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銀鍠黥武 異度魔界前任戰神銀鍠朱武之子,鬼族孤高戰士,驍勇善戰,半臉有艷紅色的蟒龍紋,乃銀蟒與龍的結合。背負著父親的期許及鬼族戰士的聲譽,自我要求甚高,與吞佛皆屬異度魔界之中的異端。

1 銀鍠黥武 -基本資料

名稱:銀鍠黥武
本名:銀鍠黥龍
性別:男
身份:異度魔界鬼族戰士
初登場:霹靂皇龍紀 第44集
退場:霹靂開疆紀 第1集(死於吞佛童子)
根據地:火焰魔城
父母:銀鍠朱武的胞弟 (父),碧女(母)
組織門派:異度魔界(第二殿)
上司:九禍、襲滅天來
同夥:吞佛童子
其他:補劍缺 (伯公),銀鍠朱武(伯父,養父)
武學:雷擊萬里、黥紋裂日、神雷一擊、貫神擊
機關陣法:逆龍鎖仙關、天魔鎖神關
兵器:銀邪

2 銀鍠黥武 -劇情簡介&口白

皇龍紀 第44集
【落天橋】
落天橋之戰,一品皇綬領軍極力反抗,吞佛童子引兵前後夾擊,戰圈漸漸移轉!計對計,魔界殲滅計;皇綬計中計,吞佛皇綬皆拖戰,收得神鷹之息,一品皇綬意欲轉向,不料!天雷一聲響,撼動眾軍心,一品皇綬心驚之際,空中竟現異象!開紫光、喧戰鼓、降天火、斷生途,銀鍠黥武從天而降。
皇龍紀 第45、46集
【落天橋】
三路夾殺,計局逆反,一品皇綬、病梅先生遭逢魔界三路大軍包圍!吞佛童子、銀煌黥武雙雷衝擊,竟似雙魔斗皇龍,一品皇綬心知已是敗局之勢,決意背水一戰。
【異空間】
魔陣邪化,空間扭曲,神魁戰武遭遇吞佛童子領教一戰;八津蠻、赫歆兄妹面對前任戰神之子銀鍠黥武囂狂挑戰。
身困魔陣,八津蠻兄妹一對強敵銀鍠黥武!一聲沉喝,銀電夾帶強烈氣勁旋地而出,八津蠻、赫歆見魔者兇猛,出招便是上乘武招!
魔將銀鍠黥武實力驚人,眼見赫歆受創,八津蠻手中八犬彎刀更為刁鑽,刀威更為兇殘!眼神交會一瞬,八津蠻、赫歆聯秧出擊,一者破除結界,一者牽制魔者,豈料!結界雖破,赫歆卻身受銀邪一擊,身受重創,八津蠻彎刀急舞,順勢帶走赫歆,並且下令黑夷族大軍撤退。
【營地】
襲滅天來揮軍侵略中原,攻無不克、戰無不勝所經之處無一倖存。魔者暫緩侵略行動,對於六禍蒼龍雙體融合,靜觀其變。而月漩渦下落,魔者更不為所動,魔者天性,吞佛童子、銀鍠黥武最了解不過,月漩渦有他自我意識無須掛憂。
皇龍紀 第47、48集
【荒野→莫離原】
兵敗窮途,中原聯軍傷疲交煎,再強勢魔軍面前,毫無抵抗能力!大軍一路敗退,直至莫離原。魔君主帥壓境,病梅、人形師、八津蠻初接一招皆以受創,再臨魔威,君臨天下,六禍蒼龍傲步而出,挺身應招。另外銀鍠黥武、吞佛童子同一時間紛紛遭遇千流影、無名領軍阻擊。
皇龍紀 第49集
【荒野】
黥武赤火熾影銀邪槍;蒼龍之子亦難測,流影三千惑影天問劍刀。雷電熾、千流熾,劍刀龍槍交戰,一步錯,命指眼瞬之間!銀邪騰威,黥武鑿戰戰囂鼓;天問迴旋,流影奔擊擊雲漢。
銀鍠黥武:中原人有不差之輩。
千流影:魔將一向不可小覷。
銀鍠黥武:說得好,哈哈哈
千流影、銀鍠黥武戰鬥以臻白熱化,劍刀天問,奔如虎豹,銀邪長槍,掃如敖龍,刀來招往,摧岩折木!正當戰火難分難解之際,無名率領法門援軍加入馳援,魔兵鬼卒無一倖存。
銀鍠黥武:敵方援兵,難道--
銀鍠黥武乍引天威擊邪雷,隨即藉招而退。
銀鍠黥武:離開。
【異度魔界】
銀鍠黥武:銀鍠黥武見過女后。
九禍:協助襲滅天來征戰中原,戰況如何?
