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部落一般指原始社會民眾由若干血緣相近的宗族、氏族結合而成的集體。形成於原始社會晚期(即舊石器時代的中期和晚期)。有較明確的地域、名稱、方言、宗教信仰和習俗,有以氏族酋長和軍事首領組成的部落議事會,部分部落還設最高首領。

1 部落 -釋義

【

詞目:部落

拼音:bù lùo
基本解釋
[tribe] 由若干血緣相近的氏族組成的集體。

詳細解釋
由若干血緣相近的宗族、氏族結合而成的集體。分部屯居,故稱。《漢書·鮑宣傳》:「凡民有七亡……部落鼓鳴,男女遮迣,六亡也。」《新唐書·李勣傳》:「酋長率部落五萬降於 勣 。」 明何景明《花當》詩:「聞道花當種,緣邊部落遙。」碧野 《沒有花的春天·序曲》:「在這自生自滅的生活環境中,我們可以從這裡看出一種高型的原始的大部落的情調來。」

2 部落 -部落文化人類學理論

文化人類學理論中的社會組織類型。由有共同血統的氏族組成。在政治上暫時或永久結成一體,有共同的語言、文化和意識形態。在一個理想的部落典型里,有共同的部落名稱,領土相鄰;共同從事貿易、農業、建築房屋、戰爭以及舉行各種宗教儀式活動。部落通常由若干個較小的地區村社(例如宗教、村落或鄰里)組成,並且可以聚集成更高級的群集,稱為民族。作為一種理想的社會類型來說,文化進化論者都把部落看成是已發展到有等級的社會階段,最終成為原始國家(primitive state)。部落的統一併不表現為領土完整而是基於擴大的親族關係。現代許多人類學者都用種族集團這個術語代替部落,種族集團通常指有共同的祖先、語言、文化和歷史傳統以及居住在同一個區域內的居民集團。

由於人口的繁殖,氏族的一部分人向外開拓新的生存空間,於是產生了新的氏族。幾個新老氏族結合在一起,便形成了一個部落。每個部落都有自己的名稱與領土,具有共同的語言、共同的經濟、共同的宗教與祭祀儀式。部落內各氏族地位平等,部落最高首領稱為酋長,由各氏族推選產生,公共事務由各氏族首領組成的部落議事會討論決定。

3 部落 -發展過程

民族共同體發展中的一種歷史類型。由同一血緣的兩個以上的氏族或胞族組成。形成於原始社會晚期(即舊石器時代的中期和晚期)。有較明確的地域、名稱、方言、宗教信仰和習俗,有以氏族酋長和軍事首領組成的部落議事會,部分部落還設最高首領。美國民族學家摩爾根在《古代社會》中對處於母系制階段的印第安人部落形態作有詳細記述。古希臘荷馬時代,部落已建立在父系制基礎之上,有作為常設權力機關的議事會和掌握軍事指揮、祭祀、審判等權的軍事首長(巴賽勒斯)。古羅馬王政時代,每一部落須由十個庫里亞(胞族)構成,並設元老院、人民大會、和勒克斯 (王)。進入原始公社後期,因各種戰爭的日益頻繁,最終導致了血緣聯繫逐漸被地域聯繫所取代,出現了由若干部落的解體並結合而成的部落聯盟,成為原始公社瓦解的開始和新的民族共同體部族或民族出現的前提。

4 部落 -魔獸世界中部落(The Horde)

部落旗幟

部落旗幟部落旗幟
魔獸世界中的部落(The Horde),是由獸人、牛頭人、巨魔、亡靈(被遺忘者)、血精靈(第一部資料片:《魔獸世界:燃燒的遠征》中加入、以及地精(第三部資料片《魔獸世界:浩劫與重生》加入)所組成的一派勢力,與聯盟相對立。

