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衡山是古典文學小說《儒林外史》中的正面人物之一。《儒林外史》的諸位賢人中,杜少卿是奇士豪傑,虞育德是平凡中的真儒,庄紹光是難以出世的「隱士」,遲衡山則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正人君子。讀者在小說前三十回看到了太多的蠅營狗苟之流相互吹捧的畫面,而直到第三十三回我們終於感受到了那種真性情的豪傑相見恨晚的一幕。遲衡山「是正牌的在野的淳儒,而且是個標準的業餘宰相」,他的社會責任感在諸位賢人中最為強烈。他沒有杜少卿的洒脫,沒有虞育德的閑淡,也沒有庄紹光的悠然,他最大的特徵就是「正」,「正」得甚至於近乎「迂」。他認為「而今讀書的朋友,只不過講個舉業……放著經史上禮、樂、兵、農的事,全然不問」,顯然對社會政治文化環境極為不滿。如果說庄紹光的態度是我道不行就退而自省,那麼遲衡山就是我道雖不行仍勉力行之。小說中賢人們祭泰伯祠的盛大禮樂活動,雖然以虞博士為首,但首倡、策劃和執行的都是遲衡山。他的言行無一不體現著他的「正」。
上一篇[喝道]    下一篇 [濕畫法]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