銀鍠黥武:吾正為此戰趕回魔界。
九禍:嗯?戰況不利嗎?
銀鍠黥武:最後一戰吾等三路軍不及會合,六禍蒼龍出現與魔者決戰,吾軍由我與吞佛童子會上千流影與無名,六禍蒼龍統領中原兵馬攻擊,襲滅天來需要兵援,請女後派兵。
九禍:他有請求要吾支援嗎?
銀鍠黥武:魔者與六禍蒼龍等人激戰,戰況危急,是吾趕回請援。
九禍:憑襲滅天來之能,吾相信他不會就此失敗倒下,他曾說過寂寞侯善使計後計,他能圍住襲滅天來,必會計算魔界若派援兵相救的對策,暫且調兵等待,視戰況隨即接應。
銀鍠黥武:是。
九禍:為何不見吞佛童子?
銀鍠黥武:他與無名各領軍對戰,欲為襲滅天來保住退路,但吾在戰中卻見到無名在此路出現,不知吞佛童子是否活命。
九禍:嗯,退路有危,銀鍠黥武領吾軍令調兵馳援,但不可貿然行動。
銀鍠黥武:是。
接過令牌,離開。
皇龍紀 第50集
【樹林】
銀鍠黥武:吞佛童子,你受傷不輕,襲滅天來呢?
吞佛童子:襲滅天來已戰死,眾人退兵吧。
銀鍠黥武:戰死?
吞佛童子:回到魔城,吾再向女后解釋。
銀鍠黥武:也好。
鍘龑史 第4集
【蒼雲山】高崖上
銀鍠黥武:「六禍蒼龍的人馬率先開道了。」
吞佛童子:「蒼雲山正有魔界需要的地氣,卻被搶先,嗯…」
銀鍠黥武:「這個聲音,是有計劃嗎?」
山上,魔龍祭天觀完地圖后便收起。
偽病梅先生心想:「哼。」
高崖上。
吞佛童子:「先回魔界請示女后。」
【荒野】
荒野之上,吞佛童子,銀鍠黥武,欲回魔界,忽然間。
銀鍠黥武:「人類的烈氣,卻有擾心之能。」
吞佛童子:「閣下是苦境意識能人的最終者,魔龍祭天。」
魔龍祭天:「哈哈哈哈,不愧是魔界戰神。」
吞佛童子:「閣下烈氣逼人,又半途攔截,不知所為何來?」
魔龍祭天:「你認為呢?」
銀鍠黥武:「與魔界為敵,將是你的不智。」
魔龍祭天:「是嗎?吾認為魔界與吾為敵,將是你們的失敗。」
鍘龑史 第5集
【荒野】
銀鍠黥武:「異度魔威,將要誇口者付出代價。」
魔龍祭天:「儘管一試。」
吞佛童子:「挑釁魔界的異能者,攔路於此,汝必有目的吧?」
後面黥武沒說話了……= =
鍘龑史 第15集
【魔界軍營】
吞佛童子走出軍帳之外,遇上銀鍠黥武。
吞佛童子:「汝也來此操兵嗎?黥武。」
銀鍠黥武:「你也同路,何必擋路?」
吞佛童子:「既然汝停下腳步,可有心情共飲?」
銀鍠黥武:「你敢邀請,有何不可?」
吞佛童子:「走吧。」
兩人便到桌旁坐下共飲。
吞佛童子:「自從鬼族封印之後,許久未曾這樣愜意。」
銀鍠黥武:「聽聞你進入中原,變了一個身份,怎樣,苦境不合你意嗎?」
吞佛童子:「魔界才是吾的歸處。」
銀鍠黥武:「吾父對苦境讚譽有加。」
吞佛童子:「每個人喜好的環境不同。」
銀鍠黥武:「也是,不該拿吾父與你相提並論。」
吞佛童子:「汝對吾敵意還是這麼深。」
銀鍠黥武:「同為魔界戰神,你根本比不上吾父。」
吞佛童子:「吾不否認,銀鍠朱武乃是異度魔界首席戰神,由古至今、無人能比,甚至連鬼族之長也比不上。」
銀鍠黥武:「吞佛童子,將心機用在我的身上是浪費時間。」
吞佛童子:「什麼心機?」
銀鍠黥武:「你說呢?」
吞佛童子:「吾無此心、怎知汝意?」
銀鍠黥武:「哼,你與叔父兩人是女后看重的部屬,他們與你來往密切,但吾立場不同。」
吞佛童子:「前代的恩怨重要嗎?」
銀鍠黥武:「前代恩怨與吾無關,與吾有關是不辱吾父威名。」
吞佛童子:「汝很在意敗在吾手下?」
銀鍠黥武:「當年技不如人,吾無怨,日後重奪名聲,吾之願。」
吞佛童子:「假設的問題,汝認為他們兩人將有什麼關係?」
銀鍠黥武:「不變的關係。」
吞佛童子:「如果是彼此意願呢?」
銀鍠黥武:「他們兩人嗎?不可能。」
