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元龜元年(1570年)二月二十五日,織田信長和宿敵朝倉爭戰,正當朝倉家節節敗退之時,朝倉的盟友、信長的妹夫淺井長政背叛了織田,將織田家軍隊困于越前的金崎附近,這時木下藤吉郎主動要求殿後撒網,使得織田信長以及織田家的主力得以平安撤退,而木下藤吉郎也因此名聲大振,被織田家家臣所稱讚。

1戰爭背景

木下藤吉郎

  木下藤吉郎

元龜元年二月二十五日,信長以進京遊玩為名離開了歧阜。為麻痹越前的朝倉氏,信長在近江一帶一邊欣賞相撲等表演,一邊催動人馬向前。信長還向三河的家康發出請柬,請家康也在京中會合,家康隨即答應前去觀光,徐徐朝京城進發。在京都,信長遍邀京中各界名流聚會品茗,請將軍及朝中大臣看戲,玩得從容開心。不論從那方面看,誰也看不出裡面潛伏著奇襲越前的謀略。在遊玩了兩個月之後,四月二十日信長離開京城佯稱返回歧阜,率大軍經過近江琵琶湖畔,走彥根北,過了鳥居本后,突然揮師北上,迅即穿過湖北山區,大踏步侵入越前大門—敦賀平原。在主城一乘谷的朝倉只好依靠在敦賀平原的手筒、金之崎二城拚死抵抗。此戰信長令做過越前舊幕僚的明智光秀為嚮導,木下藤吉郎和德川家康為前陣一鼓作氣以求速戰速決。經過兩天手筒、金之崎二城兩城陷,信長揮師前進,以德川家康為前陣,直撲木芽嶺要塞。正當信長節節進逼的時候,局勢異變,近江淺井長政叛變。 淺井長政是信長的妹夫和盟友,信長為拉攏長政花費了許多心血,在長政進京時信長曾手拉手把長政介紹給將軍足利義昭和眾家臣,更關照說:「長政乃信長妹婿,請諸公如同對待信長一樣,跟他至親至近。」
還有在京中僧侶富商來館舍覷見時,信長更抬舉長政,甚至說:「信長何德何能,請諸位先去拜見淺井公!」
但是淺井和朝倉是世交,近江淺井氏是在朝倉的庇護下建立起來的,這恩情不是靠女人拉上關係的織田家可比擬的!更重要的是淺井家採取的是君主家臣共同治理的政策!使得家臣的力量在某些時候能影響到君主的決策。聽到織田對朝倉開戰的報告后,淺井長政分析形勢后,打算支持織田家。由於淺井和朝倉多年的關係,使得淺井家大部分重臣傾向於朝倉家,聽到淺井長政打算於支持織田家后,重臣們聯合起來向長政施壓,甚至請出已經隱居的淺井久政。在父親與重臣們的施壓下,淺井長政屈服了。於是淺井屯兵於江北山中,截斷了位於口袋狀的敦賀平原中的織田德川聯軍的後路。由於感覺慚對妻子,長政允許阿市向信長告知淺井家對織田家開戰的消息。
此時擊敗信長德川如囊中取物!因敦賀平原北臨日本海,東西兩面有高山阻隔,如口袋狀,南面是淺井的近江,長政關閉了南方的大門,三萬的聯軍擠在敦賀平原中,淺井與朝倉兩面夾擊,勢如圍宰山谷里的綿羊,見一個殺一個,織田軍必敗無疑!

2戰事概述

金崎撤退與姊川合戰

  金崎撤退與姊川合戰

信長接到阿市送來的兩頭給綁住的一袋小豆后,秀吉立即反應淺井背叛。信長決定立即後退,否則三萬大軍將埋藏在鍋底般的盆地里,經軍議后決定從連馬匹也難以通過的琵琶湖東岸山區後退,因把守在那的只是淺井軍的非旗本(精銳軍隊或中軍)的警戒小部隊。
在這時木下藤吉郎(豐臣秀吉)自薦充當殿軍!信長當即決定留木下藤吉郎(豐臣秀吉)在後堅守金之崎!在木下藤吉郎(豐臣秀吉)磕頭送別信長時,被當時稱為第六天魔王的信長留下了眼淚!信長只在少年時,其老師平手政勝為規勸其不規行為而剖腹自殺時留過一次淚!
眾家臣包括柴田勝家、佐久間勝政、丹羽長秀,一一來與藤吉郎(豐臣秀吉)告別,見其兵力太弱,紛紛留下武藝出眾的武士,德川家康更留下了幾十條退卻中最寶貴的火槍!
大軍過後藤吉郎(豐臣秀吉)命全軍在前額或頭盔貼下三角形的白紙,意味活著的亡靈,然後高高掛起一面大旗,上書「南無阿彌陀佛」,進駐金之崎!

