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邪氣藏府病形

標籤: 暫無標籤

1 邪氣藏府病形 -出處

  文章出自《黃帝內經》的《靈樞》。

2 邪氣藏府病形 -題解

  本篇詳細討論了不同邪氣侵襲人體時所傷及的不同部位以及中陰中陽的區別,列舉了邪氣中人的不同原因,闡述了察色、診脈和察尺膚等在診斷上的意義及重要性。因本篇重點論述了邪氣中人的原因以及五臟六腑為邪氣所傷時出現的病形,故稱為"邪氣臟腑病形"。

3 邪氣藏府病形 -文章

段落一

  【原文】黃帝問於岐伯日邪氣之中人也奈何?岐伯答日邪氣之中人高也。

  黃帝日高下有度乎?岐伯日身半已上者,邪中之也身半已下者,濕中之也。故日邪之中人也,無有常,中於陰則溜於腑,中於於經。

  【提要】本段講外邪傷人的易感部位以及外邪侵襲人體后的傳變過程。

  【白話解】黃帝問岐伯說風、雨、寒、暑等天之邪氣(即外邪)侵襲人體的情形是怎樣的?岐伯回答說外邪傷人,大多是侵犯於人體的上部。

  黃帝問邪氣侵襲部位在上在下,有一定的法度嗎?岐伯回答說在上半身發病的,是感受了風寒等外邪所致;在下半身發病的,是感受了濕邪所致。但這只是一般的規律,事實並非絕對如此。因為邪氣還有一個傳變的過程,所以說外邪侵犯了人體,發病的部位並不一定固定在它侵入的地方。外邪侵襲了五髒的陰經,會流傳到屬陽的六腑;外邪侵襲了陽經,就直接流傳到這條經循行的通路上發病。

段落二

  【原文】黃帝日陰之與陽也,異名同類,上下相會,經絡之相貫,如環無端。邪之中人,或中於陰,或中於陽,上下左右,無有恆常,其故何也?

  岐伯日諸陽之會,皆在於面。中人也方乘虛時,及新用力,若飲食汗出腠理開,而中於邪。中於面則下陽明,中於項則下太陽,中於頰則下少陽,其中於膺背兩脅亦中其經。

  【提要】本段講人體經脈的循行特點以及邪氣侵入足三陽經的途徑。

  【白話解】黃帝說陰經和陽經,雖然名稱不同,但其實都同屬於經絡系統而為運行氣血的組織,它們分別在人體的上部或下部相會合,而使經絡之間的相互貫通象圓形的環一樣沒有盡頭。外邪侵襲人體時,有的侵襲於陰經,有的侵襲於陽經,而其病所又或上或下或左或右,沒有固定的部位,這是什麼緣故呢?

  岐伯說手足三陽經的會合之處,都是在頭面部。邪氣侵襲人體,往往是在人體正氣不足、有虛可乘的時候,如用力勞累之後,或因吃飯而出了汗,以致腠理開泄的時候,容易被邪氣所侵襲。由於足三陽經的循行通路,都是由頭至足,自上而下的。所以邪氣侵入面部,就由此下入於足陽明胃經;邪氣侵入項部,就由此下人於足太陽膀胱經;邪氣侵入頰部,就由此下入於足少陽膽經。如果外邪並沒有侵入頭面部而是直接侵人了在前的胸膺、在後的脊背以及在兩側的脅肋部,也會分別侵入上述三陽經而在其各自所屬的循行通路上發病。

段落三

  【原文】黃帝日其中於陰奈何?岐伯答日中於陰者,常從臂行[1]始。夫臂與析,其陰皮薄,其肉淖澤[2],故俱受於風,獨傷其陰。

  黃帝日此故傷其臟乎?岐伯答日身之中於風也,不必動臟。故邪入於陰經,則其臟氣實,邪氣入而不能客,故還之於腑。故中陽則溜於經,中陰則溜於腑。

  【提要】本段講外邪侵襲陰經的情況以及在五臟之氣充實時,邪氣侵襲了陰經后的傳變規律。

  【註釋】[1]所亍音橫,指人的小腿,即足脛。

  [2]淖澤淖,音鬧,濕也。淖澤,即柔潤的意思。

  【白話解】黃帝問外邪侵襲陰經的情況是怎樣的?岐伯回答說外邪侵入陰經,通常是從手臂或足脛的內側開始的。因為在手臂和足脛的內側這些地方,皮膚較薄,肌肉也較為柔潤,所以身體各部位都同樣感受到風邪,而這些部位卻最容易受傷。

  黃帝問外邪侵襲了陰經之後,會使五臟受到傷害嗎?岐伯回答說身體雖然感受了風邪,卻不一定會影響到五臟。由此而言,外邪侵入陰經后,若是五臟之氣充實,即使有邪氣侵入了,也不能夠停留,而只能從五臟退還到六腑。因此說陽經感受了邪氣,就能直接在本經上發病;而陰經感受了邪氣,若是臟氣充實,邪氣就會由里出表,流傳到和五臟相表裡的六腑而發病。

