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錐生一縷,日本動漫《吸血鬼騎士》人物,錐生零的雙胞胎弟弟,從小體弱多病。13歲時離家出走,時隔四年後,在黑主學園與哥哥重逢。

  
錐生一縷

1 錐生一縷 -人物簡介

  錐生一縷(きりゅう いちる Kiryuu Ichiru)
  聲優:宮野真守
  人氣動漫《吸血鬼騎士》中的人物,出身於吸血鬼獵人的名門——錐生一族,是錐生零的雙胞胎弟弟。但是,一縷從小體弱多病,與健康靈敏的零不同,他並不適合成為吸血鬼獵人。四年前的一個雪夜,身為純血種吸血鬼的緋櫻閑襲擊了錐生一家,殺死了一縷的父母,咬傷了零,帶走了一縷。四年間,緋櫻閑一直讓一縷吸食自己的血,從而幫助一縷擺脫了病痛。四年後,緋櫻閑為了得到玖蘭樞的血液而附身到紅瑪利亞身上,在一縷的隨同下進入了黑主學院。緋櫻閑被玖蘭樞殺死後,一縷投靠元老院,假裝為了給緋櫻閑報仇,而接近玖蘭李土,實際上是為了等待李土復活,好殺了這個玖蘭樞和緋櫻閑共同的仇人。一縷最後被李土重傷,他臨死之前讓零吸取了他身上的血,使零間接擁有了緋櫻閑的力量,幫助零最終戰勝了玖蘭李土。

2 錐生一縷 -基本資料

  
錐生一縷(黑主學園制服版)
生日:未知
  星座:因生日未知,故無星座可述
  愛的人:緋櫻閑
  喜歡的人:雙胞胎哥哥——錐生零
  TV出場:VK第一季的第8、9、10、11、12、13集;VK第二季的第2、4、5、6、7、8、9、10、11集
  一縷與零的不同:
  
1、一縷的脖子上沒有被吸血的印記;
  2、一縷的頭髮比零稍長(第二部中一縷頭髮紮起來了);
  3、一縷的眼神通常是很柔和的(是指不生氣的時候),而零的眼神總是比較犀利、讓人感覺很冷。
  4、聲音雖然都是Mamo配的,但是細聽之下,一縷的聲音較細、較輕,帶著點軟弱和自嘲;而零的聲音則是較冷、較硬。

3 錐生一縷 -官配介紹

  
錐生一縷(左)與錐生零(右)
錐生零& 錐生一縷

  這一對同卵雙胞胎是漫畫《吸血鬼騎士》中的一對官配(CP)。
  錐生一縷,生來就體弱多病,最喜歡在零的身邊,一度非常依賴零。但一縷本身已經意識到虛弱的自己,是得不到父母的重視的,更無法與零永遠在一起。發覺這一點的一縷悲從中來,對零的感情也慢慢誕生出黑暗的一面。
  錐生零,作為一縷的哥哥,他繼承了吸血鬼獵人名門世家的所有優點,從小就擁有強大的辨識吸血鬼的能力。他對一縷十分愛護,時常同寢,以便照顧體弱的弟弟。隨著逐漸的成長,零作為吸血鬼獵人的資質不繼展現。但是少年時的零心地很軟,正是因此,讓師父夜刈十牙失去了一隻眼睛。錐生零

  所屬:黑主學院普通科1年級 年齡:17
  血型:A型
  身高:181cm
  在校成績:天才般的優秀
  擅長科目:理科
  校內的職務:風紀委員(守護者guardian)
  使用武器:血薔薇之槍
  家庭成員:父、母(吸血鬼獵人,已故);雙胞胎弟弟(一縷)
  喜歡的食物:蔬菜湯
  尊敬的人:師父
  特技:料理、騎馬、射擊
  喜歡的穿著:隨便(比如優姬選的就行)
  
錐生一縷小時候
雙生子的牽絆

  傳說中,對於吸血鬼獵人家族雙胞胎的詛咒,是對獵人得到狩獵吸血鬼能力的懲罰——源於獵人先祖吃掉一個吸血鬼始祖的懲罰。
  吸血鬼獵人家族的雙胞胎,在還有沒出生之前,憑著本能就會在母體內互相爭奪生命力,勝利的那個胎兒會吞噬掉失敗的那個,就像是吸血鬼噬血一樣,從而使其一出世,就註定會成為最強的吸血鬼獵人。因此,在吸血鬼獵人的世界里,從來沒有過雙胞胎同時降生的先例,但是錐生零與錐生一縷卻是一個特例。
  零天性的善良使得他沒有吞噬一縷的全部,雙胞胎兄弟兩人得以同時出生。可以說,是零給了一縷來到人世間的機會,但是也拉開了一縷孤獨的人生序幕。
  在兩人13歲的一個雪夜,一場無可挽回的悲劇發生了。兄弟倆目睹了父母被純血種吸血鬼緋櫻閑奪去性命,一方面零親歷了被咬的痛苦,另一方面一縷卻微笑著與緋櫻閑一起離開。這天夜裡發生的事情,造成了兩兄弟間的裂痕。時隔四年後,當一縷面對零說出自己對緋櫻閑的感情時,零難以接受,兄弟二人終於干戈相向。
  緋櫻閑化身紅瑪利亞的事情很快曝光,已經收集了所有棋子的玖蘭樞毫不猶豫地吸了緋櫻閑的血,並放出口風閑是死於零之手。洞悉實情的真相的一縷,為了給閑報仇,與吸血鬼世界的元老院合作,進入了零所在的黑主學院,以學生的身份,監視著零與夜間部吸血鬼的一舉一動,並且積極為玖蘭李土的復活周旋。但正如平靜的海面下實際藏著暗濤洶湧一般,一縷貌似仇恨零的表面下,卻另有不為人知的目的……
  且看漫畫40話的幾段對白:
  對白1:在零被關著的地牢中
  零:…一縷…還有另一件事…… 傷得這麼重的理由…
  一縷:…只想實現、閑大人的願望而已… 我最初的目的就只有那個男人… 囚禁閑大人… 插手協會名單的吸血鬼… 玖蘭李土…
  對白2:在玖蘭李土的房間
  李土(面對一縷的劍、滿不在乎地):…至少… 要問一下「有什麼計劃」……
  一縷(悲憤的目光~~~):是你讓所有人發狂,我要代閑大人報一箭之仇。所以我,從心裡等著你的復活……
  對白3:在地牢中
  一縷(已經身受重傷):我一個人即使有必死的覺悟…也明白…所能做是有限的,但是…想說什麼來著…零…把我最後的生命吃了吧…說什麼…你明白的吧?拿回我所取走的零本來在出生時就應
錐生零錐生一縷
錐生零&錐生一縷
  該擁有的力量…不是就可以壓制在零體內失控的東西么?
  零(悲傷地):我…不會做,這種事,我做不來…
  一縷:不…零會做的,正是為了這件事才想到用血薔薇讓你痛苦啊…
  零:我不會做…!不要這樣,不想…再失去了…
  一縷:…好高興啊…還以為在零的心裡我已經是死了的存在…
  零:……當然不是啊…很想…見你的啊!
上一篇[書架]    下一篇 [哲學史講演錄]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