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邏輯實證主義

標籤:分析哲學

邏輯實證主義(Logical positivism) 是一個哲學流派,其核心是維也納學派,也叫經驗主義,或稱實證主義、后實證主義、新實證主義、邏輯經驗主義。主要產生於1930年代~1950年代。

1介紹

邏輯實證主義以維也納學派為首,一般還包括德國哲學家賴興巴赫為首的柏林學派,以波蘭的塔爾斯基為首的華沙學派,以及英國的艾耶爾等人的觀點和理論。
它是以經驗為根據,以邏輯為工具,進行推理,用概率論來修正結論。它認為,科學的方法是研究人類行為的唯一正確的方法,因此,它雖然以感性的經驗為依據,但卻否認了感性認識的積極作用,是不折不扣的理性主義。許多研究者們從經驗角度認為外部客觀世界是可以被認識、被量化的。

2觀點

邏輯實證主義的基本觀點大體可概括為:①把哲學的任務歸結為對知識進行邏輯分析,特別是對科學語言進行分析。②堅持分析命題和綜合命題的區分,強調通過對語言的邏輯分析以消滅形而上學。③強調一切綜合命題都以經驗為基礎,提出可證實性或可檢驗性和可確認性原則。④主張物理語言是科學的普遍語言,試圖把一切經驗科學還原為物理科學,實現科學的統一。
邏輯實證主義的中心問題是意義問題以及通過意義劃分科學和形而上學的界限。他們的綱領是:捍衛科學而拒絕形而上學。
邏輯實證主義,又稱邏輯經驗主義,是分析哲學的主要流派之一,形成於20世紀20年代的奧地利,其核心是以石里克(Moritz Schlick,1882~1936)和卡爾納普(Rudolf Carnap,1891~1970)為代表的維也納學派。該派的主要成員還有紐拉特、魏斯曼、費格爾、克拉夫特、弗蘭克以及英國的艾耶爾等。1929年卡爾納普等人的《維也納學派:科學的世界觀》的發表,標誌著該派的正式形成。邏輯實證主義是傳統的經驗主義和邏輯分析方法相結合的產物,其思想淵源於休謨哲學、實證主義、馬赫主義和邏輯原子主義。