段落四

  【原文】黃帝日邪之中人臟奈何?岐伯日愁憂恐懼則傷心。形寒寒飲則傷肺,以其兩寒相感,中外皆傷,故氣逆而上行。有所墮墜,惡血留內,若有所大怒,氣上而不下,積於脅下,則傷肝。有所擊仆,若醉入房,汗出當風,則傷脾舌有所用力舉重,若入房過度,汗出浴水,則傷腎。黃帝日五臟之中風,奈何?岐伯日陰陽俱感,邪乃得往。黃帝日善哉。

  【提要】本段講病邪侵襲人體五髒的原因以及風邪能夠內侵於五髒的條件。

  【白話解】黃帝問病邪侵襲人體五髒的情形是怎樣的?岐伯回答說愁憂恐懼等情緒變化過久過激,就會使心臟受傷。形體受寒,又飲冷水,兩寒相迫,就會使肺臟受傷。因為此表裡兩種寒邪內外相應,而使在內之肺臟和在外之皮毛都受到傷害,所以就會導致肺氣失於肅降而上逆,進而發生喘、咳等病變。從高處墜落跌傷,就會使瘀血留滯在內,若此時又有大怒的情緒刺激,就會導致氣上逆而不下,血亦隨之上行,鬱結於胸脅之下,而使肝臟受傷。倘若被擊打或跌倒於地,或醉後行房事以致汗出后受風著涼,就會使脾臟受傷。倘若用力提舉過重的物品,或房事過度以及出汗後用冷水沐浴,就會使腎臟受傷。

  黃帝問五臟為風邪所侵襲,其情形是怎樣的呢?

  岐伯說一定是屬陰的五臟內有所傷,屬陽的六腑外有所感,以致內外俱虛的情形下,風邪才能內侵五臟。

  黃帝說說得真好。

段落五

  【原文】黃帝問於岐伯日首面與身形也,屬骨連筋,同血合於氣耳。天寒則裂地凌冰[1],其卒寒或手足懈惰,然而其面不衣,何也?岐伯答日十二經脈,三百六十五絡,其血氣皆上於面而走空竅,其精陽氣上走於目而為睛,其彆氣走於耳而為聽,其宗氣上出於鼻而為臭,其濁氣出於胃,走唇舌而為味。其氣之津液皆上熏於面,而皮又厚,其肉堅,故天氣甚寒不能勝之也。

  【提要】本段講面部不畏寒冷的原因。

  `【註釋】[1]凌冰即指積冰。

  【白話解】黃帝問岐伯說人的頭面和全身上下各部,所有筋骨密切相連,氣血相合運行。但是當天氣寒冷的時候,大地凍裂,冰雪凌人,此時若是天氣猝然變冷,人們往往都是縮手縮腳,懶於動作,而面部卻能露出在外面,並不用象身體那樣必須穿上衣服才能禦寒,這是什麼緣故?

  岐伯回答說周身的十二經脈以及與之相通的三百六十五絡脈,其所有的血氣都是上達於頭面部而分別人於各個孔竅之中的。其陽氣的精微上注於眼目,而使眼能夠視其旁行的經氣從兩側上注於耳,而使耳能夠聽;其積於胸中的宗氣上出於鼻,而使鼻能夠嗅;還有胃腑之谷氣,從胃上達於唇舌,而使舌能夠辨別五味。尤其是各種氣化所產生的津液都上行熏蒸於面部,加之面部的皮膚較厚,肌肉也堅實,所以即使在極冷的天氣里,它也仍能抗拒寒氣而不畏寒冷。

段落六

  【原文】黃帝日邪之中人,其病形何如?岐伯日虛邪[1]之中身也,洒淅動形。正邪[2]之中人也微,先見於色,不知於身,若有若無,若亡若存,有形無形,莫知其情。黃帝日善哉。

  【提要】本段講虛邪、正邪侵襲人體時,其顯露在外表上的病象不同。

  【註釋】[1]虛邪指四時不正之邪,即所謂四時八節的虛邪賊風。傷於這種邪氣,發病較劇。

  [2]正邪指四季正常的風,僅在人汗出而腠理開泄時侵襲人體。傷於這種邪氣,發病較輕。

  【白話解】黃帝問外邪侵襲人體,其顯露在外表上的病狀情形是怎樣的?

  岐伯說虛邪侵襲人體,發病比較嚴重,病人有惡寒戰慄的病象在外表上表現出來。正邪侵襲人體,發病比較輕微;,開始只在氣色上略有所見,而在身體上是沒有什麼感覺的,就好像有病,又好像沒有病,好像所感受的病邪早已消失,又好像仍存留在體內,同時在表面上可能有一些病證的形跡表現出來,但也有毫無形跡的,所以就不容易明了它的病情。黃帝說說得真好。

段落七

  【原文】黃帝問於岐伯日余聞之,見其色,知其病,命日明;按其脈,知其病,命日神;問其病,知其處,命日工。余願聞見而知之,按而得之,問而極之,為之奈何?

