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把持朝政

金炳冀(朝鮮語:김병기,1818年—1875年),朝鮮王朝後期大臣。字聖尊,號思穎,本貫安東金氏,出生於朝鮮首都漢城(今韓國首爾),是判敦寧府事金泳根之子,後過繼給朝鮮哲宗時的權臣金左根為養子。
1847年(朝鮮憲宗十三年)參加科舉考試,獲庭試文科丙科及第,從此步入政界。1849年隨著哲宗的即位,安東金氏的勢道政治逐漸步入全盛,而金炳冀作為哲宗時領議政金左根之子,亦是平步青雲,逐漸把持朝政。哲
金炳冀墓碑

  金炳冀墓碑

宗即位后即被任命為成均館大司成,其後歷任弘文館副提學、吏曹參議、奎章閣直提學,1850年(朝鮮哲宗元年)被特旨欽點為禮曹參判。這是一個從二品的高級官職,而此時距金炳冀登科不過三年,之後又相繼出任吏曹參判、司憲府大司憲、平安道觀察使等要職,到1853年時又被特旨除授戶曹判書,從此躋身中樞,成為朝鮮王朝的權臣之一,與同樣出身安東金氏的金炳國、金炳學並稱「三卿」,一時炙手可熱,門庭若市。三家的住地都在漢城的典洞、校洞,因此坊間將這一時期稱為典校時節。[3-4]
金炳冀先後擔任許多要職,其中尤以財政部門為多,多次擔任戶曹判書的職位,他「前後判六曹,而居於是者為五」,可見他當時把握著財權。而安東金氏的政權是非常腐敗的,終於導致了「三政紊亂」現象的發生,以至於1862年在三南地區爆發了大規模的農民起義(壬戌民亂),金炳冀對此難辭其咎。因此朝廷不得不成立「三政厘整廳」,而由金炳冀出任句管堂上,負責整頓三政(指朝鮮王朝三種財政收入來源:田政、軍政、還政)。

2仕途風波

1863年底,朝鮮高宗李熙即位,由其生父興宣大院君李昰應攝政,安東金氏的勢道政治開始迅速衰落。大院君大力打壓安東金氏,金左根、金炳冀父子首當其衝。據說在高宗登位前,李昰應還很落拓的時候,曾為其長子李載冕的科舉及第乞求金炳冀協助通融,但金炳冀「心笑其沒覺卑劣,無一言回答」。李昰應受此羞辱,心中便對金炳冀恨之入骨,及他為大院君以後,急於尋求報復,以致坊間一度盛傳大院君將族誅金左根、金炳冀父子的流言。但作為一個成熟的政治家,大院君自然不會這麼對待政敵,繼金左根卸下領議政的職位后,金炳冀被任命為判敦寧府事,這是一個從一品的高官,但卻是一個閑職,隨後又被外放為廣州留守,他在大院君的打壓下一度淡出政壇。
金炳冀雖然遭大院君打壓,但仍然堅決維護安東金氏利益,並未向大院君屈服。大院君執政后採取「四色平等」的用人方針,即打壓以安東金氏等外戚集團為代表的老論、少論勢力,拔高失勢多年的南人、北人,同時重用長期以來被安東金氏壓迫的全州李氏宗親。一次會議上,大院君盛氣對眾臣說:「吾欲引千里為咫尺,吾欲剗泰山為平地,吾欲高南大門三層,於諸公何如?」眾不知所以為對。金炳冀奮首言曰:「千里亦咫尺則咫尺矣,南大門亦三層則三層矣,大監今日何事不可為?若泰山則自泰山也,豈易平地哉?」等到金炳冀出去后,大院君凝思久之曰:「渠自可兒,蓋千里咫尺者,右宗親也;南大門三層者,闡南人也;泰山平地者,抑老論也。」可見金炳冀清楚洞悉大院君的算盤,也決不向大院君投降,大院君也拿他無可奈何。且金炳冀也確實有為大院君欽佩之處,1866年法國入侵朝鮮,史稱丙寅洋擾,此時漢城官民紛紛逃難,一片混亂,金炳冀當時在驪州郡閑居,聽聞法國侵略的消息以後,對家人說道:「我世受國恩,當與社稷共存亡,汝輩勿怕死!」隨後就攜家眷在最危急的時刻入京,大院君「聞之心折」。再加上金炳冀原本就有理財方面的經驗和才幹,大院君又不可能將安東金氏連根拔起,因此仍然起用金炳冀,1867年(高宗四年)任命他為吏曹判書,暫時利用金炳冀。
後來金炳冀曾與高宗王妃閔妃一族密通,慫恿高宗親政,打倒大院君。1873年(高宗十年)再度被除授為吏曹判書,同年十一月高宗親政,大院君下台,當時金炳冀正在為生父丁憂,但他似乎也沒有被起複,得到任何好處。1875年(高宗十二年)正月十六日病卒,享年五十八歲,謚號「文獻」。遺著《思穎集》。

3人物評價

金炳冀是安東金氏勢道政治後期的代表人物之一,他作為既得利益者,堅決維護安東金氏家族的利益,與興宣大院君對抗,由於他本人頗有才能與人格魅力,所以儘管一度遭到降職和打壓,大院君也拿他無可奈何,因此他在士大夫階層中評價較高,曾任領議政的李裕元稱:「思穎,荷屋金公(金左根)之哲嗣也,竊覸他人皆不及」,並肯定他「嫻廟務」「終始不失規矩」。就連金炳冀的政敵大院君也曾說:「生子欲雄特,如金炳冀」,也有史書說他「稍豪爽」。但在野人士則對他評價很低,比如儒生朴周大稱金炳冀「乘權二十載,貪殘縱恣,為世唾罵。而但骨鯁異常,院位(興宣大院君)當年,不得易忽。」這則是從安東金氏專權及勢道政治腐敗的角度來評價的。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