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長尾政景(なかお まさかけ Nakao Masakake)
大永6年(1526年)---永祿7年7月5日(1564年7月5日),戰國時代武將,上田長尾氏當主,坂戶城主,長尾房長之子,長尾景虎(上杉謙信)之親屬(一說為堂兄),妻為謙信之姐仙桃院,育有2子2女,長子長尾義景(夭折),次子長尾顯景(上杉景勝),長女為上條政繁之妻室,次女為上杉景虎(北條氏秀)之妻室。
天文6年(1547年),越后守護代長尾晴景與長尾景虎相爭,政景支持晴景方,而翌年晴景將家督讓與景虎。1550年政景因不滿景虎繼承家督而豎起反旗對抗景虎,但是在1551年在景虎勢的猛攻之下不敵而降伏,越后長尾氏得到統一。此後政景一直擔任「留守役」活躍在家中,並娶謙信之姐仙桃院。1556年成功說服打算放棄家督出家的謙信回歸越後主政。永祿四年(1561年)上杉家與武田家爆發第四回川中島之戰,政景並未出陣,而是作為留守役守備謙信居城春日山城。
1564年7月5日,政景在居城坂戶城附近的野尻池離奇去世,享年38歲。關於政景的死因數來被認為是意圖謀反被宇佐美定滿看破而設局謀殺,也有泛舟時酒醉墮水,謙信謀殺等等的說法。但是無論是哪種原因,政景的後人依舊受到謙信的厚待。其次子長尾顯景更過繼于謙信成為其養子,即日後上杉家第二代當主,「沉默的名將」上杉景勝
長尾政景,長尾景虎(上杉謙信)的同族。在景虎取代其兄長尾晴景成為越后守護代之後,是反對派中呼聲最高的一位。政景的立場不無道理,首先,景虎得到役職的過程不怎麼光彩,基本上是胡蘿蔔加大棒勉強得手。再者,政景是發誓過效忠晴景的長尾家二號人物,要他順從年方19的小景虎,無論如何面子上過不去。另外,在景虎的初陣,櫪尾迎擊戰之後,敵視自己的另一個長尾氏分支,棲吉長尾氏的勢力得到很大的擴張;從一定意義上說,政景擔心景虎打算除掉自己。不久之後,政景祭出自己原來的名頭,以上田長尾氏頭領的名義在坂本城籠城,公然對抗景虎。年輕氣盛的景虎在反覆被挑釁后忍耐不住,率大軍把坂本城圍得水泄不通。此時,領教到景虎軍事天才的越后豪族們紛紛倒向景虎,軍政天平的傾斜漸漸地對政景越來越不利。最後,政景向景虎開城投降,並正式臣服效忠長尾景虎。
投降后的政景受到了寬容的對待,領有封地不變,但任職「留守役」,呆在春日山城成為景虎的得力助手。關於「留守役」,有必要做一個解釋。日語中的「留守(るす)」與漢語的留守意思正相反,為「外出不在(家)」的意思。而「留守役」一詞中的「留守」同漢語中的意思,「留守役」也就是負責護家的人的官職。
下面介紹宇佐美定滿其人。宇佐美本家在伊豆國的宇佐美庄,室町幕府時期,收到足利氏滿的命令,宇佐美家當主宇佐美滿秀的弟弟宇佐美佑益背井離鄉去到越后國定居。這個宇佐美佑益便是宇佐美定滿的祖上。多年之後,宇佐美房忠作為上杉的兵法家,參與了與長尾家的鬥爭。然而,儘管有房忠這樣足智多謀的參謀,已然沒落的上杉家還是敗倒在快速崛起的長尾為景(景虎之父)腳下。戰爭過後,宇佐美房忠切腹殉主,他的兒子宇佐美定滿出逃,下落不明,據說去到伊達家避難。當宇佐美定滿再次出現之時,已經成為長尾景虎的家臣,並在對長尾政景的戰鬥中嶄露頭角。