獸人氏族

獸人氏族是部落的核心,他們曾經被瑪洛諾斯的血液所詛咒,而現在,由於戰歌氏族酋長格羅姆·地獄咆哮與瑪洛諾斯同歸於盡的英勇行為,獸人氏族擺脫了詛咒之血的影響。在酋長薩爾的領導下,獸人在艾澤拉斯大陸上建立了他們的家園,在奧格瑞瑪,獸人氏族的主城安定的生活。
獸人氏族的領袖 薩爾 獸人氏族酋長——薩爾

。

薩爾是整個部落的核心。與聯盟不同的是,獸人氏族作為部落的支柱而存在,如果沒有獸人氏族就沒有部落。他端坐在奧格瑞瑪智慧谷的王座上,不知道在他的背後,是什麼樣強大的力量讓周圍的人們對他如神明般敬畏。很難想象,如果有一天薩爾離我們而去,部落還怎麼生存下去。
獸人氏族現在的主城是奧格瑞瑪,位於卡利姆多東海岸中部的杜隆塔爾。這座宏偉的城市是以薩爾的導師,獸人氏族著名的戰士奧格瑞瑪 毀滅之錘而命名的,而杜隆塔爾這個地名是為了紀念薩爾的父親,霜狼氏族上一任酋長杜隆坦。

暗矛巨魔

暗矛巨魔是依附於部落的一支巨魔部族。在數千年前,他們被阿塔萊部族從祖爾格拉布放逐出來,來到遙遠的卡利姆多定居。在海加爾山聖戰後,由於聯盟,魚人與半人馬的威脅,暗矛巨魔部族的酋長——沃金決定讓他的部族成為部落的一員。現在,在沃金的領導下,暗矛巨魔已經成為部落不可或缺的一員。暗矛巨魔現在沒有自己的主城,他們的首領在奧格瑞瑪,薩爾的身邊。

暗矛巨魔領袖——沃金
暗矛巨魔的領袖——沃金暗矛巨魔的領袖——沃金

我們對於暗矛巨魔並沒有過多的評價,他們在歷史中並沒有扮演什麼重要的角色。不過,其他的巨魔氏族大部分都與部落為敵,包括邪惡的阿塔萊部族,祖爾格拉布的哈卡萊部族,祖爾法拉克的沙怒部族,辛特蘭的邪枝、枯木氏族,祖阿曼的森林巨魔等等,這種情況令暗矛部族只好經常同室操戈。沃金可能是一個很有眼光的領袖,因為其他部族都因為與部落為敵,而遭到了滅頂之災。 

被遺忘者

被遺忘者是希爾瓦娜斯 風行者所率領的亡靈軍團的稱號。自從希爾瓦娜斯背叛巫妖王后,她就率領著他無依無靠的部下們投奔了薩爾率領的部落。面對部落在各個地區受到的嚴峻挑戰,薩爾最終決定接受這些被遺忘者的請求,讓他們成為部落的一員。事實證明,這是個英明的決定。

把vn

部落一直沒有放鬆對被遺忘者的警惕。雷霆崖的德魯伊與奧格瑞瑪的薩滿祭司都擔心被遺忘者有一天會背叛部落,成為他們的勁敵。不過,到現在為止,被遺忘者都在各條戰線上為部落竭盡全力,絲毫沒有背叛的跡象。被遺忘者的主城位於東部王國北部的提瑞斯法林地,洛丹倫王國曾經的首都,現在的幽暗城。  

牛頭人部族

牛頭人部族是一個愛好和平的部族,如果不是因為半人馬的威脅,他們不會加入部落而捲入大陸的戰爭。
凱恩血蹄是一個很有血性的牛頭人,無奈到他這一代,牛頭人氏族已經無法在半人馬的攻擊下獨自生存了。於是,他選擇了投靠部落。牛頭人是部落中唯一可以與野獸之靈溝通的種族,只有他們可以成為德魯伊。牛頭人的主城位於卡利姆多中央的莫高雷,高地上的雷霆崖。雷霆崖高聳入雲的圖騰是牛頭人復興的標誌。  