  岐伯答日夫色脈與尺之相應也,如桴叫鼓影響之相應也,不得相失也,此亦本末根葉之出候也,故根死則葉枯矣。色脈形肉不得相失也,故知一則為工,知二則為神,知三則神且明矣。

  黃帝日願卒聞之。岐伯答日色青者,其脈弦也;赤者,其脈鉤也黃者,其脈代也白者,其脈毛;黑者,其脈石。見其色而不得其脈,反得其相勝之脈[2],則死矣得其相生之脈[3],則病已矣。

  【提要】本段講察色、辨脈、觀察尺膚的意義和重要性以及面色與脈象的對應關係及其意義。

  【註釋】[1]桴音浮,擊鼓的槌子叫桴。

  [2]相勝之脈相勝,就是相剋的意思。比如,面色青,得弦脈,同應於肝,乃屬色脈相符;如果色青卻得毛脈,毛脈為肺脈,屬金,此為金克木,則毛脈即為弦脈的相勝之脈。余此類推。 .

  [3]相生之脈生,就是生扶的意思。比如色青而得石脈,石脈為腎脈,屬水,此為水生木,則石脈即為弦脈的相生之脈。余此類推。

  【白話解】黃帝問岐伯說我聽說,通過觀察病人氣色就能夠知道病情的,叫做明;通過切按病人的脈象而知道病情的,叫做神;通過詢問病人的病情而知道病痛所在的,叫做工。我希望聽你說說為什麼通過望診就可以知道病情,通過切診就可以曉得病況,通過問診就可以徹底了解病痛的所在呢?岐伯回答說由於病人的氣色、脈象和尺膚,都與疾病有"一定的相應關係,這就好像看到木槌擊鼓,隨即就會聽到響聲一樣,是不會有差錯的;這也好似樹木的根本與樹木的枝葉之間的關係,樹根死了,則枝葉也必然枯萎。病人的面色、脈象以及形體肌肉的變化,也是相一致的,它們都是內在疾病在體表上的反映。因此,在察色、辨脈和觀察尺膚這三方面,能夠掌握其中之一的就可以稱為工,掌握了其中兩者的就可以稱為神,能夠完全掌握這三方面並參合運用的就可以稱為神而明的醫生了。

  黃帝說有關面色脈象方面的問題,希望聽你詳盡地解釋一下。

  岐伯回答說若病程中所呈現出的面色是青色,則與它相應的脈象應該是端直而長的弦脈;紅色,與它相應的脈象應該是來盛去衰的鉤脈;黃色,與它相應的脈象應該是軟而弱的代脈;白色,與它相應的脈象應該是浮虛而輕的毛脈;黑色,與它相應的脈象應該是沉堅的石脈。以上是面色和脈象相應的關係,如果診察到了面色,卻不能診得與之相應的脈象,反而診得了相剋的脈象,這就是死脈,預示著病危或是死亡;倘若診得了相生的脈象,則即使有病也會很快痊癒的。

段落八

  【原文】黃帝問於岐伯日五臟之所生,變化之病形何如?岐伯答日先定其五色五脈之應,其病乃可別也。

  黃帝日色脈已定,別之奈何?岐伯日調其脈之緩、急、小、大、滑、澀,而病變定矣。

  【提要】本段闡述了了解五臟病情的條件。

  【白話解】黃帝問岐伯說五臟所發生的疾病,以及它的內在變化和反映於體表的病狀,是怎樣的?岐伯回答說首先要確定了五臟與五色、五脈的對應關係,五髒的病情才可以辨別。

  黃帝問確定了氣色和脈象與五臟對應的關係之後,怎麼就能夠判別病情了呢?岐伯說只要再診查出脈來的緩急、脈象的大小、脈勢的滑澀等情況,就可以確定是什麼病變了。

段落九

  【原文】黃帝日調之奈何?岐伯答日脈急者,尺之皮膚亦急;脈緩者,尺之膚亦緩脈小者,尺之皮膚亦減而少氣;脈大者,尺之皮膚亦賁而起;脈滑者,尺之皮膚亦滑脈澀者,尺之皮膚亦澀。凡此變者,有微有甚。故善調尺者,不{寺於寸;善調脈者,不待於色。能參合而行之者,可以為上工,上工十全九;行二者,為中工,中工十全七;行一者,為下工,下工十全六。

  【提要】本段講脈象與尺膚的對應關係以及在診病時運用察色、辨脈和觀察尺膚的意義。

  【註釋】[1]賁音墳,即大的意思。

  【白話解】黃帝問怎樣來診查這些脈象的情況呢?

