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依莎多拉·鄧肯( Isadora Duncan,1878年5月26日 --- 1927年9月14日 ),是美國著名舞蹈家,現代舞的創始人,是世界上第一位披頭赤腳在舞台上表演的藝術家。

1 鄧肯 -成長經歷

1877年,依莎多拉·鄧肯誕生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舊金山市一個平民之家。母親精通音律,這使鄧肯從小就接受了良好的音樂啟蒙教育。

鄧肯的少女時期因家境貧寒,她不得不先後在舊金山和紐約學舞,並參加一些小型演出。這是她日後獨闖天下的開始。由於她那熱愛自由的天性和火一樣的熱情使自己無法忍受古典芭蕾的束縛。終於,她向世界呼籲:「芭蕾一點兒也不美!」她說:「最自由的身體蘊藏著最高的智慧,」「將來的舞蹈家必須是肉體與靈魂相結合的,肉體動作必須發展為靈魂的自然語言。」為了實現自己的這個舞蹈審美理想,她第一個拋棄了流行於當時舞蹈界的古典芭蕾緊身衣和腳鞋,赤足登台,自由起舞,把舞蹈恢復到了純真自然的境地。

1905年的鄧肯,時年27歲。自披肩從18世紀時髦以來,就一直在舞蹈家們中間起著某種舉足輕重的作用,精美的印度長披肩更深受喜愛。當鄧肯拍照時,絲綢總在身邊。

1902年,鄧肯到了巴黎,她很快名揚整個巴黎。此後,她到過德國、奧地利、匈牙利,還到過希臘。1921年,蘇維埃政府邀請鄧肯去蘇俄,她滿懷喜悅地踏上那片新土,並受到熱烈歡迎。不久,她同蘇聯詩人葉賽寧結婚。1925年,葉賽寧自殺,鄧肯又旅居巴黎。

1927年9月14日,法國尼斯的一場車禍奪走了49歲的舞蹈奇葩——依莎多納·鄧肯的生命。當時她正親自駕駛著她的馬車賓士,不幸她的長圍巾——她常用的舞蹈道具——被捲入了車輪中,使她受了重傷而很快死去。

2 鄧肯 -藝術觀

伊莎多拉·鄧肯伊莎多拉·鄧肯

實際上,大自然的確是她最初的舞蹈老師。鄧肯在自己的傳記里曾再三提到,她歸初的舞蹈靈感和衝動來自那奔騰不息的大海、微微顫動的鮮花、翩翩飛舞的蜜蜂和展翅翱翔的鴿子;在她的眼中,自然界一切都在舞蹈,而且遠比人類自由舒暢得多。 

但當時的美國觀眾並不欣賞她的這種貌似無技術的「自由舞」,而只是迷信俄國芭蕾名星巴甫洛娃和她的代表作《天鵝之死》一類的古典芭蕾。這使她不得不去英國和法國碰運氣,但結果不理想,原因除了那裡(特別是法國)有著深厚的古典芭蕾基礎外,還由於西歐舞蹈劇場的觀眾普遍比較保守。鄧肯真正的成功之路始於中歐的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隨後她的舞步才遍及歐洲各大城市。她那靈魂與肉體高度的統一、身心沐浴在自由陽光之下的舞蹈在觀眾心中捲起了一陣激情和波瀾。她的代表作有《伊菲革涅亞在澳里斯》、《馬賽曲》和《前進吧,奴錄》。

《伊菲革涅在澳里斯》是希臘神話中一段悲壯的故事,說的是希臘軍隊的最高統帥阿伽門為祈求順風,以便使船隊早日到達目的,使將士們能與特洛依人決一死戰,不得不在澳里斯這個地方殺死了自己的親生女伊菲革涅亞去祭神。據早年曾在鄧肯舞團表演過的一位演員介紹,鄧肯在表演這個作品時,時而幸福安祥,時而悲壯凄涼,時而滑行搖動,令人無限神往。這個作品充分地證明鄧肯並非象有些人想象的那樣僅是隨著音樂興之所到地即興作舞,而是善於用優美的壯美的動作將觀眾全然控制在自己特定的藝術氣氛之中。

《馬賽曲》是鄧肯的另一部頗受歡迎的作品。樂曲本身具有革命性和強大的感染力,最初是由成群結隊的革命者從法國港口城市馬賽向首都巴黎進軍時唱的,后業成為法國國歌。鄧肯的形象化、想象化、雕塑化、舞蹈化表演獲得法國和其他各國觀眾的歡呼聲——她身著火紅的拖地戰袍,神情如同監視著步步逼近的入侵之敵;敵軍攻上來,她差一點要被摧毀;她熱切地親吻著紅旗,從中吸取力量;她好象聞到了血的腥味;終於又站了起來,雙臂高拳,以拳緊握,就象撐開了一張巨大的斗篷或戰旗;她痛苦地召喚自己的同胞快快拿起武器,與敵人作殊死的決鬥;她那莊嚴的身軀象徵著無堅不摧,她那傲然挺立的姿態意味著戰無不勝;一場艱苦卓絕的戰鬥結束了,她在一片突然到來的寂靜之中儼然化作了一尊自由女神雕像。