血精靈
把v

血精靈一族是多災多難的一族。他們從一萬年前被驅逐出卡利姆多,到數年之前天災軍團摧毀奎爾薩拉斯,他們一直被各種強大的勢力所蹂躪。最近,血精靈攝政王在希爾瓦娜斯的介紹下投奔部落,成為部落的第五個成員,使部落的實力再一次增強——艾澤拉斯最強大的魔法部隊現在為部落效力。

血精靈攝政王洛瑟瑪 塞隆   血精靈並非一心為部落服務,他們的王子——凱爾薩斯在接二連三的失敗中命隕奎爾丹納斯島,剩下的銀月血精靈不知道怎樣延續逐日者王朝的血脈......
血精靈的主城位於東部王國最北端的永歌森林,千年古城——銀月城。銀月城的西邊因為天災入侵已經成了廢墟,而東部在血精靈重建后又繁華了起來。銀月城也是部落龍鷹的唯一訓練基地。 

地精地精
血精靈攝政王洛瑟瑪 塞隆血精靈攝政王洛瑟瑪 塞隆

原本曾是凱贊島上叢林巨魔的奴隸,地精被迫在卡雅羅山的火山坑道中挖掘卡亞邁礦石。
巨魔在他們的巫毒儀式中使用這種強大的礦物,但它也對這些長期接觸礦石的奴隸產生了意想不到的作用:卡亞邁讓地精產生出令人驚訝的狡猾與智力。他們秘密地製造強大的工程學與鍊金術神器,很快地地精推翻了他們的壓迫者,並且佔據凱贊作為自己的家鄉。原本做為牢房的礦坑、奴隸營和他們的反抗基地現在變成了幽坑城。從島上的中心網狀散布著令人頭暈的隧道、洞窟和熔岩管道,幽坑城正是地精複雜而無法預料心智的縮影。

;『

地精貪婪的天性很快地讓他們成為重商主義中的佼佼者。在第一次大戰時,腦筋動得快的地精很快就學會如何從中獲取利益,並以貿易親王之名崛起。他們聚集了龐大的財富,而凱贊島也成為了地精商船艦隊的集散中心。在第二次大戰中,其中一位貿易親王同意對部落提供其集團的協助。在部落戰敗后,地精記取了他們夥伴失敗的教訓,並發現他們不該局限於如此狹隘的合作關係之中。到了第三次大戰接近尾聲時,地精已經懂得提供部落與聯盟雙方有關武器、載具與各式唯利是圖的服務。但這種關係無法永遠維持下去……

地精地精

一直到了最近,凱贊的地精在聯盟中發現了新的敵人─與聯盟突如其來,同時毫無利益可圖的衝突不斷興起,這使得部份的貿易親王們原先抱持的中立地位開始動搖。與過往的盟友重修舊好之後,地精隨即投向部落的懷抱。

現代的部落

瑰麗叢林的神秘一族,生活中沒有數字和色彩。在巴西亞馬遜叢林里的皮納哈人的語言中,根本沒有時間、數字、色彩的詞語和概念,也談不上有什麼藝術和歷史記憶。皮納哈人是世間唯一真正使用這種語言的人群,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缺乏智慧。
語言:更像口哨和嗡鳴

在亞馬遜雨林心臟地帶的麥西河沿岸,參差披拂的茂密樹枝攔住了灼熱的陽光,語言學家丹·埃弗雷特正在向居住在這裡的皮納哈部族傳授一些基本辭彙。
「1,2,3,」他用清晰的葡萄牙語說。迎接他的卻是一張張茫然的面孔。這課比他想象的更難上。

埃弗雷特以前是傳教士,現在是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的一位民族學者。在25年多以前,他決心教皮納哈人如何計數。但他未能成功,相反他發現的是一個沒有數字、沒有時間的世界,這裡的人們看來只是在吹口哨和嗡鳴。