  岐伯回答說脈來急促,則尺部的皮膚也顯得緊急;脈來徐緩,則尺部的皮膚也顯得鬆弛;脈象小,則尺部的皮膚也顯得瘦薄而少氣;脈象大,則尺部的皮膚也顯得好像要隆起似的;脈象滑,則尺部的皮膚也顯得滑潤;脈象澀,則尺部的皮膚也顯得枯澀。大凡這一類的變化,有顯著的也有不甚顯著的,所以善於觀察尺膚的醫生,有時可以不必診察寸口的脈象;善於診察脈象的醫生,有時也可以不必察望面色。能夠將察色、辨脈以及觀察尺膚這三者相互配合而進行診斷的醫生,就可以稱為上工,上工治病,十個病人中可以治癒九個;對色、脈、尺膚這三方面的診察,能夠運用其中兩種的醫生稱為中工,中工治病,十個病人中可以治癒七個;對色、脈、尺膚這三方面的診察,僅能進行其中之一的醫生稱為下工,下工治病,十個病人中只能治癒六個。

段落十

  【原文】黃帝日請問脈之緩、急、小、大、滑、澀之病形何如?

  岐伯日臣請言五臟之病變也。心脈急甚者為瘛瘢[1];微急為心痛引背,食不下。緩甚為狂笑微緩為伏梨[2]在心下,上下行,時唾血。大甚為喉[3]嘲;微大為心痹引背,善淚出。小甚為善噦[4]微小為消癉。滑甚為善渴;微滑為心疝引臍,小腹鳴。澀甚為喑;微澀為血溢[5],維厥耳鳴,顛疾。[6]

  【提要】本段講心脈出現緩、急、小、大、滑、澀這些脈象時所對應的病證。

  【註釋】[1]瘛疚音斥縱,筋脈攣急叫瘛,筋脈弛長叫疚。瘛癜,也就是手足相引,一伸一縮地搐搦現象。

  [2]伏梁病名,指心下的積聚,屬五臟積病之一。

  [3]喉吩吩,佾,音介,有芥蒂之意。喉吩,就是形容喉中如有物梗阻的感覺。

  [4]噦音月,指因氣上逆而發出的聲音,也就是有聲無物的作嘔,亦稱呃逆。

  [5]血溢即指吐血、衄血而言。

  [6]維厥維,就是四維,也就是手足四肢。維厥,就是手足厥冷的意思。

  【白話解】黃帝說請問緩、急、小、大、滑、澀這些脈象,它們所對應的病狀情形是怎樣的?

  岐伯說讓我就五臟所對應的這些脈象的病變分別來說吧心脈急甚的,會見到手足搐搦;微急的,會見到心痛牽引後背,飲食不下。心脈緩甚的,會見到神散而狂笑不休;微緩的,是氣血凝滯成形,伏於心胸之下的伏梁病,其滯塞感或上或下,能升能降,有時出現唾血。心脈大甚的,會見到喉中如有物阻而梗塞不利;微大的,是血脈不通的心痹病,心痛牽引肩背,並時時流出眼淚。心脈小甚的,會見到呃逆時作;微小的,是多食善飢的消癉病。心脈滑甚的,是血熱而燥,會時時口渴;微滑的,會見到熱在於下的心疝牽引臍周作痛,並有少腹部的腸鳴。心脈澀甚的,會見到音啞而不能說話;微澀的,會見到血溢而發生吐血、衄血之類的病證、四肢逆厥以及耳鳴等頭部疾患。

段落十一

  【原文】 肺脈急甚為癲疾微急為肺寒熱,怠惰,咳唾,引腰背胸,若鼻息肉不通。緩甚為多汗;微緩為痿瘺,偏風,頭以下汗出不可止。大甚為脛腫;微大為肺痹引胸背,起惡日光。小甚為泄;微小為消癉。滑甚為息賁[1]上氣,微滑為上下出血。澀甚為嘔血;微澀為鼠瘺,在頸支腋之間,下不勝其上,其應善疫矣。

  【提要】本段講肺脈出現緩、急、小、大、滑、澀這些脈象時所對應的病證。

  【註釋】[1]息賁賁,音奔。息賁,屬五積病之一。因肺氣鬱結於肋下,而致喘息上賁氣急,故名息賁。

  【白話解】肺脈急甚的,是癲疾的脈象表現;微急的,是肺中有寒熱並存的病證,可見到倦怠乏力,咳而唾血,並牽引腰背胸部作痛,或是鼻中有息肉而導致鼻腔阻塞不通、呼吸不暢等癥狀。肺脈緩甚的,是表虛而多汗;微緩的,是手足軟弱無力的痿證、瘺瘡病、半身不遂以及頭部以下汗出不止的證候。肺脈大甚的,會見到足脛部腫脹;微大的,是煩滿喘息而嘔吐的肺痹病,其發作時會牽引胸背作痛,且怕見日光。肺脈小甚的,是陽氣虛而腑氣不固的泄瀉病;微小的,是多食善飢的消癉病。肺脈滑甚的,會見到喘息氣急,肺氣上逆;微滑的,會見到口鼻與二陰出血。肺脈澀甚的,會見到嘔血;微澀的,主因氣滯而形成的鼠瘺病,其病發於頸項及腋肋之間,同時還會伴有下肢輕而上肢重的感覺,此外患者還常常會感到下肢酸軟無力。

