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資 料

譯 名 鈕扣人
鈕扣人
片 名 Buttonman
年 代 2008
類 別 動作/犯罪
地 區:香港
語 言 普通話
字 幕 繁體中文/英文
片 長 80 Min
導 演 錢人豪 Renhao Qian
主 演 吳鎮宇 Francis Ng
關穎 Terri Kwan
李倩蓉 Janet Lee
黃閱 Yue Huang
戴立忍 Leon Dai ....Doc
Yue Huang ....Kid (as Ivan Huang)
Angus Hsieh

2簡 介

滂沱大雨,鏡頭在一個兇殺案現場拉開……木頭地板因為原本殷紅血跡的滲透變的暗紅一片,地上鋪著黑色塑膠帆布看來一且早已有了準備跟預謀……男子的腳步蹣跚走入抬起屍體……總是會錯手殺人,仰或是蓄意安排;為了不留後患,總是要有人善後。
整日醉醺醺的偉總是流連在酒吧。不然就是翌日昏沉沉的在相熟女支 女娟娟的床上醒來。醉生夢死。外表開著不起眼,但空間容量很大的舊車,偉的外表很平凡,沉默,他穿著陳舊毫不起眼的舊工作卡其外套。總是油膩膩混濁的眼神,只有偶爾在不經意沒人看見的時候露出一點精光。就像是蟑螂一般存活在周遭,看來毫不起眼,未具威脅性,卻像是隨時出沒在身側。
偉是黑社會組織低階層,曖昧角落,在夾縫中生存的某種清道夫(鈕扣人),正職替社團專門收拾善後。他一向是清理現場,棄屍、處理被害者,叛徒屍首的高手。偉的手法細膩、乾淨俐落、從未出過差錯,多年來深得組織信任依重。
老江湖歷練的偉懂的從不問原因,不多話、不過嘴、不多看、總是壓抑著情感。無論是處理叛徒,卧底、上班族、女支 女、被虐待的男人、女人甚至小孩,偉從來不動容,面孔像石膏像般堅硬,眉宇之間總是有著一股濃郁的憂鬱感,事後往往藉著酒精麻醉自己。偉有個習慣或是說這行不成文的規矩,就是會替每個被殺害的屍體扣上領口間最後一顆鬆脫的鈕扣,於是被稱為「鈕扣人」的稱號不脛而走。
做這行最大的禁忌就是;絕不能曝光、跟讓自己經手處理的「貨品」被找到,不然將給自己帶來麻煩,甚至是危險跟生命威脅。一般組織動手殺人是有計畫的,偉往往事前就會得到通知,時間,地點,習慣提早幾分鐘到達現場附近,等刀手下手完離開后隨即出現處理現場。偉的宗旨絕不跟殺手打照面,不給自己帶來一絲潛伏的危險。偶爾也會有突髮狀況,臨時接收到電話必須馬上趕到現場,將屍體像貨物一般打包快速帶走,偉隨手拎著的旅行背包有著各式各樣的工具,甚至可以現場肢解。
偉只有工作時是清醒的,平時總是喝個爛醉,除了黑社會各社團的生意,偶爾也會透過仲介牽線打點零工借些外快,像是替被長期不堪受虐的婦人收拾終於被他反擊殺害的殘暴丈夫的屍首、被善妒的情侶殺害的第三者,太太殺死的丈夫外遇對象等。偉是此行中的獨行俠,也是翹楚。渾身充滿著死亡的氣息。因為經手處理過太多的商品,知道太多秘密,於是越發沉默。
偉少數一個好友是綽號叫做「醫生」的同行。據說醫生以前真的是個執業醫生,當年因為發生醫療糾紛而被吊銷牌照,後來因緣際會輾轉也從事這行,不過醫生不愧是醫生,他還有一個油水可能更多的副業,就是將某些堪用的死者器官摘下賣給許多其他的醫生。
但是醫生有一次還是得罪了組織硬生生在偉的面前被處理,作鈕扣人最難堪的就是得硬起心腸來處理自己朋友的屍體。偉向組織要求退休,他一直想要移民,牆壁上夏威夷的泛黃海報是他最嚮往的地方。組織要求除非偉能訓練一個能接手的人,才可以放他脫身。但是談何容易,許多看來兇狠太過突出的人不能作這行,有些人看多了屍體便會嘔吐……終於有一日,有個小子出現在偉的面前,向偉報到。
