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邪氣凜然 -故事介紹

作者:跳舞

主角陳陽,原本只是一個普通人,某日,忽然得到了一個機會:他將擁有可以控制自己運氣的特殊本領!!

隨即桃花運,事業運,財運,紛涌而來……
當一個人可以隨意控制自己的運氣的時候,那麼,他的生活會變成如何?
是不是出門就能撞美女?買股票就立刻漲停?
靠……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2 邪氣凜然 -初章試讀

第一章 【混在夜總會的日子】
  第一章

    如果有一天,忽然有一個奇遇擺在你面前,只要你伸伸手,就能得到很多夢寐以求的東西……你會不會動心?

    當然,我們必須清楚的認識到,這世界上,任何東西,都是有代價的!

    •

    鬧鐘的聲音把我吵醒,我翻了個身,從休息室的小床上坐了起來。

    看了看時間,下午五點整。

    我扭開燈,掏出一枝香煙給自己點上,然後深深吸了一口,讓香煙的辛辣的氣味在肺里轉了個來回,這才真的完全清醒了過來。

    隨後我跳下地,在地上做了幾十個俯卧撐,聽見自己全身的骨骼在運動中咔咔做響,然後略微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把掛在門前的黑色西裝穿上,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臉,讓臉部肌肉鬆弛了一些,我走出了休息室。

    我的名字,叫陳陽,年紀是二十三歲,生活在這個南方的中等城市裡。

    我現在工作的地方,是本市著名的「金壁輝煌」娛樂中心裏面的夜總會,夜總會是什麼地方,相信很多人都有了解。在本市的同類娛樂場所中,這家娛樂中心也是高檔次的,而且以裡面的小姐年輕漂亮服務熱情而聞名。

    我的頭銜,是主管。

    這名字聽著挺氣派,其實工作內容並沒有那麼高雅。我的工作內容就是在客戶來夜總會消費的時候,和他們拉拉關係,喝喝酒,管理管理場子,相當於一個經理一樣。

    我走出休息室的時候,走廊里還沒有什麼人,不過一些服務員已經開始上班了,正在打掃走廊。因為我是主管,所以我才擁有一個小房間當休息室,而我的休息室隔壁就是小姐們的休息室。不過因為現在才下午五點,小姐沒都沒上班,所以現在這個時候,隔壁都是空著的。

    我走出門,就看見隔壁房間里走出一個艷麗的女人,我抬眼掃了她一眼,是瑪麗。

    瑪麗是英文名MARRY的諧音,她是夜總會裡的一個資深人士。原本在幾年前曾經是本市幾個娛樂場所都很紅的小姐,現在年紀大了一點,開始整理手裡的資源,拉攏了一批小妹,自己當起了媽咪。

    瑪麗在我們場子里算混得不錯,手下有二三十個小姐跟著她混飯吃。而且她入行多年,路子相當野,如果遇到人手不夠的時候,她一個電話就能調來十幾個小妹。不過可惜的是,一直以來,她手下都沒有能帶出一個真正的紅牌。

    所謂的紅牌,不是說只長相漂亮就可以。這年頭,當小姐也不是那麼容易混的。說句玩笑話,當名妓也不是一件簡單的活兒。身為一個紅牌,不但要漂亮,而且還要聰明,會來事兒,會看客人臉色。該風騷的時候風騷,該端架子的時候端著。

    一般能當紅牌的,都是那種能把男人勾引得神魂顛倒如痴如醉的女妖精。

    那種上來就脫了衣服往客人身上撲的小姐,一般只有沒見過女人的小花痴才喜歡。

    現在的男人,出來玩都玩成精了!

    憑心而論,瑪麗算是一個很風騷誘人的女人。她的五官很艷麗,身材圓潤,該翹的地方翹,該細的地方細,身上穿著的那件黑色小西裝,偏偏胸前前襟放得很開,故意露出了半截白色的蕾絲內衣,外加一條乳白色的乳溝,很誘人的一個熟女型艷女。

    「小五哥~~」瑪麗看見我,立刻眼睛一亮,嬌笑著喊了我一聲,故意扭動著水蛇腰,款款向我走來,身子有意無意的貼著我,上半身乾脆就掛在我的胳膊上,用甜得發膩得聲音在我耳邊笑:「今晚你可要多照顧我啊,昨天死強那個傢伙,硬是把我這組人排在最後,害的我手下小妹一晚上都沒活干呢。」

