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鍾靈秀,《武林天驕》一書的女主角。祖父鐘不鳴與江南幾路武林高手均相識,父親鍾成器是千柳庄莊主柳元甲的部屬,因劫紅貨而身亡。鍾靈秀平時跟祖父而賣唱為生,偶爾也憑著高超的駕舟本事為江南綠林道辦事。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結識檀羽沖,並與之一起在江湖奔波。最後為保護檀羽沖而傷重去世。

1 鍾靈秀 -人物資料

  出處:梁羽生小說《武林天驕》

  祖父:鐘不鳴

  父親:鍾成器

  心上人:檀羽沖

2 鍾靈秀 -人物簡介

  鍾靈秀,《武林天驕》一書女主角, 鐘不鳴的孫女,鍾成器的女兒,檀羽沖的小妹子。

  人如其名,靈秀可愛,卻是命運多桀難,喟然而嘆之餘也只有淚灑長江……

  檀羽沖初到臨安,被人懷疑,幸得鍾靈秀等人幫助,脫出困境,為了養傷,和鍾靈秀兩人隱居翠屏山一年多,悉心照料檀羽沖,直到強敵來襲,鍾靈秀合身一撲捨命相救檀羽沖。

  鍾靈秀先是失去了自己相依為命的爺爺,而後又付出了自己十八歲的生命。

3 鍾靈秀 -人物點評

金陵路,默默相隨無歸處,唯月知人苦。

  翠屏山上計劃如何裁衣、如何蒸飯、如何做年糕…倒似有幾百年的煎熬!可天真的她也並非不知世事難料,中秋對飲,笑語隱憂,對未來的擔心,一語成讖!在羽沖小妻子的呼喚中隨風而逝,那合身一撲是本能、是痴狂,也是生命的綻放!

  鍾靈秀給人以少女郭襄同時帶一點點殷離的感覺,卻不是殷離的邪氣,而是機靈通透,她是真的「鍾靈毓秀」的!不要看她小以為她不懂愛情,她不是《冰川天女傳》中蜜罐里泡大的李沁梅對金世遺的「愛」,她是真正「愛」檀羽沖的,而且愛在羽沖最落魄的時候。檀羽沖後來對這個小女孩的感覺已經不僅僅是對小女孩的感覺了,如果靈秀再大一點,羽沖說不定會真愛上她的。可是靈秀死的太早,他們的愛剛剛萌芽便已凋謝,還沒有開始就已經結束。檀羽沖固然承認鍾靈秀是他的妻子,但是這個承認總感覺到好似只有名分承認。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檀羽沖對這鐘靈秀的墳塋無語吹奏,他的心事也只能這樣了。

  在中秋的前夜,放上一段簫曲,倚窗而坐,心中便會想起一個小姑娘——鍾靈秀。她,是眾多玉殞的女子中唯一一個死時有具體時間的人,而這個時間正是中秋的前夜,她生日的翌日。這,本是一個團圓的好日子,她卻只能與羽沖死別。「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這是她對羽沖說過的。好在她死時,羽沖已經將妻子喊出了口,靈秀無憾,羽沖永生之憾也!

  因為有《狂俠》中的劇情抵觸,鍾靈秀註定不能與羽沖相依到老,她只能默默的死去,為她的大哥哥而死去。可惜為了那些劇情,她只有消逝,永遠的活在月圓前的那個夜晚。

———(摘自梁羽生家園)

  那個隨風而逝的少女,留在時光的縫隙中,時時隱現,靈秀的一生,短促之極,甚至不明白她到世間一走的目的,是為了什麼?為了男主角,一個宛如初綻花蕾的女孩子,那麼捨命相救。「童話中王子的深情一吻可以挽留昏迷的公主,檀羽沖這深情的一吻卻不能挽留靈秀的生命,」翠屏山的點滴化作了難得的生活瑣細。那麼喜滋滋的打算著裁衣、做飯,真的好似日日年年的煎熬,會這麼朝夕相守的過下去。一切的悲歡離合,生離死別只是別人的故事,與自己離得好遠,遠的都不再真實。事實上,敏感的心底會有莫名的,不知明日風景的恐懼,所以,她會試探,會憂愁,會為一句話欣喜,也會為一個眼神狐疑不定。兒童的世界最純真,靈秀的世界也同樣純真,以無辜的眼神看事物,不雜絲毫塵漬。她也不是遠離塵囂的仙子,通體靈透的她也有七情六慾,希望一份平淡現實的生活,可以抓得住手邊的幸福。誰又不希望幸福呢?平安幸福,是最大的福氣了,偏偏也是最難以預測的脆弱,就這麼在這個月影作魂,百合作骨的女孩子身上,灑下了一地冷清的白色。而她,與街上任何一個行色匆匆的妙齡女子一樣,都該有責任擁有一份生命的絢爛的,不是么?只是,失去了平安,求得了一份自己定義的幸福,無悔卻有憾。