吞佛童子:「汝肯定?」
銀鍠黥武:「吾肯定父親出關之後,女后依舊是叔母,父親依舊是吾的父親,今日一談雖受惠無多,但仍多謝你的邀請,吾有要事在身,先行一步。」
說完便離開。
吞佛童子心想:「銀鍠黥武,戴著一張冷靜面具的魔,實則情緒在壓抑邊緣,嗯…」
鍘龑史 第17集
【蒼雲山】
吞佛童子:「汝沒動手。」
銀鍠黥武:「若是動手,便將前功盡棄,何必呢?」
吞佛童子:「不怕敵人發現端倪嗎?」
銀鍠黥武:「無論他是否察覺,只要沒明顯動作,能多搶一分魔源,就是必須多培養一分。」
吞佛童子:「黥武,汝更加沉穩了。」
銀鍠黥武:「我已非當年衝動意氣的少年。」(- -b,當年你們做了啥?)
吞佛童子:「嗯…」
鍘龑史 第21集
【火之祀場】
九禍:「魔龍之脈與蒼雲山已經完全接合了。」
銀鍠黥武:「女后,是移轉魔龍的時機了。」
九禍:「這段時間,有吞佛童子與你監督龍氣孕生的任務,魔龍之氣已完全成熟了嗎?」
銀鍠黥武:「魔龍祭天極力護守龍氣,雖有寂寞侯疑似發現異狀,但龍氣已順利孕生,在三日之前,龍氣已可移轉。」
九禍:「三日前,為何吞佛童子沒有回報?」
銀鍠黥武:「我以為他會稟告女后。」
九禍:「那你現在說出又是何意?」
銀鍠黥武:「女后,這項任務是以吞佛童子為主,我只是輔佐,應是以他為主,黥武豈可越權。」
九禍:「異度魔界只以任務為先,在任務之前無主從之分,你說此事該有你的用意吧?」
銀鍠黥武:「確實如此。」
此時吞佛童子來到。
吞佛童子:「吾打斷你們的會談嗎?女后,黥武有要事上報,吾就在殿外等候女后的傳喚了。」
九禍:「不用,有什麼話檯面上說清楚吧。」
銀鍠黥武:「我認為現在正是移轉龍氣的時機。」
九禍:「吞佛童子,這樁任務以你為主,你的想法呢?」
吞佛童子:「黥武所言沒錯。」
九禍:「既然沒錯,為何三日前不回報呢?」
吞佛童子:「第一、移轉龍氣雖是時候,但龍源初成,只怕不夠穩定,第二、吾不回報,在於魔龍祭天傳回消息,紫耀天朝正陷內鬥之局,若能成功讓六禍蒼龍與寂寞侯產生心結,蒼龍一失軍師必敗無疑,現在將龍氣引回,可能會讓此事產生破局,等待,將一舉兩得,此乃是吾之想法,待女后裁決。」
九禍:「嗯,吞佛童子所言有理,就依你之意。」
吞佛童子:「是。」
九禍:「你們兩人繼續注意龍氣的生長,寂寞侯一事若有變數,即刻移轉龍氣。」
吞佛童子:「是。」
九禍:「前去進行任務吧。」
兩人便離開祀場。
吞佛童子:「望汝多助吾一臂之力了,銀鍠黥武。」
銀鍠黥武:「吾所有的心力,只用在異度魔界。」
鍘龑史 第22集
【蒼雲山】
皇朝兵營中。
魔龍祭天心音:「請現身吧。」
營外,銀鍠黥武走入。
魔龍祭天心音:「只有你一人前來?」
銀鍠黥武:「魔龍移轉的時間為何超過預期?」
魔龍祭天心音:「此處非是談話之地,隨我來。」
魔龍祭天便離開病梅先生之身,偕同銀鍠黥武來至一片密林。
魔龍祭天:「時間有了誤差,也是吾疑惑之處,但為何只有你前來?」
銀鍠黥武:「自有我的原因。」
魔龍祭天:「因為有些話,只適合兩個人談是嗎?」
銀鍠黥武:「心中有底,不用多說了吧。」
魔龍祭天:「簡單明快,你認為問題在哪裡?」
銀鍠黥武:「你有看清楚他交給你的東西嗎?」
兩人來到半途,吞佛童子立身等待。
魔龍祭天:「吞佛童子,你兩人分道而行,莫非是各自進行,不合作了?」
吞佛童子:「異度魔界以任務為第一,合作、單路,所求只為異度魔界,很重要嗎?」
魔龍祭天:「嗯…單獨行動,還是比較適合你的心機。」
吞佛童子:「是嗎?」
魔龍祭天:「當初你交給我的魔龍原體,為何會產生移轉的時差?」
吞佛童子:「這也是吾來此的疑問,有汝坐鎮在此,不可能會產生錯誤。」
