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人物簡介

金富軾 (1075-1151年2月24日) ,號雷川,本籍慶州,謚號文烈,是朝鮮半島高麗王朝時期的著名學者、政治家、歷史學家。其所著的《三國史記》是朝鮮半島現存最早的歷史書籍。

2人物生平

金富軾出身新羅王室,母親出自開京姚氏。他的曾祖父是高麗王朝慶州總督。他的父親和三個兄弟也都是高麗官員。1075年,金富軾生於開京(開城),父親金覷曾任禮部侍郎等職。富軾兄弟五人自幼熟讀詩書,除了出家為僧的玄湛,兄富弼、富佾和弟富轍(后改名富儀)皆「以文學進」,與父親一樣先後通過科舉考試步入仕途,並且身居要職。高麗肅宗元年(1096年),年僅22歲的金富軾科舉及第入翰林院,歷任右司諫、中書舍人。
1122年,權臣李資謙扶植自己的外孫王楷為王(即仁宗),以外戚的身份當權,仁州李氏一時權傾朝野。朝中以寶文閣學士鄭克永為首的部分大臣提出李資謙應上表不稱臣,理由是「不臣者三,后之父母居其一」,附和者眾。時任寶文閣待制的金富軾卻連續列舉了漢高祖之父太公、漢獻帝岳父不其侯伏完、魏帝曹奐之父燕王曹宇等人,提出「雖天子之父,若無尊號,則不可令人主拜也」的主張,更明言「雖父子至親禮數尚如此,況外祖乎?」,顯示出非凡的膽識和學問。進而提出「宜令上表稱臣,在王庭則行君臣之禮,宮闈之內則以家人禮相見,如此則公義私恩兩相順矣」。礙於公論,最終李資謙不得不採納了金富軾的提議,並且上表說「今觀富軾議,實天下公論也。微斯人,群公幾陷老臣於不義」。當然,這只是李資謙的一次做秀,因為不久之後的1126年正月,他便發動了政變,調兵包圍併火燒王宮,大肆誅殺異己,還一度軟禁了仁宗。可見在李資謙的內心深處,還是有不臣之心的,也許提議讓其上表不稱臣本來就是他的安排,只不過沒想到半路殺出了個不畏強權敢於直言的金富軾。
第二年,金富軾轉任禮部侍郎。仁宗追封李資謙的祖先,朴升中為取媚李資謙而提議應該賜教坊樂,金富軾以「涕泣豈可用樂」駁斥之。朴升中不死心,又提出以李資謙的生日為仁壽節,金富軾毫不含糊的指出「生日稱節自古所無,唐玄宗時始稱皇帝生日為千秋節,未聞人臣有稱節者」,再次展現出蔑視權貴的錚錚鐵骨。
此後,金富軾歷任御史大夫、戶部尚書、翰林學士、承旨,進平章事加守司空,成為朝中重臣。雖然金富軾是個佛教徒,但他卻認為用儒家思想管理國家要優於佛教。金富軾還主張對中國朝貢,這樣可以避免戰爭的發生。
早在高麗尚未統一朝鮮半島時,太祖王建就選擇原高句麗都城平壤作為開拓西北的根據地,於918年開始建設,定其為大都護府,平壤也由此而被稱為西京。高麗王朝在西京安置文武官員,設置統治機構「分司」並設御史分台加以監視。西京作為堪與國都開京相匹敵的重鎮而為高麗王朝歷代所重視。
1126年5月,仁宗拉攏李資謙的心腹拓俊京清除了李資謙及其黨羽。1127年,仁宗借巡遊西京之際,藉助西京兩班與僧侶之力又除去了拓俊京。仁州李氏沒落後的權力真空令開京與西京兩班的矛盾日益激化。
以妙清、鄭知常為首的西京兩班一度得勢,1134年,妙清提議仁宗前往西京避災,進而提議遷都西京,但卻遭到開京兩班的堅決反對。金富軾針對妙清的陰陽地理說(注1),指出「今夏雷震西京大華宮三十餘所,若是吉地,天必不如此,避災於此,不亦左乎?」,進而提出「況今西成未收,車駕若出,必蹂禾稼,非仁民愛物之意」。在其力諫下,仁宗打消了前往西京的想法。
以金富軾為代表的開京兩班與以鄭知常為代表的西京兩班鬥爭的結果,是在1135年1月,妙清一黨聚眾叛亂,自稱大為國,定年號為天開元年,並組織所謂「天遣忠義軍」佔領了西京與開京之間的要衝岊嶺(黃海北道瑞興郡)。
成為平叛軍元帥的金富軾於出兵之前果斷地誅殺了位於開京的西京兩班鄭知常、金安、白壽翰等人,金富軾的這次先斬後奏顯示出其果敢決斷之能。事後身著戎服的金富軾於天福殿接受了仁宗親授的斧鉞,取得平叛的專權。
當時將士普遍認為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奏凱而歸,所以軍需緇重並未置辦妥當便紛紛趕來,恰逢雨雪天氣結果人馬凍餒軍心渙散,在金富軾的及時安撫之下軍心才得以安定下來。仁宗命洪彝敘、李仲孚持詔書前往西京,二人心中懼怕,磨蹭了四天好不容易到了生陽驛就再也不肯前行了。金富軾得知后,將洪彝敘囚禁於平州,將李仲孚流放到白翎鎮,並於寶山驛閱兵三日,聚眾商議平叛事宜。當時眾人都說兵貴神速,應該倍道疾馳攻其不備,只有金富軾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他指出西京眾人久欲謀反,如今想攻其不備已難以實現,而在將士有輕敵之心且軍需不足之時冒然進攻,將會有三不利——可能遇見伏兵、屯兵堅城之下而天寒地凍、兩界(指北界和東界)可能有呼應西京之人。不如引軍繞道前往敵人背後,沿途獲取軍資並安撫諸城,一面增補兵力一面休整將士,以大軍慢慢縮小包圍,而後再傳檄西京。
金富軾沒有向西京重兵屯守的岊嶺進軍,而是採用迂迴戰術經漣州抵達西京北方的安北大都護府(即安州),兩界之人見大軍忽至均懼而出迎(注2),西京被完全孤立。在金富軾大軍壓城和強大的心理戰術之下,西京人殺死妙清等人請罪投降。然而當時留在開京的重臣們卻說西京人是因為仁宗的檄文而投降的,你金富軾身為元帥不直趨西京,領軍攀山越嶺繞遠道去安州,何來功勞?!沒有採納金富軾善待降將的提議,致使西京人在趙匡領導下再次反叛(趙匡原任西京分司最高官職侍郎)。金富軾派錄事李德卿前往勸降,結果和仁宗先前派去的殿中侍御史金阜、內侍黃文裳一樣被殺,一直希望能儘可能減少殺戮的金富軾無奈之下只有再度起兵平叛。
