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古代錢幣錢文、錢圖有文化內涵,錢體本身也有文化內涵,古人就已指出方孔錢的外圓內方與當時人的「天圓地方」觀念密切相關。

1 錢幣文化 -錢幣

錢幣文化錢幣文化
中國的傳統文化包容廣闊,近年來,茶文化、酒文化等成為我們關注的熱門,而有一個領域人們似乎還沒有很好地挖掘,給予重視,這個領域恰恰是同我們金融工作者聯繫密切的,那就是中國的錢幣文化。

以往,說到錢幣文化,人們馬上就想到錢幣上的文字。中國古代正式流通的錢幣上面,大部分沒有圖像,但錢幣上的文字卻是多種多樣的。最令人捉摸不透的是先秦布幣、刀幣、圜幣、貝幣(即蟻鼻錢)上面的古文字。這些古幣上的古文字有多有少,有大有小,字形因受地域影響,也頗不相同。自宋元以來,有許多學者想解讀它們,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但直至今日,對不少古文字的解讀還沒有取得一致意見。

古代的錢幣上最引人注意的是錢文,但並不是說除了錢文就沒有其他圖飾了,就拿方孔錢來說,錢面特別是錢背上往往也有圖飾或其他紋跡。人們較為熟悉的是開元通寶錢背面的所謂「楊貴妃指甲痕」(這當然只是一種傳說,並無史實根據,但月牙形的紋跡卻確實是存在於錢上的)。古錢上還有其他的圖形或紋跡,較常見的是所謂日、月、星、雲、鳥,偶爾還可見到像虎頭那樣令人不解的圖形。這些圖飾或紋跡的背後,也有一種文化。古代銅幣上雖然圖飾較少,古代紙幣上卻是不乏圖畫的,據記載,宋代的交子、錢引、會子等都有圖,這些圖還各有名目,如「吳隱之酌貪泉賦詩」等,顯然也同文化相關。至於近代紙幣圖案、電子貨幣磁卡圖案就更具文化內涵了。

古代錢幣錢文、錢圖有文化內涵,錢體本身也有文化內涵,古人就已指出方孔錢的外圓內方與當時人的「天圓地方」觀念密切相關。

 

2 錢幣文化 -錢幣的由來

  「貝幣與商代銅貝」 海貝原為裝飾品,因攜帶方便,堅固耐用,有天生的計數單位,在中國歷史上最先充當貨幣,以至於中國漢字中凡與財富有關的,大都以「貝」為偏旁。后海貝供不應求,遂有蚌貝、玉貝、骨貝及銅貝輔其不足。商代銅貝,是人類最早的金屬鑄幣。
  「孔方兄」一詞源自西晉《魯褒傳·錢神論》:「親之如兄,字曰孔方。」錢形方孔由來已久,從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統一貨幣鑄造方孔「半兩」錢,方孔圓錢成為一種定製,直至民國初年方廢止使用,共使用了二千多年。「孔方兄」成為錢之謔稱
  阿堵物 《世說新語》記載,王夷甫(王衍)因雅癖口未嘗言錢。婦欲試之,令婢以錢繞床,不得行。夷甫晨起見錢,呼婢曰:「去此阿堵物!」自此,阿堵物遂為錢之別稱。
  鄧通 是西漢文帝的一個寵臣,官居上大夫。文帝曾賜給鄧通一座銅礦山,並破例允許鄧通開礦自由鑄錢,故而鄧通私鑄的半兩錢流布四海,富甲天下。因此後世「鄧通」成為錢幣的別稱。