魔龍祭天:「這是當然。」
吞佛童子:「所以說,女后親自交代的原體,應該是受到苦境的環境所影響,才產生始料未及的變化了。」
魔龍祭天:「這也是不無可能。」
吞佛童子:「那麼就汝所說的寂寞侯與六禍蒼龍之事,現況如何?」
魔龍祭天:「放心吧,既定的計劃,就不會讓他偏離。」
吞佛童子:「到這個結果出現之前,不可有任何差池,一有變數,就請魔龍汝即刻移轉龍氣。」
魔龍祭天:「可以。」
吞佛童子:「那就這樣說定,黥武,汝還有其他建議嗎?」
銀鍠黥武:「沒有。」
便化光離開。
魔龍祭天:「猛將的架式。」
吞佛童子:「簡單俐落,魔龍祭天汝說是嗎?」
魔龍祭天:「魔界之人的性情,吾的了解怎會超過你呢?」
吞佛童子:「龍氣移轉就委託汝了,請。」
說完便離開。
魔龍祭天:「原來異度魔界之人也會勾心鬥角,哈哈哈。」
鍘龑史 第23集
【蒼雲山】
皇陵處,天搖地動。
士兵一:「吼,蒼雲山地震。」
士兵二:「皇陵震動,怎樣如此?」
高崖上,吞佛童子與銀鍠黥武注視著。
銀鍠黥武:「蒼龍之氣暴動,能源急速竄升,再不移轉,恐怕魔龍之氣會遭到吞噬。」
吞佛童子:「無妨。」
銀鍠黥武:「這句無妨賭上的是什麼?吞佛童子,你太過自信。」
吞佛童子:「蒼龍正逢變異之兆,基礎不穩、龍氣暴動,魔龍也受到影響,但汝仔細看魔龍的動向,魔龍之脈在紊亂之中,找到穩定的方式,緩緩吸收暴亂蒼龍流失之氣,由犄角互爭之勢分出高下,屆時魔龍移轉之刻,將足以使鬼族、使魔界再度復出。」
銀鍠黥武:「這種震動不會影響到魔界嗎?」
吞佛童子:「會,但是適當的放出負荷,才能吸收擁有更多的能量,汝認為吾的判斷有錯嗎?」
銀鍠黥武:「言之有理,就不知心中之理是否相同。」
吞佛童子:「回顧往昔,吾的忠誠似乎不曾被質疑過。」
銀鍠黥武:「沒錯,但特例也會有被打破的一天。」
吞佛童子:「黥武,汝對吾的敵意加深了。」
銀鍠黥武:「吞佛童子,我與你,從沒擁有過交情。」
吞佛童子:「哈哈哈。」
銀鍠黥武:「魔龍與蒼龍的勝負,將是你的特例是否被打破的結局。」
吞佛童子:「吾拭目以待。」
銀鍠黥武:「哼,該回報女后了。」
便離開。
吞佛童子:「該進行的事,天朝的心結,不知進行的如何,嗯…」
亦離開。
【火之祀場】
九禍:「魔龍不穩,莫非是蒼雲山連接的能源出了問題?呀!」
便運功使魔龍穩定,隨後銀鍠黥武與吞佛童子來到。
九禍:「蒼雲山上發生何事?因何魔龍之源出現不穩之態?」
銀鍠黥武:「六禍蒼龍的龍脈之氣暴動,將影響到魔龍之源的穩定性,屬下認為即時移轉是為妥當,但吞佛同子另有見解,屬下便聽命行事。」
九禍:「何種見解呢?」
吞佛童子:「吾之想法乃是有失才有得。」
九禍:「哦,不如說得清楚明白,讓本后明白你的用意。」
吞佛童子:「同吾對黥武所言,蒼雲山雖然產生暴動、脈氣異變,但魔龍已臻穩定,緩緩吸收暴亂蒼龍流失之氣,一有懸殊勝負,即是移轉之刻,吸納雙氣之魔龍,將能使鬼族、使魔界再度復出。」
銀鍠黥武:「我不反對你的想法,不過同僚一場,提醒你一事,苦境之人有一句話,魚與熊掌不能兼得。」
吞佛童子:「此點吾有考慮,魔龍祭天野心勃勃,並不會放棄他的天下之夢,就算計劃中突有變,吾在龍氣之身已設下陣法,只要魔龍反叛,龍氣會即時移轉。」
九禍:「嗯…但是中原正逢變局,仍要多加註意,不可大意。」
吞佛童子:「是。」
銀鍠黥武:「是。」
兩人便離開。
銀鍠黥武心想:「吞佛童子,吾對你更加存疑了,哼。」
鍘龑史 第24集
【蒼雲山】
銀鍠黥武來到。
銀鍠黥武:「吞佛童子,吾要徹底調查你是否背叛魔界。」
銀鍠黥武夜探蒼雲山,欲探魔龍之況,吞佛童子、吞佛童子,吞佛童子之秘是否揭穿?