《舞之媚》 陳玉先 繪《舞之媚》 陳玉先 繪

 

從理論上說,藝術人格與生活人格在藝術家身上應該是統一的。從實踐上看,鄧肯就是這樣一位無論在現實生活上,還是在舞蹈創作上,都富於高度同情心的人和藝術家。《馬賽曲》是一部同情法國革命的作品,《前進吧,奴隸》也是這樣一部感人肺腑的傑作,它表現了鄧肯心靈深處對俄國農民爭取自由的鬥爭所懷有的天然同情。舞蹈一開始,鄧肯獨立台上,雙手置於背後,如同被人捆綁住;她異常艱難地向前挪動著,她極為謹慎地向前摸索著,她心懷恐懼地向前窺視著,她雙滕顫抖著向前摔倒——她自始自終是和前的。終於,她那遭到捆綁的雙手獲得了自由,她緩緩地向前伸展著自己的雙手,儘管這雙手還一時僵硬,但畢竟是獲得了自由的雙手;僅是這種自由就足以使她感到由衷的欣慰和歡樂,這種自由在鄧肯的表演中似乎既屬於俄國農民,也屬於她自己。雖然她是以擅長表演輕鬆自由而聞名於世的。但她在這部作品中,將注意力沒有集中在燈光配合下的輕快動作上,而集中在戲劇性的細節摹擬上,關於這個作品,值得一提的是柴科夫斯基的音樂《上帝保佑沙皇》。鄧肯反其道而行之,用它來成功地表現了俄國農民反對沙皇暴政的鬥爭,這在藝術嘗試上本來是件可喜可賀的事,除了它當時積極的政治意義外,也是對標題音樂內涵的所謂確定性提出了有力的挑戰;但當她在蘇聯演出時,卻因為這個音樂作品的標題而受到批判。

鄧肯的舞蹈思想與舞蹈實踐不僅為美國現代舞的創立鋪平了道路,而且還從精神上推動了德國現代舞;她不僅開創了世界現代舞的先河,而且還在觀念上影響過被譽為「現代芭蕾之父」的麥克爾·福金。  

3 鄧肯 -生平

鄧肯的一生充滿了浪漫色彩,她曾有過充滿熱情的愛情生活,但她卻於1927年不幸去世。當時她圍著一條長紗巾於法國尼斯城乘馬車外出,不幸被卷進車輪中去的紗巾勒住了脖子……

也許作為開路先鋒,「矯枉必須過正」乃在所難免。在今天看來,鄧肯對古典芭蕾的全盤否定的確有些過分,她的舞蹈訓練體系也還不夠完整,這使她門前沒有滿天下的桃李。但正如美國當代舞蹈批評之父約翰·馬丁指出的那樣:「鄧肯根本就不打算建立一個叫作『鄧肯舞派』或其它什麼名稱的舞蹈流派。總地說來,她非常反對學派、體系和職業化。」這就是鄧肯作為現代舞之母的根本意義。

我們看到,作為舞蹈家的鄧肯畢竟是用手舞足蹈的藝術打出了一個新天下,她的舞蹈作品近年來正美國重新喚起人們的興趣和注意。1985年12月,紐約的著名現代舞蹈家瑪麗安·薩拉克女士來京為我們表演了鄧肯的另一部代表作《勃拉姆斯作品5首》。從作品結構上說,其中有一首她居然是從頭到尾都靜靜地立在鋼琴旁淋漓盡致地表現了鄧肯美國舞蹈的理想——「跨大步伐,跳前跳后,跳上跳下,高仰頭顱,揮動臂膀,跳出我們先人的開拓精神,跳出我們母親的慈愛和溫柔。這就是美國的舞蹈。」據薩拉克女士介紹,學習鄧肯的技術和作品,對於受過嚴格芭蕾舞和現代舞訓練的她來說,難度極大,難就難在從技術進入到那種無技術的技術之中。

與鄧肯作品近年來美國重新教授、上演的由時,鄧肯的技術也經她的大弟子之一艾瑪·鄧肯整理后出版了,這為全面研究鄧肯其人、其舞蹈思想和舞蹈技術提供了必要的條件。

1927年9月14日卒於法國尼斯。

4 鄧肯 -綜合評價

鄧肯不僅是一位劃時代的舞蹈家,而且是一位罕見的才女,讀過她那優美動人的《鄧肯自傳》者,一定曾不時地為她那淵博的才學而拍案叫絕。這是進入《世界文庫》中為數不多的舞蹈家手筆之一,它記錄了鄧肯為舞蹈爭得與其它各門藝術的平等地位而奮鬥一生;這也說明了「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並非真是舞蹈藝術的秉性。她的舞蹈思想與舞蹈實踐通過這部自傳更是傳遍了世界各地。僅在中國,自40年代至今,就先後出版過4個不同的譯文。 

