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鄭風·女曰雞鳴

標籤: 暫無標籤

1 鄭風·女曰雞鳴 -基本信息

  【名稱】《鄭風·女曰雞鳴》

  【年代】先秦

  【作者】無名氏

  【體裁】詩歌

  【出處】《詩經》

2 鄭風·女曰雞鳴 -作品原文

  鄭風·女曰雞鳴

  女曰:「雞鳴」,士曰:「昧旦⑴。子興視夜⑵,明星有爛⑶。」「將翱將翔⑷,弋鳧與雁⑸。」

  「弋言加之⑹,與子宜之⑺。宜言飲酒,與子偕老。」琴瑟在御⑻,莫不靜好⑼。

  「知子之來之⑽,雜佩以贈之⑾。知子之順之⑿,雜佩以問之⒀。知子之好之⒁,雜佩以報之。」

3 鄭風·女曰雞鳴 -註釋譯文

詞語註釋

  ⑴昧旦:天色將明未明之際。

  ⑵興:起。視夜:察看夜色。

  ⑶明星:即星明,星光明亮。

  ⑷將翱將翔:指已到了破曉時分,宿鳥將出巢飛翔。

  ⑸弋(yí貽)射:用生絲做繩,系在箭上射鳥。鳧:野鴨。

  ⑹言:語助詞,下同。加:射中。一說「加豆」,食器。

  ⑺與:猶為。宜:即「餚」,烹調菜肴。這裡作動詞。

  ⑻御:用,彈奏。

  ⑼靜好:和睦安好。

  ⑽來:讀為「勞」,殷勤體貼之意。

  ⑾雜佩:古人佩飾,上系珠、玉等,質料和形狀不一,故稱雜佩。

  ⑿順:柔順。

  ⒀問:贈送。

  ⒁好(hào耗):愛戀。

作品譯文

  女說:「公雞已鳴唱。」男說:「天還沒有亮。不信推窗看天上,明星燦爛在閃光。」「宿巢鳥雀將翱翔,射鴨射雁去蘆盪。」

  「野鴨大雁射下來,為你烹調做好菜。佳肴做成共飲酒,白頭偕老永相愛。」女彈琴來男鼓瑟,和諧美滿在一塊。

  「知你對我真關懷呀,送你雜佩答你愛呀。知你對我體貼細呀,送你雜佩表謝意呀。知你愛我是真情呀,送你雜佩表同心呀。」

4 鄭風·女曰雞鳴 -作品鑒賞

  這首賦體詩恰似一幕生活小劇。詩人通過士女對話,展示了三個情意融融的特寫鏡頭。這對青年夫婦和諧的家庭生活和誠篤而熱烈的感情,令人羨慕,令人讚歎。

  第一個鏡頭:雞鳴晨催。起先,妻子的晨催,並不令丈夫十分愜意。公雞初鳴,勤勉的妻子便起床準備開始一天的勞作,並告訴丈夫「雞已打鳴」。「女曰雞鳴」,妻子催得委婉,委婉的言辭含蘊不少愛憐之意;「士曰昧旦」,丈夫回得直白,直決的回答顯露出明顯的不快之意。他似乎確實很想睡,怕妻子連聲再催,便辯解地補充說道:「不信你推窗看看天上,滿天明星還閃著亮光。」妻子是執拗的,她想到丈夫是家庭生活的支柱,便提高嗓音提醒丈夫擔負的生活職責:「宿巢的鳥雀將要滿天飛翔了,整理好你的弓箭該去蘆葦盪了。」口氣是堅決的,話語卻仍是柔順的。錢鍾書說:「『子興視夜』二句皆士答女之言;女謂雞已叫旦,士謂尚未曙,命女觀明星在天便知」(《管錐編》第一冊)。此說符合生活實情;而士女的往覆對答,也使第一個鏡頭更富情趣。就女催起而士貪睡這一情境而言,《齊風·雞鳴》與此彷彿,但人物的語氣和行動與此不同。《雞鳴》中女子的口氣疾急決然,連聲催促,警夫早起,莫誤公事;男的卻一再推脫搪塞,淹戀枕衾而紋絲不動。此篇女子的催聲中飽含溫柔繾綣之情,男的聽到再催後作出了令妻子滿意的積極反應。首章與次章之間的空白,可理解為對男子的舉動作了暗場處理,這樣就自然地進入下面的情節。

  第二個鏡頭:女子祈願。妻子對丈夫的反應是滿意的,而當他整好裝束,迎著晨光出門打獵時,她反而對自己的性急產生了愧疚,便半是致歉半是慰解,面對丈夫發出了一連串的祈願:一願丈夫打獵箭箭能射中野鴨大雁;二願日常生活天天能有美酒好菜;三願妻主內來夫主外,家庭和睦,白首永相愛。丈夫能有如此勤勉賢惠、體貼溫情的妻子,不能不充滿幸福感和滿足感。因此,下面緊接著出現一個激情熱烈的贈佩表愛的場面,就在情理之中而不得不然的了。其實,詩人唱到這個琴瑟和諧的場面也為之激動,他情不自禁地在旁邊感嘆道:「琴瑟在御,莫不靜好。」恰似女的彈琴,男的鼓瑟,夫婦和美諧調,生活多麼美好。詩歌具有跳躍性,此篇的章節和詩句間的跳躍性更大。因而也給接受者留下了更為廣寬的想像再創造的空間。關於這兩句,張爾歧《蒿菴閑話》說:「此詩人凝想點綴之詞,若作女子口中語,覺少味,蓋詩人一面敘述,一面點綴,大類後世弦索曲子。」此解頗具創意,詩境也更饒情致,實為明通之言。

  第三個鏡頭:男子贈佩。投之以木瓜,報之以瓊琚。丈夫這一贈佩表愛的熱烈舉動,既出於詩人的藝術想像,也是詩歌情境的邏輯必然。深深感到妻子對自己的「來之」、「順之」與「好之」,便解下雜佩「贈之」、「問之」與「報之」。一唱之不足而三嘆之,易詞申意而長言之。在急管繁弦之中洋溢著恩酣愛暢之情。至此,這幕情意融融的生活小劇也達到了藝術的高潮。末章六句構成三組疊句,每組疊句易詞而申意,把這位獵手對妻子粗獷熱烈的感情表現得淋漓酣暢。

  王質《詩總聞》說:「大率此詩婦人為主辭,故『子興視夜』以下皆婦人之詞。」此說影響直至清代,故清人論「對答體」詩,大多追溯至《孔雀東南飛》而不及《詩經》。其實,《女曰雞鳴》是首極富情趣的對話體詩,對話由短而長,節奏由慢而快,情感由平靜而熱烈,人物個性也由隱約而鮮明。

  此篇的詩旨,至此也可以不辨自明了。《毛詩序》謂「刺不說德也;陳古義以刺今,不說德而好色也」,過於穿鑿。朱熹《詩集傳》以為「此詩人述賢夫婦相警戒之詞」,則似有顧頭不顧尾之嫌。聞一多《風詩類鈔》曰:「《女曰雞鳴》,樂新婚也。」也有難概全篇之感。統觀全篇,實是讚美青年夫婦和睦的生活、誠篤的感情和美好的人生心愿的詩作。

上一篇[杜利特爾]    下一篇 [奧雷瓦]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