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鍾展,鍾萬堂的侄孫,唐曉瀾的弟子。在梁羽生的天山系列中多次出場。鍾展為人低調,其可能不像唐經天一樣驚才絕艷,也不像金世遺一樣鋒芒畢露。但鍾展行事穩重,待人真誠,卻是平平安安地度過一生,同時也為門派、武林同道貢獻自己的力量。

1人物資料

出處:梁羽生小說《冰川天女傳》、《雲海玉弓緣》、《風雷震九州》、《牧野流星》、《絕塞傳烽錄》
身份:天山派掌門弟子,后成為天山派四大長老之首
門派:天山派
叔公:鍾萬堂
師父:唐曉瀾
師母:馮瑛
師兄弟:唐經天、李信堯、甘建康、武成泰
徒弟:石天行、丁兆鳴、李務實、段劍青
徒孫:石清泉、陸敢當
師侄:唐加源、楊炎、甘維武、白健城、白英奇、霍英揚、韓英華
師侄孫:冷冰兒、祝建明、郝建新、姬追風、華靜宇
妻子:李沁梅
兒子:鍾靈
女兒:鍾秀
岳父:李治
岳母:馮琳
大舅子:李青蓮
武功:天山劍法、少陽神功、大須彌功訣

2出場描寫

冰川天女心念一動,立刻施展登萍渡水的功夫飛掠過去,忽聽得有人叫道:「兀那女子是什麼人?這裡不許外人赴會!」又一個聲音道:「哼,她竟然還敢佩劍上山呢!」冰川天女大怒,只見山坡上兩個黑衣少年(鍾展和李青蓮),正在對著自己指指點點,
——《冰川天女傳》第十五回 古窟傳經 湖邊談往事 冰彈受挫 盆地覓芳蹤

3謝幕描寫

鍾展

鍾展
鍾展道:「好,很好。我也知道你們必定可以打敗那個魔頭的,所以才放心來做我最後想做的這一件事。
「這是我此次閉關練功所參悟的大須彌功訣,雖未完備,已是竭盡我的所能。我才智平庸,對本門武學無所增益,只能留下這一點練功的心得給你們,也算是了卻一重心愿。」
原來鍾展因為提前「開關」,真氣逆運,已受內傷,與宇文博一場劇戰,又重了幾分。劇戰之後,又為姬華二人運功療傷,已是將近油盡燈枯的田地。剩餘的功力,在石壁上刻出修練大須彌功的口訣,最後一點真氣都已耗盡,自是非死不可了。
鍾展在臨死之前,還做了兩件好事,唐嘉源和孟華都是十分感動。唐嘉源禮讚道:「自稱最平庸的人,往往最值得別人敬佩!師叔就是這樣的人,他是可以死而無憾了!」正是:
薪盡火傳功績在,平凡正是不平凡。
——《絕塞傳烽錄》第十回 盟心忍令沾泥絮 情劫應嗟逐彩雲

4人物評價

以下均取自梁羽生家園12月17日鍾展主題籤到
從《雲海》那個天山派的小弟子,到《風雷》中那位慈愛的長者、父親,再到後來那位薪盡火傳的大俠,鍾展走過了他平凡的一生;雖然,他的故事比不上主角的精彩,卻是最幸福的的一位,正因有了鍾展,泌梅也從金世遺的陰影中走了出來。
—— 寒照雨
厚道的一個人,大概正因此才長壽吧,也因此才內功深厚,呵呵
梁老對他其實已經很不錯了,本是個不起眼的小角色,卻因著自己的行事穩重,待人真誠,先是娶到了李沁梅為妻,而後在《冰河》《風雷》《牧野》直到《絕塞》都有出場,而且皆表現不俗,最後惡鬥白駝山主而死,享年八十二歲,膝下亦有一子一女,他的一生也算是非常幸福了。而他在死前,仍是做了兩件好事,一是運功救了兩位天山弟子姓名,二是把自己所領悟的大須彌功的口訣刻在石壁上,人格之高尚,可見一斑。
鋒芒畢露如小唐、金世遺、天女者,或是早夭,或是情場失意,而鍾展以一沒沒小徒,娶美成家,修武養氣,以致長壽,死後亦贏得許多人的景仰,此實值得深思。
—— 有淚如傾
鍾展&李沁梅:天山玉女純真無邪,不識情滋味。青梅竹馬誠心真愛,娶得佳人歸。(梁羽生《雲海玉弓緣》)
——節選自 公孫玄機 《武俠情侶合集》
看過《風雷》前根本沒想到鍾展這個小角色也可以有這麼高的武功!遙想《雲海》之時,誰會注意到他這個終日為李沁梅憂心忡忡的情種如今會這麼發達?鍾展是英雄大會上的四大頂尖高手之一,因看不慣竺尚父的張揚而出手,與之進行了三場精彩的比武。鍾展的內力至少應不低於竺,故可以用普通的鐵劍震斷對方的寶劍(雖然有取巧的成分)。但竺的武學造詣之高已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竟可以用臨時從武當派和天山派的劍法中悟出招數,破解了鍾展威力無窮的「大須彌劍式」。鍾展在書中另有一次出手是對戰楊鉦,贏得算是比較輕鬆的了。
——節選自 譚亭 《《風雷震九州》閱讀筆記》