在20世紀初的歐美舞台上,一個身披薄如蟬翼的舞衣、赤腳跳舞的舞蹈家引起了極大的轟動。她的舞蹈是革命性的,與一直統治著西方舞壇的芭蕾舞大相徑庭,充滿了新鮮的創意。

與此同時,她的私生活充滿了迷幻色彩。她以其異想天開的愛情觀和婚姻觀,向傳統的道德觀念發出了挑戰。她像換衣服一樣變換情人,全憑一時的心血來潮和隨時隨地的心理感覺。為此,有人稱她為「高級妓女」。

做為一個舞蹈家,她獲得了成功。她成為美國現代舞蹈的奠基人,並以自己創辦的舞蹈學校,傳播推廣了她的舞蹈思想和舞蹈動作,影響了世界舞蹈的發展進程。

大舞蹈家鄧肯的出世,使女人才真正領悟到舞蹈的原意,是來源於對造物主創造了女人的首肯、讚美與感激。

鄧肯憑其對舞蹈的意念,對原創性與自由的要求,以獨創一格的舞蹈,結合後來女性主義者強調的個人表達和婦女主張的社會責任於一身。鄧肯認為女人是萬物之精華,是大地之母,她讚歎女人身體的精妙,為此創造了無以倫比的優雅的舞蹈,並找到了人體與音樂的最佳結合形式,成為現代舞蹈之母。

女性身體

鄧肯演出的時候,放棄了傳統的舞衣,改穿寬鬆裙袍,赤雙足,自由擺動,既看不見女體的曲線,也省去了芭蕾舞鞋引帶的婀娜。鄧肯是把渾身的自由糅合到舞動的身體里去了,那是人體最自然不過的事,而非在男性的凝視中,把性感作為慾望的對象來觀賞。此舉也重新界定了女性美,不受囿於傳統的標準。

傳統的標準,一是要誇張女體的性感曲線,一是在禁慾的氣氛中對它諸多束縛,但鄧肯卻要求自然和解放。「所謂女性美,乃由認識自己的身體開始。」她說。

在西方傳統社會裡,女性的身體從來便被視為多愁善感,也因為這個緣故,主張要諸多約束,罷免其傾覆的可能。鄧肯的舞蹈,卻正是自由的表達,其舞蹈被閱讀為一種文化上的逾越,拒絕約束,把內在感受與身體外現的行為二分,並主張藝術與自然結合。

赤足的鄧肯,的確給上世紀的美國舞蹈界帶來了一股有力的衝擊。舞蹈史家的描述是這樣的:鄧肯整個身體在舞動,並把心靈安置其中,不守成規,也因而不落俗套,超越了「肉慾的對象」。

舞蹈身體

鄧肯其時身處的美國舞蹈界,主要由三種傳統舞組成:社交舞、體操及芭蕾舞。女士們參與其中,主要是為了顯示她們的身份和社會地位。

對於芭蕾舞,鄧肯是頗有意見的,她認為芭蕾舞把舞者表現得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對身體活動的約束也很不自然。鄧肯既然主張透過舞蹈來自由表達思想與情感,以身體來協動心靈,便不奢談理論或步法。她把舞蹈定義為:「一個對生命的完整概念,還有透過動作表達人類心靈的藝術。」

鄧肯的舞蹈,表達了不少20世紀初西方正在萌芽的多種進步思想,包括現代化的觀念和女性的解放。她認為美不僅在外表,也是人與自己、與社會中的他人及宇宙的和諧狀態,因而舞蹈是社會、政治,也是宗教。

綜合上述舞蹈的信念,表現在鄧肯的舞姿上的,便不是裝飾性的舞衣和大腿動作,而是一連串有感而發的,探索、尋找和期待的過程。化之為舞蹈的動作,便是高昂脖子,不停旋轉、搖動和沖前的姿勢,這些都令當時的舞評家不知所措。

身體政治

鄧肯的舞蹈革命,並不是獨立的事件。舞蹈史家認為她是對個人表達的追求,是本世紀初美國自由主義者的寫照,對抗日益標準化、一致化、機械化和物質化的社會。因而鄧肯參與的,也是文化上的改革,集藝術、性別、個人和大眾於一身的解放。單就她挑戰舞蹈的傳統一舉,不論在藝術上選擇的內容是什麼,已是一篇以身體實踐解放的獨立宣言。

鄧肯後期的舞蹈動作,更是充滿了政治性的象徵,經常描寫一個英雄式的女性人物,如何大膽地凱旋於困境、壓制和種種剝削之中,反映她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的愛國主義到後來一度認同的社會主義理想。作為女舞者的鄧肯,在20世紀初,已身體力行地展示了舞蹈批判社會的功能。

上一篇[貝多芬]    下一篇 [本體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