段落十二

  【原文】肝脈急甚者為惡言;微急為肥氣[1],在脅下若覆杯。緩甚為善嘔;微緩為水瘕痹[2]也。大甚為內癰,善嘔衄;微大為肝痹陰縮,咳引小腹。小甚為多飲;微小為消癉。滑甚為癀疝[3]微滑為遺溺。澀甚為溢飲;微澀為瘼攣筋痹。

  【提要】本段講肝脈出現緩、急、小、大、滑、澀這些脈象時所對應的病證。

  【註釋】[1]肥氣屬五積之一,是肝積的病名。肥氣,是形容肝氣聚於左脅之下,如倒扣的杯子,突出如肉,而顯得肥盛的樣子。

  [2]水瘕痹瘕,指的是腹中聚散無常、時有時無的結塊腫物。痹,是閉的意思。水瘕痹,就是水積於胸下而結聚成形,並見小便不利的病證。

  [3]癀疝癀,音頹,陰囊腫大叫做癀。癀疝,是疝氣的一種。

  【白話解】肝脈急甚的,會見到口出憤怒的言語,易怒少喜;微急的,是肝氣積聚於脅下所致的肥氣病,其狀隆起如肉,就好像倒扣著的杯子一樣。肝脈緩甚的,會見到時時嘔吐;微緩的,是水積胸脅所致的水瘕痹病,同時還會出現小便不利。肝脈大甚的,主肝氣鬱盛而內發癰腫,其病會見到時常嘔吐和出鼻血;微大的,是肝痹病,其病會見到陰器收縮,咳嗽時牽引少腹部作痛。肝脈小甚的,主血不足而口渴多飲;微小的,主多食善飢的消癉病。肝脈滑甚的,主陰囊腫大的癀疝病;微滑的,主遺尿病。肝脈澀甚的,是水濕溢於肢體的溢飲病;微澀的,主因血虛所致的筋脈拘攣不舒的筋痹病。

段落十三

  【原文】 脾脈急甚為瘓瘀;微急為膈中[1],食飲入而還出,后沃沫。緩甚為痿厥;微緩為風痿,四肢不用,心慧然若無病。大甚為擊仆;微大為疝氣,腹里大膿血,在腸胃之外。小甚為寒熱,微小為消癉。滑甚為瘸癃;微滑為蟲毒蜻蠍[2]腹熱。澀甚為腸瘸微澀為內瘸,多下膿血。

  【提要】本段講脾脈出現緩、急、小、大、滑、澀這些脈象時所對應的病證。

  【註釋】[1]膈中指肝旺侮脾以致脾不能運的病證,其主症是飲食入胃后又復吐出(食人即吐)。

  [2]蟲毒蝻蠍泛指腸中的各種寄生蟲病。"蜻"字和"蟲尤"字均通"蛔"字,音回。

  【白話解】脾脈急甚的,主手足搐搦;微急的,是膈中病,會見到因脾氣不能上通而致飲食入胃后復吐出,大便下涎沫等癥狀。脾脈緩甚的,會見到四肢痿軟無力而厥冷;微緩的,是風痿,會見到四肢偏廢,但因其病在經絡而不在內臟,所以心裡明白,神志清楚,就好像沒有病一樣。脾脈大甚的,主猝然昏仆的病證,其病狀就好像突然被擊而倒地一樣;微大的,是疝氣,其病乃是由脾氣壅滯而導致的腹中有大膿血且在腸胃之外的病證。脾脈小甚的,主寒熱往來的病證;微小的,是多食善飢的消癉病。脾脈滑甚的,是陰囊腫大兼見小便不通的癀癃病;微滑的,主腹中之濕熱熏蒸於脾而生的各種蟲病。脾脈澀甚的,是大腸脫出的腸癀病;微澀的,是腸腑潰爛腐敗的內癀病,其病大便中會便下很多膿血。

段落十四

  【原文】腎脈急甚為骨癲疾[1];微急為沉厥奔豚[2],足不收,不得前後。緩甚為折脊;微緩為洞,洞者,食不化,下嗌還出。大甚為陰痿微大為石水[3],起臍已下至小腹睡睡然[4]上至胃脘,死不治。小甚為洞泄微小為消癉。滑甚為癃瘙;微滑為骨痿,坐不能起,起則目無所見。澀甚為大癰,微澀為不月沉痔[5]。

