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長汀三洲,汀江河與南山河在這塊盆地中交匯,形成一個丁字形,把陸地分隔成三塊,於是,這三塊水中陸地就被叫做三洲。

目錄

1 長汀三洲 -簡介

  

  洲,指的是水中陸地。汀江河與南山河在這塊盆地中交匯,形成一個丁字形,把陸地分隔成三塊,於是,這三塊水中陸地就被叫做三洲。

  縣誌上說,未有汀州,先有三洲。依著汀江水,三洲早早地形成集鎮,並興旺起來。作為汀南一個重要的碼頭重鎮,在發達的航運推動下,三洲一度商賈雲集,商旅不絕,「日見船帆不斷,夜泊船桅成排」,描述的就是當年的繁華景象。到了明清時期,三洲更成為汀州府三大驛站之一,儼然是汀州水陸交通的樞紐和貨物集散中心。 如今,汀江在三洲河段已無當年氣勢,河床抬升,少水無船,昔日的繁華煙消雲散。行走在河邊,橋頭還有始建於清代的祠堂,供奉的卻是海上女神媽祖,小小的三洲鎮,這樣的媽祖廟有三座,足可見當年航運之發達。 從南城門進村,找尋時光的碎片。小小的土牆就是當年的城門——元末時的遺物。當時,三洲出了個懷遠將軍叫戴應壽,為了防備賊寇,回鄉的將軍主持修建了三洲城牆。如今,當年的工程至今只剩下南城門。門后就是三洲特有的聖帝廟,所謂聖帝廟,是前面供關公,後面奉孔子,廟不大,但香火旺盛。客家人崇文尚武的精神,在一座小廟中找到物化體現。 順著三洲老街行走,會路過四角亭,亭中掛著一塊古進賢鄉的牌匾,牌匾是後人立的,赫然題著乾隆大帝的御筆。這是三洲人的驕傲,傳說乾隆南巡到三洲碼頭,乾隆獨自上岸遊玩,於四角亭歇腳時落下了隨身包袱。等回頭找尋時,發現包袱還在,而且還有人在邊上看守。乾隆感慨民風淳樸之餘,御筆手書「古進賢鄉」。今天看來,這個故事的真實性非常可疑。但卻不妨礙三洲人繼續傳說,因為他們相信自己的家鄉是真真正正的禮義賢鄉,不管乾隆是否真的來過。 說到賢鄉,總要有些文化色彩。三洲是一個典型的客家古村落,客家人最敬祖宗,不管在哪裡,修建得最漂亮的往往是祠堂,三洲也不例外,氣勢恢宏的明德堂就是例子;客家人也最敬讀書人,不管是三閭大夫廟還是「培植惟勤」,書院總要比住處好。行走在老街上,我們路過大大小小的古民居,都可以讀到三洲人「耕讀傳家」的人生哲學。 「聊可自娛」是一幢清代古民居,建造者非官非宦,僅僅是一戶殷實人家。但從房子的名字,我們能讀到主人豁達的人生態度。在這幢宅子里,每個細節都會帶給我們驚喜。進門看到的是高朋滿座,橫屋裡,門窗上雕刻的不是花花草草,而是一副對聯,「宜交盡鴻儒,豐待無白丁」。還有更多的字、詞,隱藏雕刻在你偶爾一瞥中,當你發現它們的時候,不由會心一笑。 耕讀傳家,方可聊可自娛。這在散落於各建築里的對聯中可以找到蹤影,「醉歌田舍酒,笑讀古人書」;「居家惟勤儉,處世在讀耕」;「精農精工利人利己,煉文煉武興國興家」。 煉文煉武興國興家,在這樣環境熏陶下,近代三洲也走出了不少風雲人物。紅色革命時期,毛澤東、朱德在這裡設立了「永紅鄉」,近千名三洲子弟參加工農紅軍,為新中國的誕生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今天,當年的紅軍標語、毛澤東舊居、蘇維埃舊址也存在於三洲的古建築群中,閃耀紅色光芒。 在三洲,每一幢老建築都有他自己的故事,走進它,細細品讀,是一次不錯的時光漫步。

下一篇[勝利站]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