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銅錘花臉又稱正凈、大花臉、唱工花臉、銅錘和黑頭。戲曲中花臉的一種,偏重唱工﹐因《二進宮》中的徐延昭抱著銅錘而得名。后泛稱偏重唱功的花臉腳色為銅錘花臉。亦省稱「銅錘」。

1 銅錘花臉 -簡介

銅錘花臉銅錘花臉

「銅錘花臉」,有時也簡稱為「銅錘」。銅錘和黑頭的稱呼來自京劇人物徐延昭和包公。《二進宮》里的花臉徐延昭,手裡拿一柄銅錘,屬典型的唱工花臉,所以人們把銅錘作為唱工花臉的代名詞。包公戲都以唱工繁重見長,例如《打龍袍》、《赤桑鎮》、《鍘美案》等,包公都勾著黑臉,因此黑頭也就成了唱工花臉的代名詞。另外,像《草橋關》里的銚期、《白良關》里的尉遲恭、《牧虎關》里的高旺,還有《大回朝》里的聞太師等,都是以唱工為主的花臉戲,都屬於所謂正凈的範疇。

2 銅錘花臉 -由來

最早的是19世紀初的「何(桂山)派」銅錘花臉。銅錘花臉中最具代表性的角色是徐延昭,他在唱戲時常抱著銅錘,所以就把這一行當稱為銅錘花臉。

銅錘花臉的名稱來源於徐延昭這個角色。徐延昭是明代故事戲《龍鳳閣》中的年邁老臣,他手中抱著一柄可以上打昏君、下打讒臣的銅錘,在劇中有高難度的大段唱腔,是唱工花臉的代表角色,所以人們就把善於演唱的花臉角色叫做銅錘花臉了。

銅錘花臉也就是唱工花臉,扮演的多是朝中重臣,如包公、姚期等①,這類人物一般端莊穩重,剛直不阿。與架子花臉相比,他們的動作較少而唱段很多,在表演上也沒有架子花臉那樣誇張的表情和身段,念白時,大多使用韻白。銅錘花臉也畫有各式臉譜,戴的鬍子多是不露出口部的滿髯。

3 銅錘花臉 -京劇花臉

銅錘花臉銅錘花臉

京劇花臉是行當「凈」的俗稱。花臉里又分大花臉、銅錘花臉、架子花臉、武花臉、摔花花臉……大花臉是正凈的俗稱,過去講大花臉多以銅錘花臉指代,唱功較多,重頭戲較多,過去的架子花臉的地位偏低,由於幾代花臉藝術家的努力推進,花臉老前輩穆鳳山、劉永春、錢金福、特別是黃潤甫、金少山、郝壽臣、侯喜瑞、袁世海等諸位前輩的努力,已經把架子花臉的地位提高了,袁世海先生不懈努力,與京劇大師李少春先後合演《將相和》、《野豬林》、《響馬傳》,更以架子花臉為主戲的全部《黑旋風李逵》、全部《李逵探母》、全部《九江口》等一系列主戲,確定了大花臉的正凈地位。架子花臉銅錘唱,是郝派藝術形成並傳授下來的。《大保國》、《探皇陵》、《二進宮》、《遇皇后》、《打龍袍》、《御果園》、《沙陀國》、《斷密澗》等戲的銅錘基礎,為著架子戲中的架子花,張飛《瓦口關》、牛皋《牛皋下書》、焦贊《穆柯寨》、曹操《捉放曹》、竇爾墩《盜御馬》等人物的表演打下了基礎,豐富、完善了架子花臉藝術。四功五法,是京劇行當必修的程式課,花臉行當也是一樣,訓練是一樣的,但使用處理是不一樣的。

先說唱,花臉教唱的核心是「氣聲字」。 「氣聲字」的核心是氣,重點是聲。花臉的聲是有特殊要求的,前輩藝術大師金少山,嗓音渾厚,高中低音都能響堂,聲如黃鐘。首先要訓練聲音的厚度,音色的亮度,花臉聲音的厚度和亮度是有別於其它行當。既費氣又費力,在進行訓練中,聲腔位置是關鍵,重點是胸腔、鼻腔、頭腔的三腔共鳴美。找准共鳴位置的,才能科學地、有效地發出花臉的渾厚聲音。裘盛戎大師在聲腔中講到,中音上下連,低音似扇面,高音一條線。這是很科學的總結,這裡講出了三個音區的不同運用與協調,難度之大,是可以想像的。有些戲,如高慶奎派主戲《逍遙津》,老生一般都唱相當高的調門,正宮調或更高,相當於F調,花臉也需同一個調門,就要用高音區來唱。有些戲是低音區的,要按低調門唱。

念的核心也是「氣聲字」。沒有好的氣口,就歸不好字。若要字正,則必須遵循吐字、歸韻、收聲的演唱法則,要注意安音的尖團、清濁,吐字、運氣、行腔等技巧,才能真正達到「字正腔圓」。這也是架子花臉念白技術的重要課題,念是架子花臉的重要表現手段,俗有「千斤話白四兩唱」之說,足見其重要,今天的教學中,還應以前輩傳下的十三道轍:中東、人臣、江洋、發花、梭波、遙條、由求、乜斜、言前、衣欺、姑蘇、灰堆為歸字依據。字要從舌、牙、唇、齒、喉,來練習吐字,要吐清、吐准、收到家,字要講頭、腹、尾,字頭不能拖長,字腹是重要過程。字尾念得不準,就會歸到其它轍里。花臉的尖團字,根據「中州韻」和其它主要因素,把許多同音字劃分為尖團兩類,如:濟、笑、修等為尖字:記、孝、休等為團字。念白里的炸音、鼻音、擻音、復沓音、效音是代表性的,郝派的遏音、復沓音,是流派里的特殊念白。技巧也是人物渲染的需要,如《野豬林》(結拜一場)「洒家放開滄海量」的開字是效音,運用牙齒下頦,運動要使腔上進到鼻腔再旋轉下來,從而發出一種美妙聲音,出現了一種渾厚聲音,深化了人物。《趙氏孤兒》屠岸賈在台詞中念到「何必這樣大驚小怪」這個驚字的運用,是復沓技術,它強調了語言,使人物思想表現深化。這些優秀的技術要很好地傳承下去,不要在我們手中丟掉。

花臉的重要基本功是腰腿功,不論花臉的文戲或武戲,腰腿功是要打好幼功的,沒有紮實的腰腿功,花臉的腳步、轉場、起霸、走邊,花臉特殊角色的特殊要求就達不到,象《蘆花盪》、《通天犀》、《鍾馗嫁妹》、《醉打山門》這樣的戲,沒有很好的腰腿基本功是完成不好的,這一功是要藏曆一生的一功。

京劇花臉的表演是深刻的,舞台多表現為生活藝術典型代表人物。教授京劇花臉,要把他的精氣神教出來,主要指「激情」。深刻揭示角色內心的喜、怒、哀、樂,和手大、眼亮、功架圓的外在的花臉特徵。雖然臉上畫著重彩的代表人物特性的臉譜,也不能忽視臉上肌肉的練習與運用。花臉角色的幾個重要的特殊功,哭、笑難度最大。鼻音、擻音、哇呀呀的典型練習,是強烈的。總之,京劇舞台花臉角色的塑造,是全方位的,有忠、奸、善、惡、老、中、青、少,這就要教師用心去教授,學生用心去學舞台角色的表演。學習京劇花臉,要用高度的技術與藝術的統一取得好成績,更不要忘記科學態度。

上一篇[瓦爾]    下一篇 [潛水醫務保障]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