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絕代雙驕》中的人物,移花宮之大宮主。

1 邀月 -簡介

人物出處

  《絕代雙驕》創造者

  古龍邀月概述

  邀月無時無刻不在盼望自己的恨得到解脫,收養花無缺的目的即是要令他與兄弟江小魚自相殘殺,藉此得到心靈慰藉。雖在無牙洞里練成明玉神功第九重,最後心愿仍無法達成,還錯將自己的妹妹憐星宮主殺死,導致自己終將孤獨度過下半生。
  話未說完,也不知從哪裡響起了一個人的語聲,緩緩道:「錯了,你不能救活他,世上再沒有一個人能救活他!」
  這語聲是那麼靈動、縹緲,不可捉摸,這語聲是那麼冷漠、無情,令人戰慄,卻又是那麼清柔、嬌美,攝人魂魄。
  世上也沒有一個人聽見這語聲再能忘記。
  大地蒼穹,似乎就因為這淡淡的一句話而變得充滿殺機,充滿寒意,滿天夕陽,也似就因這句話而失卻顏色。
  江楓身子有如秋葉般顫抖起來。
  憐星宮主的臉,也立刻蒼白得再無一絲血色。
  一條白衣人影,已自漫天夕陽下來到他們面前。
  她不知從何而來,也不知是如何來的。
  她衣袂飄飄,宛如乘風,她白衣勝雪,長發如雲,她風姿綽約,宛如仙子,但她的容貌,卻無人能以描敘,只因世上再也無人敢抬頭去瞧她一眼。
  她身上似乎與生俱來便帶來一種懾人的魔力,不可抗拒的魔力,她似乎永遠高謫在上,令人不可仰視!憐星宮主的頭也垂下了,咬著櫻唇,道「姐姐,你……你也來了。」
  邀月啊!多麼近似神的出場。
  其實她才是最可憐的女人。
  有人說她不可憐,所有的事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這就是她為什麼最可憐的原因。她可以選么?她只能按照她的方式解決。她是移花宮的宮主,移花宮在武林中是什麼地方?是武林人士心中敬畏的聖地,移花宮是說一不二的!堂堂一個移花宮主,卻連個男人都守不住,傳出去,移花宮主的顏面何在,移花宮的聲名難保。作為集團首腦,她必須處理掉這兩個人。並且她的性格也是那樣的驕傲,豈能容忍愛人不愛她?不接受就已經讓她難以忍受,還跟她的丫頭私奔,這是多麼大的恥辱!

2 邀月 -邀月與江楓

  她深愛江楓,即使知道江楓背叛了,她還是下不了手殺他,即使對月奴她也沒有虐待或者殺害,可是江楓卻恨她恨的入骨(很多人都奇怪,邀月明明什麼都沒做,為什麼江楓會恨他,明明是先背叛的江楓和月奴的不對)。
  她從強盜手中救了江楓,她細心的照顧江楓,連憐星都說從來沒見過邀月對一個人那麼好,可江楓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拐走了她的侍女,到最後她還是捨不得殺他,但他!------江楓告訴憐星好,你若要問我,我就告訴你,你姊姊根本不是人,她是一團火,一塊冰,一柄劍,她甚至可說是鬼,是神,但絕不是人】
  她的救了他的命,到頭來他卻說她不是一個『人』
  邀月說【「你只知道他們恨我,你可知道我多麼恨他?我恨得連心裡都已滴出血來……」】
  【「我也是人……只可惜我也是人,便只有忍受人類的痛苦,便只有也和世人一樣懷恨、嫉妒……」】
  【這都是我自己用針刺的,他們走了后,我……我恨……恨得只有用針刺自己,每天每夜我只有拚命折磨自己,才能減輕心裡的痛苦,這些你可知道么?……你可知道么?……」】
  江楓並不是什麼好男人,一個好男人不會對一個對自己有愛意又救過自己的女人說【你絕不是人】這種話,一個好男人也不會一聲不吭的把恩人的侍女拐跑。只可惜邀月愛上的不是個好男人。

3 邀月 -憐星概述

  憐星是很可憐,永遠活在她那強勢霸道偏執的姐姐的陰影里,不敢追求自己所愛。
  但是憐星提出的兄弟相殘的計劃,雖然是保護江楓的後代,但無疑是推她那偏執的姐姐落入無盡的復仇慾望里。如果當年邀月把江楓全家都殺了,在未來的日子裡她也許時常懷念江楓,或者恨他,在愛恨交織里過完餘生,就不會變得如此瘋狂。但是決定執行這個計劃后,她的心裡就產生了一種報復的期望,等待兄弟相殘后報復的快感,這個想法日日夜夜纏繞在她心頭,並且伴隨著無缺的長大一天比一天強烈。她被報復的念頭折磨得近乎瘋狂,十多年的等待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等待,等待,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並且擔心他們兄弟能否健康長大,保護他們甚至比她自己的生命都重要。。
  有人說她弔死在一棵樹上,天下好男人多的是,何必搞成這樣。