3意義

拒斥形而上學
反形而上學並非邏輯實證主義的創舉。誠如卡爾納普所說:從古希臘的懷疑派起,到19世紀的經驗主義者為止,有過不少反對形而上學的人,各式各樣的批評都提出過。但是,邏輯實證主義反形而上學有它自己的特點。首先,邏輯實證主義之所以反對形而上學,不是因為它的學說是和我們的經驗相矛盾的,也不是因為它的問題超出了人類理智的界限,而是因為形而上學的命題是無意義的。其次,在怎樣反形而上學問題上,邏輯實證主義不是從心理學的角度,而是從邏輯學的角度出發,主張通過對語言的邏輯分析清除形而上學。
什麼是形而上學?對此,卡爾納普的回答是:我將把所有那樣一些命題叫做形而上學的,即這些命題宣稱表述了某種在全部經驗之上或之外的東西的知識,例如,表述了事物真實本質的知識,表述了自在之物、絕對者以及諸如此類的東西的知識。艾耶爾也把形而上學定義為一種對實在的本性的探索。他認為,形而上學主要基於這樣一個基本假設,即哲學能夠給我們提供關於超越於科學世界和常識之外的實在的知識。可見,在邏輯實證主義看來,一切關於世界的本原、本質的命題,一切關於超驗的實在的知識,都是形而上學。
邏輯實證主義之所以拒斥形而上學是因為,在他們看來,形而上學命題割斷了和經驗世界的聯繫,所以在經驗上、理論上,即在認識上是無意義的。所謂形而上學命題沒有經驗意義,是指這類命題所涉及的對象不在感覺經驗的範圍之內,既不能通過經驗予以證實,也不能通過經驗予以否證。換一句話說,即形而上學命題不能在經驗範圍內確定其真假,而一個沒有真假值的命題由於沒有斷定性的內容,因而不能給我們提供任何知識,即對增進我們的認識毫無幫助。在邏輯實證主義那裡,意義一詞總是從認識性的意義這個觀點上來理解的。據此,邏輯實證主義認為,形而上學命題都是一些無意義的偽命題。所以,卡爾納普說,我們既不肯定也不否定這些論題,我們是拒斥這整個問題。
那麼,什麼命題是有意義的呢?邏輯實證主義認為,凡是有真假值的命題就是有意義的。他們把有意義的命題分為兩類,即分析命題和綜合命題。邏輯實證主義認為,分析命題的真假可以藉助邏輯規則推論出來,因為分析命題里謂詞的含義就包含在主詞中;綜合命題的真假可以通過經驗予以檢驗,因為綜合命題陳述的是經驗事實。如果一個命題既不是真的,又不是假的,那麼它在認識上就是無意義的。邏輯實證主義認為,形而上學命題既不能根據邏輯規則也不能根據經驗事實判定其真假,它既不是真的,也不是假的,而是沒有真假值即沒有意義的偽命題。所以,艾耶爾說,形而上學命題沒有意義這一事實,並不僅僅是從它們沒有事實內容這一點推論出來。它是從沒有事實內容這一點結合它們不是先天命題這一點而推論出來的。卡爾納普也說過:形而上學的命題沒有意義,因為它們不涉及任何事實,這個看法,休謨已經表述過了。我們同意休謨的這個觀點,把這個觀點翻譯成我們的術語就是,數學和經驗科學的命題是有意義的,所有其他命題都是沒有意義的。關於分析命題和綜合命題的區分以及這兩類命題都是有意義的觀點,是邏輯實證主義拒斥形而上學的理論依據。
既然形而上學是無意義的,為什麼古往今來有那麼多的人,其中包括卓越的有識之士,在形而上學上花費那麼多的精力和熱忱呢?對此,卡爾納普認為,形而上學命題雖然在認識上沒有意義,但並不意味著它沒有價值,並不排除它有情感上的意義。因為形而上學確實表達了什麼,它們就像笑、抒情詩和音樂一樣,表達了人們的永恆的情感或意志傾向,表達了一個人對人生的總態度。既然如此,那麼邏輯實證主義為什麼不拒斥抒情詩而只拒斥形而上學呢?對此,卡爾納普的觀點是:形而上學和抒情詩之間雖有著巨大的類似性,但也有一個決定性的區別,即抒情詩是文學作品,沒有人會到抒情詩里去尋找科學知識。然而,形而上學家們卻相信,他給人們提供了某種真理性的知識。關於這一點,形而上學家們不僅欺騙了別人,也欺騙了自己。