  【提要】本段講腎脈出現緩、急、小、大、滑、澀這些脈象時所對應的病證。

  【註釋】 [1]骨癲疾是病邪深入至骨,邪氣壅閉而脹滿,伴有汗出於外,煩悶於內等現象的病證。屬重證。

  [2]奔豚是五積病之一,指腎臟積氣。其病發自少腹,上至心下,似豚奔突,上下走竄,故名奔豚。

  [3]石水是水腫病的一種。《金匱要略》中形容它的癥狀為脈沉、腹滿而不喘。

  [4]睡睡然睡,音垂,重而下墜之意。睡睡然,即形容腹大脹滿,似要下墜的樣子。

  [5]不月沉痔月,即指月經;不月,就是月經不來,引申為月經不調。沉痔,即指日久不愈的痔瘡。

  【白話解】腎脈急甚的,主病邪深入於骨的骨癲疾;微急的,主腎氣沉滯以致失神昏厥的病證以及腎臟積氣的奔豚證,還會見到兩足難以屈伸,大小便不通等癥狀。腎脈緩甚的,主脊背痛不可仰的病證;微緩的,主洞病,這種洞病的癥狀,是食物下咽之後,還未消化即便吐出。腎脈大甚的,是火盛水衰的陰痿病;微大的,是氣停水積的石水病,其病會見到腫脹起於臍下,其腫勢下至少腹,而使少腹脹滿下墜,上至胃脘,它是屬於不易治療的死證。腎脈小甚的,主直瀉無度的洞泄病;微小的,是多食善飢的消癉病。腎脈滑甚的,是小便癃閉,兼見陰囊腫大的癀癃病;微滑的,主熱傷腎氣的骨痿病,其病能坐而不能起,起則雙目昏黑,視物不清,若無所睹。腎脈澀甚的,會見到氣血阻滯以致外發大癰;微澀的,主婦女月經不調的病證,或是日久不愈的痔疾。

段落十五

  【原文】黃帝日病之六變者,刺之奈何?岐伯答日諸急者多寒;緩者多熱;大者多氣少血小者血氣皆少滑者陽氣盛,微有熱;澀者多血少氣,微有寒。是故刺急者,深內Ⅲ而久留之。刺緩者,淺內而疾髮針,以去其熱。刺大者,微瀉其氣,無出其血。刺滑者,疾髮針而淺內之,以瀉其陽氣而去其熱。刺澀者,必中其脈,隨其逆順而久留之,必先按而循囪之,已髮針,疾按其瘸[3],無令其血出,以和其脈。諸小者,陰陽形氣俱不足,勿取以針,而調以甘葯[4]也。

  【提要】本段講出現緩、急、小、大、滑、澀這些脈象時所對應的針刺治療方法。

  【註釋】[1]內同"納",即以針刺人皮膚的意思。

  [2]循即指按摩。

  [3]痛音委,指針刺后皮膚上起的瘢痕,在此代指針孔。

  [4]甘葯是指性味甘溫的藥物。脾屬土而喜甘,用甘葯可補益脾氣,脾旺則五臟之氣俱盛,所以對陰陽形氣俱不足的患者,不用針刺而用甘葯來調理。

  【白話解】黃帝問對於在疾病變化過程中出現上述六種脈象時的情況,應該怎樣進行相應的針刺治療呢?

  岐伯回答說各種出現急脈的病證,大多是寒性的;出現緩脈的病證,大多是熱性的;出現大脈的病證,屬於陽盛而氣有餘,陰衰而血不足;出現小脈的病證,屬於陽虛陰弱,氣血皆少;出現滑脈的病證,屬於陽氣盛實而微有熱;出現澀脈的病證,屬於氣滯,且陽氣不足而微有寒(按本句原文為"多血少氣",而澀脈實為氣滯少血,故疑"多血"乃為"少血"之誤,詳見按語)。所以,在針刺治療出現急脈的病證時,因其多寒,且寒從陰而難去,故要深刺,並長時間留針;在針刺治療出現緩脈的病變時,因其多熱,且熱邪從陽而易散,故要淺刺,並迅速出針,而使熱邪得以隨針外泄;在針刺治療出現大脈的病變時,因其陽盛而多氣,故可以微瀉其氣,但不能出血;在針刺治療出現滑脈的病變時,因其陽氣盛實而微有熱,故應當在進針后迅速出針,且進針亦宜較淺,以疏泄體表的陽氣而宣散熱邪;在針刺治療出現澀脈的病變時,因其氣滯而不易得氣,故在針刺時必須刺中患者的經脈,並且要隨著經氣的運行方向行針,還要長時間的留針,此外在針刺之前還必須先按摩經脈的循行通路,使其氣血流通以利經氣運行,在出針之後,更要迅速地按揉針孔,不使它出血,從而使經脈中的氣血調和。至於各種出現小脈的病變,因其陽虛陰弱,氣血皆少,內外的形氣都已不足,故不適宜使用針法進行治療,而應當使用甘葯來進行調治。

  【按語】澀者多血少氣從澀脈的性質而言,這裡的"多血"似為"少血"之誤。張介賓說澀脈說明有氣滯,是血少;氣血俱虛,則陽氣不足,所以微微表現出寒象。

段落十六

  【原文】黃帝日余聞五臟六腑之氣,滎輸所入為合,令何道從入,入安連過,願聞其故。岐伯答日此陽脈之別入於內,屬於腑者也。

  黃帝日滎輸與合,各有名乎?岐伯答日滎輸治外經,合治內腑。

  黃帝日治內腑奈何?岐伯日取之於合。

  黃帝日合各有名乎?岐伯答日胃合於三里,大腸合入於巨虛上廉,小腸合入於巨虛下廉,三焦合入於委陽,膀胱合入於委中央,膽合入於陽陵泉。

  黃帝日取之奈何?岐伯答日取之三里者,低跗取之巨虛者,舉足;取之委陽者,屈伸而索之委中者,屈而取之;陽陵泉者,正豎膝予之齊下至委陽之陽取之;取諸外經者,揄申而從之。