這個與世隔絕的部族約有350人。從埃弗雷特1977年首次踏上他們的土地時起,他就明白這是個特別的部族。他們的語言中沒有任何辭彙能表達數字的概念,甚至連最基本的計數數字也沒有。他相信這是世界上唯一一門沒有數字的語言。不過好幾個月之後,他能肯定地指出皮納哈人的特別之處:他們的語言是那麼的難於破譯,交流時有點像是在歌唱,更像是吹口哨和嗡鳴,而不像是說詞語。
數學:幾乎無人學會數到10

1980年,經許多次懇求后,埃弗雷特開始設法教皮納哈人語言。在8個多月的時間裡,他竭力將數字的概念傳授給那些更加渴望學習外界語言的男人和女人們,方便他們與前來這裡拾堅果的其他土著部族公平交換。
但在經過了夜校好幾個月艱辛甚至是很痛苦的努力后,皮納哈人當中幾乎沒有人能數到10。甚至連1+1這樣簡單的運算,看來也超出他們的理解能力。

「起初他們想學習讀寫和數數,」他說,「但到最後,只有幾個人能勉強從1數到9。我心想:『這行不通』。」

皮納哈人貧乏的語言不只是沒有任何數字,而且他們看來甚至無法想象數字是什麼。

在埃弗雷特與他們相處7年後,他從來沒聽過他們使用像「全部」、「每一」和「更多」這樣的詞語。他們有一個詞「霍瓦」與數字「1」有點相近,但它的意思也只是「小的」,或者用來指少量,比如與一條大魚相對的兩條小魚。

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心理語言學家彼得·戈登也已前往雨林深處,研究皮納哈人的數字技巧,他利用皮納哈人日常生活中使用的簡單材料進行實驗。他請他們按照他示範的樣式,來排布電池,或者要他們數他手裡有多少個巴西堅果。但實驗結果表明他們就是無法理解數字的概念。

藝術:對繪畫完全陌生
不過缺少計數技巧這一特點,還只是他們讓語言學家們20年來頗感興趣的許多特點之一。該部族已經存在了許多個世界。

「我設法想轉錄出我聽到的一切,」如今已能說流利皮納哈人語言的埃弗雷特說,「我竭力地想找到任何一種語言都擁有的那些結構,但就是沒有。我原本以為是因為我體驗不夠而找不出,但實際上根本沒有這樣一些結構。」

他相信皮納哈人的語言是世界上唯一沒有明確辭彙來形容色彩的。他們沒有任何書面語言,沒有能追溯至兩代人以前的集體記憶,這意味著沒幾個人能記得全部四位祖輩人物的名字。

裝飾藝術的概念對於他們來說是陌生的,甚至連最簡單的繪畫也讓他們摸不著頭腦。他們據信也是世界上唯一沒有創世神話的。在被問到他們的先人如何來到世間時,他們說,「世界是創造的」,或者說,「一切東西都是被製造出來的」。

皮納哈人的語言很簡單。對於男人們而言,它可以歸結為8個輔音和3個母音。女人們擁有全世界最少的「語音」,只有7個輔音和3個母音。他們沒有完成式,比如說他們不會說「我已經吃過了」。

[探尋原因]
緣於獨特文化和生活
皮納哈人沒有時間、數字、色彩概念,也沒有對於過去的共同記憶,這種獨一無二的特性太讓人類學家們著迷了,他們顛覆了學者們對於語言和人類整體的常識。

包括戈登博士在內的許多人,都用皮納哈人無法學會計數來證明這樣一種理論:語言塑造著我們的思維方式,我們只能創造出那些能用辭彙來表達的思想。

按照這一理論,皮納哈人無法掌握另一種語言葡萄牙語裡邊的數字,是因為他們自己的語言中沒有這些東西。他在《科學》雜誌上說:「有沒有因為沒有描述某些東西的詞語,我們就無法去想這種東西呢?我想這就是一個例子。」
但埃弗雷特還不滿足於這一認識。「你可以說該語言的這些特徵,這些概念的缺失,全都是同時發生的。我想設法找到一條共同的線索,來解釋皮納哈人為什麼這樣。」

