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5月11日,中國人民銀行對外發布了2004年第一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報告提出,下一階段穩健貨幣政策的取向是適度從緊,從中不難看出當前宏觀經濟運行大背景下抑制貨幣信貸總量過快增長,防範通貨膨脹風險的緊迫性。
從去年9月21日存款準備金率上調一個點的實施情況看,央行穩健的貨幣政策取得了一定效果。到今年4月25日,準備金政策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連續變動了三次。結合解讀一季度的貨幣政策執行報告,至少可以得出以下三個基本判斷:
一是當前宏觀經濟過熱的現象並沒有得到明顯有效的控制。4月15日,國家統計局公布,一季度中國GDP增長9.7%,這表明快速奔跑的中國經濟列車還沒有慢下來的跡象。分析一季度經濟運行和走勢,其中投資增長過快、新開工項目過多、某些行業和地區盲目投資和低水平重複建設等問題依然存在,並由此造成主要原材料、能源、運輸等「瓶頸」約束加劇。統計顯示,3月份的CPI已經達到了今年宏觀調控的臨界值3%。一系列問題的凸顯使得央行必須進一步加強和改善宏觀調控,儘快破解經濟運行中出現的新問題,保持經濟平穩較快增長。
二是必須切實加強金融資源配置對經濟結構優化的促進作用,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銀行信貸資金運作不可能遊離於經濟之外,但金融在促進經濟資源有效配置中發揮重要反作用。報告顯示,今年3月末,中國廣義貨幣供應量(M2)同比增長19.1%;狹義貨幣供應量(M1)同比增長20.1%;市場貨幣流通(M0)同比增長12.8%。廣義貨幣和狹義貨幣的增長幅度繼續高於同期GDP和CPI增長幅度之和。一季度金融機構實際增加貸款8351億元,佔全年預期目標2.6萬億元的32%,同比多增247億元。如果銀行信貸投放不正常擴張,銀行信貸升溫,則可能為需求增加新的泡沫,給通脹帶來新的壓力,為經濟過熱推波助瀾。特別是有些投資方自有資金不足,想方設法套取銀行信貸資金,甚至有的建設項目成為由一家或幾家銀行來承擔大部分風險的「銀行項目」,以至形成新的產業結構不合理和信貸資源的錯配,發生新的銀行不良貸款,積聚「短存長貸」的系統性金融風險。從4月25日起,對所有金融機構普遍提高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將一次性凍結金融機構可用資金1100億元左右,這對收緊銀行資金流出的「閥門」,防止貨幣信貸總量過快增長,無疑具有重要意義。
三是下一階段貨幣政策的取向是適度從緊,但要防止急剎車,避免大起大落,要促進經濟平穩發展。這說明中國中央銀行貨幣政策的總體走向仍是穩健的,是穩健目標下發出的「緊縮」信號,也表明中央調控部門對當前經濟形勢的判斷日漸明朗,加強宏觀調控力度的方式、方法和手段日漸科學,今後將會更多地通過運用市場手段來實現調控目標。我們有理由相信,中國經濟持續快速協調健康發展的將獲得有力的保障。
一季度貨幣政策執行情況再次表明,當前中國經濟發展正處在一個關鍵時期。在經濟趨於過熱,謹防通貨膨脹的大背景下,央行、各金融監管部門應強化對金融業窗口指導的力度,督促金融業審時度勢,按照科學發展觀的要求,保持速度、提高質量、增強後勁,為經濟、金融協調發展作出應有貢獻。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