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吉安人物宋末詩人

鄧剡(1232-1303),字光薦,又字中甫,號中齋。廬陵人(今江西省吉安縣永陽鎮鄧家村)。南宋末年愛國詩人、詞作家,第一個為文天祥作傳的人。他與文天祥、劉辰翁是白鷺洲書院的同學。

1鄧剡

個人經歷
景定三年(1262)進士,為文天祥門友。剡以詩名世,江萬里屢薦不就,后隨天祥贊募勤王。宋末,元兵至,攜家入閩。端宗即位,廣東制置使趙潽晉闢為斡辦官,薦除宣教郎、宗正寺簿。祥興元年(1278)六月,從駕至硅山,除秘書丞,兼權禮部侍郎,遷直學士。宋亡,投海者再,元兵打撈之,不得死。元將張弘范禮致之,與文天祥同押北上,舟中唱和。有詩集名《東海集》,天祥為序。至建康以病留,天祥賦詩別之。久之,得放歸。張弘范卒后,其子張珪襲父職,於至元十九年(1282)迎鄧剡師事之二十三年(1286),程鉅夫以侍御史行台至金陵,鄧剡有《燭影搖紅》詞賀其得子。
書著
鄧光薦撰有《中齋集》、《東海集》、《續宋書》等,不傳。有《中齋詞》一卷,今人趙萬里收入《校輯宋金元人詞》中。文散見《文山先生全集》("附錄")等書,詩散見《吳禮部詩話》、《天下同文集》、《廬陵縣誌》等書。

2浪淘沙

詞作背景
鄧剡被俘虜,和文天祥一同被押解北上。在途經建康,鄧剡作了此詞。這首詞寓含有懷古感今的濃濃深情,語言極為明快,堪稱鄧剡現存的詞中的一篇佳作。
驛中言別
--鄧剡
水天空闊,恨東風不惜世間英物。
蜀鳥吳花殘照里,忍見荒城頹壁。
銅雀春情,金人秋淚,此恨憑誰雪?
堂堂劍氣,鬥牛空認奇傑。
那信江海餘生,南行萬里,屬扁舟齊發。
正為鷗盟留醉眼,細看濤生雲滅。
睨柱吞嬴,回旗走懿,千古衝冠發。
伴人無寐,秦淮應是孤月。
詞作背景
鄧剡和文天祥是同鄉好友。1278年,文天祥抗元兵敗,被俘為虜。次年鄧剡拘押在一地,又一同被押解北上元都。到金陵時,鄧剡因病留下,文天祥繼續北上。臨別之際,感觸良多。鄧剡作詞贈天祥,為好友壯行。詞中融匯亡國之痛和別友之情,如一首慷慨悲涼的歌,氣貫長虹,將歷史的一瞬,定格在這樣一種鏡頭。
原文
----鄧剡
雨過水明霞,潮回岸帶沙。
葉聲寒,飛透窗紗。
堪恨西風吹世換,更吹我,落天涯。
寂寞古豪華,烏衣日又斜。
說興亡,燕入誰家?
惟有南來無數雁,和明月,宿蘆花。
對比
本詞和《浪淘沙》(疏雨洗天清),蓋出於同時。從兩詞所抒發的感慨、所描繪的景象和所創造的意境來看,都極為相似。

賞析

「雨過水明霞,潮回岸帶沙。葉聲寒,飛透窗紗」。一場大雨洗過天空,夕陽斜照彩霞映得水面格外明亮;大潮洶湧,在漫過海灘后又漸漸退去。江岸邊留下了些許沙痕。聲聲落葉,飛快地透過窗紗,使詞人感到秋意襲身,時令已由夏入秋了。這是一幅凄涼的黃昏秋江圖。恰值兵敗被擄之後,作者面對著此情此景,哪能不倍加傷感呢?
「堪恨西風吹世換,更吹我,落天涯」。「西風」既作為一種自然物的實寫,又象徵著蒙古統治者侵略勢力。時代變革、朝廷更換,鄧剡抱定不再仕元的決心,天下之大,哪有立足之地?詞人把自己比做被西風吹落天涯的枯葉,也很恰切。北朝的樂府民歌《紫騮馬歌辭》云:「高高山上樹,風吹葉落去。一去數千里,何當還故處?」它用風吹落葉比喻流落飄蕩的情狀,反映人民在戰亂中逃亡景象。形象鮮明,深沉悲憤。「天涯」意謂極言其遠,以托出詞人慾歸不能的哀怨。
詞人在上片極言自己如落葉飄零,無根無緒,意在引出下片中作者表達的寂寞心情。
「寂寞古豪華,烏衣日又斜。說興亡,燕入誰家」?南京,是煙柳繁華地,也是南宋王朝賴以阻擋蒙古南侵的一道屏藩。蕭條得使詞人生寂寞、衰歇之感。此詞帶有幾分嘲諷意味,不只是一味悲慨而已。借燕子飛入新巢,喻指許多南宋遺民變節奉敵。作者大悲慨之中,懷有深深的嘲諷。更表明他不仕新朝,堅守節操的心聲。
詞人又通過對空闊的水、天之間漸次觀察,終於發現:「惟有南來無數雁,和明月,宿蘆花。」淡淡幾筆,就勾勒出另一幅凄清的寒汀蘆雁圖。詞人置群雁於雖凄清而潔白的明月、蘆花中,寄寓了他對亂離中的人民懷著無限同情。雖然是群雁,然而無首。沒有凄居之處,真是可憐之極。
鄧氏此詞以感情沉鬱和風格清奇取勝。上片「寓情於景」。下片「以喻見意」,通過寒葉、西風、烏衣蒼、明月、蘆花等,表達了他作為作者的主體感受。全詞如一幅清麗而寓意深刻的畫卷,讓欣賞者感到精神上的愉悅和滿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