卡爾納普指出,形而上學的非理論的性質本身並非是一種缺陷,所有的藝術都具有這種非理論的性質而並不因此就失去它們對於個人和社會生活的高度的價值。問題在於,形而上學具有一種欺騙和迷惑人的性質,即它給予知識的幻相而實際上並不給予任何知識。卡爾納普說:這就是我們為什麼要拒斥它的理由。邏輯實證主義認為,自古以來,人們都沒有弄清楚形而上學命題的這一性質,都在那裡盲目地無休止的爭論,爭論了幾千年而毫無結果。邏輯實證主義則第一次弄清了形而上學命題的性質,一勞永逸的解決了這一爭論。
那麼,邏輯實證主義是怎樣拒斥形而上學的呢?在這個問題上,卡爾納普的《通過語言的邏輯分析清除形而上學》一文是頗具代表性的。
卡爾納普的論點是:邏輯分析揭示了形而上學的斷言陳述是假陳述。他指出:語言包含辭彙和句法。因此,假陳述有兩類:一類是包含一個被誤認為有意義的詞;另一類是組成句子的詞雖然有意義,但是以一種違反句法的方式湊在一起,因而並不構成一個有意義的陳述。
我們先來看第一類假陳述,即一個句子包含了一個被誤認為是有意義的詞,而實際上這個詞沒有意義,只是一個假概念。那麼,一個詞的意義是什麼呢?卡爾納普指出:決定一個詞的意義的是它的應用標準(即它的基本句型、真值條件、證實方法所結成的可推關係)。應用標準是決定意義的充分條件。說到底,一個詞的意義就在於它能否為經驗所證實。例如,X是一塊金鋼石。在這個句子里,X是用來指稱金鋼石的,而金鋼石屬於事物範疇,可以用經驗來檢驗其真假,因而是有意義的。但是許多形而上學的詞並不能滿足上述條件,因而是無意義的。例如,X是世界的本原。在這裡,X是用來指稱本原的,而本原這個詞就是一個無意義的詞。因為,形而上學所謂的本原,即起源於、先於,並不是指時間上在先,而是指形而上學方面在先。由於這個形而上學方面又是沒有標準的,因此本原這個詞是一個沒有意義的假概念。包含這種假概念的句子就是形而上學的假陳述。
再看第二類假陳述。在這類陳述中,組成句子的詞雖然有意義,但是以一種違反句法的方式湊在一起的,所以也是無意義的。卡爾納普指出:語言的句法規定了哪些語片語合是允許的,哪些是不允許的。然而,自然語言的語法句法並不能完全消除一切無意義語片語合的任務。例如,凱撒是一個質數這個句子雖然符合自然語法規則,但卻顯然是一個無意義的假陳述,因為人的名稱和數的名稱屬於不同的邏輯類型。卡爾納普指出,這一事實說明,從邏輯觀點看來,語法句法是不適當的。如果語法句法準確地符合邏輯句法,假陳述就不會產生了。當然,許多形而上學的假陳述不像上述例子那麼明顯,那麼容易看出來。卡爾納普以笛卡爾的我思故我在為例,認為這個命題就包含著兩種基本邏輯錯誤:第一個錯誤在我在這個結論中。因為存在不是一種性質,它只能與謂詞連用而不能與名稱(主詞,專有名詞)連用,所以不能說我存在、上帝存在。第二個錯誤在於從我思過渡到我存在。因為,從我思得到的結論不是我在而是存在著思維的東西。通過上述分析,卡爾納普得出如下結論:有意義的形而上學陳述是不可能有的。
拒斥形而上學是邏輯實證主義的一個綱領性口號,是邏輯實證主義的基本出發點和主要目的之一。因為,只有拒斥了形而上學,才能使哲學從傳統的知識體系轉變成一種邏輯分析的活動,才能通過邏輯分析澄清有意義的概念和命題,為事實科學和數學奠定邏輯基礎。
語言的邏輯句法
根據經驗主義的意義標準,確定一個命題是否有意義的方法,就是把命題同經驗事實相對照。但是紐拉特、卡爾納普等人很快發現,這個方法存在兩個問題:首先,從理論上說,科學命題是不可能被完全證實的;其次,把命題同經驗事實相比較,仍然帶有唯我論的形而上學遺迹。於是卡爾納普等人拋開命題的經驗內容,轉向了對語言的邏輯句法的研究。
