

1 遠宦帖 -簡介

 據宋代一位名叫黃伯思的學者所指,《遠宦帖》是《十七帖》中的書信。公元332年時,王羲之在武昌擔任庾亮的軍事參謀,而好友周撫剛好從武昌轉至益州鎮守,此帖便是羲之在當時寫給周撫的一封信札。王羲之的書法作品,一直都為歷代鑑賞家所爭相收藏,即使擁有尊貴地位的皇帝也不例外,據說唐太宗就曾為了《蘭亭集序》派人四處尋找,這些軼聞說明了後人對王羲之書藝的重視。

  《蘭亭集序》呈現出行書的風格,而《遠宦帖》則是王羲之書寫草體的代表作品。草書約略始於漢代,因為運筆的快速,造成線條連綿暢順的形式特質,這些都可以在首行的「省別」及後端的「救命」找到視覺上的印證,如果我們再將文中「平安」二字與《平安、何如、奉橘三帖》中的表現相互比較,則更容易感受到王羲之放縱於此的筆墨特性。

  《遠宦帖》,亦名《省別帖》。乃王羲之草書《十七帖》中的一封書信。宋黃伯思(1079~1118)以為《十七帖》中的書信,均系寫與周益州者。

  按,周益州,名撫。是周訪之子,與王氏累世通家,又和陶侃是兒女姻親。(侃子瞻,娶周嫵妹為妻)書信中提到「武昌諸子亦多遠宦」被認為指陶侃而言。陶侃(二五七~三三二)於其晚年,即咸和五年(三三○)鎮守武昌,周撫即於是時至武昌,后遷建監巴東,刺史益州。也正當庾亮、庾冀鎮武昌之時。右軍於咸和九年(三三二)參庾亮軍事,時與周撫往還最密。故此一書信當在其前後所致周撫者。

  此帖首見於《法書要錄》卷十右軍書記。《宣和書譜》即稱《遠宦帖》。亦刻入《淳化閣帖》卷六;《大觀帖》、《鼎帖》、《寶賢堂帖》、《澄清堂帖》(孫承澤本)均曾刻入。清道光間,葉志詵得王獻之《送梨帖》,將此帖一同上石。后楊守敬又刻入其《鄰蘇園法帖》中。

  北宋曾入大觀,宣和內府,有大觀、宣和諸印璽,卷首徽宗趙佶瘦金書籤,上鈐雙龍方印,專用於古法書者。后曾入金明昌內府,及北燕張氏,后歸賈似道。明時曾為秀水項元汴所藏,入清由耿會侯、安岐所遞藏,曾著錄於《墨緣匯觀》,訂為唐人鉤墓本。嗣入清內府,而未鈐內府收藏印,故石渠亦無著錄。今藏故宮博物院,曾先後輯入故宮法書晉王羲之真跡冊,《故宮歷代法書全集》第一冊影印行世。(張光賓)

2 遠宦帖 -釋文


  省別具,足下大小問為慰。多分張.念足下懸情,武昌諸子亦多遠宦。足下兼懷,並數問不?老婦頃疾篤,救命,恆憂慮。余粗平安。知足下情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