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937年7月生,筆名文穎,浙江嵊縣人,1960年7月畢業於北京大學歷史系,副研究員。系中國維吾爾族歷史文化研究會理事。1960年開始收藏,主集古陶瓷、古玉、古璽印,現藏宋青釉凈瓶、元青花雲龍紋梅瓶、紅山文化玉鳥、西周饕餮紋玉璧、治黃木印"靈寶土沙司印"(明)、宣統"無逸堂鑒賞璽"黃玉璽等珍品一百餘件;兼集中國歷代錢幣、古文書、郵驛史資料、古今地圖等。有《昭陵六駿--一份傳世珍拓》等十餘篇文章發表於《收藏》、《中國錢幣》等雜誌。誠交藏友,備藏品交流、價讓。
作為歷史文化研究人員的錢伯泉在八十年代曾數度發表文章,論證坎曼爾詩箋的真實性。對於坎曼爾詩箋的真實性所提出的質疑,錢伯泉在一系列文章中全面回答了,並提出新見解。論點主要是:(1)唐代的詩箋之所以會出現仿宋字體,是由於西域民族習慣用硬筆(葦筆、木筆)書寫,「使用這種硬筆書寫漢字,必然顯得筆畫均勻,結構方正,近似於仿宋字」;(2)之所以會出現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才確立的簡化字,是因為民間俗寫體很早就有了;(3)唐朝時,伊斯蘭教尚未傳入新疆,而坎曼爾是伊斯蘭教傳入新疆后才出現的姓氏。錢伯泉認為詩箋的作者是「紇·坎曼爾」,不是回紇(維吾爾)人「坎曼爾」。而紇是一個吐谷渾姓氏,所以「紇·坎曼爾」是吐谷渾族。錢伯泉由此認定不但認為詩箋絕無可疑,是唐代珍貴文書,而且是「吐谷渾文化的結晶」。
錢伯泉的這些看法是站不住腳。認為所用書寫工具可以決定字體實屬臆測;錢對於民間簡化字的說法沒有任何可靠來源;至於論證坎曼爾是一個吐谷渾人則僅錢伯泉一家。雖然錢伯泉熱衷於論證坎曼爾詩箋的動機不明,但是由於已經確認坎曼爾詩箋實屬偽造,錢伯泉的這些論證已經無效。
上一篇[夢靨]    下一篇 [物勢影像]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