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太后

和熹鄧皇后(81年-121年),諱鄧綏,為東漢和帝之皇后、東漢女政治家,南陽新野人(今河南新野),是漢光武帝時太傅鄧禹的孫女,禹為南陽豪族,隨光武帝起事,為東漢初的大功臣;其父鄧訓,曾為護羌校尉,撫邊有功。

1人物介紹

鄧太后(81年——121年) 即鄧綏。東漢和帝皇后。南陽新野(今河南新野)人。和帝死,她先後迎立殤帝、安帝,臨朝執政近二十年,其兄居要職,掌握大權。執政期間,崇尚寬簡,不事奢華。兼用外戚、宦官,尊理三公,又使其兄薦舉楊震等人。建光元年(121年)死。同年,安帝與宦官李閏合謀,誅滅鄧氏。
鄧太后

  鄧太后

公元105年,和帝死去,皇后鄧綏與其兄鄧騭立剛生下百餘日的少子為帝,是為殤帝。鄧綏即以皇太后的身份臨朝聽政。鄧太后是東漢開國功臣鄧禹的孫女,16歲入宮后,於永元十四年被和帝立為皇后。和帝在世時,她表現得十分恭謹,還故意不讓鄧氏外戚入居高位, (和)帝每欲官爵鄧氏,
后輒哀請謙讓,故兄騭終帝世不過虎賁中郎將 ①。殤帝繼位后,她立即封鄧騭為車騎將軍、儀同三司,鄧騭的兄弟鄧悝為虎賁中郎將,鄧弘、鄧閶為侍中。延平元年(公元106年),繼位不到一年的殤帝夭亡,為繼續維持母后臨朝、把持朝政的局面,鄧太后與鄧騭兄弟定策,立清河王之子、年僅13歲的劉祜為帝,是為安帝。安帝繼位后,鄧太后依舊臨朝聽政, 號令自出 ,並加封鄧騭為上蔡侯、鄧悝為葉侯、鄧弘為西平侯、鄧閶為西華侯,食邑各萬戶,永初元年(公元107年)又拜鄧騭為大將軍輔政。為臨朝聽政,鄧太后雖然依靠鄧氏外戚,卻吸取了竇氏外戚傾覆的教訓,注意避免鄧氏勢力的擴大。她曾詔告司隸校尉、河南尹和南陽太守,要求他們嚴格管束鄧氏姻戚和賓客,如有犯法, 勿相容護 , 自是親屬犯罪,無所假貸 ②。鄧氏外戚 追觀前世(外戚)傾覆之誡 , 猶有庶幾戒懼之情 ,經常 母子兄弟,內相敕厲,冀以端愨畏慎,一心奉戴 ,以求 上全天恩,下完性命.基於這種心理,鄧騭在被封為上蔡侯時便再三上書辭讓不受,表示 不敢橫受爵土,以增罪累 ③。鄧騭之子鄧鳳曾私受中郎將任尚馬匹,後來任尚犯法坐官,鄧騭主動將妻子及鄧鳳送官請罪。其母親於永初四年(公元110年)去世后,鄧騭卸任回鄉守孝。期滿回京后,詔令恢復官職繼續輔政,經屢次辭讓,同意其不任官職,僅為奉朝請④。

2文獻記載

據吏書記載,鄧太后臨朝聽政以後, 水旱十載,四夷外侵,盜賊內起 ①,社會矛盾日益尖銳。而地主豪強繼續瘋狂地兼并土地,致使流民問題更加嚴重。鄧太後繼續執行明帝以來的一貫政策,不斷假民公田和賑濟災民,並數次免除全國或部分地區的田租、賦役。她還曾數次詔減後宮費用,鄧騭也比較注意罷力役,崇節儉。鄧太后還注意平理刑獄,殤帝延平元年(公元106年),就各地官吏不執行歷年赦免罪囚命令一事,下詔重申 皆復為平民 ②;在其臨朝聽政的16年期間,曾六次大赦天下;她曾親錄囚徒,平反冤案, 理出死罪三十六人,耐罪八十人,其餘減罪死右趾已下至司寇 ③。這些措施當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其臨朝聽政後期 天下復平,歲還豐穰 的記載也多為溢美之辭,但畢竟還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當時的社會矛盾確實有所緩和。
鄧太后

  鄧太后

永寧二年(公元121年)鄧太后死去。鄧太后在世時,安帝乳母王聖、宦官李閏、江京就在安帝面前誣奏鄧悝、鄧弘、鄧閶等欲廢安帝,改立平原王劉得。安帝又氣又懼,卻也無可奈何。鄧太后剛剛死去,安帝便立即下令將鄧氏宗族免官,遣歸故郡,鄧騭也被抄沒家產田宅,免去特進、奉朝請,遣回封國。鄧騭父子及宗族其他五人皆被迫自殺。江京因迎安帝入京和誅除鄧氏有功,被封為都鄉侯兼大長秋,食邑三百戶,王聖被封為野王君。江京還與李閏一起被提升為中常侍。二人與宦官樊豐、劉安、陳達以及乳母王聖及其女伯榮把持朝政, 扇動內外,競為侈虐 ,④他們 屬託州郡,傾動大臣。
宰司辟召,承望旨意,招來海內貪污之人,受其貨賂,至有臧錮棄世之徒復得顯用 ①。安帝曾數次派宦官及乳母王聖之女伯榮前往甘陵掃墓,他們 負寵驕蹇 , 使者所過,威權翕赫,震動郡縣 , 侔與人主.地主官吏 發人修道,繕理亭傳 , 征役無度,老弱相隨,動有萬計 ②。一些官吏也竟相阿附宦官,他們甚至 邪諂自媚 ,賂遺僕從 ③,如侍中周廣、謝惲便與中常侍樊豐 更相扇動,傾搖朝廷 ,他們甚至偽造詔書,徵調司農錢穀、木材,為自己建造家舍、園池、廬觀,役費無數。為了順利地把持朝政,江京等宦官還勾結帝舅大將軍耿寶、皇后兄大鴻臚閻顯等外戚。
在安帝統治時期,雖然表面上看是宦官、外戚共同把持朝政,但實際上是宦官居於主導地位,外戚在某種程度上也迎和並討好他們。如耿寶曾薦舉李閏之兄為官;閻皇后也藉助江京、樊豐等宦官之力,共同誣陷皇太子,將其廢為濟陰王。

3相關評價

古代史學家評論說:「鄧太后執持朝政以招眾謗,所幸者非為一己之私。她焦心勤勉,自強不息,排憂解患,惟為國家大事。」鄧綏生前雖對外戚有所約束,但在身後仍不免於誅戮。鄧氏家族的浮沉,正是東漢國運盛衰的表徵。從此,東漢王朝宦官、外戚勢力交相崛起,把持朝政,漸使國運走向衰微。
上一篇[宣美]    下一篇 [做菜]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