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簡介

釋廣德
釋廣德(Thích Quảng Ðức‎,1897年—1963年6月11日),是一名越南大乘佛教僧人。1963年6月11日,他在西貢的十字路口用汽油引火自焚。他的自焚場面被一名《紐約時報》記者大衛·哈伯斯坦記錄了下來。
釋廣德自焚動機是為了抗議南越政府領袖吳廷琰的迫害佛教徒政策。他自焚的照片在世界上廣泛流傳,並令人再次關注吳氏的領導方針。《紐約時報》記者麥爾肯因這張特別的照片贏得了普立茲獎,而另一位記者大衛目擊整個過程並因報道越戰而獲得喬治波克獎最佳國際報道。廣德法師死後,他的屍體進行了再次火化,但在火化后,人們發現他的心臟還保持著原形。這被人們普遍理解作佛祖對他的同情,也因為他被佛教徒視作菩薩,使他的死在公眾心理中的影響增加了不少。
釋廣德自焚使國際間迫使吳廷琰改革的壓力增加了不少,而這最終迫他宣布一些政策改革以緩和佛教徒的情緒。可是,這個已確立的改革不是進行緩慢便是不了了之,甚至在爭論中令官民關係更加惡化。在抗議示威同時,效忠吳廷瑈(吳廷琰胞兄弟)的特種部隊於南越全國性地查抄了包括舍利寺的許多寺院,且搶走了所謂「聖心」、造成了寺院嚴重損毀與大量傷亡,導致數名佛教僧人跟隨釋廣德的行為自焚致死。最終,陸軍的楊文明帶領發動政變,並殺害了他。因此,這件自焚事件間接地導致了政權的更替。

2生平

根據一些佛教組織提供的資料,釋廣德生於越南中東部慶和省萬寧縣,本名林文息(Lâm Văn Tức)。其父母林有應(Lâm Hữu Ứng)和阮氏娘(Nguyễn Thị Nương)是當地農民,共育有七子。七歲時他到舅父兼佛學大師釋弘深法師(Hòa thượng Thích Hoằng Thâm)門下研習佛學,遠離塵世。日久釋弘深視他為己出並把他改名為阮文潔(Nguyễn Văn Khiết)。15歲時他成為沙彌並在20歲正式受戒,法名釋廣德(Thích Quảng Ðức)。正式出家后他先是在寧和縣附近的龍山寺靜修三年。之後他在山邊開設了天祿寺修行。
他結束獨自靜修后,開始走遍越南中部去講解佛學。兩年後,他到距離南越海岸城市芽庄不遠的敕賜天安寺(Sac Tu Thien An Pagoda)去避靜。在他被佛教組織派到家鄉慶和省去監察寺廟的修建情況前,他曾在1932年被派到寧和當監察員。在越南中部時,他負責興建了14座新廟。1934年,他改到南部省份傳教。在南部傳教期間,他花了兩年時間在柬埔寨研習傳統上座部佛教的佛經。從柬埔寨學成歸來后,他又監察了建設17座新廟。在他負責興建的31座新廟當中,包括位於柴棍市郊的觀世音寺院(Quán Thế Âm),現時該廟坐落的街道就以他來命名。在完成寺廟后,釋廣德被任命為越南佛教團體儀式慣例小組(Panel on Ceremonial Rites of the Congregation of Vietnamese Monks)組長,兼任福和寺(Phuoc Hoa Pagoda)的住持,而這裡日後成了越南佛學聯盟(Association for Buddhist Studies of Vietnam,簡稱ABSV)的會址。後來佛學聯盟的會址搬到舍利寺時,釋廣德辭了職,專註於個人佛學研究。