3 錢幣文化 -戰國四大貨幣體系

  戰國時期已逐步形成比較完備的貨幣制度。貨幣幣材豐富多樣,有珠玉龜貝、金銀銅錫.甚至包括牲畜、皮革、齒角、糧食、布帛。而金有金塊、金貝,貝又有包金、貼金;銀有銀貝、銀布;銅有銅塊,銅鑄幣等。僅就銅質鑄幣而言,因不同地域和不同國家甚至一個國家的不同地區,就流通不同形制的鑄幣,總體上形成了布幣、刀幣、圜錢、蟻鼻錢四大貨幣體系。就貨幣的計量單位而言,同樣豐富多彩,如布幣有釿、斤、金、寽、朱、兩等。早在春秋戰國時期,作為硬通貨的黃金,與其他實物貨幣之間,已經規定有嚴格的比價。《管子·乘馬》:「黃金一鎰,百乘一宿之盡也。無金則用其絹,季絹三十三,制當一邑.無絹則用其布,經暴布百兩當一鎰。」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早在周景王二十一年(前524年)單旗就提出了金屬鑄幣的子母相權論,是世界上最早的金屬鑄幣發行和流通的理論。

4 錢幣文化 -文化

說到文化,人們首先會想到詩歌、散文、戲劇等,以錢為描寫對象、與錢幣相聯繫的文藝作品數量也是相當可觀的。歷代詠錢詩有不少首,其中較有名的是唐李嶠、清袁枚的《詠錢》各二首,想象豐富、句句用典,藝術性相當不錯。又有一些詩歌是抒發對官方貨幣政策的看法的。如唐白居易《贈友五之三》批評了官方不顧實際情況向農民徵收現錢稅的錯誤法令。他在詩中詠道:「私家無錢爐,平地無銅山。胡為秋夏稅,歲歲輸銅錢。」宋陳造《錢弊》抨擊了當局人為地劃分鐵錢區的作法。還有錢幣收藏家們的詩作和描述集幣活動的詩作,如清末葉德輝的《古泉百詠》、宋梅堯臣寫朋友劉分文集幣情趣的詩作等。賦和韻文是介於詩與散文之間的一種文體,其中最應稱道的關於錢的韻文是東晉魯褒的《錢神論》,這篇嘲笑金錢崇拜的韻文,揮揮洒洒,把崇拜金錢者的心態刻劃得淋漓盡致。以錢為主題的還有宋洪咨夔《大冶賦》和佚名《錢賦》。與錢幣聯繫的散文中突出的有唐張說《錢本草》和元陶宗儀《輟耕錄》中收錄的《烏寶傳》。專門描寫錢幣的戲劇固然是不會有的,但與錢幣關係密切的戲劇卻有一定數量。早在宋代,就有嘲笑張俊「錢眼裡坐」的雜劇,有諷刺官方發行當十錢的雜劇。元代有喬夢符的雜劇《金錢記》,劇情是述以錢作信物的一對情人的悲歡離合的。此外,還有號稱中國古代十大喜劇之一的元人鄭延玉的《看錢奴》,有清人李玉的《太平錢》和葉承宗的《孔方兄》。有些戲劇從整體上看,與錢幣關係並不大,但其中有些段落的戲詞,卻是講錢幣的,有些寫得很有文采。與雜劇聯繫密切的還有散曲,近年報刊上曾發表介紹清佚名《南中呂·駐雲飛·鄧通嘆錢》的文章,它確是中國錢幣文化的珍品。

講中國錢幣文化,不能不講有關錢幣的神話傳說和歷史故事,它們也是中國錢幣文化中最精華的部分之一。這裡要特別講到關於青蚨的傳說。青蚨本是一種昆蟲的名字,但古人卻賦予了它神奇:將青蚨母親和青蚨子女的血分別塗在錢上,人花塗有母親血的錢后,這些錢不久就會自己回歸與塗有子女血的錢團聚,反之也是一樣,這樣,人的錢就可以永遠花不完。老字號名店「瑞蚨祥」的名稱就與此相聯。此外,還有關於「上清童子」、佛教金錢比丘的傳說,也是頗膾炙人口的。有關錢幣的歷史故事,自然首推關於鄧通的故事。漢文帝寵愛鄧通,有人給鄧通相面,說鄧通將來會窮餓而死,漢文帝就把鑄幣權賞賜給鄧通,他滿以為這樣鄧通的錢就一輩子花不完了。但漢文帝一死,政治形勢變化,鄧通最終還是窮餓而死了。這一曲折的故事被後代文人發揮延展,寫入很多的文藝作品中。