4 邀月 -角色分析

  那麼讓我們分析一下,邀月這個人是高傲的,個人條件也非常優秀,天下男人雖多,能配上她的,又有幾個?看下原文:江湖中有耳朵的人,絕無一人沒有聽見過「玉郎」江楓和燕南天這兩人的名字;江湖中有眼睛的人,也絕無一人不想瞧瞧江楓的絕世風采和燕南天的絕代神功。
  只因為任何人都知道,世上絕沒有一個少女能抵擋江楓的微微一笑,也絕沒有一個英雄能抵擋燕南天的輕輕一劍!任何人都相信,燕南天的劍非但能在百萬軍中取主帥之首級,也能將一根頭髮分成兩根,而江楓的笑,卻可令少女的心碎。
  所以,邀月若是要嫁人,也只有他們哥倆了。
  或者以她的個性,一個人清修到老也不是沒可能的事。可是世事弄人或者說劇情需要,讓她遇到了江楓,這個天下第一的美男子不僅聰明美貌(看他的兒子們就知道),而且很會討女子歡心,像邀月年華正茂,如何能不迷醉於他?
  後來江楓死了,以燕南天的性格,恩怨分明,一定會為他的兄弟報仇,他們成了不死不休的敵人。
  所以,邀月沒有候選人了。而且邀月本就很偏激,定是恨死了天下所有的男人,還有什麼心情找男人?
  古龍很了解女人,於是有了邀月這個形象,古龍也很同情她,所以有了那樣可愛的小魚兒。
  小魚兒一開始聰明淘氣,後來他長大了,善良並且仁愛,一個刀子嘴豆腐心的男孩。
  小說里每次小魚兒遇上邀月都是風趣幽默的,邀月往往被氣個半死,卻又固執地不殺了這條可惡的小魚。
  像邀月這樣的女人,除了小魚兒,還有誰能制住她呢?
  有些時候,真想小魚兒早生二十年,讓他遇上邀月,邀月也許就是不一樣的結局了,應該絕對不是這樣的結局,因為我們的小魚兒,是天下第一聰明人啊!

5 邀月 -《古龍傳奇》評價

  人格在怨恨中扭曲,
  心靈在忌妒中變態。
  移花宮宮主是一個武功高強,風姿綽約的美人:她裙袂飄飄,白衣勝雪,長發如雲,清柔嬌美,沒有一絲俗氣。
  這樣的美人,本是許多人愛慕的對象。
  只是她永遠高高在上,永遠自以為是,永遠以為可以主宰一切。所以,她在別人眼裡,是一團火,一塊冰,一柄劍,甚至可說是鬼是神,但絕不是人。
  男人當然不會愛上一個不是「人」的女人,所以她愛江楓,江楓卻不愛她。
  江楓不愛她也就罷了,愛情總歸要兩情相悅才得美滿。
  可千不該萬不該的,江楓愛上了她的奴婢花月奴。因為花月奴「卻是人,活生生的人,她不但對我好,而且也了解我的心。世上只有她一人是愛我的心,我的靈魂而不是愛我這張臉。」
  人格就在怨恨中扭曲,心理就在忌妒中變態。
  她得不到這分愛,她也要把這分愛毀掉。就像一些幼稚的、心地不太好的孩子,自己不能保有這件玩具,情願弄壞它也不讓別的孩子得到。
  可嘆的是她不是孩子,江楓和花月奴也不是玩具。
  於是,她的毀滅行為便特別令人怵目驚心。
  ……
  於是,一個曠古難見的惡毒的計謀便醞釀出來,並開始執行。來日發生在他們兄弟間的種種災難,種種痛苦,在這一瞬間已無可挽回地註定了。
  而這僅僅是因為一個女人由「情」而入「痴」。由「痴」而生「嗔」變成的怨恨。

6 邀月 -角色特徵

語言描寫

  這語聲是那麼靈動、縹緲,不可捉摸,這語聲是那麼冷漠、無情,令人戰慄,卻又是那麼清柔、嬌美,攝人魂魄。
  世上也沒有一個人聽見這語聲再能忘記。
  大地蒼穹,似乎就因為這淡淡的一句話而變得充滿殺機,充滿寒意,滿天夕陽,也似就因這句話而失卻顏色。氣質描寫