  【提要】本段講手足陽經之滎穴、輸穴與合穴的治療作用以及六腑各自之下合穴的名稱、取法及其治療作用。

  【白話解】黃帝說我聽說五臟六腑的脈氣,都出於井穴,而流注於滎、輸等各穴,最後進入於合穴,那麼,這些脈氣是從什麼通路上進人於合穴的,在進入合穴時又和哪些臟腑經脈相連屬呢?我想聽你講講其中的道理。岐伯回答說您所說的,是手足各陽經的別絡入於體內,再連屬於六腑的情況。黃帝問滎穴、輸穴與合穴,都各有其特定的治療作用嗎?岐伯回答說滎穴、輸穴,其脈氣都浮顯在較淺部位,故它們適用於治療顯現在體表和經脈上的病證;合穴的脈氣深入於內,故它適用於治療內腑的病變。

  黃帝問人體內腑的疾病,該怎樣來進行治療呢?岐伯說應當取用各腑之氣與足三陽經相合的部位(即下合穴)來進行治療。

  黃帝說六腑各自之腑氣與足三陽經相合的部位都各有它自己的名稱嗎?岐伯回答說胃腑的腑氣合於本經的合穴足三里穴;大腸腑的腑氣合於足陽明胃經的上巨虛穴;小腸腑的腑氣合於足陽明胃經的下巨虛穴;三焦腑的腑氣合於足太陽膀胱經的委陽穴;膀胱腑的腑氣合於本經的合穴委中穴;膽腑的腑氣合於本經的合穴陽陵泉穴。

  黃帝說這些下合穴的取穴方法,是怎樣的呢?岐伯回答說取足三里穴時,要使足背低平才能取之;取上、下巨虛穴時,要舉足才能取之;取委陽穴時,要屈伸下肢以判斷出胭窩橫紋的位置后,再到胭窩橫紋的外側部去尋找它;取委中穴時,要屈膝才能取之;取陽陵泉穴時,要正身蹲坐,豎起膝蓋,然後再沿著膝蓋外緣直下,至委陽穴的外側部(即腓骨小頭前下方)取之。至於要取用淺表經脈上的滎輸各穴來治療外經的疾患時,也應在牽拉伸展四肢,而使經脈舒展、氣血暢通之後,再行取穴。

  【按語】六腑各自之腑氣與足經相合的部位,即六腑在下肢足三陽經的合穴,也就是今天所說的下合穴。

段落十七

  【原文】黃帝日願聞六腑之病。岐伯答日面熱者足陽明病,魚絡血者手陽明病,兩跗之上脈豎陷者足陽明病,此胃脈也。大腸病者,腸中切痛而鳴濯濯,冬日重感於寒即泄,當臍而痛,不能久立,與胃同候,取巨虛上廉。胃病者,腹膜脹,胃脘當心而痛,上肢兩脅[1],膈咽不通,食飲不下,取之三里也。小腸病者,小腹痛,腰脊控睾而痛,時窘之後,當耳前熱,若寒甚,若獨肩上熱甚,及手小指次指之間熱,若脈陷者,此其候也。手太陽病也,取之巨虛下廉。三焦病者,腹氣滿,小腹尤堅,不得小便,窘急,溢則水,留即為脹,候在足太陽之外大絡,大絡在太陽少陽之間,亦見於脈,取委陽。膀胱病者,小腹偏腫而痛,以手按之,即欲小便而不得,肩上熱若脈陷,及足小指外廉及脛踝后皆熱若脈陷,取委中央。膽病者,善太息[2],口苦,嘔宿汁,心下澹澹[3]恐人將捕之,嗌中口介介然,數唾,在足少陽之本末,亦視其脈之陷下者灸之,其寒熱者取陽陵泉。

  【提要】本段講足陽明胃經和手陽明大腸經病變的癥狀以及六腑病變的癥狀和治療取穴。

  【註釋】[1]上肢兩脅肢,應作"支",乃支撐之意。

  [2]太息就是長出氣的意思。

  [3]心下澹澹澹,就是動的意思。心下澹澹,就是形容心中跳動不安的樣子。

  【白話解】黃帝說希望聽你講講六腑的病變情況。

  岐伯回答說顏面發熱的,是足陽明胃腑發生病變的反映;手魚際部位之絡脈出現瘀血的,是手陽明大腸腑發生病變的反映;在兩足跗之上(沖陽穴處)的動脈出現堅實而豎或虛軟下陷的,也都是足陽明胃腑病變的反映,這一動脈(沖陽脈)還是測候胃氣的要脈所在。大腸腑病變的癥狀,表現為腸中陣陣切痛,並伴有因水氣在腸中往來衝激而發響的腸鳴;在冬天寒冷的季節里,如果再感受了寒邪,就會立即引起泄瀉,並在臍周發生疼痛,其痛難忍,不能久立。因大腸的證候與胃密切相關,所以應該取用大腸腑的下合穴,即足陽明胃經的上巨虛穴,來進行治療。