為何會以金富軾這樣的文官為大元帥呢?這與高麗朝的兵役制度有關——軍隊的最高指揮權由國王掌握,而由高級文官組成的中樞院加以輔佐。也就是說,武班官僚各方面的待遇都比文班官僚低,沒有左右整個國家局勢的職權。這種文尊武卑的傾向越到後期越嚴重,文武兩班的矛盾最終引發了武臣對文臣的大清洗,鄭仲夫發動兵變奪權,此後慶大升、李義旻等武臣也先後把持朝政。這是后話了,這裡略過不提。
面對背山阻水、易守難攻的西京,金富軾一面分兵五路環城列營包圍西京(中軍屯川德部、左軍屯興福寺、右軍屯重興寺、后軍屯守大同江、前軍屯重興寺東),一面安撫四散逃避的百姓。大同江是封鎖西京的重要一環,然而上將軍李祿千不聽勸阻輕敵冒進,因潮退水淺而使戰艦擱淺,西京人順流放下十餘艘裝滿木柴和油的小船,又於江岸設伏弩放火焚舟。這一戰使屯守大同江的后軍傷亡慘重,金富軾立刻於夜間秘密調派一千士兵增援,次日黎明西京人果然前來偷襲,結果大敗而歸。如果不是金富軾及時補救,對西京的封鎖就可能被打破。這次勝利不僅斬獲甚多,也令軍心大振。
考慮到春夏之交很可能會漲水,金富軾打算在西京城外修築小城避水,派遣士兵輪流屯田和休整。眾人都說西京人少,我們舉國興師而來,應該指日破敵,如今已經拖延了數月,居然還要築城自固,這不是示弱嗎? 金富軾答道:「城中兵食有餘,人心方固,攻之難克,不如好謀而成,何必疾戰,多殺人乎?」 於是環西京修築小城,對俘虜或投降者一律厚待之,這樣一來西京關於被俘或投降者均被處死的謊言就被揭穿了。
此時朝中又有人提出,如今金富軾興兵數萬卻擔心一時之損而使西京遲遲不能被攻克,萬一鄰敵趁機而動或國內有變豈不麻煩?要求另遣重臣,「不計死傷刻日破賊,敢有逗撓者以軍法論」。金富軾於是上奏:「臣觀西都,天設險固,未易攻拔,況城中甲兵多而守備嚴。每壯士先登,僅至城下,未有窬城超堞者。雲梯衝車,皆無所用,童稚婦女,擲磚投瓦,猶為勁敵。設使五軍傳城而攻,不出數日,驍將銳士,盡斃於矢石矣。賊知力屈,鼓噪而出,鋒不可當。何暇備外虞哉?-------故欲以全策勝之,不傷士卒,不挫國威耳,兵固有不期速勝者。」從而打消了仁宗的疑慮。
金富軾的消耗戰術非常成功,西京糧盡,不得不將老弱婦女全都趕出城,留在城中的士兵也都飢餓難奈,紛紛出降。見時機成熟,金富軾命諸將起土山,「先於楊命浦山上豎柵列營,移前軍據之。------ 十一月諸軍就前軍屯所起土山跨楊命浦抵賊城西南隅,晝夜督役。」金富軾還採納僑人趙彥的建議,於土山上架設炮機,以巨石、火球令城中之人無法接近修建中的土山。第二年二月,西京人因為金富軾在城外建土山而打算在城內築重城,金富軾得知后說道:「賊雖築城何益?」在金富軾的親自督陣下,西京終於被攻破。金富軾下令:「擒賊者賞,殺降及剽掠者死!」最終趙匡等叛亂者絕望自殺,這場高麗建國以來最大的叛亂被徹底平息。仁宗大喜,厚賜金富軾,對其「不頓一戈下全城於反掌」大加讚賞,「拜輸忠定難靖國功臣、檢校太保、守太尉門下、侍中、判尚書吏部事、監脩國史、上柱國兼太子太保」。三年後「加檢校太師、集賢殿大學士、太子太師」,金富軾成為朝中元老,總攬朝政。1142年,在金富軾再三上表請求之下,仁宗允許他告老還鄉,「加賜同德贊化功臣號,詔曰:『卿年雖高,有大議論當與聞'」,可見對金富軾的信賴與倚重。
綜觀金富軾平定西京叛亂一役,與《三國志》中司馬昭攻克諸葛誕固守的壽春城十分相似,「使基及安東將軍陳騫等四面合圍,表裡再重,塹壘甚峻--------大將軍乃自臨圍,四面進兵,同時鼓噪登城,城內無敢動者」。叛亂者一樣的擁兵聚糧閉城自守,平叛者也都圍而不攻,在時機成熟之後親自督陣,一鼓而下。戰後也都不殺降俘,只戮其元惡而已。有趣的是,「初圍壽春,議者多欲急攻之,大將軍以為:『城固而眾多,攻之必力屈,若有外寇,表裡受敵,此危道也。今三叛相聚於孤城之中,天其或者將使同就戮,吾當以全策縻之,可坐而制也。'」歷史是何等的相似而智者又是怎樣的所見略同。類似的例子尚有陸抗平定西陵督步闡之亂,所用的辦法也大致相同。其實在日本的戰國時代,在攻城時也經常使用這種付城和兵糧戰術。
西京從太祖王建時代起就為歷代高麗王朝所重視,經過兩百餘年的經營,堪稱固若金湯。在冷兵器時代,要想攻克這樣的城池是非常不容易的。金富軾在平亂中始終保持著清醒的頭腦,出兵前迅速安定軍心、誅滅朝中西京勢力;在要衝岊嶺失守的情況下,鎮定自若地指揮大軍採用迂迴戰術繞到敵人背後,再分兵南下合圍,徹底孤立西京;在大同江之戰失利時急調士兵進行補救等等。尤其難得的是在眾人議論紛紛、貪功冒進之時能力排眾議,堅持自己的正確主張,如果不是胸中有雄兵百萬,怎會有如此的從容!如果說在征戰時善待降俘、愛惜將士是常有的事情,那麼在位高權重時功成身退不貪戀權勢,就殊為難得了。
金富軾在告老還鄉后的第四年(即1145年),終於編撰出了使他名留青史的著作《三國史記》,這一年金富軾已經是七十歲的老人。1147年,毅宗即位后,金富軾「封樂浪郡開國侯,食邑一千戶,食實封四百戶。」1151年二月戊申(二十四)日(2月2日),七十七歲的金富軾告別人世,謚號文烈。