———梁羽生家園·羽靈

自然瑣細心初動——檀羽沖、鍾靈秀


  月華清

  入袂微涼,共影明河,回眸依依似水。雲鬢輕理,悄問別後蹤跡。匆匆指,皓月一輪,低眉嘆,天上人間,相憶。日日復年年,朱扃鎖系。

  個中風味誰知?欲向君低語,搵英雄淚。清輝如雪,冷射紅顏冰蕊。忽驚起,葉舞霜飛,卻何處,淺笑輕顰?尋醉!好夢傳消息,能留人睡。

  個人認為梁書中最真切的一段情緣,最初的他們誰也沒有想到愛情。一個天真地說「大哥哥不會嫌我們出身低微不配陪他游湖的」,一個自然的認為「頗為歡喜這小姑娘」。只是命運的捉弄讓他們共患難同生死,你只有我可以依靠,我只有你可以相信。朦朦朧朧中愛情似有似無的來臨了,迷茫中也許只有「該來的總會來的,順其自然吧」。可惜,天妒紅顏,致使一語成讖「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這份未怒放的愛情之花,就像加了少許冰糖的薄荷茶,涼、甜、熱、苦,讓人沉迷它的似驚似喜、似信似疑的迷離惝恍。

  ——節選自羽靈的《摹寫浪漫——追述心中的梁書十佳情侶》

長懷無極,芳菲時節——檀羽沖,鍾靈秀

  月中行

  豆蔻年華掩娉婷,紅萼正盈盈。解語忘憂對明眸,長伴月華清。

  驚殘儷影簫聲斷,天河冷,逝水空濛。歸夢凝情自悄然,英雄淚幾重?

  千古之情,自自然然。我一直習慣把《天驕》《狂俠》看成一體,自動忽視其間的矛盾。所以固執的喜歡檀鍾之間若有若無的情愫,只因獨得自然之韻。無論是私心傾慕的清瑤,還是為之負疚的清雲,檀羽沖都是清醒的,他們相處時他都是掌控全局的。清雲自不必說了,明明擔心檀羽沖偷入大都處境危險,但知道勸也無用,只好緘口不言。清瑤還未說出最終決定,檀羽衝心中已如明鏡:「我還要她親口說出么?」當即表明自己退出角逐,自居朋友的立場。為什麼,冷靜的檀羽沖在靈秀面前總是時時驚喜惶惑彼此的變化?只因為他在靈秀面前毫不設防,展現的是真正的自己,以平常人自居。如果最終有情人終成眷屬,孤獨的檀羽沖也許會有一個真正的心靈棲息地,憂鬱的武林天驕可以時不時偷得浮生半日閑吧?