鍘龑史 第25集
【蒼雲山】
暗夜時分,銀鍠黥武一探蒼雲山。
銀鍠黥武:「吞佛童子,吾要徹底調查你是否背叛魔界。」
便跳下地道查看。
地道千丈似無盡頭,熾熱的金光,噴燒著焚身的炎流,黥武以真氣護住周身,忍耐金色龍氣焚身之苦,欲查知魔龍情況。
此時盤旋的皇龍吐出金色氣流,銀鍠黥武見狀立即以銀邪止住落下之勢,以防直落炎流之中。
銀鍠黥武:「嗯…」
一探魔龍情況,卻見魔龍似不得動彈。
銀鍠黥武心想:「魔龍已經形成,但形似不得動彈,為何如此?莫非是被金龍地氣所致,才不能自由行動,不對勁,其中問題非吾一人能解,吾必須求助補劍缺,吞佛童子,這將是拆穿你詭計的最大關鍵,哼。」

便躍身而上,返回異度魔界。
【惡火爐】
補劍缺以書掩臉,呼呼大睡,此時銀鍠黥武來到。
銀鍠黥武:「前輩。」
補劍缺無回應。
銀鍠黥武:「前輩。」
補劍缺仍無回應。
銀鍠黥武:「伯公。」
此時書滑落,補劍缺終於有了回應。
補劍缺:「我說你這個魔就是愛假仙,伯公就伯公,叫什麼前輩。」
銀鍠黥武:「魔界不談私情,只談任務。」
補劍缺:「那你去找九禍吧,別吵我睡午覺。」
銀鍠黥武:「伯公,你是黥武最尊敬的前輩,有些事我不希望他人聽到。」
補劍缺:「你不是口口聲聲魔界魔界嗎,魔界第一信條,團結一心、一致排外,別想太多。」
銀鍠黥武:「事關讓魔龍與鬼族復生的魔龍之源,黥武無法不想。」
補劍缺:「這件事也要找九禍、找負責人,找我做什麼?去去去,去找女人別找老男人,我沒興趣。」
銀鍠黥武:「我親身下去查過龍脈了,魔龍脈正常且完整,但他卻似受困,地谷其中不得動彈,且魔龍形體也已經完整,能源互通也已經完成,但軀體竟似被釘住不得移動,我懷疑這其中有嚴重問題,否則魔龍脈前日應該移轉才是,魔龍脈的基體是伯公所造,黥武擔憂有人從中作手,我是一介武夫,不懂這方面的問題,懇請伯公相助。」
補劍缺:「你實在很煩,雖然出問題是不太可能,不過從中作手,就有損我的面子,我會去看,你就專心回去休息吧。」
銀鍠黥武:「多謝伯公。」
補劍缺:「去吧去吧。」
銀鍠黥武便離開。
【異度魔界】
大殿上,吞佛童子來到。
吞佛童子:「女后。」
九禍:「吞佛童子,補劍缺自龍脈帶了一項東西回來。」
便拿出一截鐵鏈。
九禍:「你說,怎會變得如此?」
吞佛童子:「這嘛…」
銀鍠黥武心想:「吞佛童子,今日要解開你是叛徒的真相。」
鍘龑史 第26集
【異度魔界】
大殿上。
九禍:「吞佛童子,這是怎麼一回事?」
吞佛童子:「吾也疑問。」
銀鍠黥武:「此事是你全權負責,怎可疑問為何無解?」
吞佛童子:「這回吾真正無策了,補劍缺親手所鑄的鐵,能抗魔界至烈惡火,此火遠勝地脈高熱,因何會受損、影響導氣之法?」
銀鍠黥武心想:「這截鐵為何事出自伯公之手?」
九禍:「補劍缺,這截導氣精鋼是你親手打造,用來讓魔龍吸收蒼龍之脈,並加以控制,難道地脈之炎遠超惡火?」
補劍缺:「非也,這是人為損害,或許寂寞侯設下的機關陣法,導致受損,吾會馬上再打造新的精鋼,在魔龍回歸之前代換。」
九禍:「拜託你了。」
補劍缺:「份內份內啦,明天我就會交件。」
九禍:「嗯。」
便將一截導氣精鋼交予補劍缺。
補劍缺:「沒事我要先離開,你們有事慢慢談吧。」
九禍:「去吧。」
補劍缺便離開。
九禍:「魔龍之脈既然有所危險,能提早就儘早移轉。」