梁書男配有們之鐘展

BY  低調的SK石頭
人生軌跡不會像唐經天,金世遺或是江海天那樣,如果要從茫茫梁書中挑選個一般人的人生旅程,我會選擇鍾展。
  鍾展在天山系列中並不是什麼出彩的人物,但是梁老卻讓他不斷的出場,當唐經天和金世遺這樣的重量級人物紛紛下場時,鍾展卻依舊活躍在舞台上。因為梁老給我們揭示了鍾展獨特的人格魅力。
  《冰川》和《雲海》中的鐘展只是天山派的小弟子,武功平平(因為唐曉瀾認為他不是姬曉風的對手),給人唯一的印象就是他對李沁梅的苦戀,無奈李沁梅的心裡只有金世遺一個,在這期間鍾展內心的煎熬是可想而知的。知道後者誤認為金世遺葬身大海,精神極度萎靡落魄之時,鍾展才逐漸的有機會靠近他的小師妹,毫無怨言,三年多的時間裡終於讓李沁梅那猶如冰山的心慢慢融化,和自己融化在一起。《雲海》的結尾,苦戀多時的鐘展終於收到了應有的回報,我想他那一刻的心情不能說是激動,但一定是感慨萬千的。
  如果用一組詞概括鍾展的為人,有人說:老實,厚道,平庸。我基本認同,但是最後一詞要稍作修改,那就是平凡。他很願意去相信身邊的每一個人。孟華,信對了!葉凌風,信錯了!並導致了宇文雄,林道軒這些人對付葉凌風的難度又加了一成。當然,鍾展的人格魅力不會因此而打折扣。
  從《冰川》、《雲海》中的小徒弟,到《風雷》中一躍成為了為人尊敬的一大門派長老,谷中蓮口中的「鍾老前輩」,鍾展只是單純靠著年齡的增長一步一個腳印的提高著自己在江湖中的地位,然而這一切卻不是他的追求。在鍾展的生命中,只有三個關鍵詞——李沁梅,鍾靈,鍾秀,除此之外別無他物。
  《絕塞》最終成為了鍾展的絕唱,提前開關,以八旬高齡苦戰宇文博,自行散功。以下文字均出自原文:
  過了一會,只聽得鍾展充滿喜悅的聲音說道:「總算了卻一重心愿了。」說罷,方始擲劍於地,回過頭來。
  這一回頭,卻是令得唐嘉源大吃一驚。
  鍾展今年八十有二,但因內功深厚,駐顏有術,臉色還是相當紅潤的,看起來不過六十左右模樣。但此時一看,只見他臉色灰敗,精神困頓,好像突然老了許多,變成了名副其實的踏入風燭殘年的老人了!
  憔悴的顏容和喜悅的聲音剛好形成鮮明對比,唐孟二人焉得不驚?
  但還有令得唐嘉源更加吃驚的是,他是個武學大行家,只一看便看出了鍾展已是元氣大傷,此時正在自行散功,以求速死。
  這一驚非同小可,唐嘉源那裡還有餘暇「報喜」,慌忙搶上前去抱著鍾展,叫道:「師伯,不可!」
  鍾展笑道:「我年過八旬,已屬上壽,你硬要我活下去,最多我也只能多活一年半載,你又何必要我多受苦難?我有話和你說,放開手吧!」
  唐嘉源一探他的脈息,脈易已是現出了油盡燈枯的現象,鍾展的功力亦已散了十之八九了。唐嘉源武學精深,當然懂得內功深厚的人,死也要比常人艱難得多,鍾展的自行散功乃是為了避免死前多受苦痛。唐嘉源知道無力挽回,只好咽淚放手。
  鍾展問道:「外面怎麼樣了?」
  唐嘉源道:「稟師伯,那魔頭已經給孟華打跑了。本門弟子並無傷亡。若干人中毒亦非嚴重,相信很快就可治好。」
  鍾展道:「好,很好。我也知道你們必定可以打敗那個魔頭的,所以才放心來做我最後想做的這一件事。
  「這是我此次閉關練功所參悟的大須彌功訣,雖未完備,已是竭盡我的所能。我才智平庸,對本門武學無所增益,只能留下這一點練功的心得給你們,也算是了卻一重心愿。」
  原來鍾展因為提前「開關」,真氣逆運,已受內傷,與宇文博一場劇戰,又重了幾分。劇戰之後,又為姬華二人運功療傷,已是將近油盡燈枯的田地。剩餘的功力,在石壁上刻出修練大須彌功的口訣,最後一點真氣都已耗盡,自是非死不可了。
  鍾展在臨死之前,還做了兩件好事,唐嘉源和孟華都是十分感動。唐嘉源禮讚道:「自稱最平庸的人,往往最值得別人敬佩!師叔就是這樣的人,他是可以死而無憾了!」正是:
  薪盡火傳功績在,平凡正是不平凡。
  這段文字,請恕我不能用自己的話來搞笑地去描繪。
  我們有理由相信,此時李沁梅早已去世,鍾展自覺多活也是煎熬,這樣的人生對他而言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至於他對天山派最後的貢獻,正是那句「薪盡火傳功績在,平凡正是不平凡」。
  人這一輩子,活得像鍾展那樣,值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