  ——節選自羽靈的《醉別春思——冷觀擦肩而過的十段情緣》

4 鍾靈秀 -出場描寫

  ……那條畫船已去得遠了,但樓下卻正有一個手拉三弦的老者和一個少女經過,看來像是祖孫。

  「史大人」忙道:「公子若有雅興,就叫她上來唱唱吧。這姑娘長得頗為秀麗,想必也會唱得不錯。」那少年點了點頭。「好,就叫她過來唱個曲子給我聽。」……

  ——《武林天驕》第十二回 西湖風波

5 鍾靈秀 -謝幕描寫

  鍾靈秀的聲音有氣沒力,但還是聽得清楚:「好哥哥,你承認我是你的妻子,就該聽我的這句話,你,你是應該去赴丐幫幫主的約會的!」

  檀羽沖道:「我要留下來陪你。要麼,除非是咱們一同去,我不會單獨去的。」

  鍾靈秀道:「請恕我不能陪你去了。你已經陪了我一年,我真的是心滿意足了,並無遺憾了。好哥哥,你再叫我一聲好妻子吧?」

  檀羽沖含著眼淚,忍著悲痛,柔聲叫道:「好妻子!」

  蒼白的臉上綻開鮮花,鍾靈秀的聲音像是從花叢中吹過來的春日微風。「好哥哥,啊,我好快樂!真的,我好快樂,好快樂,快樂……」

  微風消逝,鍾靈秀的生命亦已隨風而逝。

  ——《武林天驕》第十七回 淚灑長江

6 鍾靈秀 -經典情節

  金超岳暗中窺伺,一見時機已到,立即就撲出來。

  事情來的太過突然,鍾靈秀無暇思索,幾乎像是一種出本能的反應,立即搶先撲在檀羽沖的身上,用自己的身體,掩護檀羽沖。

  她根本沒有想到後果,不過,即使她想到了後果,她也會這樣做。

  檀羽沖是金國皇帝所要的人,金超岳本來不敢取他性命,只是想制住他的穴道,將他活擒的。但鍾靈秀撲在他的身上,這就不同了。

  金超岳剛才被迫向她賠禮,心中余憤未消,如何還不乘機報復?當下立即改抓為劈,一掌向她劈下,這一掌而且用的是重手!

  鍾靈秀抱著檀羽沖滾過一邊,連最後一分氣力都消失了。她軟綿綿的鬆開雙手,倒在地上。

  她保住了檀羽沖免於受辱,但她付出的代價卻是自己的性命!

  這一掌的力道她承受了十之七八,剩下的那兩三分力道已是不足傷害檀羽沖了。只能令檀羽沖驚醒過來,她給檀羽沖爭取了片刻的時間,而這片刻的時間,正好過了檀羽沖默運玄功的關鍵時刻。

  檀羽沖一躍而起,揮拳打出。兩股掌風碰在一起,金超岳耗損的真氣還未補足。此消彼長;這一次卻是敵不過檀羽沖了。檀羽衝壓下他的掌風,掌力有如排山倒海般湧來,金超岳的肋骨登時給打斷兩根,他這才知道是真的打不過檀羽沖了。暗算不成,口噴鮮血,只好奔逃。

  「小妹子,你怎麼啦?你醒醒,醒醒呀!」檀羽沖抱起鍾靈秀,讓她靠著自己的肩膊,掌心貼著她的背心,真氣輸入她的體內。

  鍾靈秀緩緩張開眼睛,說道,「大哥哥一件事我必須告訴你……」

  檀羽沖道:「別忙說話!」但鍾靈秀還是繼續說下去:「丐幫的尚幫主已經知道你受的冤屈,他想要見你,他、他現在桐柏山。」

  檀羽沖真氣輸入她的體內,已經發覺她受傷之重遠遠超出自己的估計。比起她上次在千柳庄所受的傷不可同日而語,上一次他是救得了她,但這一次、這一次——他不敢想下去,只能存個萬一的希望了。

  檀羽沖只好柔聲哄她:「小妹子,咱們說好了終老此山的。我不想下山,我也不要去見什麼丐幫幫主。」

  鍾靈秀道:「啊,我還以為你當初是哄我的呢,原來你是當真的嗎?」

  檀羽沖道:「我從來沒有說過假話。」其實他是帶著歉疚的心情說這句話的。要知當初他說那句話的時候,雖然不是存心哄騙,便卻是在抱著自暴自棄的心情底下說的。那時他根本就不想到自己還能恢復武功,當然是樂得答應和鍾靈秀「終老此山」了。

  他懷著歉疚的心情,望著奄奄一息的鐘靈秀。她的生命正在漸漸消逝,但臉上卻反而顯出一絲笑容,這當然是因為聽見他的那句話而表現出來的欣悅。就像枯萎的花朵得到最後一滴露水滋潤似的。

  鍾靈秀面上現出笑容,聲音卻是更加微弱了:「即使你是當真,這個地方,你也是住不下去的了。大哥哥,你聽我——」

  檀羽沖道:「不,你聽我說。這裡住不下去,咱們可以到別的地方。重要的是人,不是地方。還記得嗎,『咱們註定了是相依為命的』,這句話你說過,我也說過!」

  鍾靈秀道:「可惜我不能和你作伴了,大哥哥,我要走啦!」檀羽沖忙把一股真氣輸入她的背心,說道:「小妹子,你答應過我,你要照料我一生的!你怎能走?你不能走!」鍾靈秀道:「大哥哥,對不住,我是沒法照料你了。但我想會有比我更好的人照料你的。」檀羽沖道:「小妹子,你別胡思亂想,在我的心目中,任何人都替代不了你!」

  鍾靈秀道:「大哥哥,別傻氣。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你不是也曾說過『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的嗎?這一年來,我和你在一起,這是我平生從沒有過的快樂日子,上天給我的已經太多了。」檀羽沖淚盈於眼,說道:「小妹子,你真好。可惜我對你不夠好。」