吞佛童子:「待補劍缺制好精鋼,重新鎖上蒼龍,如果蒼龍之脈繼續不穩,無法再壓制或控制,吾會馬上移轉。」
九禍:「嗯,黥武你發現魔龍異狀有功,本后重重有賞。」
銀鍠黥武:「黥武不敢居功。」

九禍:「不用與吾客氣,此後與吞佛繼續觀察魔龍之勢。」
銀鍠黥武:「是。」
九禍:「去吧。」
兩人便離開。
吞佛童子:「黥武,汝又何必呢,哈。」
銀鍠黥武心想:「吞佛童子,哼。」
【惡火爐】
銀鍠黥武:「前輩。」
補劍缺:「喲,怎樣,心情很差喔。」
銀鍠黥武:「方才的話我有聽見,前輩可有懷疑是誰所為嗎?」
補劍缺:「你想要講吞佛童子有問題對不對?」
銀鍠黥武:「我不能信任他。」
補劍缺:「孫侄啊,魔界信條,排外安內,你犯第一條了喔。」
銀鍠黥武:「我不能容忍任何不利魔界的叛徒。」
補劍缺:「魔界不是沒有過叛徒,不過你父親從來不在乎叛徒,你記得他的名言嗎?」
銀鍠黥武:「父親說過,一個叛徒、有可能改變戰況,一個強者、會徹底扭轉戰局。」
補劍缺:「沒錯,你的父親就是這樣的強者。」
銀鍠黥武:「父親之能,是黥武永遠望塵莫及的。」
補劍缺:「所以我講啊,你欠缺太多心性了,你是他兒子,遺傳沒十分至少也有六七成,如果你開始就抱著比不上的心態,那你永遠都沒機會追上他。」
銀鍠黥武:「我明白,但現在我最想清楚的是,吞佛童子到底是不是有背叛,我不能讓他影響魔龍、影響鬼族的復生。」
補劍缺:「隨你吧。」
銀鍠黥武:「兩位前輩,我先告退了。」便離開。
補劍缺:「唉,可惜。」
戒神老者:「何不說實話?」
補劍缺:「如果他擁有朱武的一半,其成就絕不會停留在此,你所講是這句嗎?」
戒神老者:「是啊,說實話對魔人來說,是最有效的刺激。」
補劍缺:「一個先天不全的孩子,能成長到這樣已是奇迹了,長輩的關心只能到他長大,其他自由發揮了。」
戒神老者:「嗯,我該回去了。」
補劍缺:「不送。」
鍘龑史 第29集
【戒神台】
為護魔界安危,銀鍠黥武來到。
銀鍠黥武:「前輩戒神老者,黥武有事相請。」
此時戒神老者現身。
戒神老者:「喲,年輕人,來找我除了跟寶典有關的事,還有其他的嗎?」
銀鍠黥武:「前輩開門見山,我想借閱戒神寶典。」
戒神老者:「這句話聽起來是你私人要看,沒魔令同意嗎?」
銀鍠黥武:「是。」
戒神老者:「不行。」
銀鍠黥武:「請前輩通融。」
戒神老者:「不準。」
銀鍠黥武:「前輩。」
戒神老者:「沒魔令,以你的身份翻閱典籍,可能會死呢,我不準。」
銀鍠黥武:「為了魔界,死,黥武不怕,黥武只怕魔龍之源會出差錯。」
戒神老者:「我知道你很盡心,但是如果要看的代價是沒命,值得嗎?」
銀鍠黥武:「如果黥武一條命,就能讓魔龍與爹親安然復生,黥武認為非常值得。」
戒神老者:「傻孩子,沒生命,什麼都是白講的。」
銀鍠黥武:「為魔界、為爹親,黥武願意付出一切,老者,黥武求你了。」
戒神老者:「如果我還是拒絕呢?」
銀鍠黥武:「即使動用武力,黥武也一定要開啟,我不相信吞佛童子。」

戒神老者:「你真的很執著,不是魔界掌令、又沒戰神資格,翻閱典籍換來死劫的機率,是九成九啊。」
銀鍠黥武:「真是如此,也是我的宿命,黥武願賭上一賭。」
戒神老者:「這這這…」
銀鍠黥武:「我知道前輩關心我,但這是黥武自己選擇的路,於公於私,都請你同意。」
