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金融高管就是在銀行、保險、基金、證券等金融領域內的某一機構管理層中擔任總裁、董事長、總經理、財務總監等重要領導職務、決策機構內部經營管理、掌握機構內部重要信息的高級管理人員。金融高管也是金融部門內部享受薪金最高的層面。

1 金融高管 -基本概念


  金融高管就是在銀行、保險、基金、證券等金融領域內的某一機構管理層中擔任總裁、董事長、總經理、財務總監等重要領導職務、決策機構內部經營管理、掌握機構內部重要信息的高級管理人員。金融高管也是金融部門內部享受薪金最高的層面。

2 金融高管 -金融地產高管身價最高


  在分行業比較研究方面,金融業各崗位薪酬平均值均以遙遙領先的數值高居各行業之首,其次為地產行業。在持股市值的分行業比較中,金融業的董事長與總經理崗位均未進入前三,以上現象說明金融業核心高管的當期貨幣薪酬過高,報酬結構不合理,長期(股權)激勵不足的現狀沒有得到改善,針對金融類上市公司的股權激勵政策在短期內仍不樂觀。
  在高管持股市值方面,信息技術產業上市公司高管持股較多,這主要是由於這類企業大多為民營性質,且屬於高科技企業,人力資本依存度較高,是創始團隊集體持股及上市后實施規範股權激勵的高發區。[1]

3 金融高管 -「薪高蓋主」現象屢屢湧現


  而在金融行業中,「薪高過主」的高管屢屢湧現。在中國銀行的年薪榜單上,風險總監詹偉堅成為該行薪酬榜的榜主。因為在中行所有董事、監事和高層管理人員中,去年稅前收入最高的並不是行長或董事長,而是信貸風險總監詹偉堅,他去年的稅前收入高達1181.1萬元,是行長李禮輝的7.6倍。排名第二的是總稽核黃定堅,去年稅前收入為442.4萬元。這兩人均是中行以高薪從海外「挖」來的人才,於2007年3月至4月間上任。
  而頭號保險商中國人壽的薪酬也體現了類似的體制外和體制內的結合。在中國人壽上周發布的年報中,總精算師邵慧中是薪酬降幅最大的高管,但她仍然是中國人壽「最賺錢」的高管。「海外挖角」而來的邵慧中自2007年3月起擔任中國人壽總精算師,她曾是美國保德信金融集團旗下多家子公司的資深副總裁兼總精算師,具有多年保險公司從業經驗。邵慧中已經是連續第二個年度在中國人壽上市公司拿到最高薪酬,其2007年的年薪為603萬元,2008年則拿到435萬元,降幅達到接近三成。[2]

4 金融高管 -2009年薪酬不能高於去年

50%

2009年金融高管年薪減半
  對於2009年度高管薪酬水平,財政部明確表示,各國有金融機構暫按不超過2008年度確認額度的一半發放。據此計算,即使業績有增長的企業,高管的薪酬最高也只能拿到2007年的45%。
  財政部金融司綜合處相關人士表示,對於此次設限是針對高管單個個人薪酬進行上限設置,不是以公司高管整體薪酬水平。上述財政部人士表示,具體指標是由國務院設定的。
  財政部披露,2008年國有金融高管薪酬應不高於2007年的9成,業績下降的應再降低10%,業績降幅較大的薪酬降幅還應增加。[3]
超標部分應「退回」
  各國有金融機構已發放的2008年度高管人員薪酬,超過按上述原則確定的上限部分,應在2009年度薪酬中抵扣或退回。
  為保證限薪的執行,財政部要求,股份制國有金融機構要根據公司治理要求,對董事長、監事長、執行董事及其他按規定需由股東大會審議薪酬的人員,將其薪酬方案提交股東大會審議決定,其他高管人員薪酬提交董事會審議決定。
  除了內部監督,財政部還要求將落實情況,在2009年5月15日前報同級財政部門備案。其中中央管理的國有金融機構報財政部備案。地方管理的國有金融機構由各級財政部門匯總後,5月31日前報財政部備案。
  財政部還表示,正抓緊研究制定國有金融機構高管人員薪酬管理政策。在有關政策出台之後,按政策進行清算。[3]

5 金融高管 -2010年財政部再查金融高管薪酬


  作為對今年初所發《中央金融企業負責人薪酬審核管理辦法》落實情況的大摸底,財政部正在對23家金融央企負責人2009年度的薪酬管理情況進行專項檢查,此次查薪風暴會否再度查出「天價薪酬」,以及究竟高管與普通員工的薪酬在多大範圍的差距才更為合理等問題成為關注的焦點。據記者了解,財政部的檢查從12月1日開始,歷時10天。 檢查範圍為金融央企負責人的基本年薪和績效年薪測算情況。具體包括年薪的測算、年薪的增長幅度、年薪的結算方式;金融企業負責人福利支出情況。
  「究竟多少倍的差距合理,基準是什麼很關鍵。高管的薪酬應該與業績掛鉤,而不應與職工的倍數來比。」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寧向東昨日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分析認為,從國際來看,美國的薪酬差距很大,日本和歐洲的薪酬差距相對較小,但美國有一個相當明確的中產階層,且他們的收入差距也不像中國這麼大。
  資料顯示,國際上企業高管年薪與普通職工年薪相差基本在20倍左右。有分析人士指出,由於近年中國央企逐步國際化,所以差距要求有所提高。
  雖然財政部的檢查結果尚未出爐,據內部人士透露,超過財政部規定上限280萬元的可能性不大,已知的一些個案在200多萬元左右。寧向東表示,限薪這一事情本身的政治影響要大於經濟影響。「不應該簡單地考慮限薪,更重要的應該是考慮跟業績掛鉤,而且是從長期來觀察業績。『限』不是目的,最重要的是用『薪』來激勵,現在關鍵的問題是薪酬的激勵效果沒有做好。」[4]
上一篇[冬陰功]    下一篇 [落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