所謂語言的邏輯句法,指的是關於一種語言的形式的理論。對語言形式的研究就是只涉及語言的形式,而不涉及其內容,即主要研究語言中的規則、定義、句子及其組成的各個符號的種類和排列等,而不涉及這些符號或句子的意義。卡爾納普認為,形式的語言應被理解為說話的規則系統。一個形式的語言的規則系統包括形成規則和變形規則。形成規則和語法相似,某一系統的形成規則,決定著該系統的句子如何能由各種不同的符號構造出來。例如,一個主詞符號S可以與一個謂詞符號P用系詞是連接起來,組成S是P這樣的句子。變形規則和演繹邏輯相似,它規定如何將給定的句子變形為其他的句子,也就是說,規定了如何從已給定的一些句子推演出其他的句子。例如,從所有的S是P可推出這個S是P,或者從所有的a都是b和所有的b都是c可推出所有的a都是c。卡爾納普認為,形成規則和變形規則是構成一個語言系統的兩類基本規則,某一語言系統的邏輯句法就是由這兩個部分組成的。由於邏輯句法的規則完全不涉及句子的具體含義,而只是用純粹形式的方法來表達,因此,確定了某一語言系統的形成規則和變形規則,就可以確定哪些句子形式是該語言系統所允許的或有意義的,哪些句子形式是該語言系統不允許的或無意義的。
至於一個形式的語言的規則系統是怎樣確定的,卡爾納普主張用容忍原則或語言形式的約定論原則。根據這一原則,任何一個語言系統,只要具有邏輯上的一致性和自足性,就有其存在的權利。人們完全可以任意選擇採用任何一種語言系統,因為不同的語言系統並無正確或錯誤之分,只有相對於某些特定的目的來說,是否方便與合適的問題。
卡爾納普把語言的邏輯句法看做是關於一種語言的形式的理論,因此,對語言的邏輯句法的研究,也就是對作為一個規則系統的語言形式結構進行分析。他認為,對一個語言系統進行邏輯句法的分析,首要的一點就是區分兩種不同的說話方式,即形式的說話方式或實質的說話方式。形式的說話方式只涉及語言的表達形式,即詞與詞之間的句法形式,而不涉及語言所表達的對象。形式的說話方式採用的是句法句子,如玫瑰花這個詞是一個事物詞。實質的說話方式從它的表達形式上看似乎涉及的是對象,但嚴格說來,只涉及這個對象的名稱。所以,實質的說話方式採用的句子,看似真對象句子,其實是假對象句子。如玫瑰花是一個事物,這個句子和真對象句子,如玫瑰花是紅的,從表達形式上看似乎都涉及到玫瑰花這個對象,但實際上玫瑰花是一個事物只涉及了玫瑰花這個名稱,而沒有涉及它的任何性質,如顏色、形狀、氣味等。採用假對象句子說話就是實質的說話方式。
卡爾納普指出,使用假對象句子或實質的說話方式,經常會導致誤解、混亂和無謂的爭論,在哲學的領域中尤其如此。傳統哲學中的許多無謂的爭論都是採用實質的說話方式引起的。例如,實證論者主張事物是感覺材料的複合,實在論者主張事物是物理要素的複合,於是就會發生對於事物到底是什麼這個假問題的無休止的爭論。解決這種爭論的辦法就是把實質的說話方式翻譯為形式的說話方式。形式的語言習慣的表達式如下:一個物理對象的名字(例如月亮這個語詞)是可歸約為感覺資料謂詞(或知覺謂詞)的。卡爾納普認為,如果我們把實質的說話方式翻譯成形式的說話方式,就有可能把這兩個對立的命題調和起來,消除關於形而上學假問題的爭論。
這種用形式的說話方式代替實質的說話方式,用句法句子代替假對象句子的方法,就是邏輯句法的分析方法。其具體方法就是,用事物指稱來代替事物,用關係指稱來代替關係,用數字指稱來代替數字,用時間指稱來代替時間,等等。卡爾納普認為,通過這種翻譯成形式的說話方式的方法,我們就使邏輯分析擺脫了一切語言以外的對象本身的提示,因而我們就只管語言表達的形式了。
在卡爾納普看來,只要把哲學局限於對語言的邏輯句法的分析,就可以不涉及與對象有關的問題,從而避免陷入唯我論。同時,確定一個命題是否有意義,也不在於看其是否與經驗事實相一致,而是看其是否處在一個有關的語言系統中。