戒神老者:「好吧。」
銀鍠黥武:「多謝前輩。」
戒神老者:「非執掌或戰神,戒神寶典不會出現完全的記載,也不一定會出現文字。」
銀鍠黥武:「我也願意一試。」
戒神老者:「唉,運功吧。」
銀鍠黥武:「喝呀、喝!」
便運功翻開寶典,寶典上出現:「取魔元石護龍」等字眼。
銀鍠黥武:「取魔元石護龍,老者,魔元石在哪裡?」
戒神老者:「魔元石在天魔之池,雖說是寶典指示,但風險可能很大。」
銀鍠黥武:「感謝前輩。」
便離開。
戒神老者:「黥武啊,唉,這個孩子真是倔強,希望此去平安無事。」
【天魔之池】
銀鍠黥武:「魔元石在天魔之池,魔元石究竟是什麼呢?天魔像的心口有補土的痕迹。」
便躍身至天魔像前,將補土處剝掉時,看到魔元石。
銀鍠黥武:「莫非這就是魔元石?取下。」
欲取之時,天魔像攻擊銀鍠黥武。
銀鍠黥武:「呃!」
天魔像:「不知死活。」
銀鍠黥武:「寶典指示,要我取得魔元石護龍。」
天魔像:「你有這個本領得嗎?」
銀鍠黥武:「為救魔界、為救父親,銀鍠黥武一定做得到。」
天魔像:「哈哈哈,來,那就讓本王一觀銀鍠家的血統。」
鍘龑史 第30集
【天魔之池】
為取魔元石,進入天魔之池的銀鍠黥武,欲闖天魔考驗。
天魔像:「小子,以你的程度沒死也半條命,但本王不殺自己人,也不跟你浪費時間生命,本王只發一掌,沒倒地,你就有資格拿魔元石。」
銀鍠黥武:「我接受。」
天魔像:「哈哈哈,接掌來,納天之功、破天狂風!」
雄渾、霸道,強放的狂風捲動,銀鍠黥武施展千斤墜力,欲抵擋魔王之掌。
天魔像:「喝!」
銀鍠黥武:「啊!」
不敵一掌,銀鍠黥武欲不倒地,銀邪刺入腳面、支撐自身,鮮血卻直嘔。
銀鍠黥武:「呃…我通過了嗎?」
天魔像:「哼。」
將手放至銀鍠黥武頭頂一探。
天魔像:「原來如此,哈哈哈。」
收手同時,魔元石已交銀鍠黥武。
天魔像:「小子不差,去吧,別讓本王失望啊。」
銀鍠黥武:「我不會有辱使命。」
便離開。
【異度魔界】
九禍:「蒼龍祭天,素還真必動,雙方之戰,乃是這段時間以來的終局,魔界不需要淌這渾水,當下第一要素,乃是移轉魔源之脈,一旦魔源導回,魔界要創多少天朝,皆是舉手之易,吞佛、黥武。」
銀鍠黥武:「在。」
九禍:「你們兩人再度進入蒼雲山,無論生死,皆要完成任務。」
吞佛童子:「吾一定會導回魔源。」
銀鍠黥武:「黥武會徹底護持魔龍之脈。」
九禍:「去吧。」
兩人便離開。
九禍:「魔龍祭天,你真正的打算是什麼、你又想圖利什麼,明日就見分曉。」
【蒼雲山】
吞佛童子:「時刻到了。」
此時空中雲層密布、紫電交加。
銀鍠黥武:「雲端為何出現異變?」
吞佛童子:「這種漩渦異變,是燭龍之箭。」
渾沌之弓箭在弦,黑雲閃動惡電流,天濤飛塵勢待發,龍困五星時不由。
閃電直劈蒼雲山,龍氣、魔源頓時受到影響。
銀鍠黥武:「魔源!」 
開疆紀 第1集
【蒼雲山】
雲流爆卷,破天神箭穿雲而來。
吞佛童子:「燭龍之箭。」
銀鍠黥武:「絕不能讓月神壞事。」
雲不祥,天異響,燭龍開天,雙魔挺身欲擋。
吞佛童子:「黥武,吾看過戒神寶典全本。」
銀鍠黥武心想:「戒神寶典…」
銀鍠黥武:「擋下神箭為先。」
吞佛童子:「上面所寫,汝非朱武的親生兒子,呀!」
便提掌攻向銀鍠黥武。
銀鍠黥武:「喝!」
急忙接下攻勢,已遭重創。
銀鍠黥武:「呃!」
