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詞牌概述

醉桃源又名《阮郎歸》、《碧桃春》。《神仙記》載劉晨、阮肇入天台山採藥,遇二仙女,留住半年,思歸甚苦。既歸則鄉邑零落,經已十世。曲名本此,故作凄音。四十七字,前後片各四平韻。

2詞牌格律

格律說明
詞牌格律與例詞交錯排列。格律使用宋體字排印,例詞使用楷體字排印。詞牌符號含義如下:
平:填平聲字;仄:填仄聲字(上、去或入聲);中:可平可仄。
逗號「,」和句號「。」:表示句;頓號「、」:表示逗。
粗體字:表示平聲或仄聲韻腳字,或可押可不押的韻腳。另,平仄轉換、平仄錯葉格以不同顏色區分韻部。
下劃線:領格字。『』:例作對偶;〖〗:例作疊韻。

3典範詞作

1、晏幾道《阮郎歸(天邊金掌露成霜)》
中平平仄仄平平(韻),平平中仄平(韻)。
天邊金掌露成霜,雲隨雁字長。
仄平平仄仄平平(韻),中平中仄平(韻)。
綠杯紅袖趁重陽,人情似故鄉。
平仄仄,仄平平(韻),中平中仄平(韻)。
蘭佩紫,菊簪黃,殷勤理舊狂。
中平中仄仄平平(韻),中平中仄平(韻)。
欲將沉醉換悲涼,清歌莫斷腸。
2、秦觀《阮郎歸(湘天風雨破寒初)》
中平平仄仄平平(韻),平平中仄平(韻)。
湘天風雨破寒初,深沉庭院虛。
仄平平仄仄平平(韻),中平中仄平(韻)。
麗譙吹罷小單于,迢迢清夜徂。
平仄仄,仄平平(韻),中平中仄平(韻)。
鄉夢斷,旅魂孤,崢嶸歲又除。
中平中仄仄平平(韻),中平中仄平(韻)。
衡陽猶有雁傳書,郴陽和雁無!
3、張炎《阮郎歸(鈿車驕馬錦相連)》
中平平仄仄平平(韻),平平中仄平(韻)。
鈿車驕馬錦相連,香塵逐管弦。
仄平平仄仄平平(韻),中平中仄平(韻)。
瞥然飛過水鞦韆,清明寒食天。
平仄仄,仄平平(韻),中平中仄平(韻)。
花貼貼,柳懸懸,鶯房幾醉眠?
中平中仄仄平平(韻),中平中仄平(韻)。
醉中不信有啼鵑,江南二十年!

4詞作分析

晏幾道《阮郎歸(舊香殘粉似當初)》
詞作鑒賞
【況周頤《蕙風詞話》卷二】「綠杯」二句,意已厚矣。「殷勤理舊狂」五字三層意。狂者,所謂「一肚皮不合時宜」,發見於外者也。狂已舊矣,而理之,而殷勤理之,其狂若有甚不得已者。「欲將沉醉換悲涼」,是上句註腳。「清歌莫斷腸」,仍含不盡之意。此詞沉著厚重,得此結句,便覺竟體空靈小晏神仙中人,重以名父之貽,賢師友相於沆瀣,其獨造處,豈凡夫肉眼所能見及?「夢魂慣得無拘管,又踏楊花過謝橋」,以是為至,烏足與論《小山詞》耶?
雁字:雁群飛時,列「一」字或「人」字形,故云。

5 宋 周邦彥 醉桃源

醉桃源 周邦彥
冬衣初染遠山青,雙絲雲雁綾。
夜寒袖濕欲成冰,都緣珠零。
情黯黯,悶騰騰,身如秋後蠅。
若教隨馬逐郎行,不辭多少程。
這首小令,寫一個婦女相思情深的衷懷。首句寫衣服的新和美。「冬衣初染」,表明這衣服是新的。
「遠山青」是說衣服的顏色如遠山的青色。舊說「趙合德為薄眉,號遠山黛,乃晴明遠山之色也」。又可見這「遠山青」色是很美的。
次句著重寫衣上的花紋。「雙絲」,言此衣質地精緻:「雲雁」指衣上花紋。這種精心描繪婦女衣飾的手法,溫庭筠詞里很常見,如「鳳凰相對盤金縷」(《菩薩蠻》),說衣上的花紋是一對用金線綉成的鳳凰:「金雁一雙飛,淚痕沾繡衣」(《菩薩蠻》),這金雁雖可解釋成箏柱或首飾,但也可解釋成衣服上綉著一雙金碧輝煌的雁;至於「新貼綉羅襦,雙雙金鷓鴣」(《菩薩蠻》),更把這「襦」(短襖)的美寫得無以復加了。從溫詞的「鳳凰相對」、「金雁一雙」、「雙雙金鷓鴣」來看,無不寓有物則成雙、人則孤凄的內涵。這裡周邦彥用的是「雲雁」字樣,但雁從來不單飛。所不同的是,溫詞寓意易現,周詞寓意頗深,須婉曲才達。
接著「夜寒袖濕欲成冰,都緣珠淚零」兩句,寫伊人寒冷的深夜裡,袖子溫了一大片,都要結成冰了,原來是因為淚水不停地流下來。從這兩句的語氣看,她是直到最後才感覺到「袖濕欲成冰」的。
「清黯黯,悶騰騰」,過片緊承上闋寫人的哀傷、凄苦。下面說這位心情愁苦悶悶不樂的人此時是「身如秋後蠅」。這個比喻,十分奇特,而由來頗久。唐張鷟《朝野僉載》卷四記:「或問張元一曰:」蘇(味道)、王(方慶)孰賢?「答曰:」蘇九月得霜鷹,王十月被凍蠅……得霜鷹俊捷,被凍蠅頑怯。「入詩有韓愈《送侯參謀赴河中幕》之」默坐念語笑,痴如遇寒蠅「、歐陽修《病告中懷子華原父》之」而今痴鈍若寒蠅「,及以後陸遊《杭湖夜歸》之」今似窗間十月蠅「等,但運用入詞,宋人似僅見於此」「秋後」,天氣冷了,最怕冷的蠅,此時軟綿綿、懶洋洋,動都不想動,勉強撲到窗前有陽光的地方,也茫然痴獃,似乎再也沒有安身立命之所了。可是這個比喻的特具精彩,還得和下兩句聯起來看:「若教隨馬逐郎行,不辭多少程。」兩句活用「蠅附驥尾以致千里」的典故。惟願方才的「情黯黯,悶騰騰」,一掃而去,惟願「隨馬逐郎行」。身如秋後蠅「,妙語似平鋪,而含意深婉。這五個字,是」情黯黯。悶騰騰「的形象描繪,給人以」靜「感,同時又是開啟下文的鑰匙,因句突現,這時的」蠅「如附奔馬,完全給人以」動「感了。
這首小詞,上片平淡無奇,但下片奇句突現,則詞意「紆徐曲折」,人的感情「入微盡致」(陳廷焯評周詞語)此詞可證明代譚元春所證:「必一句之靈能回一篇之運,一篇之朴能養一句之神」(《題簡遠堂詩》)。
上一篇[合成尖晶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