3自焚事件

事件過程
1963年6月10日,一個佛教組織的發言人悄悄地告訴美國特派員,說翌日早上會有一件「很重要的事」發生在西貢柬埔寨大使館門口對面的馬路。很多記者並沒有理會這信息,因自危機開始以來,他們已忙個不停,加上他們每天都會接到很多性質相似的事件。到第二天,只有包括《紐約時報》的大衛和美聯社西貢支部的主任麥爾肯在內的少數記者決定到現場採訪。
當釋廣德乘坐的轎車到達時,附近的寺院已有大約350名僧人排好了隊,準備參與示威。他們由釋廣德乘坐的轎車帶領,高舉用英語和越南語兩種語言寫的示威橫額。他們指責南越政府總統吳廷琰的迫害佛教徒政策,並要求他履行宗教平等的諾言。有另一個和尚想代替釋廣德去自焚,但被他拒絕了,因為他說自己的年資較老。
自焚事件發生在潘廷逢大道和黎文悅道十字路口交界的柬埔寨大使館門前。釋廣德和兩個和尚一同步出轎車。之後,他們一個在路中央放置坐墊,另一個拿出五加侖汽油。在示威的僧人圍繞著他排成一圈后,釋廣德以傳統佛教冥想的盤腿打坐方式坐在坐墊上。當他的助手把汽油淋在他身上時,他一直在旋轉著念珠併當眾吟誦南無阿彌陀佛(Nam Mô A Di Đà Phật),然後點火。火焰燒著了他的袈裟和身體,並冒出黑煙。
釋廣德死前留下了遺言,內容如下:
在我閉上雙眼去見佛祖之前,我懇求總統吳先生能以一顆同情心去對待人民並履行許下的宗教平等諾言,以長久地保持國力。我已經呼籲各宗教人士及廣大佛教徒,在必要時為保護佛教而犧牲。
親眼目睹他自焚的記者大衛寫道:
我會再看多一次該場景,但一次就夠了。一個活人的身體中噴射著火焰,他的皮膚慢慢開始發泡並且起皺,他的頭被燒黑並慢慢炭化。空氣中瀰漫著人肉燃燒的氣味;我從未想過人的身體是如此易燃。在我的身後,我聽到越南民眾開始聚集起來並且小聲地哭泣。我本人被震驚到連哭都哭不出來,頭腦中一片混亂到連採訪和用筆記錄都做不到,連腦子都已經無法思考了……在他燃燒的過程中,他沒有抽動過一塊肌肉,沒有發出一點喊叫,他本人出奇地鎮靜,和他周圍哀號的民眾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警察們想接近自焚中的他,但卻無法衝破和尚們圍成的圈。一個警員出於對他的敬畏,竟拜倒在他身前。目擊者們大多都被嚇得目瞪口呆而默不作聲,也有小部分民眾在啕哭和祈禱。很多僧侶,甚至一些被嚇呆了的路人,也同樣拜倒在燃燒中的釋廣德身前。之後,有一個僧人拿著麥克風用英語和越南語大聲說:「一名僧人自焚而死了!一名僧人成了殉教者!」
大約十分鐘后,已經燒得焦黑的釋廣德遺體倒在了街上,火熄滅了。一班和尚用黃色的罩袍蓋住了冒煙的屍體,然後嘗試把它放進棺木中,但奇怪的是,他的四肢竟不能屈曲。所以在把遺體運送回西貢市中心的舍利寺時,他的一隻手突出了棺材。在寺院外面,學生們展示著用兩種語言寫的橫額:「一名僧人為了我們的五個訴求而死了!(A Buddhist priest burns himself for our five requests!)」當地時間大約13:30,約1000名僧人在舍利寺內集會,寺外則有學生圍成人牆以防有警察前來。會議不久后完結,約百名僧侶緩慢地開場,但更多的是千名僧人陪同民眾前往火葬現場。警員們在場徘徊。大約18:00,有30名比丘尼和6名和尚因在舍利寺外進行祈禱而被警方拘留。警員們然後包圍了寺院,封鎖了出入口,並向群眾表示:「由於行動升級,武力包圍將無可避免。」在當天黃昏太陽下山時,甚至有西貢市民說看見佛袓的臉出現在天上,並不停地哭泣。
先例和影響
不管西方社會對此有多大的震驚,越南其實已經不止一次發生自焚事件了。例如越南對自焚事件的記錄己有一個多世紀了,其原因多是因為尊敬釋迦牟尼。在釋廣德自焚前最近的一次自焚事件於1950年發生於北越。法國殖民政府自19世紀佔領越南起嘗試減少其發生的次數,但不是很成功。他們在1920年代於順化曾經成功將一個和尚從燃燒中的火焰拉出來,而他卻改用絕食的方法自殺。所以在1920年代至1930年代,西貢市的報章均以無關痛癢的態度去報道大量自殺事件。直到1963年10月底佛教徒抗議升級為止,共有另外5個和尚自焚而死。在11月1日,越南共和國陸軍發動了政變,推翻了吳廷琰政權,並在第二天殺害了他。但自此之後,和尚們仍藉不同的理由去自焚,例如尊敬佛祖。
住在西貢的美國人認為這自焚事件是離奇的,並開玩笑說釋廣德是「和尚著火」和「十字和尚」,但其實這只是掩飾混亂時勢的一種方法。有一次,一個美國大使館員工的兒子利用釋廣德同樣的手法自焚。儘管火很快就被撲滅,但他已經被嚴重燒傷,並說道:「我只是想嘗嘗自焚的滋味罷了!」諷刺的是,以釋廣德同樣的手法自焚的事件也兩度在美國重演:一個31歲貴格會的和平主義者莫里臣在1965年11月2日於美國國防部辦公地五角大樓、國防部長羅伯特·S·麥克納馬拉辦公室樓下自焚而死,以抗議政府的越南戰爭政策;而在同年,一個82歲老婦愛麗絲也因為同樣的原因在密歇根州底特律自焚而死。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