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錦堂春》是宋代詩人柳永所作詩詞之一。

1 錦堂春 -錦堂春·錦堂春慢

  詞牌名
  代表作·宋·柳永

2 錦堂春 -原文

  墜髻慵梳,愁蛾懶畫,心緒是事闌珊。
  覺新來憔悴,金縷衣寬。
  認得這疏狂意下,向人誚譬如閑。
  把芳容整頓,恁地輕孤,爭忍心安。
  依前過了舊約,甚當初賺我,偷翦雲鬟。
  幾時得歸來,香閣深關。
  待伊要、尤雲殢雨,纏綉衾、不與同歡。
  盡更深、款款問伊,今後敢更無端。

3 錦堂春 -詞作鑒賞

第一部分

  「墜髻慵梳,愁蛾懶畫」一組四字對偶句,直接表現這位婦女的精神狀態。「墜髻」,表示髮髻已松欲散了,而她「慵梳」:「蛾」即蛾眉,指婦女修長彎曲的眉,已經含愁不展了,而又「懶畫」,加位寫出她的情緒不佳。「心緒是事闌珊」,是對她意緒的總結。「是事」,猶雲事事、凡事,「闌珊」是近乎消失的狀態。凡事都打不起精神來做,不只梳妝打扮是如此。內里意興闌珊,外則面容憔悴了,身體消瘦了。「金縷衣寬」,衣裳變得寬大了,便是身體瘦下去了的證據。古人每以衣帶寬鬆表示身體消瘦,柳永《鳳棲語》詞也有「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之句。她之所以憔悴消瘦,是因「疏狂」的年青人引起的:「認得這疏狂意下,向人誚譬如閑。」「疏狂」,即風流浮浪之意。用「這」字領出,則此兩字又變成指稱這種人物。「意下向人誚譬如閑」,直解就是「心裡對我直是視若等閑」。「誚」,猶渾也,直也。這個「人」字是女子自呼口吻,用來表達女子怨恨的心情。至此,作者將抒情主人公思念怨恨的對象點明了,對方對自己的態度也已明了。第二部分

  市民婦女比較注重現實的個人利益,不願聽人擺布自己的命運。所以,詞中的女子並不因這個「疏狂」的年青人,而長久地沉溺憂傷之中。她要進行抗爭,甚至可以採取各種報復行動。「把芳容整頓」,這是她不甘向命運屈服的第一步。「芳容」即自己的美貌,句意是她又感到很自信,於是重新振作精神,克服慵懶情緒,梳妝打扮起來。這與起首兩句相照應。「恁地輕孤,爭忍心安」!說如果因為這點事情,就弄得形容憔悴,輕易辜負了自己的青春,怎能心安。這是上闋詞意的小結,預示著她將要發泄一腔不平的怨恨。第三部分

  追思往事,使她內心不安和氣憤難平的是:「依前過了舊約,甚當初賺我,偷剪雲鬟。」「依前」,象從前一樣。「雲鬟」,如烏雲似的頭髮。古代男女相別之時,有訂立盟約,女子剪髮以贈的習俗。贈發的意義是為了讓男子見發如見人,另外還有以發纏住男子之心的神秘寓意。這句的意思是,詞中抒情女主人公現怨恨「疏狂」的人竟又象從前一樣過了相約的歸期。這疏忽大意不止一次了。既然他失約而不遵守諾言,為何當初又騙取她剪下一綹秀髮為贈呢?說明他確實「疏狂」之甚,竟把盟約忘卻或當作兒戲了。惱恨之下,她盤算著他有一天歸來,要設法收拾教訓他。第一要「香閣深關」,不讓他進繡房。如果他進房了,就「待伊要、尤雲殢雨,纏綉衾、不與同歡」,不讓他進被窩。以此逼使和要挾對方反省和屈服。接下來愈發充分表現了這位市井女性的潑辣性格:「盡更深、款款問伊,今後敢更無端。」她聽任時間僵持中過去,等待到更鼓已深,即是半夜了,才嚴肅地從頭到尾、有條有理慢慢數落他的疏狂,要他悔過認錯,還要保證今後不能再無賴爽約。至此,全詞嘎然而止,至於這女子是否會或怎麼樣實施她心中計劃,詞中不再多言,留下供人想像的餘地。

4 錦堂春 -詞曲特點

突出特點

  這首詞最突出的特點就是「俗」,也就是說,柳永這裡刻意用俗語寫俗事,目的就是為了給「俗人」看。語言上,他主要用淺近的白話,甚至市井俗語,如「是事」,「認得」、「誚」、「恁地」、「爭」、「賺」、「無端」等表現力很強的通俗文學語言。結構特點

  結構上,他主要採用市民所喜聞樂見的淺型結構方式,有細節、有情節,能夠緊緊抓住讀者。

5 錦堂春 -表達情感

  作者巧妙地抓住抒情女主人公梳妝瞬間的心理流程,用內心獨白的方式,展現了她極其複雜的內心活動,詞意集中凝鍊,頗能打動人心。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