    說完,彷彿是故意一樣,把她一對爆乳在我手臂上摩擦了幾下。

    我臉上露出嘻笑的表情,故意在她翹臀上用力拍了一下,順手捏了一把,笑道:「瑪麗姐,別耍我了?阿強敢駁你面子?昨晚我可看見了,就數你手下的小妹接的活兒最多。馬老闆昨天不是還帶著麗麗出場了么?」

    瑪麗對我飛了個媚眼,膩聲笑著:「我不管了,今晚你可得給我排個好鍾!」說完又把柔軟香噴噴的身子往我胳膊上貼。

    很多人以為這種娛樂場所里,小姐都是夜總會裡的。其實這種概念是錯誤的。

    夜總會自身是不養小姐的,小姐和媽咪都不拿夜總會一分錢薪水的。一般夜總會做生意,都會召來幾個媽咪,由媽咪帶來一幫小姐,每天在場子里給客人服務,小姐都是靠客人的小費養活。而媽咪的收入,則是靠拿小姐的提成,一般來說,客人給小姐多少小費,小姐都要上交媽咪一成。

    當然,也有混的比較好的小姐或者媽咪,認識了幾個熟客,客人通過她們在夜總會裡預定的包間,那麼那天晚上客人的消費,小姐或者媽咪也能拿到一定比例的提成。

    比如瑪麗,她手下雖然沒有什麼紅牌小姐,但是因為人緣廣,手裡攥著幾個大客戶,每個月這幾個大客戶都在夜總會裡消費十來萬,那麼她拿到的提成就相當可觀了。

    不過坦率說,我現在乾的這個活兒,她的確要好好巴結我。

    因為夜總會裡的制度,一般客人來了,都是我們這種客戶主管負責接待,然後進了包間,我就會找和自己關係好的媽咪或者小姐進去給客人服務,權力基本上都在我手裡。

    所以,混這裡的媽咪和小姐,都很巴結我。就是希望我能多給他們介紹生意。

    還有很多小姐,為了能多賺錢,能在經理手下排個好位置,甚至願意主動送上門來讓經理佔便宜。

    根據我知道的,我們這個場子里,另外的那個主管阿強,至少這裡的一小半小姐都被他上過了。

    不過我人比較和氣,很少打罵這些小姐,也從來不仗著自己的權利欺負人和佔小姐便宜,倒是人緣還不錯。

    瑪麗在嬌笑,我順勢把手攬在她柔軟的水蛇腰上,輕輕捏了一下,心中不禁讚歎,靠,手感一流!

    這女人身材爆好,皮膚也白皙滑膩,尤其是腰上,更是沒有一絲墜肉。再加上夜總會裡的規矩,當媽咪的都是穿著這種黑色的緊身小西裝,手裡拿著一個小小的手袋(裝小費用的),這麼猛的一看,還真有點OL誘惑的味道。

    我不禁嘆息,瑪麗手下沒有紅牌小姐,那是因為她現在不肯下水了。如果她肯重操舊業,一定紅的。雖然她本身不算絕色,但是眉眼通挑,又會揣摩客人心理,又會哄人,難怪當年曾經紅過了。

    「小五哥,現在時間還早,要不要我幫你鬆鬆骨呀?」說完,送了我一個媚眼,一雙眼睛里都彷彿要滴出水來了。我知道她是在耍我。一會兒就要開工了,就算想幹什麼,現在也來不及了。用力在她臀部上扭了一下,笑道:「好了,別逗我了,晚上我正好有幾個客人預定了包間,回頭我帶你進去吧,不過叫你手下小妹好好打扮一下,我這幾個客人眼睛可毒得很。」

    瑪麗立刻眉開眼笑,湊過來在我臉上波了一下,這才扭著水蛇腰進去補妝去了。

    金壁輝煌夜總會裡,一共有四個主管。我是四個人中年紀最小的,可卻是在這裡混的最長的。我十八歲就來這裡混了,從端盤子的小弟開始干,然後從服務員干到接待,最後才混上了主管的位置。

    今晚和我一起當班的還有另外一個主管阿強。這小子比我大好幾歲,已經三十開外了。卻長著一張小白臉。一雙眼睛里總是冒淫光,好像總是欲求不滿的樣子。我走到后場餐廳的時候,這小子正和另外一個媽咪鳳姐打情罵俏。

