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金台石 -葉赫部

 
  女真族(滿族的前身)在公元1559年時有為四大部落:建州部,完顏部,長白山部,扈倫部。葉赫部是扈倫部四部中的一部,扈倫部包括哈達,輝發,葉赫,烏拉四部,稱海西女真。葉赫部落號稱葉赫那拉部,葉赫是滿語「yehe」的漢語音譯,直譯為野鴨子,葉赫那拉部因葉赫河而得名。那拉「nara」出自古女真語,直譯為五彩日光。葉赫那拉「yehe nara」本意即為野鴨河流域的陽光家族。
編輯本段

2 金台石 -金台石

 
  金台吉(?-1619)  《太祖秘史》金台吉
金台石,姓葉赫那拉氏,海西女真扈倫四部葉赫部貝勒楊吉奴之子,貝勒納從布祿之弟,清太宗皇太極母舅襲職為貝勒。葉赫部與努爾哈赤恩怨並舉,仇殺不斷。早在努爾哈赤起兵之初,因兵微將寡,常常求助於葉赫。葉赫貝勒楊吉奴在與努爾哈赤交往中,認識到其為「非常人」,而全力資助努爾哈赤創建基業。一日,楊吉奴謂太祖曰:「我有幼女,俟其長,當使事君。」欲將自己聰明伶俐的小女金聘與努爾哈赤為妻,達到兩部聯姻的政治目的。與部族勢力強大的葉赫部聯姻結盟,是努爾哈赤夢寐以求的事情。當貝勒楊吉奴一提出聘女聯姻之事後,迫不及待的努爾哈赤便向貝勒楊吉奴提出「君欲結姻盟,盍以年已長者妻我?」要求貝勒楊吉奴另選年長的女兒許聘給自己。而楊吉奴卻不同意,他對努爾哈赤說:「我雖有長女,恐未為佳偶。幼女端重,始足為君配耳。」認為自己的長女無法與努爾哈赤相匹配,小女才貌雙全與其才是天造地設的美好姻緣。努爾哈赤遂即納聘禮,定下了這樁婚事。萬曆十六年九月,楊吉奴之子納林布祿親自送自己的妹妹到建州與努爾哈赤完婚。為迎接納林布祿的到來,努爾哈赤率屬下貝勒大臣們出城三十里迎接,大宴群臣,以示慶賀。   萬曆十九年,納林布祿襲任葉赫部貝勒后,見努爾哈赤勢力一天比一天強大起來,便恃強向努爾哈赤發出了試探性的挑釁信號。他派屬將宜爾當、阿擺斯漢出使建州,向努爾哈赤索取土地。在努爾哈赤設置的招待酒宴上,二人向努爾哈赤轉達了貝勒納林布祿的要求,「扈倫諸部與滿洲語言相通,宜合五為一。今屬地爾多我寡,額爾敏、扎庫木二地,盍以一與我。」讓努爾哈赤把建州鄰近葉赫的二處地方給予葉赫,並有一統扈倫各部與建州努爾哈赤「合五為一」的野心。努爾哈赤對葉赫使臣的話,不聽則已,一聽便發起火來,他指責使者說:「我為建州,爾為扈倫,各有分地。我毋取爾,爾毋我爭。地非牛馬比,豈可分遺?爾等皆知政,不能諫爾主,奈何強顏相瀆也!」痛斥地、葉赫使臣不能輔助納林布祿好好治理 國家,竟然厚著臉皮向建州索要本屬於建州的地土,真是無恥之極。當即下令,將葉赫的兩位使臣驅逐回去。努爾哈赤的這一舉措無疑激怒了納林布祿。納林布祿隨即又派部將尼喀里、圖爾德二人與哈達、輝發兩部的使臣來到建州。使臣的到來,努爾哈赤還是與上次一樣,設宴款待他們。席間,努爾哈赤故意避而不談上次葉部使臣索地之事,只談與葉赫部的姻親情義。葉赫部使臣終於忍耐不住,道出了這次出使的原委,圖爾德欲想將來意說出,又唯恐努爾哈赤發怒,吞吞吐吐地說道:「我主有傳語,恐為貝勒怒!」努爾哈赤明知故里,卻佯裝不解地問道:「爾主何語?我不爾責。」圖爾德這才轉達了此行的本意。「我主言囊欲分爾地,爾勒不與。倘兩國舉兵相攻,我能入爾境,爾安能蹈我地乎?」葉赫部納林布祿的武力威脅,激怒了努爾哈赤,他抽出佩刀,揮刀砍掉宴桌一角,說道:「爾葉赫諸舅,盍常躬在行間,馬首相交,裂甲毀胄,堪一劇戰耶!哈達唯內訌,故爾等乘隙掩襲,何視我若彼易與也!吾祖蹈爾地,如入無人之境,晝即不來,夜亦可往,爾其若我何!」羞辱葉赫、哈達兩部貝勒,連自己的父親都被明廷殺害,至今還沒得到屍骨,跑到我這裡來出什麼狂言。隨後,命巴克什將自己所講的一番話,書寫下來,派屬下阿林察分頭給布寨與納林布祿送去。自此,努爾哈赤與葉赫部的關係緊張起來,妻舅之間關係由此產生裂痕。   隨後,葉赫部貝勒納林布祿聯合哈達、輝發等部落,組織了九部聯軍攻打努爾哈赤,以失敗告終。戰敗后的扈倫四部,在萬曆二十五年正月,一同派出使臣來到建州,聯姻修好。葉赫部貝勒金台石將女兒許聘給努爾哈赤次子代善為妻。