打算退休的偉,組織終於派了個像樣的人來向偉學習「清道夫」(鈕扣人)的工作,偉看著眼前的小子無奈的搖搖頭苦笑又灌了口老酒。他提醒告誡著小子這行有著許多試煉跟規矩考驗,稍一不慎便會給自己帶來危險。於是偉帶著小子度過了一連串接近震撼教育的過程。兩人交情亦師亦友,卻沒想到苦心積慮培養的徒弟小子居然跟自己的女人娟娟私下搞出曖昧,但這本來就是一個沒有承諾存在的都市,誰都沒有說一定屬於誰,彼此不過是尋求慰藉跟取暖而已、三人之間有著某種曖昧的默契。
對偉來說處理屍體就跟切生魚片一樣,不能帶一點感情。偉無法再忍受幫會中刀手華總是在被害者死前極盡凌辱受害者的手段,某次刀手華下手殺了男人後,趁機要凌辱當時正好跟客人在房間燕好的女人時,事先在隔壁房間的偉,終於跟刀手華起了不可避免的衝突。隨著糾紛變多,偉的生意也越來越好,似乎也越來越無法脫離這樣的生活。
然而,夜路走多了終究遇鬼。某日,偉臨時接到電話必須要去幫社團一個老大收拾不慎被他失手殺死的情婦屍體,偉跟小子到了現場看著明顯是生前受虐致死的美麗女人屍體;心中雖然不滿,但嘴上並沒有多說什麼,卻沒想到從此捲入擺脫不了的漩渦。
屋漏偏逢連夜雨,第一次發生意外;偉跟老大的手下去丟棄屍體時,在路上卻因意外糾紛,讓後車廂放有屍體的轎車被肖小混混趁機偷偷開走,續而發生車禍,因而屍體露餡;因而讓警方循線調查黑幫老大。偉表面上不動聲色,但心中知道這下麻煩了。
蘭桂坊。又是在酒吧喝個爛醉,偉趴在吧台上,眼前的桌沿緩慢的爬著一隻蟑螂,趴著的偉,雙眼迷濛,順手拿起飲盡的空玻璃杯反過來罩蓋住那隻盲目的蟑螂,還將反蓋的杯沿微微掀起往裡吐了一口混濁的煙進去;偉看著在杯中掙扎、鬍鬚亂竄想找出路的蟑螂,悲哀的覺得像極了同樣被困著的自己。
暗巷,另一廂。獨自從便利商店走出的小子,口袋的手機突然響了,一直以來向偉學習清道夫毀屍滅跡技巧的小子接到了組織的電話,他聽了話筒中的內容。他停頓了動作,停下腳步,望向轉頭后偉正酩酊大醉的酒吧方向。一直想要自己接case的小子第一個獨當一面的工作居然是……他在心中掙扎著要不要警告一直以來對帶他亦師亦友的偉一聲,明天他將成為他的 「鈕扣人」!?
偉接到了小子的電話提醒,明天晚上十一時他將替他收屍。此時偉也隨即接到社團組織內好友的電話約他明天十點半赴約敘舊,說有好處給他,偉在話筒這頭苦笑了,原來一個可以信任的朋友都沒有。放下電話,偉抬腕看了一下手錶,凌晨三點。等於說他還有剩下將近20個小時可以活而已,走出酒吧門口。他看著空蕩蕩的街道。他想去找一下娟,也許將錢都留給她。
剛下過雨,地面微濕。偉深深呼吸了一口氣,不知道明天這個時候自己還是不是存活著。能否呼吸到同樣的空氣,偉知道自己唯一的失職必然會被處罰。卻沒有想到社團居然毫不念舊情下場如此嚴重,面對多年好友笑裡藏刀的邀約,小子甘冒風險的好意提醒,還想作卻未作完的事情,他知道自己可以選擇一走了之,但是一旦逃亡勢必連累小子一起成為被追殺的對象,他不甘心作一個被恣意踩扁的蟑螂,因此他決定……小子也決定破壞規矩提早趕到現場,因為他還有著另一個身分。
一場令人意想不到的結局即將揭曉。雨下個不停,偉口鼻冒出的白煙飄向空中。空氣中的煙霧依舊瀰漫。生命充滿著粗糙的溫度……
上一篇[核簽]    下一篇 [紐扣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