3人物著作

其他作品
金富軾除編撰《三國史記》外,還參與編修《睿宗實錄》、《仁宗實錄》,並著有二十餘卷詩文集。

4人物評價

《高麗史》記載,金富軾「為人豐貌碩體,面黑目露,以文章名世。宋使路允迪來,富軾為館伴。其介徐兢見富軾善屬文,通古今,樂其為人。著高麗圖經載富軾世家,又圖形以歸,奏於帝。」(徐兢著《宣和奉使高麗圖經》共四十卷,原書中的畫像已失傳)金富軾漢學功底深厚,堪稱大儒,自稱曾三次奉使"上國",促進了高麗和宋朝的政治文化交流。
《高麗史》中對於金富軾平定西京叛亂用筆頗多,對其編撰《三國史記》卻只是一筆帶過,這自然是站在當時立場上的結果。如今看來,知道金富軾編撰《三國史記》的人很多,對他的其他事迹人們就所知甚少了。叔孫豹在《左傳》里這樣給不朽分類和定義:「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不朽。」也許在飽讀詩書的金富軾內心深處,孜孜以求的就是立言而不是立功吧,所以才能夠始終不為權勢所役。
《遊宦紀聞》記載宋朝使者徐兢在高麗「密訪其兄弟命名之意,蓋有所慕。」那麼金富軾所仰慕的人是誰呢?就是大名鼎鼎的蘇軾蘇東坡,他與弟弟分別取名金富軾、金富轍就是為了表達對蘇軾、蘇轍兄弟的敬仰。在我看來,金富軾不僅象蘇軾那樣博學多才、勤政愛民,更有著蘇軾那首膾炙人口的《念奴嬌·赤壁懷古》中「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的才智與情懷! (節選自真田豪 《羽扇綸巾金富軾》一文)
上一篇[高麗史]    下一篇 [俊明]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