  鍾靈秀道:「大哥哥,你對我樣樣都好,就只有一樣——」

  檀羽沖道:「啊,你快說,是哪一樣?」他是抱著「補過」的心情,只要鍾靈秀說得出來,他就甘願不惜一切完成她的心愿。鍾靈秀輕輕道:「我叫你大哥哥,但我卻不喜歡你叫我小妹子。」

  檀羽沖瞿然一省,心道:「對啦,這句話我是應該早就對她說了。」他低下了頭,在鍾靈秀耳邊輕輕說道:「小妹子——」

  鍾靈秀眉頭打結,心道:「又是叫我小妹子!」不過,他還來不及抗議,只聽得檀羽沖那溫柔的聲音已在繼續說道:「小妹子,今後我不會再叫你小妹子了,你願意做我的妻子么?」

  蹙眉開展,灰暗的眼珠放出了光亮,蒼白的臉上也恢復了笑容,鍾靈秀喜極而泣:「我願意!大哥,你知不知道,我等待你這一句話,已經等待許久了!」

  檀羽沖道:「我知道,但以前的我是個傻瓜,實在太過辜負了你的情意。」

  鍾靈秀道:「現在也為時未晚啊,我只要能夠聽到你這一句話,我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檀羽沖道:「不錯,現在也還為時未晚,我的小、小妻子,你要堅強地活下去,咱們今後是再也不分開了。」

  鍾靈秀道:「好哥哥,你別太傻,天下是沒有不散的筵席的。不錯,我是永遠不會離開你的,但我的軀殼是不能留在世上陪伴你了。好哥哥,請你聽我最後一句話!」

  檀羽沖叫道:「我不聽!」抱起她深深的吻下去。鍾靈秀好像觸電似的在他的懷中抖顫,檀羽沖從她的紅唇感覺得到她的心房跳動,啊!那強烈的反應,不就正是心房貯滿了愛情所發出的衝擊么?唉,但不對呀,不對!他忽然感覺到那兩片紅唇漸漸冰冷了。

  神話中有王子的一吻可以令中了魔法的公主起死回生,但可惜這種美麗的故事只能見之於神話。檀羽沖這深情的一吻,卻並不能令垂危的鐘靈秀恢復生機。檀羽沖感覺得到她的嘴唇開闔,似乎想說什麼。只好把自己的耳朵替代嘴唇,貼著她的嘴唇。

  鍾靈秀的聲音有氣沒力,但還是聽得清楚:「好哥哥,你承認我是你的妻子,就該聽我的這句話,你,你是應該去赴丐幫幫主的約會的!」

  檀羽沖道:「我要留下來陪你。要麼,除非是咱們一同去,我不會單獨去的。」

  鍾靈秀道:「請恕我不能陪你去了。你已經陪了我一年,我真的是心滿意足了,並無遺憾了。好哥哥,你再叫我一聲好妻子吧?」

  檀羽沖含著眼淚,忍著悲痛,柔聲叫道:「好妻子!」

  蒼白的臉上綻開鮮花,鍾靈秀的聲音像是從花叢中吹過來的春日微風。「好哥哥,啊,我好快樂!真的,我好快樂,好快樂,快樂……」

  微風消逝,鍾靈秀的生命亦已隨風而逝。

  「我的好妻子!好妻子!好妻子!」檀羽沖再三呼喚,已是聽不到她的回答了。

  「香消玉殞,遺體猶溫。」檀羽沖抱著這個曾經與他朝夕相處的「小妹子」,但感天轉地旋,欲哭無淚。

  天邊掛著一彎眉月,卻被狂風吹來的一片烏雲掩蓋了。烏雲未散,忽地又有了耀目的光芒。這是天邊閃過的一顆流星。啊,這是多麼耀眼的流星,但可惜也是一閃即逝。

  檀羽衝心頭絞痛,低下頭輕吻鍾靈秀那已經冰冷的紅唇。啊,她還只不過是十八歲的少女哪,為什麼生命就像流星一樣短促?

  月亮從烏雲中鑽出來了,但可惜已經不是中秋前那一晚的那個又大又圓的明月了。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檀羽沖放聲狂吟,眼淚終於淌下來了!

7 鍾靈秀 -人物線索

  樓外樓唱曲,伶牙俐齒護羽沖,駕船送羽沖,逢敵求救千柳庄,失親中暗算,翠屏山照顧羽沖,捨命護羽沖,血灑荒山。

上一篇[銀鮫]    下一篇 [玄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