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鍾儀,春秋時楚人,是有史書記載的最早的古琴演奏家,世代都是宮廷琴師。春秋楚、鄭交戰的時候,楚國鍾儀被鄭國俘虜,獻給了晉國。

1簡介

晉成公9年(約公元前582年)去世,晉景公繼位,到軍中視察,遇見了他,晉景公問:「那個被綁著、戴著楚國帽子的人是誰?」鍾儀說:「楚國的俘虜。」景公又問:「你姓甚?」鍾儀說:「我父親是楚國的琴臣。」景公就命令手下的人鬆綁了鍾儀,給他一張琴,命他演奏,他彈奏的都是南方楚調。景公又問:「楚王是一個怎樣的人?」鍾儀說:「王作太子的時候,有太師教導他,太監伺候他。清早起來以後,像小孩子一樣玩耍;晚上睡覺。其它的我不知道。」範文子對景公說:「這個楚國俘虜真是了不起的君子呀。他不說自己的姓名而說他父親,這是不忘本;彈琴只彈楚國的音樂,這是不忘舊;問他君王的情況,他只說楚王小時候的事,這是無私;只說父親是楚臣,這是表示對楚王的尊重。不忘本是仁,不忘舊是信,無私是忠,尊君是敬。他有這四德,給他的大任務必定能辦得很好。」於是晉景公以對外國使臣的禮待他,為了促進兩國和好,叫他回楚國談判和平。鍾儀便被稱為四德公,其後世以其為祭祀祖宗的堂號。
此事《左傳·成公九年》有相關記載,可見,鍾儀當時彈奏的樂曲,已有鮮明的地方風格,說明在當時古琴就已出現風格與流派的現象。

2典文

晉侯觀于軍府,見鍾儀,問之曰:「南冠而縶者,誰也?」有司對曰:「鄭人所獻楚囚也。」使稅之,召而吊之。再拜稽首。問其族,對曰:「泠人也。」公曰:「能樂乎?」對曰:「先父之職官也,敢有二事?」使與之琴,操南音。公曰:「君王何如?」對曰:「非小人之所得知也。」固問之,對曰:「其為大子也,師保奉之,以朝於嬰齊而夕於側也。不知其他。」公語範文子,文子曰:「楚囚,君子也。言稱先職,不背本也。樂操土風,不忘舊也。稱大子,抑無私也。名其二卿,尊君也。不背本,仁也。不忘舊,信也。無私,忠也。尊君。敏也。仁以接事,信以守之,忠以成之,敏以行之。事雖大,必濟。君盍歸之,使合晉、楚之成。」公従之,重為之禮,使歸求成。
翻譯:
晉侯到軍器庫視察,見到鍾儀,問人說:「戴謄南方的帽子而被拘因的是誰?」主管軍器庫的人回答說。
「是鄭國人獻的楚國俘虜。」晉侯讓人放了他,召見並且慰問他。
鍾儀再拜叩頭致謝。
晉侯問他的世宮,他回答說「是樂宮。」晉侯說:「能奏樂嗎?」鍾儀回答說:*這是先父的職官,豈敢另學其它?」晉侯讓人給他琴,他彈奏南方樂調。
晉侯說:「你們的君王為人怎樣?」鍾儀回答說:「這不是小人所能知道的。」晉侯再三問他,他回答說:「他做太子的時候,師保事奉他,早晨向嬰齊晚上向側請教。
我就不知道別的了。」晉景公告訴範文乎,文子說:「這個楚國俘虜,是個君子。
說他先父的職宮,是不背棄根本。
奏樂奏家鄉的樂調,是不忘記故舊。
舉出楚君做太子時候的事,是沒有私心。
稱二卿的名字,是尊敬君王。
不背棄根本,是仁德。
不忘記故舊,是守信。
沒有私心,是忠誠。
尊敬君王,是敏達。
用仁德來處理事情,用信義來固守它,用忠心來完成它,用敏達來推行它,事情雖然大,一定會成功的。
君王何不放他回去?讓俺結成晉、楚兩國的友好。」晉景公聽從了範文子的話,以厚禮接待錘儀,讓他回國代晉國求和。
上一篇[肉食]    下一篇 [密封]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