    鳳姐是這裡的頭號媽咪,她手下的小妹沒有瑪麗多,但是卻有兩個超級紅牌,都是我們這裡的鎮場台柱子。絕對的美女。

    我坐了下來,和阿強鳳姐打了個招呼,鳳姐立刻笑眯眯的貼了過來,故意挨著我一屁股坐在我身邊。鳳姐的模樣和瑪麗完全兩個極端,瑪麗是那種風騷的熟女,身材火爆。而鳳姐則是小巧形的,不過一雙眼睛很媚,身上的風塵味沒有瑪麗那麼足,但是為人卻極精明,很有手段,不然也鎮不住手下那兩個超級紅牌小姐。

    「小五,怎麼來這麼晚啊。」阿強笑著遞給我一枝香煙,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這傢伙據說當年是在本市某個著名的鴨店裡干過,年輕的時候也曾經風靡本市鴨界,不過現在年紀大了,拼不過那些小年輕了,才到我們這行混飯吃的。

    我一向不太喜歡這個傢伙,因為原本憑他的本事是很難當主管的,據說也是靠女人上位的,傳說我們這家夜總會背後除了現在的老闆還有一個股東是富婆,這傢伙就是靠了那個富婆的關係才進來的。

    我一向總覺得凡是這種吃軟飯的男人都很欠扁,對他一向沒什麼好感。背地裡我也知道,公司的很多人暗中都叫他「軟飯王」。

    我臉上保持淡淡的微笑,和他點了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

    鳳姐則乾脆伸手摟住了我的脖子:「小五哥,我聽說今晚馬老闆還要過來,他可是你的老客人了,今晚一定要多關照我呀。」

    我察覺到鳳姐摟我的時候,阿強眼睛好像閃過一絲不快的目光,立刻不動聲色假裝抽煙的動作,擺脫了鳳姐胳膊的糾纏。

    我不是怕阿強,只是覺得在這種地方,為了一個夜總會裡當媽咪的女人莫名其妙得罪一個同事,沒有必要。

    「鳳姐,你手下兩個台柱子放在那裡,每天就等著數錢吧。」我笑眯眯的噴了口煙,然後叫了一份套餐。我察覺鳳姐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強笑著道:「再怎麼樣也要你小五哥關照才行啊。」

    我聞言心中一動,難道是她手下那兩個紅牌出問題了?

    不過這都不關我的事情,我狼吞虎咽吃完了東西,把筷子一扔,和兩人打了個招呼,上樓沖澡去了。

    留下阿強和鳳姐兩人鬼鬼祟祟,也不知道商量什麼東西。

    這裡人人都知道阿強和鳳姐兩人有關係……不是有一腿,而是有很多腿!基本上媽咪很少出面給主管獻身的,不過也有真的勾搭在一起。比如阿強和鳳姐,不過我心中猜測,這小子勾搭鳳姐,恐怕真正的目的是她手下的那兩個紅牌吧。

    紅牌小姐和普通小姐是完全不同的。比方說,普通小姐需要巴結我們,巴結媽咪。巴結了我們,因為我們一般會照顧關係好的小妹,帶他們進一些大客戶的包間。而巴結媽咪,則是為了給客人挑人的時候,站的位置考前一點。

    在這種場所玩過的朋友都知道,一般客人挑小姐的時候,都是讓小姐在包間里站成一排讓客人看。而和媽咪關係最好的小姐,都是站在最前面,最靠近客人的地方。至於那些不受寵的小姐,就只能站在靠近門邊上,甚至還會被別人擋住。

    這種情況下,就算你是天仙美女,客人都看不到你,你也絕對沒生意做的。

    而紅牌小姐,根本不用巴結人,她們自己就有不少熟悉的大客戶,每天晚上甚至不用和別人排隊去等客人挑,自己就有固定的老客戶來點名捧她場。反而是媽咪,都要對手下的這種紅牌小姐很客氣,因為紅牌小姐就是媽咪手下的生金蛋的母雞!一般來手,主管或許可以利用手裡的權利佔佔普通小姐的便宜,但是紅牌小姐,是不用看主管臉色的。

    在我看來,我們這個場子里一共有四個紅牌小姐,其中有兩個更是超級紅牌,真真正正的絕色美女!其中一個還是著名藝術學學院畢業的!還在幾部影視劇里演過配角,只不過娛樂圈裡競爭實在太激烈,而做這行來錢也快,就過來撈錢了。