他發現這一因素隨處都可以找到,但其重要性還從來沒有得到人們注意———皮納哈人的文化和獨一無二的生活方式。在去年發表的一篇論文中,埃弗雷特說是這一點而並非他們的語言,導致皮納哈人不會計數。

「及時行樂」的部落人
由於其文化根深蒂固地只強調指向直接的、個人的體驗,皮納哈人也就沒有詞語,來形容從色彩到記憶甚至還有數字的任何抽象概念。埃弗雷特說,他們的語言中也沒有過去式,因為任何東西對於他們來說都是現存的。當它再也不能被感知到時,它就完全不在意念中存在了。「從許多方面來看,皮納哈人都是徹底的經驗主義者,」埃弗雷特說,「他們對一切東西都要求有存在的證據。」

對於皮納哈人而言,生活就是抓住現在時刻,享受此時此地的快樂。這種「及時行樂」文化在語言方面的種種限制,可以解釋他們為何根本不想去銘記自己從何而來,為何沒有任何故事可以講述。

埃弗雷特說,這種文化的其它一些特點,也不可否認地對皮納哈人產生了影響。他們對自己的行為方式深信不疑,因而無法去做那些其他人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比如說,當皮納哈人想用一個根子的圖形來驅趕邪惡魂靈時,他們能畫出一條直線,但要讓他們寫出數字「1」,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部落軼事]
想「幹掉」外來者
在上世紀70年代末,埃弗雷特曾多次訪問這裡,他開始理解部落人在說什麼了。一天晚上在偷聽他們的談話時,通過把從他們那裡學到的可憐巴巴的幾個詞語拼湊起來,埃弗雷特意識到,這些正在沿著河岸行進的武士竟然打算趁著月色來幹掉他。

埃弗雷特迅速跑回自己的棚子,將妻子和3個孩子鎖在裡面。「我奪取了他們所有的武器、弓、箭。」他說。他獲得了勝利,讓對方猝不及防。該部族為他已經弄懂他們的話感到吃驚,於是開始小心翼翼地對他表現出尊敬。從那以後,埃弗雷特和家人都再沒遇到什麼麻煩。

並不智力低下
皮納哈人強烈抵制西方知識,當意識到埃弗雷特正試圖寫下他們這種純粹為口頭語的語言時,他們不來他的讀寫班了。他們說:「我們的語言不用寫。」他們說自己來上課的原因,只不過是晚上能有這麼多人聚到一起很有意思,還有就是埃弗雷特做爆米花給他們吃。
有人認為皮納哈人智力低下,但埃弗雷特說這種看法毫無根據。「這些人知道叢林里每一個物種的名字,知道所有動物的習性,」他說,「他們對自己環境的了解,超過任何美洲人對周圍的了解。他們了解許多我們不知道的東西,但僅僅因為我們的一些東西他們不了解,就說他們智力低下,這是荒謬的。事實上我就很『笨』,因為我經常在叢林里迷路。」

5 部落 -電影:部落

】【

[1]◎譯 名 部落 
◎片 名 The Tribe 
◎年 代 2009 
◎國 家 美國 
◎類 別 恐怖 
◎語 言 英語
◎字 幕 N/A
◎IMDB評分 7.3/10 (7 votes)
◎導 演 Jorg Ihle
◎主 演 Marc Bacher ....Ira
Justin Baldoni ....Peter
Nikki Griffin ... Lauren
Kellan Lutz ... Jake (unconfirmed)
Jewel Staite ... Liz (unconfirmed)
◎簡 介 
一群夥伴們所乘的船受損,停靠在一座島上,他們為了活命不得已與島上的怪物做鬥爭......結果如何,讓我們試目以待吧......