布揚古將將女兒許給努爾哈赤,待年長后婚嫁。布揚古的女兒,是努爾哈赤已娶的妻子葉赫那拉氏的侄女,許給努爾哈赤時,年僅四歲。   雙方結盟后不久,努爾哈赤派遣哈連征討蒙古,俘獲戰馬四十匹。在歸還途中,薩哈連遭到葉赫納林布祿的襲擊,所有俘獲全部被納林布祿截取。又將擒獲的薩哈連交給了蒙古。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薩哈連被納林布祿擒獲後送交蒙古事端還沒有結束,烏拉、哈達、輝發三部在葉赫部的唆使下,先後與努爾哈赤毀盟。盛怒之下的努爾哈赤在萬曆二十七年,率軍攻克哈達部。在明廷的干預下,努爾哈赤不得不立哈達部已故貝勒孟格布祿之子吳爾古代為哈達國主,羈縻在已處。葉赫部乘哈達部無國主,努爾哈赤受明廷嚴責之機,派出大軍入侵哈達部所屬地域,坐收漁翁之利。葉赫部此舉逼得努爾哈赤進退維谷,只得匆匆放出吳爾古代,派出軍馬護送回國,恢復哈達部。當努爾哈赤妻子葉赫那拉氏病重期間,思母心切,努爾哈赤幾次派出使臣去接其母,都遭到了葉赫貝勒的拒絕,使得葉赫那拉氏至死也未能與母親見上一面,成為努爾哈赤終生的遺憾。   早年間,葉赫部許聘給努爾哈赤的布揚古的女兒,因兩部關係惡化,被葉赫部毀婚後嫁給了蒙古喀爾喀部貝勒之子為妻,氣得努爾哈赤七竅生煙,欲出兵葉赫,又遭到明廷的阻攔。再使努爾哈赤氣憤的是薩爾滸大戰中,葉赫貝勒金台石派出的二千軍馬增援明軍,使得開原城失而復還,后金軍白白地付出了犧牲。對於毀盟后的葉赫部,恨得努爾哈赤咬牙切齒。1619年8月,羽翼豐滿的努爾哈赤親統大軍征討葉赫,並親自率兵攻打由貝勒金台石駐守的東城,派諸貝勒督軍攻打布揚古駐守的西城。努爾哈赤率軍攻破東城外后,將攻城的雲梯、火器置於城下,親自勸說金台石出城投降。面對努爾哈赤的勸說,城上的金台石全然不予理睬,反而譏笑努爾哈赤,「吾非明兵也!等丈夫也,肯束手降乎?寧戰而死耳!」氣得努爾哈赤麾兵攻城。城上滾木雷石齊下,后金軍大敗而撤。僵持之中,努爾哈赤命軍士屯於東城旁的一座小山上,利用弓箭火炮射殺守城軍士。金台石則指揮部眾用發石車投石,打擊水山上的后金軍,使其不得不撤離到山下。在部將的提議下,努爾哈赤採取暗中挖地道的方法,用火藥將城牆二隅炸塌,方率軍攻入城內。后金軍湧入東城后,城內葉赫軍丁與之展開了慘烈的巷戰。在努爾哈赤的親自撫諭下,部分軍民才接受了撫降,放下武器。在城被攻陷后,金台石手持弓箭登上了指揮台,被后金軍團團圍住。努爾哈赤再次勸說弓箭登上了指揮台,被后金軍團團圍住。努爾哈赤再次勸說金台石下指揮台投降。金台石提出必須見到四貝勒,自己的親外甥皇太極,並與之盟誓後方右投降。當時,努爾哈赤為防止皇太極因甥舅親情而影響作戰,派他率部前去攻打布揚古駐守的西城。皇太極被父汗急招來到台下后,力勸舅舅投降。多年未與皇太極見面的金台石,不相信台下之人是自己的外甥皇太極,為防止受騙,他對努爾哈赤說:「我未嘗見我甥,真偽烏能辨?」認為努爾哈赤在捉弄自己,這邊右難壞了努爾哈赤。還是站在皇太極身旁的費英東、達海二人想出了辦法,告訴金台石,「汝視常人中有奇偉如四貝勒乎?且囊與當通好時,嘗以媼往乳汝子德爾格勒,盍使媼辨之!」此時的金台石仍不相信費英東、達海等人的話。他認為,「何用媼為也!觀此輩辭色,特誘這下殺我耳。我石城鐵門既為汝破,縱再戰,安能勝?特我祖父世分土於斯,我生於斯,長於斯,死則於斯可也!」任憑皇太極百般勸說,誓死不降。金台石要見兒子德爾格勒,皇太極將其帶到,金台石仍不肯投降,並將妻子幼子送至台下,點燃高台,大呼: 「葉赫那拉氏只要剩下一人,也要報此奇恥大辱!」自焚於台中。   西城的布揚古父子,聞訊東城已破,在後金諸貝勒的勸說下,出城投降。努爾哈赤對葉赫部金台石的家眷一律採用了恩養策略,將金台石之子德爾格勒隸入滿洲正黃旗,授三等副將官職。清太宗皇太極繼承汗拉后,天聰三年,改授德爾格勒為三等梅勒章京,後人多有出仕者。
編輯本段

3 金台石 -相關影視

 
  2005年《太祖秘史》 劉冠翔飾金台吉

上一篇[鹼基對]    下一篇 [繩珠模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