  胃腑病變的癥狀,表現為腹部脹滿,在中焦胃脘部的心窩處發生疼痛,且痛勢由此而上,支撐兩旁的胸脅作痛,胸膈與咽喉間阻塞不通,使飲食不能下咽,當取用胃腑的下合穴,即本經(足陽明胃經)的足三里穴,來進行治療。

  小腸腑病變的癥狀,表現為少腹部作痛,腰脊牽引睾丸發生疼痛,並時常會見到小便窘急以及里急后重等大小便不利的情況,同時還會在小腸經的循行通路上出現耳前發熱,或耳前發冷,或惟獨肩部發熱,以及手小指與無名指之間發熱,或是絡脈虛陷不起等現象。這些證候,都是屬於小腸腑病變的癥狀表現。手太陽小腸腑的病變,當取用小腸腑在下肢的下合穴,即足陽明胃經的下巨虛穴,來進行治療。

  三焦腑病變的癥狀,表現為氣滯所致的腹氣脹滿,少腹部尤為滿硬堅實,小便不通而尿意窘急;小便不通則水道不利,水道不利則水液無所出,若水液泛溢於肌膚就會形成水腫,若水液停留在腹部就會形成脹病。三焦腑的病候變化,會在足太陽膀胱經外側的大絡上反映出來,此大絡在足太陽膀胱經與足少陽膽經之間;此外,其病候變化,亦會在其本經(手少陽三焦經)的經脈上反映出來。三焦腑有病,當取用三焦腑在下肢的下合穴,即足太陽膀胱經的委陽穴,來進行治療。

  膀胱腑病變的癥狀,表現為少腹部偏腫且疼痛,若用手按揉痛處,就會立即產生尿意,卻又尿不出來;此外還會在膀胱經循行通路上出現肩背部發熱,或是肩背部的經脈所在處陷下不起,以及足小趾的外側、脛骨與足踝后都發熱,或是這些部位的經脈循行處陷下不起。這些病證,都可以取用膀胱腑的下。

  合穴,即本經(足太陽膀胱經)的委中穴,來進行治療。

  膽腑病變的癥狀,表現為時時嘆息而長出氣,口中發苦,因膽汁上溢而嘔出苦水;心神不寧,膽怯心跳,就好像害怕有人要逮捕他一樣;咽部如有物梗阻,多次想把它吐出來,卻什麼也吐不出。對於這些病變,可以在足少陽膽經循行通路的起點處或終點處取穴,來進行治療;也可以找到因血氣不足而致的經脈陷下之處,在那裡施行灸法,來進行治療;出現寒熱往來癥狀的,就應當取用膽腑的下合穴,即本經(足少陽膽經)的陽陵泉穴,來進行治療。

段落十八

  【原文】黃帝日刺之有道乎?岐伯答日刺此者,必中氣穴[1]無中肉節 [2]。中氣穴,則針染於巷[3];中肉節,即皮膚痛。補瀉反則病益篤。中筋則筋緩,邪氣不出,與其真相搏,亂而不去,反還內著[4],用針不審,以順為逆也。

  【提要】本段闡明針刺的法度以及誤刺的惡果。

  【註釋】[1]氣穴即泛指全身的穴位。因穴位與臟腑經絡之氣相通,故稱之為氣穴。

  [2]肉節即指皮肉之間、骨節相連的部位。

  [3]針染於巷"針染於巷"應作"針游於巷"。巷,就是街或道的意思。此句言針中氣穴時,醫者手下的感覺就好像人遊行在街巷之中,毫無滯澀之感。

  [4]內著就是邪氣內陷的意思。

  【白話解】黃帝問針刺以上各穴,有一定的法度嗎?

  岐伯回答說針刺這些穴位時,一定要刺中氣穴才行,切不可刺到皮肉之間、骨節相連的地方。若是刺中了氣穴,則醫者手下就會感覺到針尖好像遊行於空巷之中,針體進出自如;若是誤刺在皮肉骨節相連之處,則不但醫者手下會感覺到針體進出澀滯,而且患者也會有皮膚疼痛的感覺。倘若該用補法的卻反用了瀉法,而該用瀉法的卻反用了補法,就會使病情更加嚴重。倘若誤刺在筋上,就會使筋脈受損,弛緩不收,而病邪也不能被驅出體外;邪氣和真氣在體內相互鬥爭,就會使氣機逆亂,而邪氣依然不能祛除,甚至反而深陷於體內,使病情更加深重。這些都是用針時不審慎,錯識病性、亂用刺法而造成的惡果。

上一篇[糾合]    下一篇 [玉版論要篇]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