現象主義和物理主義

現象主義和物理主義是維也納學派邏輯實證主義內部的兩種傾向,也可以說是該派自身演變發展的兩個階段。邏輯實證主義認為,哲學的任務就是對語言進行邏輯分析,邏輯分析的主要目的之一是澄清科學的概念、命題的意義,從而為科學知識奠定基礎。這就產生了一個問題,即選擇什麼樣的語言作為一切科學知識的普遍語言,或者換一句話說,作為科學知識基礎的語言究竟應當使用一種什麼樣的語言。正是在這個問題上,邏輯實證主義內部出現了現象主義和物理主義的分歧。
20年代末至30年代初,現象主義在邏輯實證主義內部佔主導地位。現象主義主張用現象語言作為科學知識的基礎。現象語言是以個人主觀的感覺經驗為基礎的語言。現象主義的基本特徵就在於從感覺、直接經驗、所與出發,把主觀的感覺經驗看做是一切科學知識的基礎。他們認為,主觀感覺、直接經驗是自明的、無可懷疑的,不需要任何檢驗和證明,也不是從什麼命題推論出來的。因此,一切科學命題歸根結底都可以還原為表示主觀的感覺經驗的命題。根據現象主義的觀點,整個世界就是感覺經驗的邏輯構造,一切科學知識都是藉助邏輯在經驗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因此,科學知識應採用以感覺經驗為基礎的現象主義的語言。
物理主義產生於30年代初,其倡導者是紐拉特,在他的影響下,卡爾納普不久也轉向了物理主義。於是,在維也納學派內部出現了以石里克、魏斯曼為代表的現象主義和以紐拉特、卡爾納普為代表的物理主義之間的爭論。物理主義主張以物理對象而不是以感覺材料作為科學知識的基礎,主張以表述物理對象的物理語言作為一切科學的普遍語言,並試圖以物理語言為基礎實現科學的統一。
物理主義認為,世界上發生的一切事情都是自然界的一部分,都是物理的事物和事件。因此構成科學知識的命題不應當是表述個人直接經驗的感覺命題,而應當是表述所有人都能觀察到的物理事件的記錄陳述。感覺命題採用的是現象主義語言,記錄陳述採用的是物理主義語言。所謂物理語言,是指人們在日常生活中或物理學中所使用的描述物理事件的語言。由於物理事件是處在一定的時空之中的,因此物理語言也就是對物理事件的時空點的描述。物理語言的特點是使用度量概念,如溫度、速度、體積、比重、壓力等。
卡爾納普指出:物理語言是普遍的和主體間的。這就是物理主義的論點。物理主義之所以主張用物理語言作為一切科學的普遍語言,就在於物理語言具有普遍性和主體間性。所謂主體間性,指主體之間可以互相了解、互相交流。比如,這塊黑板有多長,不必爭論,只要用尺測量一下就行。現象語言就不具備這一點,因為現象語言是以個人感覺為基礎的,我的感覺別人無法了解,反之亦然,所以現象語言是不能相互了解、相互交流的私人語言。卡爾納普認為,物理主義語言的最重要的優點之一,就在於這種語言有主體間的交流性,也就是說,它原則上能夠使所有使用這種語言的人都觀察到為這種語言所描述的事件。所謂普遍性,是指世界上的一切事情都可以用物理語言來表述,因為世界上的一切事情都是物理的事物和事件。物理語言即關於物理事件的記錄陳述不僅適用於物理學,同時也適用於一切其他學科。
與物理主義有密切聯繫是科學的統一這個論題。物理主義主張用物理語言作為一切科學的基礎語言。紐拉特說:統一科學的統一語言就是物理學的語言。卡爾納普也認為:物理學語言是科學的普遍語言,這就是說,科學的任何領域內的語言可以保存原來的內容翻譯成為物理學語言。致力於科學的統一,是維也納學派邏輯實證主義思想的一個重要內容。卡爾納普在《哲學和邏輯句法》(1934)一書中指出,各門科學為了實踐的目的,的確可以被分開,但它們都立足於同一基礎上,歸根到底,它們構成統一的科學。他還強調,統一科學並不意味著科學的所有分支的對象都是屬於同一種類,而是意味著科學的各個分支的名詞是邏輯的一致的。這就是說,在邏輯實證主義看來,統一的科學應當是建立在統一的語言的基礎之上的。
現象主義和物理主義爭論的實質是,作為一切科學的基礎語言的命題或句子應是表述感覺材料的現象語言,還是表述物理對象的物理語言。紐拉特、卡爾納普等人認為,現象主義是方法論的唯我論,物理主義是方法論的唯物論。當然,從現象主義轉向物理主義並不意味著是從唯心主義轉向了唯物主義,因為現象主義和物理主義的分歧,只是方法論意義而非本體論意義上的,分歧的實質僅在於哪一種語言更適合作為科學的基礎語言。

4發展

20世紀30年代末,隨著維也納學派的解體,作為一個學派的邏輯實證主義也就分化瓦解了,但該派所倡導的邏輯實證主義精神仍繼續存在。二戰後,邏輯實證主義的中心轉到了美國,以蒯因為代表的邏輯實用主義就是在批判邏輯實證主義的基礎上形成的。
上一篇[紙片法]    下一篇 [氟化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