3戰事經過

淺井長政

  淺井長政

金之崎位於海角,是用柵欄圍起的鹿砦,而藤吉郎(豐臣秀吉)就要在此抵擋朝倉大軍!
開始時藤吉郎(豐臣秀吉)命步槍隊躲在鹿砦里射擊逼退充當尖兵的小部敵軍,但不出擊,不久太陽落山了,周圍黑下來,金之崎進入黑夜防衛戰。藤吉郎(豐臣秀吉)後接探子報:朝倉已抵木芽嶺,兵力三萬,不過旗本已宿營,「先發」的兩千兵力還在繼續進逼,藤吉郎(豐臣秀吉)當即命令在全城點燃篝火,在城中插滿旗幟,並領兵悄悄退出城外。埋伏在城外的樹林里。越前的「先發武將」毛屋七左衛門計劃晚上趕到第二日攻城,深夜毛屋進入樹林,這時藤吉郎(豐臣秀吉)引伏兵突然出現在越前軍的側面。先是火槍隊的一陣排射,然後是長柄隊的突擊,蜂須賀手下習於夜戰的野武士發揮了極大殺傷力,將毛屋打得潰不成軍,落荒而逃。小勝一陣之後,藤吉郎(豐臣秀吉)立即聚攏兵力,徑直穿過金之崎城前,已逃出七、八里路程。天亮時毛屋終於發現金之崎已成空城。
藤吉郎(豐臣秀吉)率領殿軍迅速撤退,但在當天就被朝倉的一隊追上,在沿途還不斷遭到隸屬於越前的真宗僧侶的伏擊,幸好藤吉郎(豐臣秀吉)不斷利用山中的有利於小部隊作戰的地形,一邊抵抗一邊作戰,但身邊的士兵經不斷的作戰,還是越來越少了。幸好這時追上了在最後的德川軍,兩軍合為一處,邊戰邊走,終於逃回了京城。但付出的代價是慘痛的。但由於有藤吉郎(豐臣秀吉)的殿軍織田、德川聯軍終於免於覆滅!

4失敗原因

這次信長的直接失敗原因自然便是盟友淺井氏的叛變,然其深層次原因恐怕還在於信長一貫的政策,那就是為達目的而採取一些過於直接的手段,沒有太考慮盟友感受,太看重利益的作用,認為戰國亂世之中,始終以利字為先。在信長看來,淺井長政乃是識事務之人,更是同自己一樣有著遠大抱負之武將,所以信長對於淺井長政非常信任,但是他卻看輕了淺井家與朝倉家在合力對抗六角家之時結下的情緣,淺井家一代英主淺井亮政(長政的祖父)在被六角家逼至走投無路之時曾求救於朝倉加,而朝倉家不僅全力支持,更派出一代名將朝倉宗滴親自率軍支援淺井氏再興,這無異於再造之恩。而同時,淺井家採取重臣合議制,家主的決定往往受到重臣影響,甚至多數重臣聯合起來可以否決家主的決定,正是這種制度使得長政不得不背叛信長,這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說是長征個人的悲哀。信長卻以為,不讓淺井氏出兵越前,便是照顧了淺井朝倉兩家昔日的情誼,算是給長政一個交代,但是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器重的妹夫會用這樣一種方式對待自己,可以說信長得知淺井背叛之時是非常驚慌震怒的,以至於滅亡淺井氏之後將久政長政父子頭蓋骨做成酒器,用來飲酒。

5歷史評價

而這次殿軍戰卻令秀吉在家中的地位進入新境界,因以前秀吉在家中並無立下顯赫戰功,只因為善於察言觀色,取悅主公信長而受信長寵信,因此家臣對其頗有怨言。所以此次立功使秀吉以後在家中的形象得到改變,由獻媚小人成為一個拯救全軍的英雄。證明了其在戰場上的能力后,秀吉就由幕後加入到精彩的戰場上來(以前秀吉是負責收集情報,散播謠言,經行策反工作等,類似忍者),同時秀吉也開始著手組建自己的家臣團,將一些日後著名武將如竹中重治,蜂須賀小六,秀吉之弟秀長,山內一豐等人納入家臣體系中,開始真正獨當一面。沒有這次的金崎殿後戰的戰功他就只能永遠在幕後工作,日本的歷史也將改寫了。
同時織田家保住實力,並在之後與德川聯手於姊川會戰大敗淺井朝倉聯軍,為滅亡淺井朝倉,突破信長包圍網做出了一個極為重要的鋪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