  江楓咬牙道:「好,你若要問我,就告訴你,你姐姐根本不是人,她是一團火,一塊冰,一柄劍,她甚至可說是鬼,是神,但絕不是人,而她……「目光望著他妻子,立刻變得溫柔如水,緩緩接著道:「她卻是人,活生生的人,她不但對我好,而且也了解我的心,世上只有她一人是愛我的心,我的靈魂,而不是愛我這張臉!」
  一條白衣人影,已自漫天夕陽下來到他們面前。 她不知從何而來,也不知是如何來的。 她衣抉飄飄,宛如乘風,她白衣勝雪,長發如雲,她風姿綽約,宛如仙子,但她的容貌,卻無人能以描敘,只因世上再也無人敢抬頭去瞧她一眼。
  她身上似乎與生俱來便帶來一種懾人的魔力,不可抗拒的魔力,她似乎永遠高謫在上,令人不可仰視!
  短短五個字說完,他身子已站在樹梢,滿天星光,襯著他一身雪白的衣裳,看來更覺瀟洒出塵,高不可攀。眼睛描寫

  谷中無論是誰的眼睛,都沒有這雙眼睛那麼亮,屠嬌嬌的眼睛雖也亮,。 但和他一比,簡直就是睜眼瞎子。」 聽力描寫

  銅先生冷冷道:「百丈之內,飛花落葉瞞不過我的。」見識描寫

  邀月宮主道:「人能一劍劈開石椅,而你不能,並不是因為他功力此你高出數倍,只不過是因為他使劍的手比你巧而已。」 此話道理看來雖淺顯,其實卻正是武功中至深至奧之理,花無缺仔細咀嚼著其中滋味,只覺受用無窮,又鷲又喜。邀月宮主道:「此人不但手法比你巧,出手也此你快,只因「快」,就是「力」,所以他才能你之所不能,你若和他動手,五十招內,他就可封住你的劍勢,一百招內,他只怕就已可取下你的首級來!」 花無缺額上又泌出冷汗。邀月宮主道:「除此之外,他這一劍劈下時,必是滿懷憤怒,只想取人性命,並末考慮到這一劍是否能將石椅劈成兩半,出手的氣勢就自不同,而你出手時,卻只是斤斤計較著能將石椅劈開多少,氣勢已比人弱了七分,你和人動手時若也如此,那就危險得很了。」 這一席話只說得花無缺不敢抬頭,汗透重衣。 突聽一人拍手笑道:「移花宮主妙論武功,果然精闢入微,令人聞之茅塞頓開,就連我都忍不住有點佩服你了。」 輕功描寫

  此人輕功如此,武功可想而知,小魚兒知道自己非但萬萬不能抵敵,連逃都逃不了的。
  他知道只要被這人追著,便如附骨之蛆,再也休想甩得脫了。
  只見這銅先生從頭到胸,從未動彈,飛掠卻迅急無比,整個人都彷彿在馭風而行一般。花無缺瞧見這樣的輕功,也不禁暗暗吃驚。
  小魚兒只覺風聲颼然,邀月宮主已自他身旁不及一尺寬的空隙掠過他前面,連他的衣袂都沒有碰到。 見到這樣的輕功,小魚兒也不禁嘆了口氣。
  只見憐星宮主笑著笑著,人已到了小魚兒懷,嬌笑道:「我一生都沒有這麼樣的開心過,我……」邀月宮主不等她說完,已飛身掠了過來。武功描寫

  以小魚兒此時的武功,竟無還手抗拒之力!
  喝聲中,他猝然轉身,雙拳雨點般擊出,但他連對方的人影都未瞧見,背後一麻,身子又跌到地上。
  他忽然出手,點住了小魚兒的穴道,小魚兒只覺白影一閃,連他的手是何模樣,都未瞧出。 這神秘的「銅先生」,非但不願任何人瞧見他的真面目,甚至連他的手都不願被人見到!
  這時小魚兒武功之高,已足可與當代任何一個武林名家並列而無愧,盛怒之下擊出的兩掌更融合了武當、崑崙兩大門派掌法之精粹,小魚兒此刻不但已可運用自如,而且已可將其中所有威力發揮。 誰知這足以威震武林的兩掌,到了銅先生面前,竟如兒戲一般,銅先生身子輕輕一折,整個人像是突然斷成兩截。 他手掌便也在此時反擊而出,若非親眼瞧見,誰也不會相信一個人竟能在這種部位下出手的。 小魚兒只覺身子一震,整個人又被打得跌在地上,他雖未受傷,但卻被這種奇妙的武功嚇呆了。銅先生俯首望著他,冷笑道:「像你這樣的武功,最多也不過能接得住花無缺五十招而已,我本以為你還可與他一拼,誰知你竟如此令我失望。」
  誰知小魚兒這句話剛說完,身子已凌空撲起,閃電般攻出三掌。 一堊二掌當真是凌厲無匹,強勁絕倫,武林中只怕已極少有人能逃得過他這「殺手三招」。但在邀月宮主眼,卻看得有如兒戲一般,她身子似乎全末動彈,小魚兒這三掌竟連她的衣角都沾不到。 蘇櫻只瞧了一眼,已知道小魚兒絕非邀月宮主的敵手了,她似乎不忍再看,竟垂著頭走了出去。
  他果然越打越起勁,果然絲毫沒有畏怯之意,每一招使出,都帶著虎虎的風聲,可見是已用出了十成勁力。但無論他用出多麼厲害的招式,邀月宮主只要輕輕的一揮手,就將他的攻勢化解於無形。 奇招連變,直到此刻為止, 她既沒有使出「移花接玉」的功夫來,也沒有使出一招殺手。
  邀月宮主一衝進去,就揮手發出一股真氣。只聽「哥」的一聲,那以碎石和棺材蓋隔成的三面牆,就都已被震倒,裡面果然沒有小魚兒的影子
  邀月宮主正在檢查小魚兒的脈搏,此刻忽然一掠數丈,將花無缺拉出了燕南天的掌風中。
  他的喝聲更大,邀月宮主臉色又開始透明,一步步向他走了過來,道:「誰多嘴,我就要他死!」 蕭女史忽也冷冷一笑,站到鐵戰身旁,道:「我平生什麼都不喜歡,就喜歡多嘴?」□十八嘆了口氣,道:「我的脾氣也正和她一樣!」 俞子牙道:「還有我!」 剎那之間,這些久已隱跡世外的武林高人,都已站在一排,靜靜的凝注著邀月宮主,每雙眼睛都是清澈如水,明亮如星。 邀月宮主驟然停下腳步,望著各人的眼睛,她只有停下腳步,過了了半晌,才淡淡一笑,道:「我既已等了二十年,又何在乎多等這一時半刻?」
  邀月宮主這時只要一揮手,就可將他立斃於劍下!掌法描寫