    我上了樓去桑拿部洗了個澡,在熱水下沖了二十分鐘,才感覺全身的精力都恢復了。出來的時候,桑拿部的小弟過來恭恭敬敬的先喊了聲五哥,然後問我要不要找兩個小妹給我鬆鬆骨,按摩一下。

    我從來都不碰桑拿房裡的小姐,原因是感覺她們很臟。

    我列個數字,大家就明白了。

    我們的這個娛樂中心,桑拿部里挂名的有三十個小姐,每天晚上這裡接待的客人一般有一百多人,平均每個小姐每天晚上要接客三次以上!一個月下來就是九十次!半年就是五百四十次!一年下來……嘿嘿,您自己計算吧。

    當然,我也很少碰夜總會裡的小姐。

    夜總會裡的小姐,雖然一樣是出來撈錢的,不過大多很少出場陪客人上床。因為基本上她們不用出場,每個月也能掙到上萬的收入。

    我並不是說夜總會裡的小姐就乾淨。出來做這行的,沒有乾淨的!這也是我在這裡混時間舊了之後,就基本不碰場子里的小姐的原因。

    不過現在想想,這年頭,所謂的良家婦女就真的乾淨么?

    那些毛都沒長齊全的女中學生,大學生,成天到晚泡在網路上,今天見一個網友,明天見一個網友,隔三叉五就和不同的網友去酒店開房間圈圈叉叉……單純從這種頻率上,和出來做的小姐相比,也乾淨不了多少!

    這個小弟知道我的習慣,他說的找小妹給我鬆鬆骨頭,找的是那種真正的按摩技工小妹,不是小姐。這裡畢竟是高檔場所,並不是每個客人來這裡都是嫖的。也有專業的按摩技工。

    如果在往日,我是不拒絕洗完澡之後享受一下按摩,這裡消費很高,光是洗個澡就要一百塊,而按摩技工的技術也真的很不錯,還有幾個是從南方沿海城市聘回來的,而且我在這裡洗澡享受也不用我掏錢。不過看看時間來不及了,搖搖頭,讓他給我拿了瓶礦泉水,一口氣喝完,這才穿了衣服下樓。

    晚上七點鐘,準時開工。

    門口站了一排穿著高開叉旗袍的迎賓小姐,有客人走進就一起鞠躬,鶯鶯燕燕的一片嬌聲細語:「老闆好!」「大哥好!」「老闆好……」

    站在門口的這幫迎賓都是包間里的服務員,也就是俗稱的公主。這種包間公主,只有在高檔的夜總會裡才有,那種三流低檔次的場子里是沒有的。包間公主負責端茶倒酒,偶爾也會陪客人喝兩杯,玩兩把骰子,不過這種公主是不讓客人碰的,不能碰不能摸,但是服務絕對周到。往往客人消費完了,一般都會塞幾百塊小費給她們。可以說,她們是這裡最乾淨的人了。甚至很多小姐都常常開玩笑說,想回去當包間公主。

    她們累死累活陪客人喝酒,還要讓客人抱,讓客人摸,每天晚上坐一個台也就幾百塊。

    當然,也有長得漂亮的公主,幹了一段時間,受不了金錢的誘惑,就乾脆改行當小姐的。

    阿強和我都穿了工作用的西裝,耳朵上還帶了耳機,西裝下麵皮帶上掛了對講機,在場子里來回走動,不時的和熟悉的客人打招呼,偶爾也會進包間和客人喝兩杯。

    我們這個場子生意極好,不到九點的時候,包間就全滿了。我在一個大包間里陪了我的一個熟客馬老闆喝了兩杯,抽空溜了出來,跑到休息室里透透氣。今晚兩個包間的客人喝酒太猛,我也多喝了兩杯,感覺腦子有些暈。

    剛坐下,身後一個軟綿綿的身子就貼了上來,我聞著那香水味道,就知道是瑪麗。她臉蛋通紅,大概是酒氣蒸的。順手遞給我一張小小的濕毛巾,用甜膩的聲音笑道:「小五哥,怎麼一個人跑到這裡來了?」