意外之語、意外之舉,風火雷擊竟是殺向黥武,黥武硬生生擋下致命一招,試圖改變燭龍方向,可嘆,天意不許。
燭龍之箭直竄地脈。
銀鍠黥武:「你果然是魔界的反叛者。」
吞佛童子:「黥武,汝明白反背的真義嗎?朱厭赦心!」
銀鍠黥武:「神雷一擊,呀!」
銀邪力擋關、朱厭勢洶猛,銀鍠黥武力戰吞佛童子,無奈,身負重創力不從心。
朱厭沒入銀鍠黥武之身。
銀鍠黥武:「呃!」
吞佛童子:「黥武,有什麼遺憾嗎?」
銀鍠黥武:「我只問一個問題,戒神寶典的內容是真?」
吞佛童子:「吾實言所說啊,黥武。」
銀鍠黥武:「哈哈哈,吞佛童子,謊言,總有拆穿的一天。」
吞佛童子:「只可惜你看不到了!」
出掌再創銀鍠黥武,同時雙龍竄出、銀鍠黥武身亡。

3 銀鍠黥武 -官方月刊內容

月刊151期 文:羅陵
鍠,是戰鼓的意思,黥,是刺青的意思,銀煌黥武名字改自於朱武,朱武的名字則是我在取名時,忽然想到朱洪武,又以魔界戰神都是以鮮紅色為主,所以朱武之名也由此延伸而來。
黥武是個很可憐的孩子,出生就殘缺不全,尤其他一條腿是廢的,靠後天的努力讓殘缺的廢腿可以如正常人一般行動,他沒有像螣赦兄弟一樣有囂張的火焰圖騰,他臉上是一道尤如閃電的刺青,黥武自小與朱武單獨過著修鍊的生活,朱武對他而言是父亦師,在朱武選擇放棄王位,退出魔界后,戰神之位空懸甚久,最後由吞佛與黥武一戰,黥武失敗,那時對黥武而言打擊極大,因為他是戰神之子,吞佛是異端,但黥武並沒有因此失志,他更加努力,要維護父親的英名,所以跟吞佛童子就儼然形成對敵的心情了。
在造型方面,大家可有注意到黥武臉上的那條帶子?那條帶子可是有含意的,黥武自省於天生殘缺,能力不足,比之父親差異太大,即使後天努力非常,仍是有差距,雖然表現上並不氣餒,但心理上仍有缺憾,KEN桑說,那條帶子就是他想隱住自己面孔與暗喻不想被碰觸內心的一條防線哩!
那麼關於他跟補劍缺到底是什麼關係?其實他就是跟著朱武叫的,朱武叫他狼叔,他也該要叫他叔公(那時設計有筆誤,伯公沒改回來,畢竟朱武叫補劍缺狼伯,聽起來總覺得不夠穩重,因此改之。),他們之間並沒有血緣關係,這個稱呼除了同出鬼族,主要原因就在幼年時期缺乏父愛的朱武,是由補劍缺受託而教養至大(所以朱武個性這樣任性?),也因此朱武稱補劍缺為狼叔,黥武也就跟著這麼叫了。
魔界特刊
異端的戰士,銀蟒與龍的結合體,在黥武登場時就震撼了熒光幕前眾人的雙眼,天呀!這位僅次於吞佛、一個孤傲卻有戰神之才的人,是銀鍠朱武最寄予厚望的人,那麼朱武本尊又是何等氣度威猛、智慧超凡?黥武作為帶出朱武的前哨象徵,發揮了令人驚艷的效果。
問:請問黥武,對你來說和父親羈絆是什麼?為什麼在你死去之後,朱皇還是經常望著你的兵器想念你呢?
黥武:父親對我自小的期許與鍛煉,讓我成為鬼族驍勇戰士,我感謝父親不排斥我這異常的血統,對我關愛有加,我會為鬼族、為魔界而死,這也反映出異度魔界只求實力,不問出身的特色。

4 銀鍠黥武 -其他相關

黥(QING)武 <台語發音不同>
綽號:鯨魚
據月刊所載,黥武原名銀鍠黥龍,后自己改名黥武。
也有喚作鯨武,官方霹靂會曾帶頭叫成鯨武。
上一篇[洞院莉娜]    下一篇 [矢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