6 部落 -哈密哈薩克部落

哈密哈薩克部落哈密哈薩克部落

哈薩克族是逐水草而牧的游牧民族。實行本族部落外的通婚制度,同一個部落不能通婚。如有不守規戒通婚者,乃本部落人最感羞恥的事,是人人厭惡的,要用毛繩把男女兩人綁在一起,扔到鋪了刺的地上,讓百羊、百馬、百駝從上面路過去。如果被踏死就算了,踏不死將被逐出部落,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去謀生。因此,哈薩克人很小起就受父母關於祖族系譜的教育,每個人都要記得七代祖先的名字及該族系譜的英雄。哈薩克族認為「不懂自己七代祖宗名字的人是孤兒或是無知識的人」。哈薩克歷史上按系譜被分為大玉茲、中玉茲和小玉茲。哈語叫烏魯舉子、奧勒塔舉子、開西舉子。三個玉茲的口號分別是別克阿爾斯、阿克阿爾斯和江阿爾斯。根據三個玉茲的居住範圍而確定了放牧草場的劃分。民間傳說有個人叫瑪哈比,是懂歷史、懂天文、懂系譜的人。他德高望重,說的話大家都聽。他對三個玉茲的地域劃分做了很多工作,很公正。事後三個玉茲沒有因草場問題發生過糾葛,後人都用「要公道找瑪哈比」的話讚譽他。

哈薩克族的玉茲和氏族部落都有自已的系譜,多為口頭流傳,但也有手抄本的,用自由體詩的形式記載(哈語為卡拉烏倫)部族的系譜,哈語將系譜叫黑薩。

據蘇聯《哈薩克百科全書》所載,哈薩克的祖先是阿拉什。他生了個兒子叫哈薩克。哈薩克又生了三個兒子,老大叫別克阿爾斯,老二叫阿克阿爾斯,老三叫江阿爾斯。後來,別克阿爾斯的後人為大玉茲(烏魯舉子),也稱大帳,清朝稱右部。阿克阿爾斯的後代叫中玉茲(奧勒塔舉子),也稱中帳,清朝時稱左部。江阿爾斯的後代稱為小玉茲(開西舉子),也稱小帳,清朝時稱西部哈薩克。三個玉茲當時的戰爭口號是上述弟兄三人的名字,即別克阿爾斯、阿克阿爾斯和江阿爾斯。 

乃依蠻部落是哈薩克的古老部落,獨立的時間很久,在哈薩克中有陶告斯唐巴乃依蠻的稱謂。陶告斯,是9的意思。唐巴,是印記,即乃依蠻有9個有印記部落即9支系。乃依蠻的歷代英雄呼號有喀普塔海、喀斑拜、恰布拉什得榮、喀拉薩依得等。乃依蠻9個支系是:考克巴爾勒、陶料給塔衣、鐵爾斯塔尼巴勒、巴赤那勒、薩勒卓馬特、聶克特、卡拉哈勒帕克、加勒拜勒生和布拉依。其中陶料給塔衣部落又分為杜爾吐絲、喀拉克烈、沙得爾和馬太4個氏族。

瓦克部落是哈薩克歷史上的古老部落之一,有新、老瓦克之稱。他們原來住在阿爾泰山及齋桑柏一帶,18世紀70年代遷往今托里縣雪圖鄉一帶,歷史上稱之為老瓦克,或稱舊瓦克。19世紀30年代有一批遷入托里縣巴爾魯克山東部,史稱新瓦克。民間口傳系譜說瓦克有挑烈之分,說挑烈是瓦克中的一個支系,是權勢階層。挑烈,是成吉思汗的後裔,後來完全被哈薩克化了,又有新、老姚烈的說法。近代的阿勒泰的艾林郡王就是瓦克部落挑烈後裔,英雄呼號為喬吾巴薩和艾爾庫克夏。

上一篇[外觀設計]    下一篇 [軍事刑罰制度]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