    我嘆了口氣,知道她不會無緣無故找我,擦了擦臉,抬頭看了她一眼:「瑪麗姐,出什麼事情了?」

    「哎喲……」她很風騷的一笑,貼著我坐了下來,我的休息室里只有一張沙發床,兩人就這麼並肩坐在床上,她伏在我肩膀上,膩聲道:「沒事就不能來找你說說話么?」

    老實說,我今晚有些喝多了,順手就摟住她的腰,然後手就往下滑,她也不躲閃,水蛇腰在我懷裡一扭一扭,卻彷彿是故意挑逗我一樣。

    我不是什麼好人,在這種場合混飯吃,也不是沒有和夜總會裡的小姐發生過關係,現在已經感覺到了瑪麗是在故意勾引我了。我一面不輕不重的在她腿上摸了幾把,這種女士小西裝下面是短裙,瑪麗今晚穿了一雙薄薄的絲襪,她腿上的肌膚很滑膩,肌肉也很有彈性,據說她有洗冷水澡的習慣,這樣可以保持身材。這女人今年少說也有二十五六歲了,卻比很多剛二十歲出頭的女孩身材還好。

    瑪麗格格笑了幾聲,一雙手彷彿是在上下抵擋我的魔手,卻又好像是在故意引誘我往深處,這種似拒還迎的舉動,我立刻明白她的意思了,乾脆一手從她的衣襟上探了進去,隔著內衣捉住了她胸前的一隻豪乳,口中心不在焉的說:「瑪麗姐,你不會是故意跑來勾引我的吧?」

    瑪麗吃吃笑了兩聲,卻一把打開了我的手:「小五哥,今晚謝你啦。」她指的是剛才我發了兩撥客人給她,當時鳳姐就在我身邊,看著這種情況,也不知道翻了多少次眼皮。不過我都不管,鳳姐是阿強的女人,我憑什麼要關照她?

    「晚上我請你消夜。翠香閣,下班我們就過去,今晚我手下的一幫小妹都要好好謝謝你。」她的眼波迷離,帶著誘人的味道。我故意壞笑:「你手下一幫小妹都要謝我?那我一個晚上可應付不過來啊。不說別人,就你瑪麗姐一個,我恐怕就不是對手了。」

    瑪麗身手在我胸前劃了兩下,嘻嘻笑道:「小五哥,別耍我了,誰不知道你是練過的。你身體這麼好,以後你老婆可有福氣了。」

    我撇撇嘴巴:「老婆?我哪裡來的老婆哦……」

    瑪麗的一雙眼睛都彷彿要滴出水來了,乾脆整個人往我懷裡一倒:「好了,小五哥,大不了今晚……我去陪你?」

    我心裡一動,反而生出幾分警覺來。

    這個瑪麗雖然風騷,平時大半卻都只是裝出來的。做這行的,可以被人卡卡油,摸摸抱抱的,都是打情罵俏的手段,可是卻很少讓人真的占什麼便宜。

    今晚她這麼送上門來,難道是想巴結我?

    不過如果要巴結我,隨便派她手下一個小妹就是了,不用她親自出馬吧?

    果然,瑪麗趁著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冷不丁說了一句:「小五哥,有件事情和你說一下,你幫我看看,小鳳手下的兩個小妹,想過檔到我這裡來。你知道小鳳那個人的,她不能不賣你面子的,你能不能幫我去說說……」說這幾句話的時候,她幾乎是貼著我的耳朵,牙齒有意無意的在我耳朵上輕輕咬了兩下,一隻手掌忽然就握住了我的小弟弟,然後輕輕捏了幾下。她的動作力道非常巧妙,不輕不重,柔軟的胸部更是在我身上來回摩擦,擦得我心中不禁起火。

    等我忍不住去抓她的時候,瑪麗卻吃吃一笑躲開了,媚眼如絲看著我,膩聲道:「小五哥,現在可不行,人家還要上班呢……別弄亂人家的衣服啦……」

    我輕輕笑了一聲:「妖精,你把我火逗上來了,就想不管了么?」

    她眼中閃過一絲奇異的目光,回身把房門鎖了,然後扭著腰部走到我面前,輕輕蹲了下去,一雙細長的手靈巧的解開了我的拉鏈,然後抬頭媚笑,張開嘴巴……

 

3 邪氣凜然 -相關條目

邪氣凜然邪氣凜然
小說 玄幻 武俠 文學



上一篇[張本渝]    下一篇 [變臉武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