他們作為景虎的家臣,都面臨著不同的煩惱。首先來說政景,臣服景虎后儘管十分努力地輔佐景虎,卻一直受到景虎的提防。雖然對於政景來說能夠時常在景虎身邊活動是莫大的榮耀,但景虎從未真正信任他。重要的出征任務從不交與他做,也就是說不輕易交與他掌握兵權自由活動的機會。作為留守役,與在外的主公保持聯繫是慣例,而當景虎在外出征之時,政景從未收到過謙信寄給自己的信件!怎麼回事呢?謙信居然把問長問短的信寄給了政景的手下的目付,藏田五郎左門衛。信的內容除了常規內容,當然也特別問候了政景的狀況。不管景虎出於什麼考慮,對於忠心耿耿的政景來說總是非常失禮的舉措。政景有沒有發現這個狀況,不清楚,從沒有發出過強烈的反對聲,也沒有任何敵對的行動。不過,對景虎的不滿是肯定存在的,作為手握大量戰鬥力的近臣,老是看家守城是嚴重的顏面損失。
儘管如此,政景還是表現得忠厚老實,這句話常掛在嘴邊說:「不管我被看得有多麼危險,我總會守護在大人身邊努力。」然而,景虎與政景之間的代溝路人皆知,人們都相信暫時的風平浪靜終將遇到狂風暴雨的一天。
宇佐美定滿,對景虎也有大大的不滿之情。儘管宇佐美家代代睿智,世出兵法家,但這個頭銜與軍師一職是有天壤之別的。所謂兵法家,主要職責是收集整理或者總結兵法戰略,作成提供參考的基礎資料(電視劇里都直接把他說成了軍師),類似文秘。
而且,定滿似乎也沒有受到景虎的寵信。證據的話,是現今殘存的定滿親筆信件:「由於鄙人無能,使得家臣僕人們都感覺無依無靠……鄙人不管到哪兒都從未受到過知行賞賜……如果能有知行就太好了……鄙人的部下與士兵正在喪失勇氣與信心……」如果定滿是景虎的軍師,地位顯赫的他怎麼可能寫下這樣愚蠢的東西?所以,從定滿的手跡中,可以切實地感受到他在景虎手下很是不得志。也許擁有家傳本領的定滿作為兵法家的確很有才,但在景虎掌權的時代,很遺憾,不怎麼需要基礎兵法。作為與近臣的標誌性交流方式,定滿也從未得到過與景虎對弈圍棋的機會。
以上,便是在敘述正事前有必要了解的情況。是的,政景深受景虎懷疑,定滿對景虎非常不滿,就在這樣的環境下,野尻湖殺人案發生了。僅僅是由於政景的存在是個不安定因素,景虎就會指使定滿暗殺政景嗎?這種說法遍地可見,但是,上面已經提到,定滿因對景虎不滿而寫下了措辭直白的牢騷話,這樣的人可能得到景虎的信任嗎?如果要搞一次暗殺,景虎(根據歷史時間,景虎已過繼上杉家,故下文起稱謙信)難道不懂應派遣與自己極為親密的人去秘密執行?
下面,就將揭開歷史的真相。宇佐美定滿作為歷來被重用的兵法世家,看家本領到了謙信這裡一點卻也行不通。考慮到自己年事已高領地又少,如此碌碌無為;不論是為了自己還是家門,都要想辦法讓謙信將兵法重視起來。於是,自負的定滿決定設計邀請讓謙信頗為不爽的政景去野尻湖遊玩,乘機將他刺死,然後去謙信那兒報功,順便正好像謙信展示一下所謂的兵法鬼謀。
但事實是,在湖中央定滿不慎失手,兩人雙雙淹死。結果非但沒得到謙信讚賞,還受到了嚴厲的懲罰——宇佐美家從上杉家被追放……根據記載,定滿後裔兩次要求返回上杉家都被拒絕……鬧劇一般的事情到此就算塵埃落定了。受到刺激的政景家臣們小小折騰了一番,有的找宇佐美家麻煩,有的直接要跟謙信干仗,後來一一都被謙信平息。作為安撫手段,政景後人都得到謙信優待。政景之妻,也是謙信的親姐姐出家,名號為仙桃院;政景之子過繼給謙信作養子,後來成為上杉家二代當主,上杉景勝。
引起後人種種猜疑與偏見的是《北越軍記》與《川中島五箇度合戰記》這兩本書。書的作者都是宇佐美定滿的後裔。尤其是《北越軍記》中,將定滿描寫成偉大的人物,上杉家頂樑柱的形象;忠厚老實,卻無端遭到上杉家的放逐!這應該是宇佐美後人對上杉家的報復吧。值得一提的是,在安排政景後事的同時,謙信順利成章,且是果斷地將上田長尾氏的所有兵力整合編屬為自己的直隸部下……
上一篇[仙桃院]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