  銅先生像是被人一刀刺在心上,長嘯著一掠而下,只見他竟長嘯著撲入樹林,舉手一掌,將一棵樹生生震斷!只見他身形盤旋飛舞,雙掌連環拍出,片刻之間,山坡上一片樹木,已被他擊斷了七八株之多,連著枝葉倒下,發出一陣震耳的聲響。小魚兒瞧見這等驚人的掌力,也不禁為之舌矯不下。 他知道這銅先生的武功,若要殺他,實是易如反掌
  他話還末說完,已覺得有一股勁氣面而來,接著,邀月宮主的一雙手就彷佛已化為七、八雙手了。小魚兒只覺得跟前到處都是邀月宮主的掌影,也分不清那只是賣,那只是虛,更不知道如何招架閃避。 他宜在想不到一個人的手動作怎會這麼快。他雖然勉強躲過了幾招,但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邀月宮主下一招攻出時,他是否還能躲得開了。她只差還末使出最後致命的一擊!突聽小魚兒大喝:「等一等,我還有最後一句話要說。」 邀月宮主根本不理他,閃電的出手,但一招使出后,卻又忽然頓住,只不過手掌仍不離小魚兒方寸之間,目光始終不離小魚兒面目,冷冷道:「此時此刻,你還想玩什麼花樣?」 明玉功描寫

  邀月宮主激動的情緒似已慚漸靜了下來,正在靜靜的閉目調息,且已漸漸進入了物我兩忘的狀態。
  憐星宮主道:「這種功夫共分九層,只要能使到第六層,已可與當代第一流高手一爭長短,若能使到第八層,就可無敵於天下。二十年前,我們已練到第八層了,本來要將這功夫練到第八層,至少也得要花三十二年苦功,但我們卻只練了二十四年,這進境實已超邁古人,我們以為最多再過四、五年,就可練至顛峰。」「這乃因前二十四年,我們練功的時候心無旁鶩,但到了后二十年,我們卻也像凡俗中人一樣,也有了煩惱和病苦,再也無法像以前那麼專心一意了。」
  憐星宮主嘆道:「只怕正是如此,因為她被你困在那地方之後,才真的斷絕了生機,到了這種時候,人的思想往往會有意想不到的變化,也許在一剎那間,她便已豁然貫通了,她自己只怕也想不通會有這種意外的收穫。」
  要知移花宮掌法內力,獨步天下,因為他認為世上絕不可能再有一種能和移花宮掌法一較雌雄的掌法了他本身自然也並非以掌法見長的。「有一種」明玉功」練到第九層時,才會有這種現象,只因她體內的真氣,已能形成一種漩渦,無論什麼東西觸及她,都會被這真氣漩渦卷過去,正如泅水的人遇見了水中的漩渦一樣。」練成這種功夫的人,體內的真氣一定會形成漩渦,真氣成了漩渦,就一定會有吸力。」
  俞子牙道:「這就是這種功夫最奇妙之處,但江湖中大多數人都不明白這道理,就因為大家都不知道這種吸力是那裡來的,所以就有人認為這是一種邪術。卻不知這才是內家正宗的絕頂心法。」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