在中國錢幣文化寶庫中,還有與之聯繫的寓言(如《見金不見人》嘲笑了只顧金錢而忘記一切的人)、典故(如九府、鵝眼、貪泉)、話本(如《宋人話本七種·志誠張主管》)、格言諺語等。

在中國錢幣文化中,除了以語言文字表現的以外,還有另外的一些形式。其中最與人們生活關係密切的是風俗文化中與錢幣聯繫的部分。如在生育風俗中,我們可以看到「洗兒錢」。唐天寶年間,楊貴妃演出了一場為乾兒子安祿山「洗兒」的醜劇,就是由此派生出來的。在婚嫁風俗中,有「撒賬錢」。在節慶風俗中,有所謂的「金錢會」,即由帝王或權貴拋撒錢幣助興等。風俗文化以外,還有與錢幣聯繫的繪畫(如財神像)、雕塑(如金錢豹)、剪紙(如吊錢、劉海撒錢)、魔術(如燒錢、錢匣變錢)等。

還有一些文化是與錢幣聯繫密切的,那就是凝聚在錢櫃、撲滿、錢罐、錢包等與錢相關的用品上的文化,除了它們外觀上蘊含的文化藝術外,還有與它們聯繫的文藝,如古人的「撲滿詩」等等。

中國錢幣文化,還應當包含下述的文化,那就是非流通的類錢、錢形物文化。自古以來,錢幣收藏者和錢幣學家都是把它們二者「一視同仁」的。這裡講的類錢、錢形物主要包括壓勝錢、祈祝錢、供養錢、冥錢(特指流通幣以外者)、占卜錢與遊戲錢等。中國古代的流通錢幣,特別是方孔錢,圖案較少,但類錢、錢形物上,卻是以圖案見長的。壓勝錢上既寄予了較多的宗教內容,於是壓勝錢上就有神魔、刀劍等圖形,它們要表現某種宗教思想。祈祝錢要表達人的美好祝願,在祝賀婚姻的類錢上,就有龍和鳳的圖形,有龍鳳呈祥的精美文字。說到占卜錢,人們往往認為它似乎只同封建迷信聯繫,其實這種認識是有失偏頗的。古代有關漢代嚴子陵的錢卜故事、宋代狄青錢卜的故事都是有積極意義的。大將狄青機智地通過錢卜,使部下增加了戰勝敵人的信心,這在歷史上是一直傳為美談的。說到遊戲錢,人們就會聯想到宋代女詩人李清照,據說她對打馬格棋作過專門研究,寫過書,而「打馬格錢」與她有密切聯繫。另有「選仙錢」,宋人王王圭在《宮詞》中就寫過宮中的人玩這種遊戲,詠及「盡日閑窗賭選仙,小娃爭覓到盆錢」。現在我們看到的選仙錢正面是「仙人」像(如詩仙、醉仙等),背面則是一首詩,這種錢於是又被稱為「詩錢」。這裡我們還應講到,有些事物即非銅鑄,也無錢文,只是某些方面與錢有些相似,與這些事物聯繫的文化也應歸入廣義的錢幣文化。如花草中有一種金錢花,唐朝詩人寫過多首《金錢花詩》。人們稱圓形苔蘚斑點為苔錢,唐宋間有好幾位詩人寫了《苔錢詩》,《金錢花詩》、《苔錢詩》內容多涉及真正的錢幣,也是一種錢幣文化。

中國錢幣文化,內容廣泛、形式多樣、底蘊深厚,是奧妙無窮很值得很好挖掘的寶庫,應當予以重視和很好利用。

上一篇[液體氧]    下一篇 [氫氧化金]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